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17 10:12:38
2021-06-17 10:34:50
早餐...
2021-06-17 10:57:29
準備落街買一打西瓜俾樓主
2021-06-17 10:58:19
掌掌
2021-06-17 11:07:56
第七百零四章──風景之中容不下一個我

城外,如末日般的景象,充斥著絕望的氣息。

小小的別院之外。

兩道身影盤膝坐在地上,雙眸緊閉。

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畫面,實則乃是靠著這二人在與外界可怕的能量風暴對抗著。

戛然,夏山睜開雙眼,看著劉思詩,面露微笑。

近在咫尺加上毫不警戒之下,劉思詩只感後頸一痛。她在昏迷之前,看向夏山的目光盡是疑惑不解。

夏山深呼吸一口氣,看著城外。

若是這樣下去,劉思詩恐怕要遇上危險。畢竟她並不喜歡修練啊。

想著,夏山緩緩脫下了眼鏡,眼眸裡盡是血絲。體內的魂力像是洪水般湧出,源源不絕地沒入地面,繼而注入整座大城之中!

……………

劉思詩只感淚水不爭氣,源源不絕的流出。

若夏山出了甚麼事……她恐怕也活不過去。

就在這時,兩道身影推著病床沖了過來。

「子德!」

范子德轉身看向玻璃窗外,只見便是牧恩,面露喜容,也顧不得那麼多便走出去。

移動病床所過之處,皆滑出一條血路。

床上躺著的,自然是秦桑。

張風連忙開口:「子德,你看他能救嗎?」牧恩只是緊張地看著范子德,雙手仍然虛按在秦桑胸前,想要修複他的傷口。十年過去,范子德在醫學的知識已是相當深湛。只是一眼掃視,便大概知曉情況。

他面色微變,對著牧恩暴喝一聲,手掌把他整個人推開:「停手!他體內佈滿金屬碎片,你若是繼續強行替他修複傷口,更是沒救!」牧恩先是一怔,失神下更是被范子德推倒在地。

范子德盯著他,不由自主心生火氣:「甚麼是醫者?醫者就應該縮在最後,窩囊地苟且偷生,才能留住有用之身醫天下人!」

「以為有個異能就能治天下?以身犯險進戰場,不分敵我的救人,很威風啊!結果呢?在萬里長征的風暴,你是怎麼活下來的?秦桑又怎麼弄成現在這個樣子?我幾乎不需要在現場就能猜出十之八九!」

張風皺起眉頭:「夠了。」

范子德這才冷哼一聲,接過了病床,看向不遠處噤若寒蟬的人群。

在吵鬧的是誰?

張風是族長不在話下,牧恩是太陽部落的宗教領袖,同樣身份尊敬。然而,這裡是醫院,是范子德的地方。

神仙打架,凡人們只能在旁邊不發一語。

范子德看向童美月:「幫我開另一家手術室。」童美月聞言點了點頭,匆忙跑走。

就在范子德推著秦桑離開之前,狼狽地坐在地上的牧恩突然開口:「子德。」

范子德停下來,沒有回頭。

「幫我救他回來。」

范子德回頭看了他一眼:「這裡是醫院,是我的地盤。」他指了另一邊:「你還是先看看小山吧。」語畢,他已經推著病床朝著另一間手術室而去。

牧恩似是平靜下來,也不理會渾身的狼狽,沿著范子德所指的方向走去。

夏山靜靜躺著,面色紅潤,但偏偏牧恩卻能夠察覺到他體內的虛弱。牧恩走過去,雙手虛按在夏山胸前。

翠綠的光華綻放。

對秦桑毫無作用的治癒異能,卻對夏山立竿見影,那下意識的吐血舉動漸漸消停。

在外一直觀看著的劉思詩如整個人脫力一般坐在地上。

……………

整理完畢後的手術室,只有范子德及秦桑。

看著身前形同血人的秦桑,范子德沉默不語。

他在感受著自己的狀態。

對於外科醫生而言,狀態很是重要。因為他們是用刀、針、線及各式器具,在佈滿神經的人體之間進行手術。

哪怕一丁點的顫抖,都會導致不可逆的後果。

片刻間。

范子德感受到自己手掌接觸在手術刀的觸感,那般清晰,他深呼吸一口氣──很好。

手起,刀落。

……………

陳小花坐在地上,全身赤裸。此刻混亂的大城,也沒人顧得上這樣一間小屋。

他抱在懷中的,是一具灰白的屍體。

很多事情他不是不懂,卻是不解。

他曾經是個不完整的男人,自有記憶之中從來沒有對愛情產生憧憬,甚至認為這只是無聊人類賴以消磨時間的活兒。更不用說他曾經內心只有對世界的厭憎、對人類的怨恨,更不會有「愛情」的觀念。

之後來到異域,他靈魂覺醒生出鳳凰晨曦,同時解決了他先天殘缺、淨化心靈。

或者是因為曾見過世間最惡、身陷無底深淵。

當重新上來後,他比任何人更加珍惜、喜愛生命。所以才會想用殘生貢獻給異域,成立鳳凰部落。

鄭清,一直都在他身後。

陳小花不是不懂、不是無知,而是畏懼。對未知的畏懼。

他知道世間險惡──險惡的往往不是世界,而是充斥世間的人。要把自己的心交給別人,這件事的風險與代價太大。而他肯定的是──這世界只有晨曦不會背叛他。

他與晨曦之間既是同魂同體,又是形同兄妹、父女的關係。

陳小花很滿意這種生活。

所以他對鄭清一直抱著某種若即若離,既不會太過生疏、又不會讓自己靠得過近的距離。

直至現在。

他把鄭清抱在懷中,早已沒了他想要保守著的「距離」。

只是他們之間卻變成天下間最遠的距離,那稱作──生死。

…………

「給你。」

鄭清看上去也是淡定,向陳小花遞向一根髮繩。

陳小花一怔,看著那根髮繩,只見看上去平平無奇,紅與青色交織,卻是看得出當中針功很是綿密,顯然這根貌似平凡的髮繩下了多少功夫。

他微微一笑:「自己織的?為甚麼不用異能?」鄭清聞言皺起眉頭:「這又怎麼一樣?」

她沉默片刻,緩緩開口:「正因為我的能力為我帶來很多方便……但有些事情不是單方面的求就可以的。」陳小花看著鄭清,能夠察覺到她的手都在微微顫抖,可以看出她有多麼緊張。

說到這個地步,已幾乎等同表白了。

陳小花沉默片刻,忽然開口:「這我可不能收下。」

鄭清聞言一怔:「這是甚麼意思?」聲音顫抖不已。

「我現在不想這些事情。我只想帶著晨曦看盡天下風景,走遍大江南北。」

鄭清面色變得蒼白:「那風景之中,難道就容不下我嗎?」

陳小花沒有吭聲,低著頭看著鞋尖。

終於,鄭清轉身就走,晶瑩落下。陳小花在低著頭,很容易便看到地上的淚痕。

他長歎一聲。
2021-06-17 12:25:26
鄭ching bb你仲有我
2021-06-17 13:02:09
冇人識你喎
2021-06-17 14:18:43
掌掌頭馬都唔識?
2021-06-17 14:21:47
最近身體差都冇咩同大家傾計
2021-06-17 14:30:52
傾囉 我依家同你傾啊
2021-06-17 14:34:01
傾下個鼻哥窿塞住呼吸有幾辛苦
2021-06-17 14:34:15
笑死 跟錯大佬啊你
2021-06-17 14:34:48
你慘過我做完手術冇事㗎喇
2021-06-17 14:35:23
想恰我條o靚
2021-06-17 14:35:47
話要一至兩個星期先可以用番鼻呼吸
2021-06-17 14:36:58
咁哩兩個禮拜喉嚨咪會極乾
2021-06-17 14:40:52
Yes
飲水會抖唔到氣
因為口要用黎呼吸
2021-06-17 14:47:39
係鼻真係呼吸唔到
定係有意識地迫自己用口
2021-06-17 14:52:38
做完手術個鼻哥窿比d棉花塞住哂
2021-06-17 15:07:19
轉跟教練得唔得牙甘
2021-06-17 17:24:17
多謝各位支持,晶戰曲決定送印啦!

也代表,有機會在香港書展及各大書局能夠看見它了!

多謝各位,所以加更答謝!

另外還沒預購的,記得把握機會預購,現在天行出版社網上書展,購買會有八折的優惠喔!




「每個動作場面都充滿電影感,甚至是電競感!我不止一次地,有『居然用文字做到CG效果』的驚歎!」── 香港小說作家 黃獎



在遙遠的未來,極端天氣令世界陷入失衡,

地球僅存的兩座城市,為爭奪賴以生存的晶石能源,

每十年派出五名年輕戰士,在晶石大戰中激烈對陣。



「逐晶者」的榮譽、伙伴的性命,或只是單純想活下去,

統統是橙髮少女為戰友們舞動光槍吞噬對手的理由。



晶戰之曲已響起,一次意外卻洩露從沒人觸及的晶石本相。

究竟要任人擺佈、盡失自由地生存,抑或為撕破真相誓死一戰?

而這一切,在末世中可有任何意義?

《晶戰曲》(楓成 著)


實體書預購進行中

https://bit.ly/3zhagdh

2021-06-17 17:24:37
第七百零五章──各種癡

陳小花看著屍身腕間有一根青紅交錯的繩子。要說手繩的話,這也有點太過長──因為這本來就是一根髮繩。

他解下了鄭清的手繩,深深看著,沒有說話。

直至這刻,陳小花才意識到自己錯過了甚麼。

世間總有很多事情無法重來,例如潑出去的水,例如說出口的話,例如……對死了的人訴說甚麼。

沒有嗚咽聲。

他就這樣盯著繩子,靜靜地淚流滿面。

長髮肉眼可見變得蒼白。

與李滿的銀白不同,那是象徵著死寂的灰白。

剎那白頭,回首當初,卻已是後悔莫及。

熊──

在他懷中的鄭清被鳳凰的烈火所包裹,轉眼間已燒成了灰燼。灰燼卻被火焰包裹,凝而不散。高溫而精純的鳳凰之火,很快便燒成一顆通透的閃石。

「我答應妳。」閃石與髮繩連結在一起,綁起了他一頭灰白的長髮:「等滅了南城以後,我帶妳走遍天下。」

嗡──

若有人注意到此刻的陳小花,會發現他的靈魂可見的變得強大。

因為這是魂誓。

走遍天下不需要魂誓制約。

既是如此,制約他的便是滅了南城。

……………

一道身影呆呆坐在地上,木然地看著緊閉的城門。

至今,他還是無法遺忘最後那一幕。

他與那大叔算是忘年之交,就連他也搞不懂那大叔為何要救自己而把自己的性命賭上。

他只知道,自己的性命從此就不再單屬於自己一個。

他站起來,靈魂不斷地變得強大。身周隱有水霧、劍鳴,此起彼落。

生死之間,更能夠體現靈魂強大。

他本來就是同輩之中,最有潛力的戰魂師。

………………

四處皆是火光,無數居民忙著撲火。有的在應付著那些死裡逃生,自萬里長征的能量風暴倖存下來的機士進行照料與安頓。

當然,裡面不乏西山的戰士,無數蒲公英的異魂者如臨大敵地包圍著他們,一有異動,便會毫不留情原地格殺。但他們更多只是面如死灰地站在原地,失去所有的戰意。

只能說……這些人,很好運。

運氣是一種虛無的形容,卻又實質存在的氣運。

而普天之下,只有一個人能夠對「運氣」進行實質的掌控。

那本來在廣元客棧蓮花玉座上的趙南海已是昏倒過去,廣元客棧上那珠簾玉混以源石的整個簷頂整個碎掉。單是這裡若以價值計算的話,堪比上百架魂甲……

至於那些活下來的人是因為夏山的努力、是因為自身的拚命,還是有趙南海的運氣影響?

這就不得已知了。

……………

醫院之中。

兩間手術室幾乎同時打開了門。

范子德早已脫下那一身手術服與手套,就連身後的手臂也回復平常的兩根。

至於牧恩仍然是那般狼狽,但他的眼神很寧靜,似乎從大變中平伏下來。

二人相視一眼,均意識到了甚麼,點了點頭。他們朝著對方走來……卻又就此擦肩而過。

范子德突然開口:「我可不會道歉。」

牧恩停下腳步,沉默片刻方緩緩開口:「你說得沒錯,錯的是我。」范子德回頭看了他一眼,卻察覺到牧恩似乎有了某些改變。但他卻是不知所其然,只得搖了搖頭:「秦桑沒事,他體內不知為何有一股力量護住了他體內五臟六腑,才令他死裡逃生。」語畢,他便再次踏步,去查看夏山的情況。

至於牧恩已走進手術室,看著在躺在手術台上的秦桑。

在手術台旁的,是一個小小的金屬盤子。

盤子上滿佈大大小小的碎片,小的足有指頭大小、大的有半隻手掌寬。

這些,都是從秦桑的身體拔出來的嗎?

若沒有秦桑的保護,自己是否早已死了?

不……

遠在十多年前的機鬥城裡,若沒有秦桑、沒有天殘、沒有霍利、沒有袁秋夫……沒有他們的照料,牧恩早就死了十萬八千遍。

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是替天神行走於世間,傳揚教義的代言人。

他就跟老祭司一般,比任何人都更加篤信天神的存在。

但是……

他看著秦桑,久久不語。

若天神真的存在,那為何要替他們帶來如此苦難?為何愛著世間、心繫救世的他們要死去?難道天神聽不到他的祈求嗎?

就在這時,秦桑艱難地睜開雙眼。

想得出神的牧恩,一時間意識不到秦桑的醒來。

主僕間相處十多年,早已能透過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便能夠心領神會。秦桑沉默片刻,沙啞的聲音響起:「沒有天神。」

牧恩猛地一激靈,看著秦桑。

秦桑仍然看著牧恩,似乎要堅定地表達著他的信念:「主人,在很多年前……我的世界已沒有天神。」牧恩眸色泛著不解,既然不信天神,為何要遵循教義,冒著風險、受此苦難?

秦桑的聲音虛弱卻堅定:「世間沒有天神,若有神,為何世間苦難連連?不公的事多如牛毛?好人不長命、惡人活千年?」

「我信的不是天神,而是你。」

「我相信跟隨著主人……也許能夠令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一點。我……我們是這樣相信著。」

「霍利、袁秋夫……我們一直追隨的都不是天神,而是主人你。」

「你便是我們的神。」

說畢這一番話以後,秦桑便虛弱地再次閉起雙眸,沉睡過去。

牧恩面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沒有言語。

……………

不大的居所中。

一道身影躺在床上,緩緩睜開雙眼。

這是她與他的家。

在她多年的勸說下,他已忘掉多年前的血仇。雖然還是不待見張風,至少不會一見面就要刀劍相向。

而在三年前,他們便成為結成夫妻。

這裡便是他們的家。

但他以性命救回了她……

很多回憶湧進腦海。

曾經的大哥、二哥、三姐……到現在的他。

自己不值得擁有任何幸福,只要她珍惜的人,都會死於非命,換來自己苟延殘喘。

想著,她又哭了起來。

血淚灑下,在她娟秀的容顏上留下兩道赤紅的痕跡。

……………

在城裡,一個老人拄著拐杖在四處張望。

他明明已經很老,但走起來卻虎虎生風,有種雷厲風行的氣勢。他在城門的人群中鑽著,似是尋找著甚麼。

終於,他看到了索尼與周寧。

因為周寧異能的特殊,她不需要出城便能夠產生很巨大的戰術意義,卻也因此逃過一劫。

老人連忙走過來,蒼老是滿佈皺紋的手握住了索尼:「你們有見過我弟弟嗎?」

周寧想起魂蜂被能量風暴吞噬之前,看到那在空中攜手的身影。

她的面色變得蒼白如紙。

老人見狀哪裡還猜不到甚麼,面色劇變。總是老當益壯的他,此刻如老了十歲,眼前一黑昏倒過去。
2021-06-17 19:14:37
這是愛的加更嗎
2021-06-17 19:27:13
我大佬好有愛
2021-06-17 19:32:41
危酒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