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654 回覆
164 Like 2 Dislike
2021-05-31 08:08:49
2021-05-31 08:21:58
基本嘢
2021-05-31 09:20:35
2021-05-31 10:24:17
2021-05-31 10:43:01
點解宇文san 收唔到料
2021-05-31 12:17:17
明顯收到風
不過想佢死
2021-05-31 20:48:50
係咪爭女
2021-05-31 20:56:51
盲佬偷窺就夠 乜女都睇過
2021-06-01 08:39:10
2021-06-01 08:42:10
又到新一個月
2021-06-01 08:45:28

加更!加更!
2021-06-01 09:32:31
早餐
2021-06-01 10:39:50
今朝訓過龍遲左起身

第六百八十七章──有一句說話

槍炮聲如密集的雷鳴。

西山戰士手中兵器刻劃出來的刀光劍影之中,張風遊走於其間,如閒庭信步。一舉手,一投足,妙不可言。

林西去計算了張風射了多少槍。

二十八發。

是經改良了、擴增彈匣的舊式手槍,每把擁有十四發子彈。

倒下的屍體,卻有三十二個。

當中有四槍,是射穿了眼窩,自後腦鑽出,然後又落在另一人的眉心之中。

一箭雙雕。

這是何等精湛……可怕的技術。

奇山經以山力入體,是世間最強大的修體法門。但……大概就連林嘯遠也沒能練到完全刀槍不入,最多也只有擁有比尋常人更加結實的肉體,以及驚人的速度與力量。

所以他們死了。

奇山經是快,是強。

但……

張風也不是沒有練過。況且真要比力量、比速度,在沒有異能加持之下,放眼世間能比張風強的不會超過五指之數。因為張風的肉體本來就是獨一無二、以整整一個靈魂當作養份溫養,甚至能容納三個靈魂。

……………

張風心裡有數。

但在場的人都看得震驚無語。

不論是林西去一方,還是被囚禁的林和鳴一方,只覺眼前的畫面不太現實。事實上,就連她都認為張風必死無疑。

但當張風自腰間抽出雙槍,然後地上多了三十多具屍體以後,就連她也沉默無語。

林西去看著眼前的張風,聲音平靜響起:「我以【掠火】軍團為餌,與北林早就打了招呼派出【夜梟】引你來,在西獄設下殺局。現在卻被殺成這樣,我林西去向來佩服的人不多,你算得上一個。真不愧是天下第一人。」

林西去一直都握著刀,沒有動手。

但他這一句話,就是最可怕的暗箭。

張風面色不變。

只是在剎那間,動作明顯出現了半秒的遲滯。

就在這時,四根破體箭自黑暗中吐出!

嗤嗤嗤嗤!

張風身影微側,避過兩根。

左手槍在所有人匪夷所思的目光下,精準射出子彈改變了箭的軌跡。但最終還是一根黑箭陰毒地撞在右脇,把他整個人撞飛,倒在地上。

呼!

破風聲響,不是暗箭,而是明槍。

四根明晃晃的紅纓槍如紅龍一般鑽來,朝著地面的張風狠狠紮了過去!張風深呼吸一口氣,於地面一個蜈蚣彈懸浮在空中。四名鬥戰堂的戰士自然不是庸手,落空的長槍如影隨即,如燎天般向上一挑!

槍尖透體!

身在空中的張風卻是極其詭異的一扭身體,四肢柔軟無骨,「透體」的銀槍,實則竟是從張風腋下、腿間鑽出。

「甚麼!?」林和鳴驚呼出聲。

這是就連奇山經也無法賦予的超凡技術,只有張風從穿越過來,從沒落下的【槍鬥術】才能帶給他如此柔軟而堅韌的身體。

張風落地,雙掖、大腿夾住長槍,身子如陀螺一般旋轉。長槍的木桿被攪碎,又是四聲槍鳴。

地上便多了四具屍體。

張風看都沒有看他們,只是漠然地看著身前的林西去,很認真的道:「林嘯遠前輩、林和鳴前輩何等人物?林東起同樣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怎麼林家會有你這樣一個只會耍手段的廢物?」

林西去的那句話,便是比破體箭更可怕的攻擊。

暗箭難防,比暗箭更難防的,是攻心。

他透露了北林【夜梟軍團】同樣出動,揮兵太陽部落,便是想藉此攻擊張風的內心。果然,哪怕張風看上去不動聲色,但他的動作還是遲滯了半秒。

而這,林西去明顯早已意料之中、計算之內,身後的陰影中像如已配合般射出了四根暗箭。

只是這必殺的攻勢,卻還是被張風以匪夷所思的槍鬥術所化解,旋即還以攻心。

「如果我是林東起,在看到你恐怕就會說一句話。」

林西去面無表情:「哦?」

張風拍了拍風衣的灰塵:「不滿意的話,就打贏我。肉搏,機甲,任你選。

……………

有一句說話,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大名鼎鼎的金刀郭東,對著一個初來東湖的少年說過,然後毫不留情地把他打到屁滾尿流,打到服氣。

數年後,少年長成青年,到了精英學院,說出了這句話。

那青年,自然便是林東起。

後來,林東起遇上了在場的另一名青年,他向林東起對回同一句話說話,然後二人對了一拳。

結果已經不是重點。

但這句說話,卻注定了被列入史書之中。

不盡是因為這句說話裡的狂妄霸氣,更因為說的那兩個人的身份、地位。

而現在,張風對著林西去說回同一句話。

但注定,迎不來相同的反應。

林西去看著張風,很是誠懇的開口:「你是張風,是天下第一人,太陽部落的族長。我又怎麼會是你的對手呢?」

張風面無表情,對他的反應毫不意外:「所以你永遠都超越不了林東起。在你偷雞摸狗謀取西山的時候,他早已棄之如敝屣,尋找屬於自己的山河。」

林西去仍然看著張風。

手中的刀顫抖得有點快。

林西去很年輕,比林東起還要再小上六歲。他城府深厚,性格隱忍……但他終究還是一個年輕人。

年輕人,性格還是比較不服氣。

林西去似是不以為然:「林東起?只是個莽夫罷了。」

他雙手張開,身後的陰影似是成為他的影子。西獄的燭火戛然昏暗:「像林東起若現在在這裡,便會被我打得像狗一樣。因為他只有孤身一人,而我有上百人。這便是格局。」

「所以他一輩子只能當信惠、當東湖的狗,而我將會繼承西山,便是這個原因。」

他微微一笑,略顯蒼白的面色與火光映照,顯得有點詭異:「你看,就像你強大於斯,還不是要死在這裡?」

地上盡是鬥戰堂戰士的屍體,而張風看上去卻是完好無損。

但張風沒有問林西去的自信何來。

他殺了三十六個人,但他身上吃了兩箭。

具裝必須魂力驅動,但西獄限制了一切魂力的流動,所以無法化身成夜神。但風衣狀態的它仍然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就連西山恐怖、專破肉體的破體箭也無法射穿。

縱是如此,箭的衝擊力猶存,仍然對張風的身體造成傷害。

林西去本就抱著用人命也要把張風堆死在這裡。

死三十多個人換來兩次箭傷,對林西去而言相當花算。
2021-06-01 10:40:16
啊屌……咁快手
2021-06-01 10:40:45
有文開心
2021-06-01 10:41:44
下次30號望住夜晚12點就課
2021-06-01 11:22:55
其實林西去都好慘,老豆家母改個名咁柒,風頭又俾個大佬拎曬。咁努力做好計劃又俾主角光環收皮
2021-06-01 12:22:21
瞓過龍 射波了
2021-06-01 12:49:23
冇……有番工
2021-06-01 12:49:38
西去都幾型呀……
雖然係唔老黎
2021-06-01 12:50:02
係課長大人
2021-06-01 12:58:36
我射咗 瞓緊覆你
2021-06-01 15:10:16
又到一號
2021-06-01 15:42:23
唔講唔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