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678 回覆
164 Like 2 Dislike
2021-06-09 11:58:36
d左膠通常都累人累物但自己又唔會有事上身
2021-06-09 12:55:48
南宮傾世咁叻仔,如果咁都唔成功真係唔抵
2021-06-09 14:33:44
一嘢轟到異域稀巴爛
2021-06-09 14:52:56
cls公司
2021-06-09 16:05:43
2021-06-09 16:20:46
我懷疑緊你係咪劇透
2021-06-09 18:05:35
牧恩大左膠
2021-06-09 18:45:55
唔識講
我自己都好憎左膠
但有某d真.大愛撚係就算唔認同都會respect
2021-06-09 19:13:48
如果牧恩招降唔到啲人
真係蝕章
2021-06-09 19:59:34
Heidi
2021-06-09 20:14:18
Captain?
2021-06-10 00:26:18
鬼叫死之前都唔可以叫做真。聖人咩

我同老伯一樣好想見證聖人誕生架
2021-06-10 00:26:55
屌原來真係
2021-06-10 08:05:32
大家都知道預購晶戰曲的事情了啦!

現在有個小通知是:尚未預購的朋友,先暫時不要買!

原因是因為天行者出版社會在本週五(11/6)舉辦網上書展,屆時應該會有折扣,讓大家以更加便宜的價錢購買!



第六百九十八章──我最高

楊滔不知道自己身體發生了甚麼變化。

他只感覺全身滾燙,腰間脊椎末段、近盤骨的位置更是感到劇烈的痛楚,難以言喻。

他不知道自己曾經在南城檢測異能的時候,陷入麻醉的情況之下經歷過甚麼。

南城在他脊椎,鑲嵌了一個南城因應楊滔異能的發射器。這個發射器,其實跟現在一般發送無線電波的發射器功能類近,實則能夠讓南城一直透過該發射器捕捉到楊滔異能產生出來的無線電波,繼而捕捉其位置。

而南城也能夠透過遠程連接,強行催發楊滔身上的魂力。

簡單來說──楊滔是南城故意放去異魂大陸的定位儀。

此刻,發射器在發揮著它最後的意義,把楊滔全身上下的魂力燃燒起來,發射出最強大的無線電波。

噗!

細微的炸響。

發射器爆掉……像植入楊滔體內的炸彈一般炸開。

……………

在戰場本來有無數異獸,卻是一頭頭都如中了定身術一般僵止在原地不動。下一刻,每頭異獸都像瘋了一般向外逃竄。

烏獸形同烏雲鋪天蓋地離開戰場,地上妖獸逃走的步伐更是堅定不移,尖叫聲是如此聲嘶力竭,彷彿死前最後的悲鳴。

遠在蒲公英城內,何嘯面色變得青白,吐了一口鮮血。

那些異獸與他從來沒有任何契約關係,只是受他所托前來相助。此刻異獸群不顧一切地逃離戰場,令何嘯受了不輕的反噬。只是他卻顧不得了甚麼,茫然地仰首看天:「到底發生甚麼事?」

轟隆。

天色變幻,無雨。

但卻似有雷鳴滾滾。

來的不是天雷,卻堪比天雷還要可怕一百倍。

論西山、北林還是太陽部落的人都極具默契地停下了手。

那如最純粹能量、形同神罰的攻擊,面世的次數不算太多。但也許因為它出現的畫面太過觸目驚心,人們只是一眼便知道那是甚麼。

哪怕隔了足足七年,只需一眸,便能想起那內心最深的恐懼。

陳小花仰首看著天空。

只要仰首望天,便能夠看見那抹如神罰一樣的藍色電光,像一條行走於九天之上的雷龍,以駭人聽聞的速度而來。

很快,他似是回過神來,暴吼出聲:「撒退!撒退!撒退!!!!

……………

天下雨要收衣。

剛剛還在生死相搏的雙方,不約而同瘋狂地朝著那座灰黑色的大城,像是不要命般跑去。

那是很單純、對死亡的畏懼,對生存的嚮往。

沒有人知道,進城能否逃過一劫。

但就像人從高處墜下,總會雙手下意識亂抓,想要隨便抓住甚麼。若抓住了岩石,或者能夠因此存活,但哪怕最終只能抓住一根稻草,他們還是會不顧一切的伸手,賭上這個唯一希望。

但不論他們再快、隔得多遠便看到……

能量,便是光。

光的速度,又豈是看到就能躲起來?

無數人拚了命向城的方向逃。

但卻有一抹身影,反其道而行。

似火如鳳。

在下方,吳剛察覺到這裡,大聲喊道:「陳小花!你瘋了!」

空中那抹身影似是回頭看了一眼,面色從容:「天塌了,總得有高個子頂住。」

「放眼此地,沒有誰比我高了吧?」

他會飛,自然高。

更重要的是,沒人敢飛得那麼高。

但他敢。

所有人在逃亡之中,不忘看了一眼空中那抹鳳影,似是看著燈蛾撲火。

戛然,一道鳳唳響徹。

驕傲,不屈,漠視天下。

他自然不是燈蛾,而是鳳凰。

在他頭頂懸浮著,本來只有巴掌大小的鳳凰晨曦,卻是暴漲至數十米長。當年徐焰給他的一道機遇,十年間已經盡數消化。現在的他,除了張風之外再無敵手。

而張風不在,他便當仁不讓。

看著遠方那抹雷影,陳小花飛得很高、很高、很高,然後撞了過去!

啪啦──

沒有針芒對麥芒。

畫面就像一塊數十米巨大的圓石,壓碎了一顆雞蛋。

從勞無功的送死……嗎?

「足夠了。」吳剛看著空中的陳小花,鋼鐵的臉龐已是淚流滿臉。他還是意識到,陳小花替所有人爭取到十秒的時間。

城內,廣元客棧黑簷之頂的蓮花玉座,一道身影坐著。只是那並非曾見過的宇文乾。事實上,宇文乾比所有人更早意識到萬里長征的降臨。

他第一個通知的人,便是現在坐著蓮花玉座的人。

那個人很年輕,本來玩世不恭的臉龐此刻肅穆莊嚴。

他跟張風很相似。

若是平日的他,遊戲人間,像是世間的萬事萬物都無法引起他的注意。混吃等食,便是他的座右銘。如非十年前,聯邦陷入水深火熱,他都不會當仁不讓地站出來。

但自來到太陽部落,張風以族長身位成為頂著天地的「高個子」,又似是一下子打回原形,變回那個混吃等死的紈絝子弟。他常常跟著團隊在異域各處遊歷,又會到處結識女生,惹來無數桃花。

很多見識過十年前他那無比堅定勇氣的人,都會暗自苦笑搖頭,不明白為何他能夠改變得判若兩人。

但現在。

十年前的那個青年似是回來了。

無人能見的畫面,天空高懸著一顆星辰。

星辰灑落的星光注入他的身體,繼而沒入座下的蓮花玉座──

嗡!

通體墨黑、形同黑玉所鑄的蓮花玉座,剎那間變得燦金!

力量透過簷頂擴散開去。

無形無相的星光,籠罩了一山一城……

不特止,繼續向外擴散,擴散,擴散。

他的力量虛無,難以遮風擋雨,無法抵擋刀劍,更遑論天空中那如雷迎般的攻擊。

他只希望,自己能夠把他的好運借給人。

不惜一切代價。

星光閃耀,隔著另一個次元,與天空那道雷霆針鋒相對!

就在陳小花爭取回來的十秒間,蒲公英城裡那座蓮花玉座化成金燦燦的燈塔,似是要普照整座大座。

更重要的是,陳小花的犧牲給了很多人一個想法。

……………

張雨月看著天空那道雷光,卻是面色平靜。

並非無知者無畏,他很清楚知道這道萬里長征落下,他必死無疑。他看著身邊小隊的人,有惶恐、有憎恨、有暴怒、有悲傷。

但他,只有平靜。

因為腦海裡,只泛過那已經相隔十多年的笑臉。

明明已經過了那麼久,記憶卻像是用刀把她的臉龐深深刻在他的識海中,無法遺忘。

死了,大概就能看到她了吧?

下一刻,他只感覺自己騰雲駕霧。

他先是一驚,然後便察覺自己被一台機甲握在掌心中。他怒喝:「大叔!你想幹甚麼?!來不及了!要逃你自己逃!」

「難說。」成有南聲音平靜,說著他便看向康廷等人:「我要帶他走,也只能帶他走。」

康廷想了想,旋即笑了起來:「有道理。」

成有南也不再多說,抓著張雨月轉身便朝那黑城逃去。張雨月眼怔怔看著康廷,後者只是微笑對著他揮手:「小雨,要活下去啊。」
2021-06-10 08:06:56
都係
好多左膠其實表面大愛實際上係有佢自己私心
真.大愛撚冇
所以就算唔認同都會respect
2021-06-10 08:25:07
又拉埋我落水
2021-06-10 08:27:39
小花型撚到
2021-06-10 11:22:35
冇理由就咁就死左,我唔信🥲
2021-06-10 11:33:17
2021-06-10 11:34:32
鳳凰係浴火重生ga ma
2021-06-10 11:39:36
咁其他人呢
2021-06-10 12:29:45
這是溫馨小品丫嘛
2021-06-10 15:24:44
成有南大叔咁好死?唔通係以前嘅私生仔
2021-06-10 17:09:08
我已經準備好信用卡
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2021-06-10 19:34:33
抵錫

晶戰曲呢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