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655 回覆
164 Like 2 Dislike
2021-05-19 21:50:13
無㗎啦 柒一世
2021-05-20 00:24:46

聽日可以真早餐
2021-05-20 07:55:35


第六百七十六章──捕夢

張風靜靜地看著,沒有吭聲。

十年過後,雖說張風被李滿嘲笑躲於蒲公英城。

但整片茫茫赤土,都是他的領域。

南城在世界的鐵騎再凶悍,都不敢踏入半步。

那是因為十年之前在連天市,張風那封神的一戰,徹底令他們膽寒。

萬里紅土,均是他封土,他想去哪就去哪,誰敢說他躲於小樓成一統?

只是張風雖然對聯邦舊土毫無興趣,但卻也會透過那座客棧的故事中,了解到聯邦舊土的情況。

以往聯邦尚且以「民主」作包裝,但在南宮傾世統治之下,已沒有再包裝太多。以聖衛作爪牙,於各地任意行事。無數人類排著隊進入南城進行異能測試,一旦有合用的就會被吸納進聖衛。

若沒有合用,只能淪為凡人。

而南城統治的世界,工作的薪金極其微薄,取而代之的是一棟又一棟建起來的天井大樓,百米平方的生活空間不需要繳付任何租金,當作是為傾世宮效力的「福利」。

他們就像一頭又一頭默默耕耘的禽畜,工作只為了生存,卻終身不再可能迎來改變的可能。

這也是為何,總有人不顧生死,願賭上性命嘗試偷渡至異魂大陸的原因之一。

……………

「我覺醒了異能,只是異能沒有甚麼實質的作戰用途。後來因為我會虛擬網的一切活兒,他們也索性把我留在傾世宮,當著【捕夢者
】。」

張風面色不變,仍然是那般溫和。

正如前言,南城域內、聯邦舊土已是一個沒有希望的土地。人們在現實尋找不到希望,便走到虛擬網去。

虛擬網,成為了唯一的淨土。

在虛擬網,人們不會害怕不知何時會被聖衛抓走。在虛擬網,他們擁有無邊無際的空間,同時也能夠大肆放罵南城及生活。

但這種自由的意志,本來就是南城最不容許。只是虛擬網只是人類意識的投影,說到底也只是意識進入了無數由1與0組成的無盡空間。

如夢幻泡影,又談阻止?

因此,南城便設下了【捕夢網】。

所謂捕夢網,其實是追捕那些於虛擬網任意宣揚不良理念,甚至反抗理念的人。而隸屬捕夢網的,自然便是捕夢者。

捕的,是妄圖自由的夢。

只是捕夢者卻沒有想像中那般快樂自由,他們大多都是擁有駭客知識、虛擬網知識,擅長利用程式與編碼追溯虛擬網中人。而捕夢者也是需要輪班制工作,不像之前一般人連上虛擬網只是坐進黑球、又或者在額角貼上只有指頭大小的裝置。

他們是需要戴上一個上鎖式的頭盔款式連接裝置,在工時到之前,不得擅自離開虛擬網。

所謂捕夢者,卻連自己想要獲得自主進出虛擬網的權利都沒有。

也因此,很多的捕夢者因為長年逗留在虛擬網以及逼迫無法離開,都會有點心理問題,很多更加是演變成精神病態,視追捕於唯一的娛樂。

「我一直忍耐,並沒有放棄過。我小心翼翼,不讓他們知道我會的知識。」

楊滔戛然抬頭,怔怔地看著張風:「我真的不用再回去了嗎?」

張風見狀,內心輕嘆。對眼前的少年有憐惜,也有佩服。

關於他的資料,都有從莫小生口中得知。

很多年前,因為某種原因,張風讓埋於聯邦舊土的線眼一直尋找著某種人,又或者說──某個人。只是多年過去,張風早已不抱太大希望,心抱隨緣。

但就是六天前,荊棘收到一個以原始碼聯絡的信息。

要知道雖說虛擬網以「虛擬」為名,但當初設計者以簡單易用為因素,人們在世界裡也能使用千機環,熟悉的操作介面令使用者很容易便知道虛擬網的使用方式。

就連在虛擬網中進行聯絡的玩家,都是透過虛擬網中的通訊方式。

但這種直接調動原始碼的信息卻是對技術要求極其困難,至少就連荊棘、白霧都毫不了解。

是的,就連以軒也不會。

因此,莫小生知道聯絡者很有可能便是他們找尋多年的人,便不顧危險也派了王猛與陳浩,深入曾經的首都圈裡咸陽市中與那人會合。

而這自然便是眼前的楊滔。

光是想像,張風便能夠想像出──在南城的監控下,悄然發出暗示,繼而有魄力來咸陽市會合,是一件多困難的事。

張風拍了拍他的肩膀:「是的,你安全了。」

楊滔深呼吸一口氣,抹去眼角淚水。

堅定取脆弱而代之。

他站起來,看向張風:「你需要我做些甚麼?」

在腦海中,太陽不禁感慨:「真是個堅強的年輕人。」張風也是同樣的想法,看著他,意味深長開口:「跟我來吧。」

……………

行走在這座大城之中,楊滔面上露出驚歎之色。四周響起的叱喝聲、於城市中行走那巨大的灰色身影,不由得令他感慨暗想:這難道便是太陽部落聞名的那種軍團機甲?

張風帶著楊滔,走進了一間不太起眼的建築。

建築平平無奇,看上去像是一間方正的黑色的平房。

這建築,只以【小黑房】而稱。

走進裡面,卻是暗黑無光。

漸漸,似壁間有湛藍色的光芒閃逝。驟眼看去,又似無數數據流於室間行走。

一呼一吸,一生一滅。

張風沒有說話,只是站在一旁,看著楊滔的反應。

楊滔面色變得古怪,極目打量著。

他越看,面色越是蒼白。

嘴巴張了張想說些甚麼,卻又好像意識到自己準備說的如天方夜談,便緘口不語,嘴唇抿成一條線。

「這裡是……」

張風笑了笑,總算是確認了甚麼。

能夠從一眼看出端倪,證明這年輕人擁有超乎他年紀的學識。

「在你之前,這間小黑房只有一個主人。他在兩年前死後,這裡便成了無主之地。」

「從今天開始,這裡便是你工作的地方。」

楊滔似是猜到了甚麼,沉默片刻開口:「是申宰成大師嗎?」
2021-05-20 15:32:32
靜到
2021-05-20 15:34:30
2021-05-20 16:17:10
我想靜靜
2021-05-20 16:17:29
不如推返post
2021-05-20 16:29:12
二百正評推到有
2021-05-20 16:51:48
死心啦
2021-05-20 18:17:54
推arrrrrrrr
2021-05-20 18:28:28
以為東南大佬
2021-05-20 19:39:19
推個靚推
返早好攰
2021-05-21 01:13:46
2021-05-21 02:50:01
2021-05-21 05:17:34
2021-05-21 07:56:02
好眼訓

第六百七十七章──虛擬網

申宰成,放眼整個世界,都算不上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存在。

真正知道申宰成「力量」的人,才知道那看上去猥褻、行事任意妄為的老人有多重要。

申宰成是整個世界第一個研究出獨特波段,能夠穿過赤霧繼而構成穩定通訊線路的人。在很多年前,東湖的單向通訊頻道,便是其技術的雛型。

後來申宰成來到了太陽部落,潛心鑽研,終於突破了界限。

這也才有了張風等人手中仿製、獨一無二的千機環。可以說,他們的千機環看上去功能用途跟聯邦舊土的人一模一樣,但其網絡線路卻是截然不同。

就像古代唯美傳說、擁有世間獨有五十二赫茲頻道的鯨魚一般,不為世間所知。能進入該頻道的,只有同樣擁有相同頻道的人,或者說裝置。

申宰成的功勞,堪比當年江別樹研究出黑球一般,那是劃時代的科技。只是因為現在異魂大陸與聯邦舊土相見相厭,他的功績注定只能在異魂大陸中受到歌頌。

只是申宰成向來都不是好名之人。

很多年前,申宰成便能夠頂著眾人嘲笑之下繼續研究東湖,便可見其笑看世間的生存方式。

在突破了線路的限制之後,張風提出了一個建議。

他想要在異魂大陸建設虛擬網!

……………

拯救張風人生的,或者是那個領養了他,讓重生以後仍然生存於溫暖孤兒院的張春樹。

但要說真要改變張風人生的,是虛擬網。

若沒有虛擬網,張風不會讓以軒甦醒,不會進入機甲對決,不會認識張瑞秋、卓不凡兩個兄弟,更不會遇上危酒……

不會有接下來一切的發生。

不單止是他。

夏山、牧恩、范子德、羅志恆、王猛、陳浩……

全部都是透過虛擬網,才能身處如不見天日古井般的曾江,找到了屬於他們的機緣。

虛擬網的本身,就是代表著自由,不受拘束。

能夠越過地域界限,任意學習自己想要接觸的知識。

申宰成被張風的思路震驚,在破口大罵「怎麼可能」之類的話,卻在三天後又乖乖的開始了工作。申宰成再一次展現他那蒼老身體之內蘊藏著何等驚為天人的才華。

在那家客棧的幫忙下,申宰成獲得了大量聯邦現有虛擬網的數據以及連接裝置的參數。

花了兩年,申宰成便架建完成了虛擬網的雛型。

又花了一年,申宰成便製作出三十具連接裝置。

……………

聽著張風那平緩的聲線,楊滔全身上下顫抖不已。

那不是害怕、畏懼,而是尊敬,崇拜。

除了他老師之外,他第一次如此尊敬的人。只是這人與他老師一樣,已化為一掬黃土。

「那,便是你眼前所看。」張風看著楊滔:「這裡,便是異域大陸虛擬網的伺服器所在。」

「只要有連接裝置,身處太陽部落方圓萬里都能夠連接進虛擬網。」

楊滔走到牆身,撫摸著微暖的金屬表面。

整間平房、整座小黑房,都是異魂大陸虛擬網的伺服器。楊滔撫摸著表面,卻似是隱隱感受到那個埋首於黑暗中,把畢生心血都奉獻給科技的老人。

只有無比的尊敬,沒有其他。

他的聲音微微顫抖:「我接下來,便是要替那位老人家成為門房,照料這座黑房嗎?」

門房,一般意指某地大門兩側的小房間,供看守大門之人。而門房也能用以形容人──便是守門人。

沒想到,張風卻是搖頭:「不是。」

只有微光的小黑房中,張風的眼眸卻是如初。

十年了。

他的眼睛仍然如秋雨洗淨過後的明鏡,那般明亮照人。

歲月沒能令他的雙眼蒙塵,也沒有令他的銳意有所減退。或許是成為異魂者以後,壽命大大增長。

張風絕對還是一名年輕人。

「這只是現階段,我們想要做,而且已經做到的事。」

「申大師至死前,都沒有做到我們想要做的事。」

看著張風的眼睛,楊滔不自禁微微發抖。

就連申大師也無法做到的事嗎……

楊滔不是白癡,他自然知道異魂大陸一直尋找著某個人。他不會以為自己擁有那種能力,更多的只是藥石亂投罷了。

只是事實是,王猛與陳浩把他帶來了異魂大陸,來到了張風身前。

楊滔已能夠猜想到甚麼。

張風卻把他內心所想,毫不掩飾的說出來:「我要異魂大陸的虛擬網與聯邦舊土接壤。

……………

接壤,是一個很簡單、很沒有威脅性的詞彙。

若是把這詞彙換成「碰撞」,那便充滿激烈的味道。

像當年異魂大陸與聯邦大陸碰撞,世界與世界之間的碰撞,全世界人口減半。單單「碰撞」兩個字配以歷史,便成了一個說之帶著血腥味道的單詞。

很多年過去。

異魂大陸成了與聯邦大陸「接壤」的地方。

而現在,張風想要做同一樣的事情,只是接壤的不是肉眼可見、觸手可及的土地,而是無邊無際、無法碰觸的虛擬網。

只是剎那間,楊滔便下意識開口,斷然道:「不可能。」

張風沒有生氣,反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為甚麼不可能?」

「南城域的虛擬網以六大燈塔為節點,自成一界。傾世宮一直都想要撲殺在虛擬網的所有反叛言論卻是無果,便是因為從架構開始,虛擬網便不會被特地的某一個人物所掌控。」

「六大節點各為其主,饒以傾世宮只能透過設立【捕夢網】追捕虛擬網的連接,便是此原因。」

張風搖頭:「除此之外呢?」

楊滔雖然在拒絕著張風,但卻形同魔怔般喃喃自語,飛快開口:「頻道不一樣……」張風隨即開口:「這是申大師的專門領域,早已在三年前解決了。」

楊滔聞言一滯,旋即開口:「制式不同。」

張風又開口:「申大師創建虛擬網伺服器的時候,幾乎是根據聯邦舊土的虛擬網資料,照版煮碗的製作,不會出現製式不同的問題。」

雖說「照版煮碗」,但能夠在茫茫荒野紅土中設立出虛擬網,那是何等驚豔的知識與技術?

「那麼,只剩下──」楊滔一愣,看著張風。

張風一直都在看著他,很認真的道:「是的,那便只剩下修改虛擬網的原始碼,讓異魂大陸的伺服器與聯邦舊土的伺服器連接在一起,成為第七節點,徹底融為一體。」

「這,就是我們不釋冒生命危險,也得把你帶回來的原因。」
2021-05-21 08:13:54
我都係,入坑之後即刻追返哂幾本,但呢套見到焰仔出場都睇唔到佢經歷左啲咩
2021-05-21 08:20:59
爆咗機
2021-05-21 13:38:47
係咪仲有篇加更未出
2021-05-21 13:54:48
好餓
點解無文
2021-05-21 16:03:05
2021-05-21 18:25:24
又話加
2021-05-21 19:01:09
2021-05-21 19:31:48
2021-05-21 21:23:09
Penana 83000讚好加更。

第六百七十八章──無明盡

黑房中,張風緩緩走在其中。

不知道是因為光影有點詭異的緣故還是怎樣,令他走動之間看上去有點飄忽,似根本不存在於此空間。

「你知道嗎?我很喜歡虛擬網。」

張風笑著開口:「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而每一個個體之間,卻又總會想獲得別的個體的認同。只是正如之前所言,既然是個體便會有獨立思想。」

「我認為雞鴨好吃,你認為豬羊才是天下美味。」

「你認為暮色象徵衰落,我卻認為那是準備期待旭日初昇的必經階段。」

「世間有千百種人,那就有千百種不一樣的思想。」

「而要取得共識的方式,便是溝通。」

張風似是想起了很多年前那個猥褻得用分身帳號,對他破口大罵的畫面。又有那座不起眼的黑房之中,那個總是默默地奮筆疾書,形同蒼松的身影。

「世間萬般難題,會透過交流、溝通,越辯越明。古曰辯難,真意並非是要考倒對方。而是透過對方的回答,令自己增廣見聞,心志通明。」

「但正是因此,很多人不會容許這樣的機會。所以才有了傾世宮的【捕夢網】,還有你們一個個自稱【捕夢者】的網中人。」

「我不知道當年創建虛擬網的那位大師是怎麼想的。但虛擬網著實改變了我的人生。我也希望虛擬網能夠繼續,改變更多人的人生。」

「現在聯邦舊土與異魂大陸,哪怕過了十年仍然相見相畏。」

「既是如此,我能做的便是創立一個平台,讓他們在那邊見面、溝通,甚至吵架。」

「越辯,越明。」

「明解,明瞭,繼而明白。」

張風看著楊滔,也是有點感慨:「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找了你足足七年了。」

……………

在聽到張風如此豪言妄語,楊滔卻不知如何回應。

他只能顫抖。

驚慌、失措、混亂……激動。

「我……真的可以嗎?」

張風很認真的看著他:「你做的那道題,是我一個很親密的朋友親手設計。只有解開那道題的人,才能夠有機會完成這個任務。」

「你是我們找過之中,第三百六十九個人。」

「而你是唯一一個能夠完成的人。」

「如果說這世界誰有機會做到這事,那就是你了。」

楊滔猶豫片刻:「節點……」張風搖頭:「那是我們操心的事了。」

「只要你完成你的部份,我保證能把六個節點給你。」

…………

張風孤身自小黑房走出來。

蒲公英城內,有看到張風的人都向他恭敬的行禮,或熱情的打招呼。

張風均微微一笑。

腦海裡,太陽的聲音懶洋洋響起:「小子,節點並不是那般簡單。」以軒很快便補充:「風子,這次我支持太陽。虛擬網的節點想要拿到權限很困難。哪怕你手上擁有小黑房。」

張風似笑非笑,一邊於青石道走著,內心念頭一動:「要我自己一個把全部六個節點拿到手,自然是不可能。」

「但我有很多可靠的伙伴啊。」

一邊在腦海裡與太陽與以軒聊著,張風拄著拐杖,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那邊,是一家客棧。

……………

太陽部落,不像聯邦舊土那般充滿科技的城市。

但自張風來到太陽部落之後,便一直潛移默化地帶領著太陽部落朝科技發展邁進。但張風卻沒能影響太陽部落原本的建築風格。

夏山有見及此,並沒有大刀闊斧改變建築風格,而是將科技發展的建築與古式建築風格相互揉合。

舊式平房與屋檐的建築,與充滿科技氣息的建築置於一城,卻是井然有序,沒有突兀感之餘,又帶給人一種目不暇給的感覺。

而在蒲公英城裡,有間客棧。

客棧以木而建,木牆黑簷,看上去充滿古樸的氣息。

而在客棧的正門,帶著一塊與其氣息很相符、充滿古風的牌匾──【廣元】。

這便是廣元客棧。

張風沒有多想,便走了進去。

有人看到張風,便恭敬行禮。張風擺了擺手:「你家老闆呢?」那人笑了笑:「老闆在屋頂。」

張風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便沿著樓梯而上。

……………

廣元客棧高三層,卻是很寬。

若是遠遠看去,便覺得這像是古式的「長屋」,又像一艘擱淺於地面的大船。

而在木牆黑簷的屋頂中央,有一個小平台。

說是平台,那只是一個簡略的形容。本應朝前後斜下去的屋簷間,有一座如墨玉般的蓮花台。台剛好足以容納一人。

所以便有個人坐著。

他穿著簡單的短衫短褲,赤著雙足。

白衣、黑褲,並沒有像往年那般執意要穿著那些暗紅色的西裝。更大的改變,莫過於他沒有再戴著那副無法窺見雙瞳的墨鏡。

此刻他盤膝坐著蓮花台上,雙眸睜開,露出那雙只有眼白、沒有黑瞳的眼睛,看上去有點詭異。

只是他的感知卻像是透過座下的蓮花台擴散開去。

蒲公英城、太陽山……

再遠點,再遠一點。

我要把世界都納入識海之間。

叩叩──

一道叩門的聲音響起。

叩的不是門,而是簷頂。

他的意識盡數收回,嘴頂勾起一抹笑容:「來了?」

「嗯。」張風有點苦笑:「你這傢伙真有夠變態,晚上我都要鎖緊門窗了。」那人面色卻是不以為然:「我只對世間萬事萬物感興趣,但亦有底線。私人之事我不會去窺聽。」

窺一般用作視。但此人目不能視,便以窺聽。

這是世界最有名的一個瞎子──宇文乾。

當他立下決心捨棄宇文家萬年基業,來到異魂大陸以後,他便覺醒了他的異能──順風耳。耳力驚人,能聽千米之外的動靜。在他如此強大的聽力之下,世間的動靜在聽力消化後化成一幅立體的的圖象。

就如目能視。

他們身處的這座漆黑的簷頂,乃是以頂級的【珠簾玉】打造而成。

珠簾玉混以源石,便是魂甲駕駛艙的主材,也就是魂甲異能的放大器。坐在簷頂,宇文乾能夠把「聽力」放大上百倍,是蒲公英城最強大的「雷達」。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