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22 19:55:34
2021-06-22 20:00:04
日常
2021-06-23 00:34:46
2021-06-23 00:36:01
2021-06-23 01:33:05
2021-06-23 04:27:57
失眠更

第七百一十章──暮晨.二

叩叩叩──

門被敲響,空氣突然安靜。

畢竟眼前他們吵鬧得很厲害──終究還是要臉,家醜不能往外傳。

嚴沛輕嘆一聲,走到門前打開,卻是一怔。

入目是一張溫和文弱的臉龐,戴著的眼鏡令他看上去有種學術氣息。

「小德?」在嚴沛身後的丁玖良更是驚喜叫道:「你怎麼來了?」

在室間聽到「小德」這二字的人,面色不由得一變。

范子德與童美月走進來,看著嚴沛與丁玖良關切的神色,內心也是有點愧疚:「嚴師兄,丁師兄。真抱歉,失聯多年。我在異域那邊也無法聯絡到你們。」

嚴沛與丁玖良迎了二人進來,尚未開口,便是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聯絡不到?但消息倒挺是靈通啊。聽到父親快不行了,便趕回來想爭甚麼?」

走過來的是凌風,是凌初晨的大兒子,也是木生製藥的董事長。他眸色冰冷看著范子德:「你真令我作嘔。」

「閉嘴!你有甚麼資格罵人?據說在上月你還在西海曬著太陽吧?」開口的反倒是那個白袍女子──凌雪。

范子德也沒有反駁──他知道自己說碰巧來到,也不會有人信。縱是如此,對於凌雪替他說話也是心存感激:「凌師姐。」

凌雪微微點頭。

凌雪雖然不是行醫的醫生,但她專科乃是微生物學,算是真正繼承了凌初晨在該科的衣缽。當年范子德在木生市跟著凌初晨學習時,可沒少跟凌雪打交道。

「進去吧,父親看到你應該很高興。」

凌雨便是次子,面露擔憂的看了范子德一眼。他跟凌雪,與凌風不一樣。他們曾見過范子德與凌初晨相處的模樣,也是知道凌初晨有多喜歡這個閉門弟子。想著,他不禁開口:「憑甚麼啊!十年不相見,一相見就是想要爭奪父親的財產!」

就在這時,一室之隔響起了中氣十足的聲音:「我還沒死!還是說你們真當我死了!」

一室皆寂。

開口的是凌初晨,誰敢吭聲?

良久,凌初晨的聲音再次響起:「子德進來。」

……………

范子德走進房間裡,差點沒眼眶一熱,掉下淚來。

凌初晨向來都很枯瘦,但卻總帶著一種異樣的活力。以往他常常得意洋洋地跟范子德說,因為他常跟死神打交道,導致黃泉幽冥也不敢收他。

但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凌初晨,瘦骨嶙峋,臉頰幾近無肉,深深凹陷下去。偏偏他的眼神卻明亮如初──正是如此,才令范子德內心不安之至。

這明顯是將死的病人的迴光反照。

范子德三步併作兩步跑過去,握住了凌初晨的手,終於按捺不住流下淚來:「弟子不孝。」

「哈哈哈!這是甚麼話?」凌初晨的聲音仍然那般中氣充足,插著靜脈導管輸送著生理鹽水的手,輕輕拍了拍范子德的手背:「你可是不知道,雖然你無法與我們聯絡,但在這邊偶爾還能聽到你們那邊的資訊。」

「例如蒲公英城,例如你建立的那家醫院。」

「雖然是你的醫院,但作為老師的我還是與有榮焉,哈哈哈哈!」

凌初晨笑得很高興,像個吃著糖果的孩子般:「真不愧是我的徒兒。」

「跟老師比起來,我算得上甚麼?況且,那都是得益老師的幫助。」范子德只是溫和開口。

凌初晨微笑打量著范子德。

異魂者身上總是很難看到歲月的痕跡,但凌初晨還是能夠從紅了的眼眶中看出了沉穩。

成長了很多啊。

師徒二人在聊著,更多的時候是范子德在說,凌初晨在聽。甚至范子德在問著一些問題,而凌初晨思考片刻,進行回答。

地位不同,眼界、高度也是不同。

嚴沛是神經外科的專家,丁玖良同樣是心臟科的權威學家。

但二人專精於一科,格局始終有限。

而范子德因為孤身在異域建下醫院,他需要接觸到的問題五花八門,複雜至極。若非當年他修的,本來就是需要博學至極的小兒外科,他根本撐不下去。

縱是如此,「管理」與醫術,本來就是兩種不同的範疇。

那時候,范子德找到了宇文乾。

他用了最古老的方式──寄信。透過宇文乾神秘的手段,范子德寄信,收件人自然便是凌初晨。

而以范子德的醫術、學識,天下間能夠解答他問題的人已經很少。

但凌初晨可以──因為木生醫學院,同樣是凌初晨一手建立。

人們以為范子德隔了十年對凌初晨不聞不問,卻不知道師徒倆卻是透過每年幾封的書信,從沒有斷過聯絡。

…………

良久,范子德看著光芒漸漸消散的凌初晨眼眸,內心的不安越發強烈:「老師,要不你先休息一下?」

凌初晨搖了搖頭,看著范子德:「你特地回來,不是因為得知我病重的消息吧?」

范子德搖頭,抱怨著開口:「老師,你情況那麼壞,怎麼不於書信裡提及呢?」

「嘖,人老了就差不多進棺材,有甚麼大不了?」

若他早知道凌初晨的情況,他肯定早就趕回來了。

「那你回來,是有事要我幫忙?」

范子德凝視著凌初晨良久,只是搖了搖頭,微笑開口:「沒事,只是想看看老師你。」

凌初晨同樣看著范子德,良久才笑了起來。

「我有三個孩子,當中最出息的是小雪。」

「我也有三個弟子,三個都很爭氣。」

他又拍了拍范子德的手背:「但沒一個心性比得上你。」

「因為你受過真正的苦,才知道怎樣做才是最貼心。」

「好了,出去吧。讓那三個小鬼進來。」

范子德微笑:「好的,老師。」

……………

范子德走出病房,馬上迎來凌風、凌雨敵視的目光。但范子德只有平靜,轉達凌初晨想要見他們三人的意思,便走去跟嚴沛、丁玖良兩個師兄聊起近況來。

凌風、凌雨、凌雪走了進去。

凌初晨看著這三個自己的孩子,內心也是有點複雜。

片刻,他也是平伏下來,冷聲開口:「只顧著爭奪財產,是當我已經死了嗎?」

三人噤聲不語,只有凌雪冷笑一聲:「爸,我沒有爭奪的意思。」

以凌雪在微生物學的成就,她想要哪一家醫院或研究室,都會被當作寶一樣挖過去,根本不需要爭甚麼。

她只是看兩個哥哥不順眼罷了。

「我知道。」凌初晨看著凌雪,目光也是溫和了點。

「你們那麼想知道,我就先跟你們說吧。」
2021-06-23 04:33:01
2021-06-23 04:37:44
2021-06-23 04:40:45
2021-06-23 09:48:53
見到4 點有更以為眼花
2021-06-23 10:04:20
咁講法 佢出文嘅時候我仲未訓
2021-06-23 11:05:16
可憐失眠的人類
2021-06-23 11:47:45
啫係凌初晨知德仔去係有目的
但都欣賞佢話自己嚟淨係為咗探佢?
2021-06-23 11:47:59
你又夜蒲?
2021-06-23 11:48:37
晚訓=/=夜蒲
2021-06-23 11:48:47
夜訓
2021-06-23 11:49:16
夜瞓
2021-06-23 11:50:02
Sorry lo
2021-06-23 12:43:54
欣賞佢唔出聲話要d乜乜乜,雖然想要
2021-06-23 13:06:19
U r so smart
2021-06-24 00:34:14

2021-06-24 00:42:19
掌掌
2021-06-24 00:48:57
繼續努力吧同路人
2021-06-24 04:55:41
2021-06-24 10:31:07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