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29 08:42:49
溫馨小品又死人
2021-06-29 08:50:51
成日覺得劉思詩大夏山10幾歲,小朋友食大姐姐
2021-06-29 10:24:07
他認真地看著施明青:「施叔,這太貴重,我們不能收。」
夏山深呼吸一口氣,站起來走到窗邊,手指點在千機環中:「我這邊也到手了。」

扮哂嘢
2021-06-29 10:32:07
我都覺得係 好假嘅肥仔
2021-06-29 10:35:24
食到姐姐都知攻心計 表裏不一
2021-06-29 11:44:03
姐姐
2021-06-29 12:12:40
笑死
懷仔
2021-06-29 12:13:49
2021-06-29 12:38:44
2021-06-29 13:46:15
2021-06-29 16:16:17
俾你地整到有舖癮突然想食拉麵
2021-06-29 17:14:46
之前買左破紋一二 但我想係手機睇
2021-06-29 17:17:25
我買嚟儲
都係睇電子版
2021-06-29 17:18:11
果陣買冇得解鎖 食家得平南可以手機睇 好撚橙
2021-06-29 17:28:01
已課
2021-06-29 21:12:14
大家幫手推爆佢,唔好問,只要推!
2021-06-29 21:24:32
2021-06-30 03:29:17
Pish
2021-06-30 09:36:14
文呢?
2021-06-30 09:43:20
各位早

第七百一十六章──教皇.一

世間還有一些地方不受戰火牽連。

像不顛閣,之所以不受影響,是因為對於很多貴婦人眼中,這已經成為如信仰一般的聖地。

古有士卒過廟不入,遇神像而不破,便是此理。除了是對信仰的尊重,也是畏懼。畢竟怪力亂神之說,可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真要數宗教,自遠古佛宗息微,整個世界只有一個宗教信仰──天神教。

也因此,天神市驟眼看來跟以往沒有兩樣。

有兩道身影行走在天神市的青磚大街。

這二人,自然便是牧恩與傷癒的秦桑。牧恩四處張望,還是能夠看出天神市的區別。比起以往太平盛世,現在遊走於城市的機甲變多了。

作為世間第一宗教,天神市擁有自建十字軍團守衛的無上權力。

只是以往十字軍團的機甲大多都不會出現於人前,哪裡像現在隨處可見?

秦桑悶聲開口:「主人,我不建議前來。」牧恩無奈地轉頭看了他一眼:「我不建議你來才對,你才剛痊癒不久。」秦桑卻是面色平靜:「主人,我沒事。」

他握了握拳頭:「反而我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

牧恩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那就走吧。」

青磚大街一路延伸往前。

那是通往內城的路。

……………

此刻的天神市恩典城,同樣不平靜。

今天是天神教一年一度的【神語祭】。在天神教義之中,便是這一天,人們初次聽到神的旨意,洞悉了天機,學會了取火。

每一年的神語祭,都是天神教徒最為大肆慶祝的日子,以感謝天神對人類的教化。

同理,天神市也將會舉行慶祝的同時,恩典城會舉起一場神祭。

所謂神祭並非真的對天神祭祀甚麼,而是對著【從聖塔】唸誦天神教義,以證他們從未忘記天神的教晦。

能夠在恩典城進行神祭的,自然都是天神教中神意最為深湛的祭司。

雖然天神教義向來崇尚「不爭」。但有人便有爭鬥,久而久之,神祭便成了兩派每年正面交鋒的日子,隨著針鋒相對,辯難自然是少不免了。

而能夠看著那些神意深厚的大祭司辯難,對於一般的天神教徒而言乃是珍貴的經驗,自然是不會錯過。

只是……

近年以來,侍神派幾乎都沒有勝出過。

侍神派向來出世,真要說侍神派近十多年最大的舉動,大概便是出了一個牧恩。只是很可惜,大主教張春樹死於曾江、被寄於厚望的牧恩更是大逆不道,帶著機鬥城的囚犯逃跑!

天神教知悉事情之後,果斷把牧恩從祭司裡除名,不再承認牧恩是天神教會的一份子。

侍神派兩代人一死一逃,直接斷層。

天神花園保不住,被向世以壓力逼迫得交出來。

時移世易,侍神派已不是單單以「息微」來形容,而是如走到懸崖邊緣──一步之前便是深淵。

……………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覺得場上的氣氛很是不對勁。」

「嘿,這你就不知道了。奉神派勢大,近年收著的供奉多了。戰火連天,更不用說前段日子南城那萬里長征開炮了,據聞目標便是異魂大陸。」

「那萬里長征都能射到那邊去了?」

「詳細是怎樣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這一炮算是震懾了很多站在牆頭的人,當中包括……奉神派。」

在恩典城外,人頭湧湧,有兩名看起來有點年紀的男子在那邊壓低聲音聊著。就在這時,一道年輕的聲音響起,像是年輕的信徒湊了過來打聽:「這位先生看起來消息很靈通呢。」

那男人先是一怔,似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熟悉。但很快他便覺得有點好笑──先生嗎?

他看了那年輕的臉龐一眼,覺得對方看上去有種令人親近的氣息,像是恩典城那些對天神信仰充滿熱誠的神侍,便也不跟他計較了:「嘿,哪裡來的小傢伙,難道你不是恩典城的神侍?怎麼情報都比我不靈通了?」

年輕人撓頭訕笑,看上去更是和藹可親:「我在偏遠的小城教會,所以不大理解現在的情況──天神教不是向來出世嗎?怎麼戰火又與天神教有關係了?」

看著年輕人那可親的臉孔及那柔和的聲線,那男人內心的熟悉感更加強烈,但也沒有多想,面色略為認真:「這一切,就要先說到奉神派新的大主教──方柏身上了。」

「六年前,向世大主教回歸天神的懷抱,親自點名方柏繼承大主教之位。」

「方柏主教嘛……本來是有點太過年輕,但因為某個原因,他的繼位倒也沒有受到太大的壓力。」

「或許是因為年輕人,銳氣更盛。在獲得了天神花園之後,天神教的動作多了起來,例如擴建十字軍團、天神花園屢建虛擬網的傳道會等等……」

另外男子同樣嘖嘖開口:「據聞方柏與南城的關係友好,每年給的捐款供奉可不少呢。不然哪裡來這麼多機甲?」

「老李噤聲!你這話被奉神派聽到就事情大了!」

「哼哼……」

說著的都是大事,兩大一小都壓低著聲音。

年輕人面上露出不解:「但這樣算是顛覆了天神教的不理世俗事,難道就沒有誰出來阻止嗎?侍神派呢?哪怕再息微,遇著這等大事總得出來阻止吧?」

那被稱為老李的男人道:「當然是有。不然我想方柏早就讓天神教徹底淪成為南城的傳教工具了。」

「張春樹大主教死在曾江,唯一傳人牧恩流亡異魂大陸。無奈之下,溫善主教只能先暫代大主教一職,並強烈反對天神教會過多涉入塵世。雖說侍神派漸漸勢弱,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其信奉的信徒也不在少數。」

「在侍神派強烈堅持之下,奉神派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大家都是祭司,而不是武者,也不能太多激烈的舉動。」

年輕人聞言像是舒了一口氣:「反正都是奈何不了,那便沒事。」

「沒事?」老李冷笑一聲:「對啊,侍神派一天存在,奉神派想要打的如意算盤自然沒能打響。畢竟,這本來就是天神教會建教以來相互制衡的方式。」

「所以現在方柏便直接把主意落在侍神派身上──他想要解散侍神派。」
2021-06-30 09:54:38
就嚟900
一個一po嘅時間又嚟啦
2021-06-30 10:20:10
2021-06-30 10:25:04
「所以現在讀者便直接把主意落在開 post 加更上──他想要推爆呢個post。」
2021-06-30 12:39:41
2021-06-30 18:07:21
.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