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678 回覆
164 Like 2 Dislike
2021-05-27 10:40:13
佢就係aqua寶

2021-05-27 10:55:05
推個200正評出嚟
2021-05-27 12:33:17
2021-05-27 12:54:54
咩牙
2021-05-27 12:57:36
2021-05-27 12:58:26
罰你重睇
2021-05-27 12:58:32
我屌冇用到四重加密 好彩冇劇透
2021-05-27 13:00:39
再罰
2021-05-27 14:14:54
hi
2021-05-27 19:38:49
2021-05-27 19:38:59
2021-05-27 19:40:13
2021-05-27 19:41:55
你都要罰 加更
2021-05-27 19:42:30
命就得一條
2021-05-27 19:43:39
2021-05-27 20:36:49
2021-05-28 00:46:38
2021-05-28 08:02:12
準備放假MODE

第六百八十四章──西獄(上)

遠看西山是孤,就像憑空拔地而起,既險又峻。

但當身處此山中,卻又覺得地勢寬廣──除了那些樓梯愁煞了人。

這也是西山的規矩。

西山有升降機,可以輕鬆由山底到山頂。

但西山的規矩是,除了物資或客人之外,西山弟子一律不準使用升降機。這也是為何連西山的技術員都一個個身壯力健的緣故。雖然古板守舊,但不得不說很有效。

張風於山間漫行,身如鬼魅。

明明是在西山各建築之間行走,卻愣是沒有一個人能夠發現到他。擁有瞬間轉移,又能身藏天下,若真要說玩躲貓貓的話沒有人能勝得過他。

張風按照卓不凡給予的指示,摸到了西山的後山。

西山很大,卻並非單單的一座山,而是由數座山峰組建在一起,居中至高。而在眾山之間,有一座特別矮,與諸峰顯得特別疏離。那便是西山的後山。

要通往後山,只有一條鋼索。

雲霧自鋼索間飄過,看上去充滿驚險。普天之下,大概除了西山鬥戰堂那些久經訓練的戰士之外,其他人也走不過這條鋼索。

而在鋼索之前,兩名肩膀紋著鬥字的鬥戰堂成員在此看守。不說別的,只要斬斷鋼索,便是與世隔絕。

張風藏在一塊大石後,隔得遠遠觀望著。

噗──

黑霧散出。

他已是穿越雲霧彌漫的鋼索,直接來到了彼岸的後山。

「甚麼人!」一人大喝一聲,朝著張風走過來。

實在是隔得太遠,雲霧遮擋了張風大部份的視線,只能看到後山一處落腳點便穿越過去,卻沒看到附近竟然有一名鬥戰堂的成員。能夠看守後山的,自然是鬥戰堂中出類拔萃的成員。

只見他朝著張風一手探來,五指成爪。

單是這一抓,四周的雲霧似是被驅散,帶著一種無從躲避的感覺。

張風左手擋在身前,擋住。

那鬥戰堂的成員見狀一愣。

他是甚麼人?西山鬥戰堂,修練奇山經多年的強者。他們的肉體便是最強大的武器,他這一手爪功能夠抓碎岩石。哪怕是機甲,猝不及防被他貼近機身的話,能夠直接抓破關節保護的金屬,攻擊能量迴路。

但就是這樣的一記爪功落下,卻被眼前這個年輕人輕易擋住?

噗──

黑霧散溢,奪去了他的視野。

下一刻,後頸便是一陣劇痛。他內心既驚又怒,自己堂堂鬥戰堂,修練肉體到極致,竟然在一記手刀下……

眼前一黑,昏倒過去。

張風嘖嘖稱奇,右手轉動著拐杖。還好沒有舉杖招架,不然回去肯定被姜小哲打死。

他順眼看去。

後山的形狀像個圓錐體般,越往上便只有很少的立足地。此刻站在峰頂的張風,便是站在入口。

便是一條往下走的樓梯。

西山的後山,也是專門關押西山叛徒的地方。

它有一個別稱──【西獄】。

張風四處看了看,也沒有別的路了。按卓不凡的說法,若林和鳴被關押的話,只可能被關進這裡。

張風沒有再想,手中拐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雙手各執一把手槍插於身後,平靜地走下去。

這也是藝高人膽大。

十年之前,張風、以軒及太陽三魂一體,已經是天下至強。

他會小心行事,但卻不會瞻前顧後。

該闖的,他還是會闖。

……………

梯道蜿蜒而下,像條盤踞的大龍。

路的牆身,每隔數米便有一盞油燈掛著。也不知道哪裡來的風,吹得燈火搖曳,影子忽明忽暗。

只是已習慣了跑的人不會無緣無故緩步而行。

他幾次閃爍,已是來到了獄底。

與峰頂不一樣,這裡是一個很大的空間,目測比起一般研究室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鬼,有點不對勁。」

「風子,有種無形的屏障阻擋了我的駭入連接。」

以軒與太陽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張風一眼看去,便看到以林和鳴為首,很多西山的人被關進牢房之中。他們隔著柵欄看到張風也是有點吃驚。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南宮家主果然算無遺策,堂堂異域之主、太陽部落的族長,只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會為了和解,敢於孤身進入西山。」

「真不知道你這是自信,還是自大。」

「這裡……終究是西山啊。」

一道身影緩緩走出來。

驟眼看去,他面上的輪廓與林東起有點相似。只是因為氣質迴異,在林東起面上的暴戾,到了他身上卻變成陰鷙,眉宇間似有一陣揮之不散的憂愁。

他臉容消瘦,膚色略顯蒼白,沒有一般西山人那般充滿健康的膚色。

不見天日,自然容易變白。

他本來就是那個不見天日的兒子,與冉冉升起的東起大日不一樣。只能西去,落入地平線中,與夜色相擁。

此刻的西山中,敢於這樣走到張風身前的年輕人,大概只有一個。

林西去。

……………

林西去甫出現,便說了幾句話。

第一句話,裡面充滿豐富的內容。

因為在裡面,張風聽到一個令他面色變得凝重的名字。

那個名字很弱,因為世人皆知他沒有甚麼異能。那個名字很強,因為世人盡知無數異魂者都是他手下的棋子。

而現在看來,自己已成了局中人?

這是南宮傾世設下的局。

林西去,也只有一枚棋子。

張風面色從容,不見緊張:「堂堂西山林家的子弟,竟然與南城勾結。不知道林嘯遠老前輩知曉的話,會是何等反應?」

在牢獄之中的林和鳴更是暴喝一聲:「林西去!你這是丟光了林家的架!」

林西去看都沒有看林和鳴一眼,只是靜靜地看著張風,似乎怎麼看都看不夠。

他知道自己那個同父異母的大哥有多厲害。雖要說肉體戰,那位大哥或許與自己不相伯仲,但要說機甲操作,放眼天下同輩之中他都是最頂級的機士。

只是與張風生在同一時代,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張風之強,已超越時代、年齡限制。

他是當世第一人。

所以張風卻仍然那般從容如意。

那是強者對自身強烈的自信。哪怕身在局中,也能以力破局的自信。

「張風,你真的很厲害。只要有你在的一天,我們西山也好、南城也罷,都只能仰你鼻息,不敢涉足異魂大陸半步。」

「既是如此,如果你死在這裡,天下圍而攻之,太陽部落還能支撐幾天?」
2021-05-28 08:21:31
請君入甕
2021-05-28 11:32:52
引到入黎唔代表殺到
有屈機瞬間轉移
2021-05-28 18:33:08
可以一推
2021-05-28 19:53:02

懷疑條友戇鳩
2021-05-28 19:58:30
大佬 鬼知條友異能咁能屈
打機啲技都有限制啦
2021-05-28 20:00:17
差50個正評
2021-05-28 20:01:37
話明畀你知我出包
你都出揼
西去戇鳩仔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