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20 06:26:27
2021-06-20 06:27:09
瞓咗9個字就醒咗
2021-06-20 14:20:08
搞咩失眠
2021-06-20 14:22:47
因為諗起禮拜日冇文睇
2021-06-20 14:24:03

改緊召喚武師
2021-06-20 14:25:56
睇錯做召喚武肺
2021-06-20 14:26:20
好玩唔好玩玩武肺
2021-06-20 14:40:22
一隻手指召喚一個viral variant
2021-06-20 15:08:56
稱霸萬千世界不是夢
2021-06-20 19:24:02
又話加更
2021-06-20 19:47:25
咩加更?
2021-06-20 19:56:55
愛我請加更
2021-06-20 21:29:48
愛我加埋更
2021-06-20 23:54:38
https://youtu.be/fiDZGZMN9wE

深夜播歌
每個人都因為曾經的彼此,而成就當今的彼此
2021-06-21 01:41:30
大哥
2021-06-21 08:51:28
早...
2021-06-21 08:52:34
未訓
2021-06-21 08:56:00
???
2021-06-21 09:23:53
2021-06-21 09:40:37
早餐呢
2021-06-21 09:49:52
早餐呢?
2021-06-21 10:32:46
早呀
真係奴性重
有病假都仲要死番公司

第七百零八章──獨有的方式

「小子。」

聲音自身後響起。

張風沒有回頭,自那人上山他已是察覺到。

「哎喲哎喲……」他坐在山沿,瘦削的臉龐帶著一抹滄桑……與蒼老。

是啊。

很多年過去了。

曾幾何時,能夠撐住天下的男人,只是一個帶著一支貝蕾帽孩子、走進曾江博物館看機甲的少年。

而現在,這個人被稱為世界上最強大的人。

但在他眼中──還是當年那個少年無異。

眸色總是帶著一股無人理解的哀愁,每當有大事發生便會判若兩人,總想著自己一個把所有事情扛在身後。

他想了想,自口袋摸了一包煙,抽出一根咬著,點燃起來:「你小子總是喜歡把所有事情都怪責在自己身上。這麼多年都沒改變過。」

能夠如此老氣橫秋跟張風說話的人不多,或者是因為他認識張風很久──比張瑞秋、比卓不凡還要早。

他是黎秋。

蒲公英城人越來越多,黎秋與他的黑幫手下在跟著來到太陽部落之後,便充當起護衛隊的角色。

曾經的黑幫成了家家戶戶的保護者,真是相當的諷刺。

只是誰真心想永遠行走於刀尖之間,與血相伴?

他們很滿意現在的日子,並樂在其中。

黎秋看了沉默的張風一眼,呼出一口煙:「你這目光我有見過,我知道你想做甚麼。」

「我只想提醒你一下──你不是孤身一人。」

「僅此而已。」

說著,黎秋便站了起來,轉身離去。

他沒能覺醒異能,漸漸變老的他注定與戰場無緣。但他卻能夠以他獨有的方式參加在其中。

誰都不能提醒現在如此不冷靜的張風,但只有黎秋可以。

因為當年「軍演意外」是黎秋沖進災難現場救張風出來;

因為張風曾因黎秋一個請求便帶進雙槍殺進滿是武裝黑幫的莊園;

因為黎秋曾因張風一句說話,帶著手下殺進曾江最大的家族秦家之中;

他們雖然已經很久沒有詳談,但他們骨子裡仍然相當了解彼此、信任彼此。

張風深呼吸一口氣,眸色漸漸平靜下來。

太陽也是鬆了一口氣。以軒則平靜開口:「風子,你想怎樣做?」

「也只有一個做法了。」

張風站起來,看著夜色。

他看的方向,是南方。

……………

目距有極,殺意無限。

遠在南方,南城的那扇面向北方的大窗,南宮傾世的目光漸漸收回。

他的殺意不比張風弱——他從未忘記過。

弒子之仇,如切骨之恨。

不敢或忘。

張風在異魂大陸風光十載,過著和平而安逸的日子時,南宮傾世從未忘記過張風,一直計算著、算計著,方有了今天的殺局。

只是最終還是未能殺死張風……

雖失望,但卻沒有太過在意。

南宮傾世目光落在秦世昌身上:「準備得怎麼樣了?」

秦世昌面上神色恭敬至極。

一個局,把三大勢力盡皆算計在其中。

這等驚人的手段,又怎麼不令秦世昌為之折服?十年過去,秦世昌在南城的地位早已極高,但他對南宮傾世仍然心悅誠服,便是因為南宮傾世的城府與陰謀,是他值得學習的對象。

「機甲數量已逾四萬,魂甲同樣突破三千之數。隨著調動,可以在三十天完成整合並開拔。」

南宮傾世面色漠然:「把時間縮短至十四天。兵分兩路,目標是西山與北林。」

秦世昌聞言一怔,下意識開口:「異域呢?」

「主菜當然要放到最後。」

南宮傾世回了一句,旋即又問道:「若張風出現,該如何處理?」

秦世昌知道南宮傾世是在考究他,便開口道:「放棄該路,全力主攻另一路。」

「若……張風來南城呢?」

「那年張風封神之戰倒是威風得很,卻不知道我們早已捕捉到他的魂力波動。只要在聯邦域內,他一旦施展瞬間轉移,我們都知道。」

若張風聽到此句,恐怕會心底冒寒。

從一開始,張風悄然到西山的種種舉動,實則都在南城的掌控。當然,普天之下也只有張風值得南城如此「盛情」對待。

「只要察覺到他進行聯邦域內,我們便會發動手段。」

秦世昌反倒笑了起來:「準備了十年,現在我倒是很期待他來送死了。」

南宮傾世面色平靜。

這些手段,他都有份佈置,自然知曉。

「很好。」

南宮傾世擺手:「就這樣吧,我想一個人靜靜。退下吧。」秦世昌見狀,便再次恭敬開口:「好的,大人。」

秦世昌轉身離去,房中只剩下南宮傾世一人。

他沉默片刻,旋即走到室內的衣櫥前。

高兩米寬一米的衣櫥,南宮傾世在某處按下了手掌。

嗡……

無數藍光紋路自他手掌落下之處彌漫,整座衣櫥由平平無奇卻似化成先進的裝置。衣櫥只是一扇門。

門緩緩張開,南宮傾世走了進去。

四處皆是流光,似是天際間無法捕捉的流星都被匯聚於此間。但當仔細看去,原來流星都是線路,自四方八面盡數沒入室間中央一座巨大的圓型裝置。這圓型的透明裝置,若張風在這裡,肯定會覺得這看上去跟永恆能源裝置極其相似。

只是兩者卻有本質的分別。

前者乃是輸出,由其內的異魂者汲取魂力轉換成能量投放在外。

後者卻是輸入,難計其數的線路把各種能源都匯在其中。

只是唯一相同的——裡面也是有一個人。

南宮傾世看著裡面那如嬰兒般沉睡的身影,靜默無語。那城府極深,古井無波的臉龐看不出端倪,只有那眸底的深處,瞳孔隱隱顫抖。

他在掙扎。

事實上,他已經掙扎十多年。

但有些事,就連強大、可怕的南宮傾世也不敢做。

他的手微微顫抖,按在玻璃,似是要隔空撫摸著他的臉龐。良久,他終究長歎一聲,轉身離去。

衣櫥歸位,藍光消散一空,變回那樸實無華凡、平平無奇的衣櫥。

南宮傾世打開衣櫥。

衣櫥中,自然有衣服。

但偌大的衣櫥裡面,卻只有一件長袍,及一把短刀。

長袍通體潔白若雪,短刀卻是刀身泛著血紅,看上去像是剛飽飲鮮血的魔刀,充滿妖異的光澤。
2021-06-21 14:25:28
佢想復活太子
2021-06-21 19:36:15
唔話你知
2021-06-21 20:15:58
原來今日未推post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