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654 回覆
164 Like 2 Dislike
2021-06-05 02:33:16
睇黎瞓咗
2021-06-05 02:42:33
明明佢係覆夜d 要坐巴士
今晚塞車

你哋諗咗去邊
2021-06-05 02:45:10
已走
2021-06-05 03:08:52
2021-06-05 03:55:09
我等左成晚 我依家好嬲 聽日冇三更 成佬你唔好再同我講野
2021-06-05 09:07:31
我入到嚟 早餐又冇 加更又冇

香香勁溫柔
2021-06-05 09:51:27
2021-06-05 10:26:05
琴晚太眼訓訓著左

第六百九十三章──親,師

林東起恭敬地跟在那老者身後。

在西山,能夠一句話便令鬥戰堂所有戰士停下手,更能讓向來桀驁不馴的林東起如此溫順地跟著的老者,只有一個。

林嘯遠。

林嘯遠看著林小山,久久不語。林小山目光不偏不移,與林嘯遠四目交投,倔強而堅定得令人難以直視。

良久,林嘯遠開口:「天地君。」

西山還在秉承傳統,信奉的是古代祭祀的說法。

天、地、君,之後是親。

親是親人。

林小山面無表情:「親。」

林嘯遠陷入沉默。

張風看著父子間,這一刻,那如蒼松一般挺拔的身影,卻變得佝僂。一道複雜的聲音自林嘯遠口中:「原來,你從來都沒有忘記過。」

林小山面色如常:「不敢或忘。」

…………

很多很多年前,西山曾經有過一次極其劇烈的內亂。

這次內亂,險些令西山的權力核心換人,更會造成整座西山重組,有機會瓦解……

這些,都是假如。

因為這次的內亂,持續了不到三個小時,便宣告結束。

林嘯遠看著林小山:「結果,你還是踏上了與他一樣的路啊。」林小山似察覺不到林嘯遠語氣中的失望,仍是面無表情:「因為他是我的老師啊。」

天地君親,之後是師。

林小山的老師是誰?

那個名字,在天下並不是多赫赫有名。更多的時候,是陪伴著林嘯遠而生。因為他便是林嘯遠的弟弟,身處煉體法門獨步天下、卻偏偏走上了機士道路的林近吟。

嘯聲廣遠,低吟若近。

也不知道當年林嘯遠、林近吟及林和鳴的父親改其名字是為了何義。反正最後,林嘯遠主修體,對機士技術不屑一顧,林近吟卻是專注在機士技術裡,極其量只有修練奇山經,卻沒有修練那些肉體的戰鬥技巧。

後來,林嘯遠的兒子出生,卻沒有追隨自己父親的步伐,反倒是拜了自己的二叔為師,走上同樣的道路。

這是天下津津樂道的西山樂聞,而之後林小山駕駛【誅仙】守於東湖的戰功,更令這些秘聞化成佳話。

相比起林嘯遠、林小山,甚至林東起。林近吟這個名字一直都沒為提起,哪怕在記載之中,更多只是以「林小山的老師」來形容。若非林和鳴有跟張風提過,恐怕也不知道林近吟這個名字。

反常必有妖。

……………

「平常你想要怎麼弄都可以,哪怕你一直派人進入鬥戰堂、一直滲透,我都可以當作視若無睹。」他目光掃過那些鬥戰堂的戰士,就連地上死去的屍體都沒有放過,一名名鬥戰堂戰士目光低垂,瞳孔縮成針,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但我有底線。」

林嘯遠目光收回,看著身前的林小山:「不能把西山賣掉。」

「賣掉?」林小山同樣看著林嘯遠,眼鏡下的眸色沉靜:「大亂將至,總要找塊瓦遮頭。西山沉寂多年,就像父親你一樣,充滿著暮氣。你認為,若南城出兵西山,我們有幾分機會?」

林嘯遠眉頭輕皺,語氣帶點波動:「那不是你與南城勾結的藉口。」

這是一個局。

一個由林小山與南城的局。

由南城設計,聯同北林、西山佈下的大局。攻打太陽部落,只是其中一個目標,或者說是手段。但他們最終算計的,是張風。因為他們知道,只要張風一死,整個天下局勢都會為之改變。

林西去是年輕一輩很擅長算計的人,就連張風也為之感慨。他的演技騙了全天下,但真正設局、與南城聯手的不是他──他身份不夠。

「抱病在床」的林小山,才是那個始作俑者。

也只有他,才有資格與南宮傾世討價還價。

林小山身份在,地位在。

若他突然「發瘋」,恐怕會受到極大阻力,甚至天下人會認為那是西山的內亂。為了令張風中計,他們讓林小山裝病裝了足足九個月,令林西去「奪權」的事變得順理成章。

年輕人充滿銳氣,會幹很多不可能的事。

同時,他們連張風的想法也在計算在內。

他們知道,若張風嘗試過尋找和平無果──他恐怕會殺死林西去,以換取和平。

若對象是林小山的話,張風的行動將會更加慎重……

不得不說,他們……應該說南城把張風的性格揣摩得相當透徹。

而事實上,他們差一點成功了。

……………

林小山聽著聲浪漸大的林嘯遠,搖了搖頭:「成王敗寇,我無話可說。」他轉身看了看那些鬥戰堂的人:「我拉攏過,說之以情,道之以理,招之以財。最終還是比不上你的一句說話。」

他自嘲一笑:「我還能說甚麼?」

林嘯遠面上看似平靜,但張風還是能夠捕捉到他眸底的痛心疾首:「西山我早就已經放手讓你來,你為何還要如此?」

「放手?」林小山再次反問:「這是你的西山,從來只屬於你。就像現在──他們看似聽命於我,但當你一聲令下,一個個便會像狗一樣坐在原地搖擺尾巴。西山甚麼時候屬於過我?」

林嘯遠似是怒了起來,暴喝一聲:「你有沒有想過,沒能完全給你,是因為你未夠資格!」

「父親,你太強大了。哪怕放眼西山記載中,你都是修練奇山經最精湛的人──沒有人知道你甚麼時候會死。」

「你不讓路,令我們這些年輕人等得太焦急了。」林小山很認真看著自己的父親:「我不想變成你一樣,一個怎麼都死不去的老不死。」

「你!」林嘯遠舉起手來,像是要掌摑。但林小山卻是反走前一步:「我怎麼樣?」

他的眼眸深深地看著林嘯遠,聲音也都大起來:「你打下來啊!就當年打死二叔一樣打死我啊!」

西獄無聲。

就連張風也都一言不吭,心底卻是呯呯直跳。

自己大概是聽到西山最大的秘幸了。

林近吟對外宣稱身患重病,英年早逝。

但看來,那並非事實。

林嘯遠眼眸波動:「他當年可是與南城勾結,想要殺死我啊。就像現在你想要殺死張風一樣。」聲音帶著沈痛至極的悶苦。

林小山文靜的外表,泛過一抹瘋狂:「父親,你有沒有想過,那麼多人想你死,會不會是因為你真的該死?有些話,我沒有說過。但是父親──你一點也不像我父親。」

「小時候,養我疼我教我的,是二叔。而我只是一個被你稱為『離經叛道』的不孝子罷了。」

林嘯遠深呼吸著,一時間像是蒼老了十年。他擺了擺手,自有鬥戰堂戰士押著林小山、林西去走進西獄的牢獄。數小時前,他是這裡的守獄人,也是設局者。

而現在,他卻變成了階下囚。
2021-06-05 11:02:36
2021-06-05 11:04:27
加更呢
2021-06-05 11:09:25
2021-06-05 16:14:46
加更呢
2021-06-05 16:30:10
讀者文靜的外表,泛過一抹瘋狂:「掌掌,你有沒有想過,那麼多人想你加更,會不會是因為你真的該加更?有些話,我沒有說過。但是楓成──你真的很像仙人掌。」
2021-06-05 17:29:05
六月打賞加更。

第六百九十四章──捨不得

殺局被化解。

雖然張風以斷了三根肋骨、左臂、右腿輕微骨折作代價,但至少他還沒有死。

他的拐杖不再單單的裝飾,而是有了實際的用途。

張風拄著拐杖,一拐一拐的跟著林嘯遠、林東起,走到了西山的山巔。

山巓,便是西山的峰頂。雖然不如太陽山那般只有一塊小小平台,但還是很孤。

西山的峰頂,本來就不是甚麼禁地。雖然無碑,但峰頂是一片墓地,埋葬了很多很多西山人。對西山人而言,能夠埋葬在西山峰頂便是他們最大的欣慰──哪怕成為死屍,也能化成西山的一部份。

林嘯遠看著某處。

那裡面,只有一個小小的土包。

但他很確認,那裡面是一具屍體──他弟弟的屍體。

他親手殺死,親手埋葬。一手包辦,所以很確認。誰知道當年的他,內心受到多大的創傷。

說起來,沒有多大的技術含量。

林嘯遠與林近吟雖然道不同,但終究是一起長大的親生兄弟。

林近吟邀林嘯遠赴宴,卻在飯茶下毒。同時十八台機甲殺進宴內,想要把林嘯遠殺死──結果自然是林嘯遠沒有死,那十八台機甲的機士,被隔著駕駛艙的一掌震死。

而林近吟最後同樣也被林嘯遠一掌拍死。

他無法收手。

因為林近吟抱著最強烈、最大的惡意地殺死他。在中毒情況下的林嘯遠,根本無法手下留情──但他從來沒有解釋過甚麼。

…………

「不論如何,親手殺死他的也是我。不是嗎?」林嘯遠靜靜開口,似在詢問張風,又似是自問自答的呢喃。

聽著這個西山秘辛,張風只感發從心底的疲倦。想到這裡,他不禁看了林東起一眼。難怪這小子放著西山繼承人的身份也不當,跑去東湖當個普通機士。

「我沒了個兒子,幸好吸收了曾經的教訓。」林嘯遠轉身看向林東起,拍了拍他的肩膀,老臉上盡是欣慰。

林嘯遠為林小山學習機士技術的離經叛道大為憤怒,父子之間吵得極其激烈,相見爭如不見。雖有父子之名,但卻早已沒了父子之實。

後來,林小山生了林東起。

林嘯遠沒有再強逼甚麼,放任林東起想學甚麼就學甚麼。

想練奇山經就練,想鑽研【紫雷七刀】就帶他進西山絕秘的藏經閣,想練機士技術就讓他去學。

林嘯遠不是一個好父親,但卻成了一個好爺爺。

林東起低頭不語。

張風也是看向林東起微微一笑:「還好有你,不然我就真的要死了。」林東起平靜地接受。

南城算到了張風兵貴神速,不會帶任何伙伴、孤身上西山。

但卻算不到張風竟然會找林東起。

真正破局者,是林東起才對。

在前往西山之前,張風已通知了林東起西山發生的事。

因為知道張風肯定會找林和鳴,以尋找和平解決的方法。為安全起見,林東起把西獄的事告訴了給張風。然後自己則悄然進西山,按照小時候林嘯遠帶著他、只有林嘯遠及林東起才知道的洞府秘道,喚醒了林嘯遠。

也因此,張風才能早早帶著槍在身才走進西獄。若是手無寸鐵的話,張風也堅持不到林東起的來援。

這大概是自張風覺醒杜乘風萬里而逃之後,最凶險的一次。

失去異能後的無力感,令張風感覺與死亡極近。

若非張風毫不落下清早晨舞鍛鍊【槍鬥術】的技巧,眼下於在無數鬥戰堂弟子前仆後繼的攻勢下,他必死無疑。

「前輩,戰事那邊……」

「我已經讓人帶話停戰,希望還能來得及。」

張風這才微微舒了一口氣:「謝過前輩。」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自山下緩步而來,速度似慢實快。看上去很狼狽,但真正的是那發自內心的一抹疲憊。張風微微一行禮:「林前輩。」

對於林和鳴,他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不論是多年前的招攬、贈予奇山經,還是之後再次替他發聲支援,都令他對這位老前輩極其尊敬。林和鳴微微點頭,面色緩和:「這次辛苦你了。」

張風站直了身子,笑著開口:「危教頭讓我跟前輩問好,並問前輩可有興趣一見異域風光?」說著,他一翻手,掌心便出現那根平平無奇的草繩。

林和鳴看著草繩一怔,無數似是已被遺忘的回憶,卻因為眼前的草繩映進腦海裡。

「那傢伙還留著啊……」

她內心很是複雜。

良久,她看向林嘯遠:「大哥,我要走了。」

林嘯遠頭也不回,仍然怔怔地看著土包:「三妹,這句話你晚了二十年。」

林和鳴面色平靜:「終究是捨不得。」

「現在呢?」

「累了,也老了。」

林嘯遠怔怔開口:「老了啊……對啊……」林嘯遠把目光落在林東起身上:「東起,要回來嗎?」林東起沉默良久,然後握住了林嘯遠的手。

林嘯遠欣慰一笑:「我活了很久,也犯過很多的錯。但至少,我沒有重覆犯錯。」

「東起,西山是你的了。」

就在這時,林東起腕間的千機環微微顫抖。

林東起點下去,光幕彈出。

那是李滿。

李滿第一時間也看到了張風,只是哪怕隔著光幕,張風還是看到李滿面色煞白,比那頭白髮更白。

他看著張風,嘴巴張了張,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張風腦袋像是一片空白。

單單是這姿態,他就知道出大事。

「前輩,得罪了。」張風伸出手拉住林和鳴,漆黑如墨的空間裂縫自他身後張開,如大口一般把自己跟林和鳴吞噬在其中,消失無蹤。

……………

某時間之前。

東湖。

整座東湖,都陷入一種奇妙的緊張感。

要說緊張,身經百戰的東湖戰士,大概是這個聯邦舊土的勢力之中,擁有最豐富戰鬥經驗的戰士了。

縱是如此……眼前的畫面也太過震驚。
2021-06-05 18:51:51
2021-06-05 20:56:31
停喺呢個位
2021-06-05 21:06:21
出事啦
2021-06-05 22:02:26
死啦又搞啲咩
2021-06-05 23:45:53
溫馨小品
2021-06-06 00:03:30
老了就該死
2021-06-06 13:22:11
週日自推
2021-06-06 13:31:02
加更
2021-06-06 13:36:22
支持
2021-06-06 13:45:31
加更就唔洗咁慘自推
2021-06-06 14:02:03
只要加更
大把人幫你推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