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24 11:29:41
力有所及的人,希望能夠幫忙各自下載留下紀錄。而這,本來就是極權者最不樂見的事。

如蒲公英一般,處處皆開。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RqXpk8dv0A7rp3WFbGsh0wlrlTgC4EO_


第七百一十一章──暮晨.三

大廳裡,嚴、丁、范三師兄弟相談甚歡。

至於凌初晨的律師只是在旁邊靜靜看著范子德,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微笑。

當范子德帶著落落大方的童美月介紹那便是自己妻子的時候,門外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

童美月也識趣地當起那個開門的角色。

只是走進來的,卻是一個她始料未及的人。

……………

衣冠楚楚的男子,看上去英俊挺拔,如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

事實上,他也值得擁有這種成績。

於首都浸淫了多年,先後轉換過幾家醫院,實力與學識獲得了肯定,也因此在聯邦外科手術界有了不低知名度。只是正當很多人以為他會留在首都的時候,卻毅然接受了木生醫學院的邀請,前來擔任執刀醫生。

這是他上班的一個月,自然尚未開始真正進行手術。但他認為以自己的身份、地位,至少還是能夠與那位傳奇的大人物見個照面。

哪怕是……在他死之前。

只是開門的時候,他卻看到了一個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人。

十多年過去,她面上童顏依舊,彷彿歲月對她容貌的憐憫。只是比起可愛美麗的容貌,卻添了幾分知性的從容。

童美月也是有點驚訝,在思索片刻之後,開口道:「關慎?」

「美月?」

關慎走進來之後,在看到那張溫和的臉龐間,背心卻是瞬間發冷。

他一生中算是沒做錯過甚麼事,但真要算他人生裡最大的污點,便是與眼前的人有關。

關慎尚未開口,嚴沛便皺著眉頭開口:「你是誰?」嚴沛在木生醫學院德高望重,身份極高。而丁玖良性子更是直接,扯著嗓子喊道:「誰讓你進來了?」

范子德搖頭道:「師兄,他是我的朋友。」

師兄?

關慎如遭雷擊,震驚無語。

范子德是凌初晨的關門弟子,知道身份的人極少。而在范子德出師之後,便跟著張風到了異域,沒再回來,自然沒有傳揚開去。

很多年過去,關慎早已把范子德扔諸腦後。

他可是首都有名的外科執刀醫生,年薪七位數字的頂尖人材。至於范子德……最後聽說他去了木生市以後,便再無任何音訊。在他看來,只是沉淪成一個寂寂無名的小醫生,甚至自行開了間診所混飯吃的庸醫,關慎當然不會再記在腦裡。

只有童美月……那美麗的容顏,哪怕隔了多年至今仍然偶爾想起。

「甚麼師兄?你……你是凌初晨的弟子?」

范子德靜靜地看著關慎。

曾幾何時,他、關慎與童美月是最好的朋友。但這一切,都在那杯混了【小時候】的酒過後,一去不復還。

童美月知道當年的事,美眸泛過一抹憂色,輕輕的拉住了范子德的手。

關慎尚未婚娶,卻不缺女人。

但童美月是第一個闖進他內心的女人,也是他心中永遠無法磨滅的痕跡。當看到童美月擔憂地拉住范子德的手,內心還是被狠狠刺痛了一下:「美月,你們……」

童美月神色平靜:「子德是我的丈夫。」

正當關慎想開口之際,房門卻是響起了叫聲!

范子德面色劇變,拉著童美月轉身闖了進去!

嚴沛、丁玖良念師心切,自然緊隨其後。

關慎先是猶豫片刻,最終還是跟著走進去。

……………

心電圖呈著令人心寒的一直線,尖聲地發出它該響起的警報。

凌風、凌雨神色有點尷尬站在一旁。

凌雪則是整個人都跳到病床上,對著凌初晨進行肺復甦!

「電擊器!」凌雪像瘋了一般喊道:「給我電擊器!」

那名一直沒有吭聲的律師此時開口:「凌小姐,凌院長可是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妳這樣不合規矩!」

凌雪尖聲叫著,眼裡盡是淚花:「規你媽的矩!給我電擊器!求求你們!」

范子德眼眶都紅起來,深呼吸一口氣,自病房推來了電擊器。凌雪深深看了他一眼,便重新跳下來,脫下凌初晨的衣服,拿起電擊器:「讓開!」

噗──

那個以往充滿活力的老人,胸口如魚一般躍起,再無力垂下。

心電圖仍然發著令人厭煩的聲音。

「讓開!」

噗──

「讓開!」

噗──

「不要!不要!」凌雪尖叫聲著。一道身影走來,抱住了她。那是凌雪的丈夫:「岳父已經去世了,不要這樣。」凌雪泣不成聲,伏在丈夫的懷中痛哭著。

是嚴沛那般沉穩,也是不禁老淚縱橫。他走到凌初晨的病床上,拔出了呼吸器,公佈了死亡時間。

這個一個沉重的責任。

因為公佈死亡時間,就是確認了「死去」的事實。

無法重來。

……………

白布拉上蓋住了臉龐,然後把其屍身推走,自有人處理。

這位當世最有名的醫師、學者,就這樣與世長辭。

只是在大廳之中,凌雪像極了餓狗一般,恨恨地盯著凌風、凌雨。凌風也是被盯得恨了,反怒極開口:「妳看甚麼看!那老傢伙本來就沒幾多天能活!」

范子德聽到「老傢伙」三個字,眸色微寒,卻沒有吭聲。

凌雪像瘋了一般想要撲上去撕碎他的臉龐,卻被其丈夫死死拉著:「若非你與父親爭執,他又豈會那麼快出事!?」

「爭執?」嚴沛皺著眉頭開口:「怎麼一回事?」

「你閉嘴!」凌風一轉身,便指著嚴沛破口大罵:「你以為你是我父親的兒子?你不是姓凌的!凌家事沒你的事!給我滾出去!」

就在這時,一直沉默著的律師拿著文件夾走出來:「凌大公子,我想……這由不得你。」

他環視了一週:「現在……我準備公佈凌初晨老先生的遺囑了。」

……………

那位律師看向凌風,平靜開口:「木生製藥所有股份,屬於凌風凌大公子。」凌風卻是面露慍色:「木生製藥本來就是我一手打出來的江山,自然是屬於我!」

凌雪冷笑連連:「是啊!好大的本事啊!由前期資金、人脈,藥方、藥師,全部都是父親的。然後一句說是自己打出來的江山。凌風,你還要臉不要啊!」

「凌雪,妳瘋夠了沒有!?」

那律師像是充耳不聞,逕自讀著:「首都木生分院,是凌雨凌二公子。」

位於首都的木生分院,不是一間醫院,而是一間診所。是凌初晨受到首都醫學院邀請,建於首都的一間診所,專門接待一切居於首都的尊貴病人。

首都木生分院年收入很高,而且是個沒甚麼急事的肥差。但凌雨面上看上去不像太過高興。

或者是因為……他期望想要獲得的更多。

「木生醫學院的研究院,由凌雪凌小姐打理。」

凌雪面上波瀾不驚,明顯早就知悉。
2021-06-24 12:50:07
如蒲公英一般,處處皆開
2021-06-24 21:48:28
.
2021-06-24 23:17:17
陪你推
2021-06-25 03:16:16
訓前一推
2021-06-25 03:40:35
2021-06-25 03:43:45
2021-06-25 03:53:30
個個唔洗瞓
2021-06-25 07:34:00
早晨
2021-06-25 08:59:14
文呢?
2021-06-25 09:08:51
2021-06-25 10:37:05
第七百一十二章──暮晨.四

「木生製藥也好、首都分院也罷,都是收入高的產業。給予你們足夠過渡餘生,也是了結我們父子之間的羈絆。」

凌初晨面無表情公佈著,凌風、凌雨卻像是受了極大的屈辱:「憑甚麼凌雪就可以獲得木生醫學院!」

是的。

木生製藥也好,首都分院也罷,也不及木生醫學院。

那不單單是財富,而是身份的象徵。

木生醫學院的院長之位,地位幾乎等同市長,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因為那是手握聯邦最頂尖醫術科技的大權,就連南城使者到來也得畢恭畢敬。

而若論上收入,只要木生醫學院隨便研究出一樣全新的醫學科技,那收益幾乎等同木生製藥、首都分院加起來十年收入總和。

那根本就是不同層次的存在。

凌初晨面色漠然:「小雪仍然擔任著她最擅長的研究工作,負責打理整個醫學院裡研究所的部份。」

「醫院部份,由小良管理。而學院,便是嚴沛。」

由最沉穩的嚴沛擔任學院部份的院長,最心細的丁玖良管理醫院,最擅長研究工作的凌雪,三人取代一個凌初晨,不得不說凌初晨為此,明顯佈局已久、早有準備。

凌風盡是難以置信之色:「甚麼!凌初晨!你是不是老糊塗!?把這麼大的基業雙手奉送給外姓人!?」

「你說甚麼!?」凌初晨大怒,便要坐直身子。

這一動,身子便僵硬了一下,旋即撫住了心臟,面上盡是痛苦之色。


……………

「木生醫學院將會分劃出三部份。嚴沛先生將會擔任醫學院部份的院長。」

「丁玖良先生則擔任醫院的院長。」

嚴沛與丁玖良都不知道該做如何表示。

他們與凌初晨師徒情深,更從沒有想過分些甚麼。而且,心性沉穩的嚴沛擔任傳授知識的學院院長、心思慎密的丁玖良擔任醫院院長,明顯都是最適合他們的崗位。

凌風又再沖出來急道:「律師!這是亂命啊!憑甚麼外姓人能夠搶奪我們凌家基業!那是老傢伙臨死前老眼昏迷、受人所騙啊!」

這下就連厚道的嚴沛也有點生氣了:「你這人怎麼這般說話。」

律師卻是面色漠然:「亂命也罷、深思熟慮也罷,這都是凌老先生臨死前遺囑所寫,具法律效力。若你不滿意,隨便告上法庭也是可以。只是凌老先生明顯把一切都算好了,所有證明他神智清醒的文件盡皆齊全,凌公子──你不可能贏的。」

「豈有此理!」凌風暴怒起來,一手把某個花瓶摔在地上。

凌雪則是巧笑嫣然,似乎凌風越是憤怒,她便越是高興。

這時,凌風的目光掃過了一直拉著童美月,沉默不語的范子德。他陰狠一笑:「沒關係啊!總比某個不惜自異域那鄉下地方趕回來想要爭奪一分半畝地,最終卻是一無所獲的無恥之徒來得更好啊!」

范子德沉默不語,丁玖良聞言卻是怒了:「小德像你們兩個?人家自己在異魂大陸建立醫院,真正白手興家!說到無恥,又豈是你們兩個啃老的傢伙的對手?」

因為闖進來、結果遇這劇變,後來他們都不理會在場的關慎,卻不由得驚震地看向范子德。

異魂大陸的醫院?

對此,已經成為了一個都市傳說。

據聞曾經有一名醫者自異魂大陸活著回來,帶來了各種都市傳聞。那裡面的醫療設備毫不落後,醫術更是先進至極。或許是因為他們很多都具備各異的異能,甚至在某些程度能醫一些在聯邦不能醫的絕症。

也因此,很多身懷絕症的人都會拚死一博,想要到異魂大陸尋求生機。

而當中也有一個傳說──一個人便能充當一間外科手術室的傳說。

現在竟然說,那家醫院是由范子德一手創立?

……………

「咳咳……」那律師咳了兩聲,再次開口:「我……還沒有把遺囑全部說完。」

眾人一愣。

還有甚麼嗎?

突然,他們似是想起了甚麼……很重要的……

那律師不給任何人思考的機會,看向了范子德,露出一抹難以察覺的笑容:「醫樓的權限,將會──現在,轉換給ID:怪醫白傑克。」

「也就是,范子德先生。」

醫樓?權限?甚麼ID?

這在說著甚麼?

凌雨渾身顫抖。

他一直內心抱有希望。他會覺得,這最後虛擬網的權限,父親會忘了吩咐,然後自己搶先在所有人的前頭,從法律渠道申請繼承權限。

但現在看來──父親又怎會犯下這種錯誤?

很快,所有人都意識到那律師在公佈的「醫樓」與「權限」是甚麼。

還能是甚麼?自然是虛擬網。

醫樓,也就是初晨樓。是虛擬網世界中,六大節點之一。它代表著的,是無窮的財富、至高無上的權限。

可以說,這是除了木生醫學院以外,凌初晨最大的財富。

而這,凌初晨留給了范子德,哪怕這個弟子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回聯邦,他卻早早已做出這決定。

就在這時,一道顫抖的聲音響起:「憑甚麼?」

奇怪的是,開口不是凌風、凌雨任何一人。

卻是與此間完全無關的外人──關慎。

…………

對木生市,關慎自然有他的野望。

在首都,已經證明他的實力。而凌初晨乃是當代醫術權威,其地位就像江別樹在機甲、張風在異魂者般,是舉世無雙的存在。

對於木生醫學院,他不敢多想。但他一直有一個夢想──他想要成為虛擬網中醫樓那個審視醫案的樓主。

與財富、利益無關,而是他喜歡那審視天下各種奇難雜症,無數人向自己求教的虛榮感。

而那個夢想,卻落在那個十多年前差點被自己害得一無所有的人身上。

甚至自己曾以為他已泯沒於芸芸眾生中,而自己早已脫胎換骨。

曾經榮譽畢業的人成為地底泥、自己已不是同一級別……這些幻想很美好。現在范子德卻是突然變成真正的雲,而自己那足以沾沾自喜的成就,在別人眼中根本連提及的資格都沒有。

如此強烈的反差,差點沒令他要瘋狂起來,竟然不顧場合身份,下意識就問了出來。

「為甚麼?」

那律師倒是開口解釋了。他很認真道:「自然是因為最合適。」
2021-06-25 10:37:44
你果邊解封未
2021-06-25 10:38:27
未 好似仲延長
2021-06-25 10:38:44
唔係回落左未?
2021-06-25 10:50:08
個律師都幾串
2021-06-25 10:56:40
又一個莫小生
2021-06-25 10:57:51
我都覺
2021-06-25 11:23:49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今天下午記者會宣布,跨區武漢肺炎(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傳播事件仍然存在,為確保國人健康,經評估後決定,全國再同步維持疫情三級警戒延長至7月12日止,用2週的時間換得全民平安,希望全民共體時艱,共同抗疫。
2021-06-25 11:43:47
當抖下lo
都係好事黎ge
2021-06-25 12:03:27
政治嚟
2021-06-25 13:07:32
2021-06-25 20:47:20
2021-06-26 00:15:34
晚安
2021-06-26 01:16:47
早餐呢?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