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26 02:51:19
點解仲未有早餐
世界變
2021-06-26 03:20:52
阿門
2021-06-26 11:03:36
大家早!

第七百一十三章──暮晨.五

很多年前,范子德還在曾江鄉下,卻孤身闖進了虛擬網中的醫樓。

對醫學一無所知的他,卻是一個一個醫案逐個看起來,以胡來、卻又匪夷所思的方式,掠奪著醫案的理論,成為屬於他自己的知識。

范子德怔怔看著那律師:「老師甚麼時候立的遺囑?」

律師微笑著:「七年前。」

無關范子德有來沒來──這本來就是凌初晨早就安排給他的遺產。

正如那律師所言,這是凌初晨認為最適合范子德的身份。

因為范子德對世間醫學、醫案有著無盡的好奇與耐心,他才能夠成為這個角色。換了是嚴沛,個性沉穩的他處理醫案速度太慢,應付不來;丁玖良則心思過於細密,格局不夠。

只有像凌初晨般獨自創立一院的范子德,才能擔任的角色。

「憑甚麼?」關慎看著范子德,面色帶著一種詭異的恐怖:「憑甚麼所有的好處都讓你得了?」

「夠了。」嚴沛低聲開口:「保安,把此人帶走。」

……………

關慎失魂落魄地被保安押走。

遺囑白紙黑字,不論凌風與凌雨再不甘,也知道今天無法逆轉形勢,只能各自扔下狠話便帶著妻子離開。凌雪則是親切地握住范子德的手,並讓他遇上任何研究所的問題,隨時可以找她。

至於嚴沛與丁玖良因為甫接重任,加上要處理凌初晨的後事,自然各有所忙,先行告辭。

范子德站在玻璃窗,看著外面的景色。

童美月悄悄來到他的身邊,挽住他的手臂。

「真是可笑,老師早就安排好了。」

童美月沒有開口說話,因為她知道凌初晨於范子德心中,地位就如張春樹一般,形同父親。哪怕獲得節點權限的喜悅,都不足以掩蓋他的悲傷。

縱是如此,他還是輕點腕間的千機環:「我這邊到手了,接下來就看你們了。」

……………

聯邦的首都,已是風光不再。

曾經的「首都」不單是一個城市的名稱,更是整個聯邦的核心所在。但因為南城揮軍北上,【傾世宮】才是現在聯邦舊土最核心的地段。

而為了確保人們清楚認知「首都」不再是首都……

議會塔被炸了。

曾經的森海,被大火燒了六個晝夜,其天空灰黑一片,長達數月才漸漸消散。現在的森海,只剩下一片瘡痍的爛地。

首都的地位不再,但仍然有某些建築仍然屹立不倒,保持其獨有的地位。

例如科學院。

聯邦科學院,至今仍然在整個世界保持其超然的地位。

對科技發展的聖地,就連向來以科技先進著稱的南城,也不敢動這個地方。

而在距離科學院不遠處,有一片連綿的建築住宅區,大多只有三層左右高。在曾經寸金尺土的首都,卻能夠奢侈地只建三層高,可見此地的不凡。

一輛磁浮車於馬路上飛駛,駛進了這片住宅區,緩緩停在一座建築之上。

身穿正裝,壯碩的肌肉把整套西裝都撐起來的身影走下車來。哪怕他的鬢髮隱見銀白,但他渾身仍然充斥著一種力量感,彷彿就像能夠扛著一台火神炮的可怕壯漢。

此人自然便是莫小生。

他抬頭看了一眼,面色有點複雜。

關上車門,他走到門鈴處按下。

「是誰?」

「唯姨,是我。」

「小生?」

…………

十年了,蕭唯唯的身體自然大不如前,需要拿著拐杖幫忙行走。

她明顯有點驚喜,像是個看著遊子回家的老母親一般,又喜又憂:「哎喲!怎麼回來也不說聲!你沒被人跟蹤吧?都那麼大個人了,行事還那般魯莽?」

莫小生攜扶著她,走到沙發旁邊坐下:「唯姨身體還好嗎?」

蕭唯唯笑著,臉龐的皺紋似花一般:「老了,走不動了。只是比起很多人,算是蠻不錯了。」

確實,與她同代的如江別樹、鄭天月等人都死了。比她老的毛錫源也在幾年前與世長辭。

她還活著,還能說不好嗎?

莫小生看著蒼老、面色帶著一抹灰白的蕭唯唯,內心暗歎:「抱歉,這麼多年都沒有回來探望過妳。」

「沒事,沒事。你跟小風有正事要忙嘛。我可是聽說了,你們在異魂大陸那邊搞得有聲有色呢。」蕭唯唯面露慈祥之色……她明顯沒有收到最新的消息。

莫小生深呼吸一口氣:「實不相瞞──唯姨,我此行冒險而來,是有事所求。」蕭唯唯溫和說著:「好好好,小生找我幫忙,我自然會答應。」

莫小生沉默片刻,突然開口:「就連科學院擁有的那個虛擬網節點,也能借我嗎?」

蕭唯唯聞言一怔,旋即沉默下來。

良久,她突然開口:「你怎麼知道在我這?」

……………

就連當初莫小生聽到來自張風的信息後,也是曾懷疑過有沒有搞錯。

資料很短,只是說了一句,其中一個節點的權限者便是蕭唯唯。

蕭唯唯歎了一聲:「當年虛擬網面世之時,科學院幫了很多的忙。包括在技術、資金還是資源上。所以科學院也獲得了一個虛擬網的節點。」

「當時我們這些老人知道這節點有多重要,所以聯邦科學院中,各大分院的院長,每隔五年便會切換一次權限擁有人,保持流動性及神秘,以免被有心人盯上。」

莫小生只是沉默著。

就連這種秘辛也瞞不過宇文乾,只能說寰宇……或者說廣元客棧在聯邦佈下百年計的情報網已是根深柢固。除非整個聯邦被毀滅重來,否則聯邦易主多少次,對其情報網不會有多大的影響。

蕭唯唯看著莫小生,很認真開口:「你拿來幹甚麼?」

莫小生平靜的與其對視:「改變這個世界。」
2021-06-26 11:31:37
盲佬勁到
2021-06-26 11:39:04
2021-06-26 11:57:25
盲佬先係主角
2021-06-26 14:29:49
成班人幫盲佬立flag
2021-06-27 01:45:50
沉左咁,唔該浮返上黎
2021-06-27 03:19:21
冇人偷影成佬梗係沉
2021-06-27 13:26:15
尋日有冇掌掌圖
2021-06-27 14:49:03
2021-06-27 22:33:01
又分上中下三路
2021-06-28 08:26:30
第七百一十四章──望城(上)

同是首都,也有一座完全不受戰火波及的建築。

只是它的超然並非如科學院那般,對科學的貢獻。而是因為這座建築的主人,乃是聯邦的知名人物。

曾經,南城有將領想過把這座建築推倒,改建成南城的戰略基地。只是當晚,便在其直屬上司厲聲怒喝,把他抓了回傾世宮。三天之內,他的軍職便被奪去,若非因為他軍功紀錄在案,甚至因此掉去性命也不奇怪。

據聞是有很多高位軍官的妻子知悉之後勃然大怒,導致那些軍官日子混不下去……而令他們混不下去的,自然便是他們的敵人。

明明擔任建築設計,但不論時裝、平面……

無數有關於設計的項目,都會以【安特指標】為指標。她的存在本身,便是潮流的指標。

普天之下,據有這等影響力的人物只有一個。

這就是不顛閣主──安特。

……………

一架輪椅緩緩開到不顛閣之前。

在其身後,一名女子面容恬靜,與坐在輪椅上的青年,一起仰首看著這座建築。

十多年沒回來,但為何他們卻感到熟悉如初?

或者是因為這裡是他們相識之地?

還是眼前這座皇宮的主人,曾經帶給他們很大的觸動?

坐在輪椅上的青年,卻仍然身穿著整齊的而不失潮流感的套裝。領帶、馬甲、西裝外套,就連襪子也都是他自己設計、編織。

因為有人曾對他說過──衣服便是裝甲,就如將軍出戰任何戰場,都會確保自己身上的裝甲齊全。一旦有所缺漏,敵人便會捕捉到當中的弱點,繼而攻破。

所以那個人永遠看上去都是那般全副裝備,由墨鏡到高跟鞋,由畫眉到妝容,都是最出色。

想著想著,他不禁出神。

片刻間,他拍了拍推著輪椅那女子的手,微微笑道:「走吧,我有點想念閣主了。」

這一男一女,自然便是夏山與劉思詩。

劉思詩想了想,便開口道:「若是閣主的話,肯定會對你這句說話嗤之以鼻。」夏山聞言有點奇怪,總感覺到劉思詩的情緒有點不太對。他轉頭看了劉思詩一眼。

夫妻之間相處很久,自然很容易捕捉到對方的想法。

劉思詩瞟了他一眼:「那次的事,我還沒有原諒你。」

夏山聞言苦笑,知道她還在責怪自己獨力扛下一切、把劉思詩打昏的事。

縱是如此,劉思詩還是推著輪椅走進了不顛閣。

世間總有些奇妙之事,是不受世俗影響。

不論誰當聯邦的主人、爭權奪位,但如潮流、建築這些,終究還是無法磨滅。不然也不會有那位將領單單一個念頭而衍生起無數南城貴婦狀若瘋狂的態度。

這也導致不顛閣不是甚麼等閒地方──如果要把潮流比擬成宗教,不顛閣便是其宗教的聖地,不容染指。

而現在,劉思詩推著夏山走進不顛閣來,自然受到阻撓。

夏山面露好奇之色,自西裝的內袋抽出一張看上去陳舊、已是略顯發黃的卡出來。這是曾經不顛閣的通行證,只是夏山當年帶著劉思詩離去,卻忘記把這證件交回。

當到了異域以後,這便被夏山當作紀念品封在箱子之裡,直至現在重見天日。

也許是出於曾經多次進出的習慣、也許是一種惡作劇的想法──坐在輪椅的夏山有點艱難地把卡拍在驗證的位置。

嘟──

就在那些保安想要把這兩個明顯新臉孔的傢伙趕出去之際,卻看到大門瞬間打開──

噗──

叮!

不顛閣的入口很是有趣,在經過大門之後,一般員工都會經過兩邊的樓梯進行升降機大堂,然後再前往自己所屬樓層。

但只有一個人是例外。

當她拍上代表她身份的身份卡,除了大門打開之外,筆直往前有一架升降機會自動打開大門,可供直接通往不顛閣的頂層。

而此刻,一個看起來像是傷殘的青年拍著一張殘舊的身份卡,卻打開了這座只屬於那女王的升降機大門。那些保安一個個面色大變,卻也不敢阻撓。

劉思詩與夏山見狀雖然奇怪,但卻沒有想太多。劉思詩推著輪椅往前走去,走進升降機,閉門不見。

那些保安見狀這才舒了一口氣,而保安處的主管更是連忙撥打著號碼:「喂,是施先生嗎?」

……………

叮──

升降機門打開。

劉思詩推著夏山自升降機走出來,二人均露出恍如隔世的感覺,同時皆面露狐疑。

與十多年前二人離開相比,這裡幾乎像毫無變動。升降機走出來,左右兩處有兩張辦公桌,那是曾經屬於劉思詩與夏山的工作位置。而繼續向前走去,那便是安特的辦公室。

只是四周雖然不見封塵,但夏山對這些觸覺極佳──哪怕明顯每天有人打掃著,但他卻感覺到此地已多年無人來過。

對此,夏山與劉思詩相視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古怪。

安特雖然年事已高,但在她的人生彷彿從沒有「懶惰」一字。她堅持每週都會回辦公室數天,審視一切業務。

既是如此,怎麼此地會多年無人來?

沒過多久,身後響起升降機的聲音。

一道氣喘噓噓的聲音響起:「果然是你。」

劉思詩推著輪椅轉身,二人一起看著來人,均面露驚訝:「施叔。」

……………

辦公室的沙發上,三人坐著。

幸好此地變動不大,劉思詩替三人各自倒了一杯茶水。只是他們明顯都沒有喝茶的心思。

老年男子名為施明青。安特一生結過婚、離過婚,但卻不算有多少朋友。真要說的話,施明青是一個。那些年在不顛閣,夏山與劉思詩沒少看到過施明青。

連尚是黃毛小子的二人都能夠看到出施明青對安特的情意,但既然一直如此,二人自然沒資格說甚麼。

事實上,施明青乃是出色的律師,更自己開了一間很有名的大型律師事務所,有錢有身份有地位。但這樣的施明青,只是一直以「朋友」的身份陪伴著安特,直至現在尚未婚娶。

雖然沒說,實則二人均很佩服施明青對安特這種不問回報的情意。

夏山並非殘廢,只是傷勢未能痊癒便來了首都,便暫時以輪椅代步。

但此刻,夏山坐在沙發上,面色認真看著眼前的老年男子:「施叔,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施明青苦笑一聲:「安特走了。」
2021-06-28 08:26:48
艾豬咪自爆左
2021-06-28 08:26:58
2021-06-28 08:29:45
出賣南南就叻
2021-06-28 09:04:30

2021-06-28 09:42:50
咁真係自爆左丫嘛
2021-06-28 09:43:00
上晝?
2021-06-28 09:49:42
2021-06-28 09:49:56



掌掌幾時去做下運動
2021-06-28 10:09:41
但係佢果邊有冇話取消
2021-06-28 10:09:58
啊屌講還講唔好貼相
2021-06-28 10:16:38
2021-06-28 10:17:15

病假咪得
人係會病架嘛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