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四版

941 回覆
68 Like 1 Dislike
2020-06-15 02:09:13
實習儲夠鐘先有牌?
你腦細之前唔係好睇得起你咩?定其實搵你笨?
2020-06-15 23:16:37
應該唔係儲鐘

但知佢要地方實習,大部分老細都預你唔走變咗你需要佢多啲,比佢食住咗


2020-06-16 12:32:02
佢好似係大佬睇佢,但退休,腦細就睇錢
2020-06-17 16:25:59
推一推
2020-06-17 22:54:57
文文文文文
2020-06-17 23:30:45
係咪黑城隻喪屍NPC終於嚟料?
2020-06-18 00:05:59
果隻再遲啲
2020-06-18 00:39:59
生化危機
2020-06-18 04:15:20
Raccoon city 2.0
2020-06-18 06:59:54
又有新嘢
2020-06-18 07:38:32
抱臉體?
2020-06-18 17:20:48
睇到神神子變到咁真係唔知講咩好,第一季會超戴證明AI有感情波動,為咗研究先俾佢喺現實世界生活,個對象仲要係成隻game最隨心而行的松美。

點知現在又純粹功利式計算,亞洲組大敗,日本仔同聖三一各人都唔想再鬥爭,想享受下隻game,心態已經轉變,但神神子仲係同一個攻略的心態去存在於遊戲中……AI自殺令佢不安,日本仔咁瀟灑去冒險令佢不解,而劇情柒尼隨時去找懶然,會見到神神子掛,點知又係打算去冒險而唔係東山再起,到時神神子會諗咩?會唔會覺得自己同人類都係有好大的分別。
2020-06-19 02:53:49
Team to unleash the power of atom
2020-06-19 03:43:53
Time to unleash the power of atom
2020-06-20 15:16:38
今日同毒毒食飯聽日出
2020-06-20 15:31:35
2020-06-21 00:25:35
生日卡超sweet 多謝毒毒

連生日卡都要屌我文
2020-06-21 01:30:36
生日快樂
2020-06-21 08:16:59
咁文呢 屌你
2020-06-21 17:46:37
文呢
2020-06-21 23:42:07
====================
第七十六章——————匣子裡的咀咒

====================
「讓開!!!!!!」一隊飛龍劃破長空,高速飛向血堡。

天台上,娜茜提亞跟整團神職者已經擺好手術用品,苦等翼騎兵回來。

弗拉米基爾直接收翼俯衝下去,在撞上天台一刻變回人形態。

「我的天………」娜茜提亞赫見他抱着不省人事的卡斯特,本能地走過去,卻馬上被同伴攔住。

「到手術台上!」神職者們急道。

弗拉米基爾將卡斯特放到長桌,然後慢慢退開,讓神職者忙碌。

「終極回復!」「大地聖歌!」「高階淨化術!」

小小天台瞬間閃出十多個神術,要把卡斯特照成聖人一樣發光。
可是鮮血仍然流滿地面。

神者表打開技能表,逐個技能嘗試,可是仍然無法為卡斯特止血。

卡斯特身上並沒有明顯傷口,也沒有負面症狀。可是皮膚就是不停滲血,而且角色屬性及血量不斷下量,並非復活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他到底…到底………」娜茜提亞嚇得渾身發抖,卻對卡斯特的傷勢愛莫能助。

弗拉米基爾張開龍翼,輕輕包着娜茜提亞為她擋風。

「別擔心…他會好起來的。」他柔聲說。

娜茜提亞忍不住窩在弗拉米基爾溫柔的臂彎裡顫抖。

突然,腳尖變暖,娜茜提亞垂頭一望,自己的白靴上沾了一灘血。

向上一望————弗拉米基爾的手臂原來正在滲血!

「難道你也———」娜茜提亞正想捉緊弗米基爾,他突然用力拍翼吹飛娜茜提亞。

「別靠過來!」弗拉米基爾立即用布條包住傷口。

「聖庇所!」
「十字驅魔地符!」神職者馬上圍過來,用聖術保護娜茜提亞。

「大公,他們有極強的傳染性,你不可以留在這裡!」守魂使兩邊抓住娜茜提亞手臂。

「我不管,你們趕快救人阿!!!!」娜茜提亞發瘋似的掙扎。

「大公不可以留在這裡,馬上趕她走。然後封鎖血堡附近的領空,無人可以出入。」先知急道。
。。。。。。。。。。。。。。。。。。。

黃昏,娜茜提亞坐在窗邊,苦悶地看着日落。

再金黃色的山景也照亮不到她的心情。

大鐵門突然被推開,發出兀突的嘰嘰聲。

娜茜提亞立即站起來,可是她看到進來的人並非先知,而是傳令的守魂使,就知道沒有好消息。

「大公………」守魂使向她點頭敬禮。

娜茜提亞嘆一口氣,乖乖坐回窗邊。

「卡斯特跟弗拉米基爾的情況穩定下來,再沒有減少屬性了。」他說。

「但天台仍未解封…即是你有壞消息未告訴我。」娜茜提亞不想讓人看到自己失望的樣子,死命盯着窗外景色。

「先知萊拉、先知明德華夫斯基及天台上全部神職者都出現『屬性減少』的情況。但程度甚是輕微,不過卡斯特將軍………」守魂使欲言又止。

「你他媽的快說阿!」娜茜提亞勃然大怒,一吼之下,樹上的小鳥都飛起來。

「卡斯特將軍共跌了3000血量及283點敏捷…等於半被降了五級左右。」守魂使說。

娜茜提亞合起眼睛,深呼吸一下。

「還有甚麼事嗎?」她問。

「先知萊拉發現卡斯特身上有嚴重的『魔力灼傷』症狀,希望大公可以循這個方向質問德國人到底在華沙南邊行進甚麼實驗。」守魂使說。

「魔力灼傷……好的。」娜茜提亞隱若聽過這個名詞。
。。。。。。。。。。。。。。。。。

她並沒有遲疑半秒,馬上率親兵趕到南邊的草原,發現德軍已經撤退,剩下少量低級玩家。

「喂!叫你們的指揮官見我。」娜茜提亞怒道。

「指揮官?我們只是負責清潔地方的傭兵公會而已。跟第四帝國沒有關系。」那些低級玩家手中只有泥剷及鋤頭工具,並沒有穿上任何保護衣。

「請問你們知道這裡發生了甚麼事嗎?我們從未在除草時會發現怪物。」他們抓了幾條仍活着的魔力原條,展示到娜茜提亞面前。

魔力原條像蚯蚓一樣扭來扭去,只需輕輕一掐就會死去。可是沾上它們屍汁的草都會異變。

突然,某個清潔工開始咳嗽。

「喂…你沒事嗎?」工頭走過去,對方突然猛力一咳,噴了他整臉血。

「別嚇我阿?!那個———你們有神職者嗎?!」工頭急忙跑向娜茜提亞。

可是她兩邊的親兵已經拔出大劍,示意他別接近。

「我…我懂了。我們馬上走,自己會付錢醫病。」工頭背起同伴,急忙離開。

「你們去哪裡醫?!」娜茜提亞急問。

「華沙城阿!距離最近的俄羅斯人城市。」工頭說。

「………………」俄羅斯親兵們沉寂下來。

一個狩魔人突然舉起槍。

「喂喂喂,等一下!我們有錢阿!不會濫用你們的福利!」工頭急忙後退。

「娜茜提亞………你要狠下心腸華沙城會毀滅阿。」精兵說。

娜茜提亞看着那群可憐人,深深嘆一口氣。

「不可以殺他們。」她說。

「謝謝大人,我們馬上就走。」工頭背着隊友飛奔向華沙城。

「娜茜提亞!你要置華沙不顧嗎?!」狩魔人急問。

「殺死他們…他們就會選擇到華沙復活,搞不好直接將病毒帶到城裡。
將他們綁起來…叫翼騎兵送到柏林的帝國軍部,看他們如何處理。」娜茜提亞瞇起眼睛說。

眾人恍然大悟,立即捉人去。

娜茜提亞在沙塵暴外晃了幾圈,感應到裡面有強大的魔力反應。再觀察外近的枯草全部向沙塵暴外邊躺,彷彿裡面發生過猛烈爆炸,產生的爆風吹倒草原似的。
。。。。。。。。。

當日夜晚,娜茜提亞離開華沙,回到母服。

一個可愛的少女浮在北境傳送門旁邊,一直冒着風雪等待她。

「你回來了娜茜提亞大人!」少女看到娜茜提亞後馬上飛撲過去。

「妮娜,我有事想請教你。」娜茜提亞推開妮娜,認真問道。

「矣?娜茜提亞大人不懂的事…我怎可能知道?」妮娜嚇一跳,苦笑反問。

「你承繼了黛安娜的魔力成為護之魔女,應該知道『魔力灼傷』是甚麼吧?」娜茜提亞問。

「魔力灼傷………」妮娜降落到地面,認真地思考。

妮娜朝前方的風雪打開手掌,突破五指一扣,白茫茫的飄雪突然變成一朵大火雲,溶化附近的降雪,演變成一場暴雨。

「理論上假如使用高能量的魔力,附近都有會『魔力烙印』或『魔力灼傷』的痕跡。但要我們都將魔力轉化成技能的能量,過程上基本上只有很少的魔力會流出去。所以如果要打出『魔力灼傷』的效果……恐怕要有精靈女王‧蕾的實力才可以做到。」妮娜皺冒說。

「假如你將純魔力作輸出呢?」娜茜提亞反轉過程問。

「純…純魔力?我並沒有想像過這回事。」妮娜嚇一跳,答道。

「假如…將水之魔女、火之魔女、土之魔女、風之魔女及護之魔女的魔力全部集中,將魔法『逆念』,把元素輸出轉成『純魔力』輸出可以嗎?」娜茜提亞忽發奇想問。

「矣…逆念這麼高級的法術,失誤的話後果不堪設想。我不建議這樣做…娜茜提亞大人。最理想是直接詢問神明‧拉洛,但沒有選擇下,你可能性嘗試喚醒蕾,它是姆大陸最古老而強大的生命體,理應知道『魔力灼燒』的事。但蕾很痛恨魔女,少不免有一埸惡戰。」妮娜光說出蕾的名字就打顫。

「又要玩一次劇情…很浪費時間………我如何可以找到蕾…又不用打劇情呢?」娜茜提亞思前想後,突然在腦海中閃過一個陌生的樣子。

「他會記得我嗎………」她幽幽道,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

太陽神殿——————

「陛下,六口彌生不斷派人騷擾邊境。」士兵通報。

太陽帝國的將軍立即起哄,請示艾蕾卡出戰。

「她根本在試探我們敢不攻打!」

「一口氣把旅人趕出境內之地吧!」群情之洶湧,連艾蕾卡也不好應付。

「老師…你有甚麼建議?」她再次請教法爾奧。

「陛下…你會為帝國的尊嚴付出多少?」法爾奧反問。

「我的生命,所有。」艾蕾卡毫不猶疑,答。

「那麼…國民的性命呢?」法爾奧再問。

「我不明,老師,請直說。」艾蕾卡皺眉說。

「旅人入假一事…已經勢在必行。而且,我斷言,按目前的形勢發展…我們必敗無疑。冥神阿蒙德的力量失控,旅人得到無限復活的能力,假
以時日,他們必定會攻破彌法的大門。」法爾奧說。

「別危言聳聽!要是他們有這個能耐,現在就開始進攻了!」將軍說道。

「他們只是要搞清楚『條件』。我斷言,不出一星期,六口彌生就會對奧蘭多爾帝國用兵。三個月內,帝國會滅亡。」法爾奧此言一出,大殿瞬間沉默。

「老師…我們有這麼弱嗎?」艾蕾卡不禁質疑法爾奧的判斷。

「無張復活,陛下。你殺一百個,一千個,但魔力終有用完的一日。他們就可以用人海戰術淹死你。」法爾奧說。

「不會吧…高神不會這麼偏坦旅人的。」艾蕾卡搖頭苦笑。

「陛下…高神祝福了你,但可祝福你的人民阿?」法爾奧一問,艾蕾卡立即收起笑容,慚愧起來。

「那麼…假如沒可能打贏。我們為甚麼仍要跟旅人戰鬥?」艾蕾卡問。

「能戰才能和。我們不能打贏,但起碼要打得他們求和。趁六口彌生未搞清楚復活的細節,我們應該大舉進攻,一口氣攻入唐卡拉,逼她講和,然後將重組聖三一的勢力,養兩虎觀其鬥之。這樣帝國方可解包圍之困。但假以時日…我們仍需要一個能依靠的旅人勢力。不過…………」法爾奧說到此處,輕嘆一聲。

「不過甚麼?」艾蕾卡好奇問。

「哪有不佔便宜的人~所以我們還是靠自己好了。」法爾奧苦笑說。

有這樣的人嗎?
2020-06-22 00:13:05
生日快樂毒毒,同我差兩日
2020-06-22 01:36:28
「旅人入一事

「無復活
2020-06-22 07:35:22
樹巴又可以食女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