[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888 回覆
65 Like 1 Dislike
2020-08-05 16:05:04
冇文冷靜唔到
2020-08-05 18:31:11
咁少邊夠睇
2020-08-05 20:49:35
衝未?
2020-08-05 21:32:41
可是和平下巴突然出現一匙碎片


和平既下巴
2020-08-05 21:37:48
逆讀到係咪可以解救樹巴隻手
2020-08-05 22:55:11
2020-08-06 01:28:57
老帕愈黎愈膠
2020-08-06 01:35:24
我想睇佢型多次
2020-08-06 16:00:13
無型過
2020-08-06 16:04:46
有 保護條屍嘅時候
2020-08-06 16:12:46
係喎 超載爆鳩六口嗰陣
2020-08-06 16:25:50
一次
2020-08-06 17:55:47
呢鋪算型?
擺明主角光環開外掛鎖血啦
比人打到豬閪咁都唔洗死
一d 都唔算得上係型
2020-08-06 18:05:42
2020-08-06 19:04:08
和平 係乜水
2020-08-06 20:30:05
2200
2020-08-06 21:11:55
======================
第九十六章—————臣服者

======================
我是一隻叢林迷你鼠,每日都為一兩粒松果籽在地面打拼。

今日,我如常跑到大松樹底下時察覺森林份外安靜。

彌猴呢?每次我到來吃果籽它們都會用樹枝扔我,並嘲笑我。

現在它們都不見了。

基於情況異常,我豎起毛茸茸的大耳朵傾聽,發現附近的草叢傳來巨大的沙沙聲。聲源移動速度很快,我來不及反應,頭上的草叢已經被撐開。

黑、橙相間,死神的顏色————一隻森林白額虎竟然出現在我面前。

它的獠牙已經比我身體長,一口可以吞下我整個家族。

我仰起頭,無奈地看着虎王,輕輕吱了一聲。

虎王斜視着我,無盡的自信與傲漫從眼神傾瀉下來,壓得我幾乎窒息。

我能夠餵飽它嗎?我沒有這個自信。

想到這處,我的求生本能也消失,緩緩垂下耳朵。

可是虎王漫不經意抬頭,拖住蟒蛇一樣長的身體離開。

吱…我又不小心發出聲音。可是虎王連注視我意慾也沒有,頭也不回消失了。

我呆在原地,猶有餘悸,興幸自己沒有資格成為虎王的食物。

正當我興奮得原地跑圈慶祝時,我聽到旁邊傳來一下碎葉聲。

回頭一望,一隻花貓飛撲過來。下一秒我已經被它牢牢咬住下肢。我痛得吱吱大叫,但花貓並沒有鬆口的意思。我只好拼命踢腳,混亂間抓到
花貓的眼睛。花貓吃痛後立即鬆口,我從天空摔到地面,顧不上疼痛感馬上逃命。

可是我驚覺右腿已經被它咬斷,肚皮也破開,傷口溢出少許粉紅色的東西。

我不甘心,嘗試逃命,卻發現拖着那些粉紅色東西在碎葉上奔跑時身體會痛不受控制痙攣。

不過我仍未放棄,強忍痛楚奔走。

可是花貓伸出兩肢閘住我兩邊去路,然後等我快跑出範圍時就用利爪將我挖回來。

來回幾次,我背脊已經皮開肉綻,毛髮黏成一束束。

最終,我再也跑不動,躺在花貓手臂間,默默等待它將我生吞。

可是它見我無法反抗後沒勁地喵了兩聲,然後搖着搖巴離去,留下奄奄一息的我。

我跑不動了…身體流出大量紅花蜜般的液體,越來越冷。

好睏…我的旅程大概要完了。

此時,消失的彌猴再次出現,它們坐在樹枝上歡呼拍手。

嗯…感覺就好像平日尋常的森林。

好睏………

吱……
。。。。。。。。。。。。。。。。。。。。。。。。

紅櫻要塞——————

「蒙,你來了。」城樓上的六口彌生朗聲道。

「是的。各位午安阿。」蒙獨自站在大櫻門前,對着塞滿野獸的城堡問好。

「就是他?」
「一個人攻城?」
「百萬NPC大軍呢?」
城牆上的玩家開始交頭接耳,無一不對他的身世感到好奇。

「光臨寒舍,所為何事?」六口彌生明知故問,冷笑道。

「我跟朋友想穿過紅櫻要塞,拜訪唐卡拉的幻神大殿後就會離去。」蒙毫不忌諱,將自己的計畫如實相告。

「請問有多少人隨行呢?」六口彌生問。

「八十三萬四千四百七十九人。」蒙說出瑪娜族的總數。

「八十萬個NPC?!」
「他如何收服這批人?!」紅櫻要塞立即一片嘩然。

「你要我放行八十萬人,穿過自己的軍事要塞,進入我的經濟核心去考古?萬一你懷有惡意,我豈不是引狼入室?」六口彌生反問。

「我向在場每一位保證,我們絕對不會傷害任何一人。」蒙朗聲道。

「我相信你,但不足夠。我要有保證。」六口彌生冷笑道。

「承諾就是最好的保證。」蒙認真答道,牆上立即爆出陣陣竊笑。

「噢~蒙。我很想相信你,但我必須要對城內每一位保證你不會傷害到他們的利益。因為我們正想為了捍衛共同利益才萬眾一心來到這裡。」六口彌生裝作痛心,扯高八度說。

蒙深呼吸,然後邁開腳步,接近城牆。

現在他終於看到城垛裡的玩家。每一個都好奇又害怕地看着自己,好像發現異世界的貓咪一樣,想觸摸,卻怕自己咬人。

「是這樣嗎?你們都害怕利益受損,所以來到這裡,打算對抗共同敵人嗎?我想反問,你們的利益是甚麼?身上的裝備?還是這座紅櫻要塞?紅櫻要塞如何保護到你的利益?再遠一點,唐卡拉如何保護到你的利益?你們的利益為甚麼跟公會捆綁了?為甚麼公會跟公會又捆綁了?」蒙開始踱步,對像高聳的城牆開始演講,聲音像滲透力最強的彈藥,越過城牆,穿透裝甲,擊中眾人的耳朵。

狩魔人舉起狙擊槍,瞄準蒙的咽喉,突然被六口彌生按下槍口。

「讓他說。」她笑道。

「我,蒙,今日在此承諾,絕不會侵犯各位。我不但不會傷害你們,更會為你們帶來數之不盡的好處,包括公開亞特蘭萬斯的秘密。少數高級玩家獨佔了秘密,然後利用它們去壓搾其他人。我將所有秘密與全部人分享,然後大家都過着豐盛的生活,再不用為了一磚一瓦而發動戰爭。現在,只需要一點決心,踏出第一步而已。你們敢嗎?」蒙銳利的目光狠狠捉住甲縫裡迷惘的眼睛。

城牆上鴉雀佺聲,世界好像靜音似的。

「快,瞄住他…」六口彌生見勢頭不對,命令狩魔人再次舉槍。

隔了一會——————

城牆上突然飛出一件小物,啵一聲落在蒙腳邊。

蒙低頭查看,是一枚雞蛋。

忽然,附近地面冒出多個小黑影。

他抬頭一望————驚見城牆拋出一大波雜物,有硬麵包、腐爛魚肉、損壞的裝甲,甚至有一些足以傷人的劣質礦石,全部嘩啦啦地擲到他頭上。

「死開啦!」
「胡說八道!」
「我信你——才怪!」玩家們一邊用雜物扔向蒙,一邊看到仇人般辱罵他。

蒙狼狽地護住頭部,遠離城牆。退去百米玩家擲不著的地方才停下來。

現在他滿身臭水,肩上還掛着兩條爛菜,失魂落魄的樣子跟剛才氣宇軒昂判若兩人。

「你可以休息了。」此時六口彌生終於嶄露笑容,叫狩魔人離開。

「………………」蒙看着這道牆,首次無言以對。似乎這幅牆就是自己道德的極限。

「蒙,離開吧。我絕對不會放行你的人為禍世界。」六口彌生瞬間將自己變成衛道之士,高亢說。

「我必須要到唐卡拉,然後到聖山去。」蒙拒絕離開。

「那就是故意找碴了~敬在你敢隻身前來挑戰的勇氣,我們派人跟你單挑,直到無人再敢出戰,你全部獲勝,我就放行你的族人。意下如何?」六口彌生建議。

「好!」蒙正在苦惱如何說服城牆上的人時,六口彌生忽然拋出對自己無比有利的條件,當然馬上答應。

「有哪一位好手想上前挑戰?」六口彌生問。

「我來!」旁邊,一個事先安排好的暴君熱烈回應,扛着大劍躍下城牆。

砰~~~~~~暴君一著陸就拔出雙大劍,擺好戰鬥姿態。

「先生你好,我叫蒙。未知閣下—————」蒙仍然堅守禮節,鞠躬自我介紹,可是暴君已經擲出巨劍!

蒙輕巧地側身避開,卻見暴君第二劍已經斬到面門。

「鋼鐵聖所!」蒙千鈞一發間召出銀符護盾,硬生生接下物理傷害爆錶的一擊。

「先知技能。他是先知?!」牆上玩家馬上知道蒙的職業,更為驚奇,為甚麼一個神職者膽敢跟人單挑?!

豈料他擋下大劍,但暴君竟然二度發力,活生生將蒙攆上高空,然後飛身躍到蒙之上,高高舉起大劍!

蒙在空中無中借力,也難以施法,只能交架雙臂,以肉身接下這一擊!

轟隆~~~~~~他像流星一樣墜落地面,城牆爆出一片呼聲。

可是…塵土飄散,蒙手腳並用從巨坑爬出來,他只是擦損手腕才許而已。

暴君見狀,再次舉刀斬來。

「你們就這麼恨我嗎…」蒙心痛一下,就在那麼半秒的瞬間,他背後突然浮現一個雙眼冒紫光,巨大的黑騎士頭盔影像。

「百刃斬!」暴君使出定點持續輸出最高的招式!

大劍斬到蒙頭上的一刻,他憑空消失。

下一秒—————

砰!暴君背後突然被一拳擊中,著力點之細令爆發力倍增,一下子將他整個身體壓向前胸甲,當埸肋骨全數折斷。

遠在城牆上玩家也聽到這記沉厚的悶擊,然後看着暴君身體一軟就躺下去,再起不能。

「這是甚麼輸出?!」全埸嘩然。

「等等!他身上有甚麼祝福?!」狩魔人發現蒙身上多出一個加持———戰神‧馬基的祝福。

蒙跪下來,按住暴君的腰,然後以癒合術治好他的傷,再將他扶起來。

「謝過了。」蒙苦笑道,讓暴君灰頭土臉地走回紅櫻要塞裡。

「換我來!」這次跳下來的是一個食師。
「下個是我!」
「不,我也要打!」城牆上突然熱鬧起來,大家都想跟蒙一戰。

「哼………蠢材。」城樓上的六口彌生看地車輪戰逐漸形成,冷笑道。
。。。。。。。。。。。。。。。。。。。。。。

蒙在大櫻門前會見各路英雄好漢,卻不見六口彌生麾下猛將曼尼及茜貝兒。

然而……他們根本不在紅櫻要塞。
。。。。。。。。。。。。。。。。。。。。。。
2020-08-06 21:13:00
深山的密林裡,一批為數千人的精銳食師埋伏此地。

「非常時期六口彌生竟然敢分兵,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氣。」曼尼笑道。

「那個蒙根本強得離譜。幸好他自視甚高,從不帶兵。我們才可以抓到機會先消滅他的軍隊,再回頭包抄他。」茜貝兒說着,一邊在空氣中撥弄黑氣絲。

「獵殺太陽女王艾蕾卡…她的命令真簡單易明。」曼尼搖頭苦笑。

茜貝爾突然牢牢捉住某一根氣絲。

「NPC在這個時期接見玩家,肯定想拉攏他們。所以他們肯定在艾蕾卡附近。只要找到他們,就可以找到NPC軍隊的位置。」話畢,她開始收線。

黑絲穿過樹林,直上附近的山峰。

「這玩意可靠嗎?有效範圍是多少?」曼尼問。

「它永遠存在,除非有人以更高純度的魔力破壞它。我可以在50哩左右的範圍精準確認它的位置。」她說着,本來軟綿綿的氣絲好像有魚上釣般拉緊。

「噢?找到了?」曼尼喜道。

「不對勁…半分鐘不夠就找到盡頭…難道………」
茜貝爾大吃一驚,沿黑絲望向山峰——————

整個山頭豎起數之不盡的聖陽旗幟,裝甲的反光閃爍如繁星。

樹跟艾蕾卡一同出現在山巔,俯瞰密林裡的嘍囉。

「糟糕,被發現了!快撒!這個地形打不得!」茜貝爾萬萬想不到自己躲在密林之中也被發現,急忙命令部隊向後方的山口撒退。

「休想逃!!!!」樹曲起虎爪,使盡全身氣力開始合攏。

大地隨之顫抖,山崖落石不斷,兩邊山脈開始變形,缺口不斷收窄。

茜貝爾見狀立即撐開手掌,山脈缺口馬上被一團無形的異力撐開。

「她…改變地形,竟然是原靈?!」樹大吃一燕,當下使出百二分的力縫起山口。

二人隔空鬥法,將山脈變成泥膠一樣搓掐,看得旁邊的NPC目瞪口呆。

可是缺口慢慢擴大,樹的法力明顯遠遜於茜貝爾,不消一會,法軍便從缺口撤離。

樹馬上口吐鮮血,摔到地上。

「他不要緊嗎?」艾蕾卡皺眉問。

「魔力增強針的副作而已。」維克洛摸出一樽紅色的藥膏,點在樹的眉心,他的痛苦感覺立即舒緩下來。

「陛下,要追擊嗎?」太陽騎士問。

「不用。蒙吩咐趕走他們即可。相信另外兩團也被瑪娜族的戰士包圍並趕走了。」艾蕾卡看着落荒而逃的敵人甚是得意,說。
。。。。。。。。。。。。。。。。。。。。。。。。。。

視角回到紅櫻要塞,蒙已經連敗百餘個好手。在場玩家眼見他不怕火燒雷擊、不身體刀槍不入,開始失去跟他對戰的興趣。相反,他們更開始對蒙感興趣來。

此時一名女法師游繩下來,先對蒙鞠躬,再擺出戰鬥姿態。

蒙也禮貌地回禮,像紳士一樣請女士先出手。

「雷————」女法師才剛剛點出法杖,蒙已經閃到她背後。

但他沒有重鎚出擊,反而輕輕地敲了女孩後腦一下。

「PVP要先原地放自衛魔法,雷法就放麻痺陷阱吧。」蒙微笑道。

「謝…謝謝你。我可以加你好友嗎?」女法師萬萬想不到對方不但沒有傷害自己,更教她如何PVP,立即春心蕩樣。

「系統提示:接受 夏舒洛的好友申請(Y/N)」

「當然可以。」蒙爽快地按下Y,城牆上立即爆出一陣小騷動。

就在此時,曼尼率領大隊人馬從南邊回來,北邊也有兩團伏兵事敗,傖忙逃回紅櫻要塞。

「怎麼…他們都失敗了?!」六口彌生見狀氣得掐破水杯。

城牆上玩家的軍心開始動搖,討論着蒙這個神奇小子。

「諸君,我不是你的敵人。別被當權者莢騙了。」蒙突然正立卡大櫻門前,叉着腰微,對住六口彌生說。

六口彌生氣得咬破嘴唇。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2020-08-06 21:47:59
豈有此理 豈有此理
2020-08-06 22:09:01
豈有此理,得咁少文
2020-08-06 22:10:45
加咗好友,係咪會睇到佢幾多級?
2020-08-07 10:02:23
原靈可以征服天災?

如果臭西係原靈,即係食左個天災然後控制地形氣候的元素可以廢埋法師啲技?
2020-08-07 10:13:29
茜貝爾搞到自己變左六口手下,何苦呢
2020-08-07 11:16:07
2020-08-07 11:16:29
原靈可以征服天災?

如果臭西係原靈,即係食左個天災然後控制地形氣候的元素可以廢埋法師啲技?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