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5-18 12:25:27
盜版都冇出哂
2021-05-18 13:52:37
之前召喚武師嗰隻猴子?
2021-05-18 14:05:01
個角色睇嗰陣覺得好夾硬
似打機npc交付任務
龍筋換主線物品
2021-05-18 14:51:10
咩猴子?

以下弓佬情節:

2021-05-18 16:44:54
人地叫王弦
2021-05-18 17:02:59
幾時再寫下你射人
2021-05-18 17:17:37
信香外傳
2021-05-18 17:25:59
不射
2021-05-18 17:27:19
信香外傳 - 與美瑜的二三事(重甜)
2021-05-18 19:58:45
太遲入坑 想睇返都無
2021-05-19 01:02:34
2021-05-19 02:00:20
應該仲有
2021-05-19 02:56:19
你唔係比女溝咩 上連登做咩
2021-05-19 07:53:01
星期三啦!

第六百七十五章──蒲公英城

張風來到食樓,找到了在那邊大快朵頤的徐錫南、李小寶跟連雲,說了自己有急事要先回部落,讓徐錫南處理好接下來季度與東湖的交易後,連雲便接他們回去。

在離開食樓後,張風又找了李滿、信惠表達自己去意之後,便再次來到湖邊。

無形的刀,如同切割在色彩斑爛的世界,留下一道望而心悸的深淵。

有東湖的學員在湖邊經過,看到那觸目驚心的空間裂縫,不約自主地感受到一股恐怖。

未知的恐怖。

只是對張風而言,那根本不會有任何畏懼。

曾經張風也很不適應,就像從未下水的孩童,對於深不見底的汪洋會心生畏懼。但這麼多年,空間於他而言已再無任何秘密。

裂縫產生一股奇妙的吸引,把張風吞噬其中。

呼──

當裂縫消失之際,張風也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身前湖水漣漪不絕,似是對張風揮手告別。

……………

赤霧飄飄的大陸,十多年前尚是一座被渲染成「怪物滿地走」的恐怖死地。

時至今天,神秘面紗已被揭開。這座紅土,已成為人類嚮往之地。每一年,都有很多人自南城域境,花費很多的代價想要偷渡來到這片紅土。

為的不是錢財,而是呼吸自由的空氣。

當然,私心而言──誰不想長生不老?誰不想擁有屬於自己的異能?誰不想獨一無二?

諸般原因各種癡。

曾經被世人畏若魔獄之地,現在卻形同天堂之門。

而在這片紅土之中,多了一片聞名的風光。

那是一座山。

山下,有一座大城。

這座城很大,比起那座山還要大,佔地約二十萬平方米。更獨特的是,這座城牆雖然取材灰黑,看上去不太起眼。但若湊近看去,牆身表面有無數細小的紋路,像是無數蝌蚪一般。

這座城會隨著天色,而產生不同的變化。

白晝的紋路變得暗紅、入夜則泛起淡淡的銀光。

而在城內,更有無數著名的建築。

例如連綿三座、通體淡黃,以太陽作徽記的【太陽學院】;

建築風格成不規則形狀,看上去像頭怪物一般,專門生產機甲的【怪物工廠】;

又例如曾經是太陽部落的廣場,現在被安放一座太陽圖騰雕像的【旭日草原】……

這座城的本身,便是一片風光。

無數風光融合,成為了世外仙境。

這是一座城。

【蒲公英城】。

……………

按夏山的說法,是張風的【風馳】小時候給予他的刺激,才有了今天這座怪物工廠。

怪物工廠雖然外型像一頭四足而立的黝黑荒獸,但這荒獸……也有點太大了。

怪物工廠專司一切有關於機甲的事宜。

機甲設計,由崔士謙擔任首席;武器設計,由姜小哲擔任首席;金屬取材,自然便是程映文。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細分的部門,像蘇寒、楊元夫婦看上去沒有任何實職,事實上地位同樣極高,哪怕崔、姜、程三人在看到夫婦二人都要尊敬的打招呼。

至於機修部門……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屬於江小白的位置。但現在江小白可是族長夫人……雖還沒有結婚,但每個人都知道她是張風的女人,又豈敢讓她擔任職務?

所以便由江小白的弟子羅志恆成為機修部長。

但這些對江小白來說都沒所謂。

她仍然會每天來到怪物工廠。

羅志恆在她的教導下,已是獨當一面。江小白索性放手讓他幹,自己只是乖乖的當著一名機修師。

所謂的機修師,她幾乎無所不修。

哪怕有鄰居大媽把一台壞了的風扇拿給她,她也是呆著臉蛋的跑去修理。

十年時光,沒能改變她是一個修破爛的人,自然也沒能改變她那溫暖而美麗的容顏。

此刻,她在看著眼前的雛菊機甲皺著眉頭。

機甲受到的損害都不低,特別是雛菊機甲。金虎因為王猛的異能,只要他魂力沒有盡去,聖衣加身,便不會受到多少傷害。但陳浩的異能幾乎都在攻擊之中,自然也很容易受到傷害。

她看著,內心也是有點擔憂。

這麼多年過去,她自然也跟那些張風的弟弟培養出深厚的感情。而她也明顯察覺到……南城的進步。在太陽部落,在蒲公英城科技日新月異之時,南城同樣在精益求精,一步都沒有落後到。

戛然,空間一陣扭曲。

如果是平常人看到眼前這幕,恐怕都要懷疑自己是否眼前。

江小白扶著的欄柵由直線變成曲線、身前的機甲如湖中倒映被風輕輕吹動……

空間扭曲四個字,看上去很簡短。但若真要以畫面來形容,便是一切皆被扭曲。

但江小白不驚不亂,反倒是面露喜色。

下一刻,她已被摟進一個溫暖而熟悉的懷抱:「那麼快就回來了?」

「嗯,想妳了。」

江小白巧笑嫣然,面上盛開似花:「口甜舌滑,我都知道了。是那個年輕人吧?」張風嘿嘿一笑:「一切都瞞不過你。」

「先去辦正事吧,這邊我也要替小浩子修理機甲。」

張風聞言也是抬起了頭,不再只沉醉於身前香氣之中。

他眼界極高,只是目光一掃便大概能夠知道戰況之激烈。當然,重點還是因為以軒已經在他腦海裡開口:「已讀取了雛菊機甲的紀錄,正在進行分析。」

「嘖嘖。」太陽的聲音響起,還是那般老氣橫秋:「那群南城的奸賊就要賊心不息。」

「希望能完結一切吧。」

張風在內心暗嘆一句,便鬆開了江小白:「好了,我先去見見他。」

……………

楊滔徐徐醒來,卻發現自己趴在一張床上睡著了。

他一怔。

自己不是在虛擬網解題嗎?

他自床上坐起來,四處張望。空間很大,光芒照耀進來,卻帶著一種淡淡的粉意。就是這種粉意,令他渾身一個激靈,想起了在虛擬網中記載的畫面……

「醒來了?」

一道聲音響起。

楊滔順著目光看去。

只見一道身影背向著他,迎著光。只是他身上那如夜色般濃而不散的風衣、手中握著的拐杖,都在說明著他的身份。

轉過身來,那是一張溫和的年輕臉孔。

很難想像這個看上去令人心生親近的年輕人,便是這片土地的主人。

楊滔呆若木雞,怔怔地看著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張風也是有點好笑,走了過來:「子德明明說只是昏迷過去而已,怎麼變得如此呆頭呆腦了?」

楊滔結巴地開口:「請……請問你是……」

「我是張風。」他微微一笑:「歡迎來到蒲公英城。」

在聽到張風的說話,楊滔如遭雷擊。

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泣不成聲。
2021-05-19 07:59:58
咪屈
2021-05-19 19:40:06
輕力一推
2021-05-19 19:54:54
大傻 公假一早更文
2021-05-19 19:55:50
早兩日柒完 深潛唔推了
2021-05-19 19:57:43
你柒乜?
2021-05-19 19:58:53
意粉
2021-05-19 20:05:18
都係9up下啫 我都只係冇女嘅可憐蟲
2021-05-19 20:15:45
HK今日放假?
2021-05-19 20:16:08
佛誕
2021-05-19 20:17:06
除咗某掌
2021-05-19 20:51:40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