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01 22:18:58
六月訂閱加更。(1/2)

第六百八十八章──山影

張風看著林西去,內心有點複雜。

這一代來說,可算是百花盛放,強者林立。張風、信惠、林東起,不在話下。除此之外,像孟陌、張瑞秋、卓不凡,同樣也是極強的機士。

機修師有江小白。

設計師有洛星,有崔士謙……

林西去,這名字從來沒有出現過。但張風此刻,卻難免生出佩服之心。他並非以實力、以技術見長,而是玩弄權術。

只是……

片刻,張風開口:「林西去,在我們同輩之中,你算是玩弄權術最出色的人了。」林西去面色平靜,似不為張風的讚美而感到驕傲,反而很認真開口:「我這種人,要玩弄心計只能在陰暗處,上不得明面。」

「但現在被天下第一人讚美……也就代表惦記。這令我很不安。」

林西去再次很認真,很誠懇的道:「所以我會盡量爭取在今天殺死你,不讓你有惦記我的機會。」

張風搖了搖頭,續道:「你確實很不錯,但……這種局不會是你能夠佈下的。」

林西去聞言低頭不語。

「揮兵西山,說動北林反水,聯手攻我異魂大陸。你是很不錯,但……你還很年輕。西山、北林的人都很老,老得不會完全聽從你這個年輕人的命令。」

林西去似是不認同的開口:「張先生,難道你不也是很年輕嗎?」

張風失笑:「你跟我又怎麼一樣?」

如果說這十多年來,張風同樣也有很大的改變。當中大概便是,對自己的自信。張風皺著眉頭看著林西去:「我這麼強,跟你哪裡一樣了?」

林西去看得出,張風是發自真心這樣認為。

而偏偏,真心話最是傷人。

所以一直保持心態平靜的他,也是有點憤怒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戛然響起:「夠了。」

…………

西獄分兩岸。

像極一座圓湖,卻分開了光明與黑暗兩邊,涇渭分明。

一半光明的空間,便是張風所在之處,只是此刻裡面卻是有三十多具屍體,被血染成腥紅一片。

而另一邊漆黑無光,便是林西去身處、以及暗箭射出之地。

此刻一道聲音似從黑暗極處響起,似是照亮了那半片難以窺視的空間。

林和鳴身子猛地一顫,蒼老的臉龐,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她仰首,彼方似有她極其驚懼之物。

張風的目光越過了林西去,瞇起了雙眼,彷彿藉此看清那陰影之處誰在藏頭露尾。片刻間,他的神色一滯,發出一道不知何義的歎息聲。

「原來如此。」



…………

那黑暗處,果然藏著很多人。那些人的肩膀都有個戰字,象徵著他們的身份與武力。只是因為地上那些屍體,他們看著張風的目光都充滿著警剔與敵意。

但在那些人群之中,卻有一道身影,穿著西裝、恤衫,黑色長褲,還戴著眼鏡,看上去像極了一個上班族的文職人員。只是此時、此地、此刻,出現了這樣一個毫不相襯的人員,便是不凡。

不凡之人,自然有不凡之處。

他看上去年紀已不輕,鬢髮間隱見白銀。只是他面上看起來還是精神奕奕。

他在這裡看了很久,一直都沒有說話。

也就代表他精神奕奕地看著張風被圍殺,看了很久。

這……有點變態,也有點可怕。

更令張風心寒的是,傳聞之中此人應該是重病在床很久,才導致被林西去奪權。

但既然出現在這裡,既然看上去那般精神。

那就代表一切都是假的。

病是假的,奪權是假的。

引張風來,是真的。

他開了口,曝了光。

林西去便退開一旁,眾人也退開一旁。他走了出來,與張風對望。看著那恭敬的林西去,面色從容的中年人。張風沉默下來:「手中拿著槍,就不方便行禮了。」

「見過林山主。」

姓林,又是山主。很容易會想起林嘯遠,但此人非林嘯遠,那麼只有一個可能。

他有一個可愛的名字。

他便是林小山。

……………

林小山走出來。

很多人都走出來,那些都是鬥戰堂的戰士。停止了沒多長時間的攻勢,再次開始。但張風同樣表現了那可怕的戰鬥能力,在強大的鬥戰堂戰士圍攻之中,卻仍然從容如意。

在刀光劍影之中,張風如閒庭信步。又似在萬花叢中起舞的蝴蝶。只是他的動靜之間都帶著強烈的殺意。

「為甚麼?」張風問道。

「為甚麼?」林小山反問道。

他看著從容如意地以槍鬥術進行各種匪夷所思規避、並戰鬥著的張風,抬了抬眼鏡:「張風,你雖然與我兩個兒子同輩。但你終究是一方領土之主,怎麼會問如此天真的問題?」

「異魂大陸代表著的是未知的領土,是豐盛的資源。」

「你才數萬人的勢力,卻霸佔著整個異魂大陸,會否太霸道?」

張風一側頭,一柄銀晃晃的長劍被他閃過。他提膝,猛地把那個人撞飛,雙槍帶著揮霍的對向後倒飛的人射了四發子彈,死得不能再死。

「你沒有問我,又怎麼知道我不會讓西山進來?事實上,我一直也有邀請東湖進來。」

風衣輕揚,張風如閃電般換了彈匣,槍火翻飛。

子彈劃出兩道曼妙的弧度,射向林小山。只是他四周早被鬥戰堂的戰士保護住,各自揮刀,擋下了那兩記弧線槍。

「況且,這些年我們與西山的交易,從來沒有讓你們虧本過。」

林小山搖頭:「既然可以自行開拓的,為甚麼要交易?」

「張風,你的存在感太強烈。你以為北林為何被說動,同樣出兵?」

「你太強了。你們整個部落都充滿太多強大的人。哪怕你們扮演著白臉,扮演著好人。但我們都不會相信你們。」

「沒有問過你?」林小山看著張風,面無表情:「憑甚麼要問過你?殺掉你不就行了?」
2021-06-01 22:26:56
2021-06-01 22:30:39
2021-06-01 22:43:38
好彩我仲以為係林嘯遠
2021-06-01 22:48:33
會唔會林嘯遠個隱世都係假
俾人隊冧咗
2021-06-01 22:49:44
牙遠
2021-06-01 22:50:34
楓成今篇教左我地一樣野
想要多啲文唔洗問楓成殺左佢搶佢電腦就有了
2021-06-01 22:56:07
有諗法
2021-06-01 23:03:09
楓成大佬剩低三十章完嗰時記得同我地講
2021-06-02 00:13:21
咁都等佢寫曬先殺
2021-06-02 08:03:04
第六百八十九章──RFO-I

蒲公英城。

現實科幻與舊式傳統建築風格揉合在一起的大城,裡面有一座看上去平平無奇的建築。

雪白、由數座大樓組建的建築群。

這在當初建城計劃中,是其中一座花費了最多心機的建築。

醫院,裡面充斥著生死。

生死是大事,自然值得多加照顧。

此刻在醫院當中,一名戴著眼鏡的青年,身穿無菌的手術服,手中拿著兩把刀、手術鉗子、鑽頭、清洗儀……

兩隻手拿著這樣多儀器,自然是不可能。

但若是六隻手,一切便變得理所當然。

就連他身穿的手術衣也是特製的。

因為他有六隻手。

這是范子德覺醒的異能,屬魂體系。

也正因如此,他能夠以一人同時處理多項手術。

沒過多久,眼前這人的內出血被他以超乎入聖的醫術及匪夷所思的手術速度治好,在六隻手同時縫針,那速度駭人聽聞。

「下一個。」

范子德的眼神仍然漠然平靜。

一名女子推著另一名病人進來,面露憂色。只是她最終還是甚麼都沒有說。因為她了解他。

他是真正的醫生。

把病人留下,童美月便悄悄離開,去處理別的手術。

只有范子德這邊,是連一個助手都不需要。

他自己一個人,便是整整一個外科手術室。

他都已經忘記自己做了多少次手術。

但他也知道,自己一刻也不能停下來。

……………

城的另一端,研究室忙碌至極。

整座城沒有戰力的異魂者,都盡著自己一分綿力,注入魂力透過整座城的系統,沒入太陽研究室。

而研究室的人員不斷把一塊又一塊的蘊星電池都擱於身前。

良久。

蘊星電池,一百二十塊。

這一塊都是最頂級的電池,極其龐大。當這一百二十塊組建起來,足有十多米高,像一座小山。

而在這小山身前的,只是一個人。

一名少年走過來。

十年了,李岩也從當年的孩童變成青少年。穿著研究員白袍的他,看上去多了幾分成熟。他喘著氣,對那站著電池組成的小山之前的男子開口:「暫時只能準備這樣多,勞煩了。」

那男子搖頭:「必需的。」

他雙手一張,似要擁抱眼前這座小山。

抱自然是抱不住。但在他虛抱間,卻有一抹黑影像個布袋一般探出。

布袋極大,似能容納天地,又似一張大口般,一口把這座小山吞了下去。在「吞」下這座電池組成的小山後,袋子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最終化成只有巴掌大小,落在地上。

擁有【乾坤袋】異能的,只能是連雲。

連雲自地上撿起袋子,掛在腰間。而他的腰間早有三個袋子在掛著。

每一個袋子裡面裝載著一百二十塊頂級蘊星電池,也就是近五百塊。連雲沒有久留,轉身便走出研究室。一輛越野車,一個司機早在那邊等著。

「走吧。」

連雲坐在副駕駛座,看向開車的青年,面上露出一抹憾色。

他很喜歡開車,但也知道此刻沒有被這青年更適合的司機。

越野車風馳電掣,走過大道朝著城外沖去。


轟隆轟隆轟──


城外城內,一牆之隔,卻恍若隔世。

槍鳴、爆炸的各種聲音,此起彼落。越野車卻像是意料之內,不顧危險地朝外駛去!

嗡──

有可怕的激光炮呼嘯聲音。在戰場,最可怕的是流彈。更不用說此刻乃是機甲大戰,不需要擊中,只需要擊在附近的沖擊波就足以把這台越野車揭翻。

只是那司機握著方向盤左扭右拐,卻總是如未卜先知一般把這些沖擊波都躲過去。他沒有預知能力,只有冥冥之中對危機作出反應的第六感。

「媽的,我真應該開著機甲在這邊大殺四方!」潘志祥開著車大聲吼道。連雲也是有點無奈:「若沒有你,恐怕我也過不來。」潘志祥也是知道戰場上瞬息萬變,而後勤是極其重要。

若沒有能量,機甲也只有一塊廢鐵。

所以連雲的重要性無容置疑。

而擁有【第六感】的潘志祥,絕對是保護連雲從後勤趕至前線的最佳人選。

紅土之上,越野朝外駛去。

有流光、炮火自天邊劃過。恐怖如雷鳴的爆炸聲密集如雨,像極了傳說中的煉獄。而在途中,可以看到有兩種奇異的機甲。

一種機甲雙腳修長,佔了機體近七成的大小。而在機體的身後有一隻細小的羽翼,很難想像這種羽翼能夠帶著機體升入空中。但與其古怪的外觀不相符的……是其速度。

目測已突破八赫的速度,在戰場形同鬼魅。

這樣的機甲有數十台,在戰場中來回閃動。可以看到這些機甲會在戰場中奔走,每當有己方機甲受到重傷,便會有其他戰鬥型機甲過來掩護。而那些詭異的機甲便會如兔子般飛跑過來,接走其中的機士繼而快速朝蒲公英城疾走回去。

那些受傷的機士,便是從醫院裡一個個被送進手術室的人。

這種機甲由崔士謙跟張風攜手研發──【RFO-I型】。

機體由崔士謙設計,幾乎減低絕大部份的防禦裝甲,換取了超過八赫的速度。更精湛的是機體的骨架設計,那是崔士謙以一種異獸【人兔】為理念。

人兔以兔子異化之後,擁有極其強壯的雙足,幾近人形,疾走之間速度快得匪夷所思。

而RFO-I型的骨架,正是仿照人兔設計,速度極快。至於其身後的翅膀並無飛行能力,卻能散發出光盾抵擋致命傷害,並在RFO-I型行走之極速間進行輔助變向。

但要說其核心,便是由張風設計的操控台。

張風摒棄了機甲的操控台,取而代之的是類似「汽車」的駕駛方式。

操控台只有兩根操控桿及兩個腳踏。

只是機甲不是汽車,人形的機甲需要進行三維移動。

張風便硬是利用兩根操控桿、兩個腳踏融入能量迴路的指令,獨自創出一套指令模式。嚴格而言,張風是吸收了江別樹的技術,繼而簡化RFO-I型的操控台。

這也導致駕駛RFO-I型的門檻極低,只要身體足以承受八赫速度的人類便能夠駕駛。

這種機甲,本來是適用於探勘。後來他們發現這種機甲巨大的可塑性,便直接融入軍團制式,專門負責後勤、救援等作用。

縱是如此,要製作這座強化骨架的關鍵材料很稀少,至今尚未找到取替方案。十年至今,也只製作出一百台RFO-I型。而納入軍團制式的只有三十台。

但也正因為這樣,才令軍團的生存率大大提高,往往只出現傷員,減員率極低。
2021-06-02 08:03:24
命就得一條……
2021-06-02 08:21:22
「沒有問過你?」李瑜看著仙人掌,面無表情:「憑甚麼要問過你?把你的電腦搶走不就行了?」
2021-06-02 09:07:28
2021-06-02 09:59:19
6隻手,可以同童美月玩好多野
2021-06-02 22:45:43
大佬呀你唔好咁癡線啦
2021-06-02 22:51:24
你諗咗去邊
2021-06-02 22:56:07
六月訂閱加更。(2/2)

第六百九十章──我要出去

至於第二種機甲便不陌生了。

那本來就是由江小白設計,張風進行操控台改造的【維修機甲】。十年間,江小白自然不會原地踏步。她直接把自己的思路及維修機甲指令表發放出來。

加上當年與張風一加一大於二的經驗,直接就訓練出【維修機士】,該機士需要擁有出眾的機修知識,專門在戰事中對機甲進行維修。

而作為維修機士的團長,便是羅志恆。

…………

越野車向戰場駛去。

RFO-I忙碌地進出戰場。

維修機甲於戰場中來回奔命。

沒過多久,越野車便到了戰場中某種方陣之中。

連雲也沒有廢話,走下車便把腰間四個小包一一放開,無數電池落下。

在看到連雲來到之後,頻道便響起了聲音:「能量低於百份之四十者,回來進行電池更換!」

……………

北林的夜梟機甲,以梟為名,自然是鳥型機甲。

其雙眼、嘴巴、雙翼都有安裝能量炮。

加上北林獨有的【獵瞳】,能隔著數百上千米對蒲公英軍團進行炮擊傾瀉,而不傷西山【掠火】軍團。

但蒲公英軍團那濃而不散的灰霧,在能量炮打進其中的剎那間便不斷被消解、減慢。

可以說,蒲公英軍團本來就是遠程機甲的剋星。

縱是如此,蚊子再少也是肉。

被消解後的能量炮並不致命,但夜梟軍團所組成融入魂力的【梟鳴炮陣】,足以令整個蒲公英軍團如陷泥沼,一舉一動之間受到極大的限制。

而這時候,便是掠火軍團的出動。

注入魂力後、同一制式的金屬大刀彌漫著火焰,與蒲公英軍團戰在一起。這種接觸戰,最是可怕。在兩大軍團合力之下,蒲公英軍團毫無懸念會陷入下風。

但相對應的,太陽部落在頂尖戰力中佔據絕對的優勢。

陳小花懸浮在空中,火焰亂舞,鳳唳連連。單是他一個人就足以牽制敵方極多的兵力。

何嘯、周寧、齊冰冰、呂柔、危陵、張瑞秋、卓不凡……

每一個都是以一擋十的存在。

只是西山那些隱藏在機甲軍團中的鬥戰堂戰士,以及北林隱在夜梟軍團之下,長期拿著極高威力狙擊槍的狙擊手,目標便是太陽部落的這些頂尖戰力。

戰爭如陷入僵持的局面。

唯一彼此不變的,是不斷有人受傷、不斷有機甲爆體、不斷有人死去……

死去死去死去。

這是一座絞肉場。

偏偏可笑的是,為此而付出性命的戰士,往往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為了甚麼而死去。

……………

兩道身影站在城牆外,靜靜地看著這一幕幕。

光炮射過天際,形同流星。

黑霧凝而不散,烏雲密佈。

火刃揮斬痕跡,火海如獄。

這是一幕名為「戰爭」的可笑劇場。

只是他笑不出來。

他仍然很瘦弱,看上去弱不禁風。他手中沒有拿著兩本書,因為他等會有事要做。更令人在意的,是他面上露出那悲天憫人的神色。

他不單單為了己方死去而感到悲哀,就連敵人的死亡,也令他為之哀愁。

「我要出去。」

身後的壯碩男子似在意料之中,面色平靜。只有看向眼前的青年才會泛過一抹柔色。

青年看向他,認真的道:「你不需要跟著我送死。」

壯碩男子面色恭敬,單膝跪地:「當願為你付出性命。」

青年與他生活良久,知道他心志已決,也不勸阻。他的目光越過了他,看向身後的眾人:「你們也不需要。」

數十人林立,卻先後的單膝跪地。在這其中,不難看到一些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如【魔神】霍利,【凶刀】袁秋夫,【飛葉】葉政清,【玫瑰】楊喬禎。還有曾經出自南城的兩名十葉機士謝軍、胡麗珊……

他們每一位放在聯邦,都是有名的機士。

但在太陽部落無人能夠指揮他們。

他們只隸屬於那個人,自稱為【恩惠軍】。

受過恩惠,受到牧恩的恩惠。

他們就連張風也不服,只服牧恩,也只跟隨牧恩。哪怕走的是共赴天國之路,也都在所不惜。

牧恩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良久。

他笑了。

他看向唯一一名沒有跪著的身影。那是一個只剩下獨臂的老人。他雖然沒有覺醒異能,但不會有任何人瞧不起他。在吳剛沒有發動異能的情況下,這獨臂老人能把吳剛打得像狗一樣。

似是察覺到牧恩的目光,老人警剔地看著他:「小子,休想我跪你。」牧恩失笑,開口道:「前輩,有興趣陪我瘋一把嗎?」

天殘看著這青年。

加上在機鬥城的日子,他已經看了這青年十多年。

他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有真正的聖人。他一直都看著這青年,等待他露出真面目的一刻。但十多年過去,他仍然沒能看到這一幕。

現在,這青年發瘋,想要去送死。若自己因此而錯過了,豈不是後悔終生?

牧恩似是察覺到老人的同行打算,便微笑開口:「那麼,我們走吧。」

……………

戰場之中,瞬息萬變。

時刻都充滿生、死的戰場,最是無常。

轟隆!

夜梟軍團隔著極遠的一次集火,隔著蒲公英軍團的灰霧落在一台機甲之上。機甲受到重創,倒下!

那台機士痛嚎出聲,看了一眼身體。

只見一根自機甲脫落的金屬桿,隨著爆炸刺穿了肺部,鮮血像是不用錢一樣流出。

「媽的!有兄弟倒下了!掩護!掩護!」

馬上有別的蒲公英機甲擋在這破爛機甲之前,以免被那些虎視眈眈的北林機甲補槍。

有RFO-I型像閃電一般撲了過來,該駕駛員看了一眼,便即面色鐵青。要成為RFO-I型的駕駛員,除了訓練之外,更需要有急救、醫療的知識。

單是看了一眼,他便知道這位機士沒救了。

按照搶救程序,這種已屬於沒救的傷員,他應該直接離開,把救援的資源放在別的傷者身上。

就在他猶豫之際,一道聲音不大,卻是足以令他聽見:「抱歉,請讓一下。」

機甲來回呼嘯的戰場之中,有三個人徒步走著。

他身穿黑色的祭司袍,面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客氣地說著話:「我想救一救人。」
2021-06-03 00:21:17
wololo
2021-06-03 00:32:32
搵兩隻肉馬秒咗你隻神棍
2021-06-03 01:14:48
牧恩就係牧師
2021-06-03 02:55:06
牧恩好型呀
2021-06-03 08:07:56
第六百九十一章──戰場就在那邊

那位駕駛員瞬間便認出此人,面露狂喜之色:「大人,請進。」他駕駛著RFO-I型讓開,卻沒有離開。他想親眼看著。

牧恩走了過去,看著那名傷員。

他已經失去了意識,嘴角不斷冒出血沫,胸口那根鐵枝猙獰至極。牧恩轉身看了身後的秦桑一眼,秦桑會意,那如蒲扇的大手伸出握住了鐵枝,毫不猶豫地拔出!

「啊!!!」那傷員痛得直接醒過來,其慘嚎聲就連炮火也都無法掩蓋。

「殊……」牧恩連忙跪在地上,雙手隔著數寸,虛按在他的胸口上。

柔和的綠光自掌心冒出,落在那拳頭大小的傷口之上。那名RFO-I型駕駛員屏住了呼吸,面上盡是難以置信之色。因為那足以致死的爛肉傷口,卻以肉眼可見地癒合。

那傷員緩緩睜開雙眼,目光帶著迷離。

入目而來的,是一張帶著聖光的溫和笑臉。

這是天使嗎?

自己已死,到天國了嗎?

看到此人而無礙,牧恩方收起雙手,輕輕於胸前劃了個逆十字:「願天神與你同在。」他站起來,看向那位RFO-I型的駕駛員:「煩請閣下,把他帶回醫院。我只能治療大概的傷勢,詳細還是得找范院長看一下。」

那位駕駛員連忙開口:「沒問題。」

牧恩朝著他微微一笑,便向前走著。

身後秦桑面色漠然,緊隨其後。

這下不單單是那位駕駛員,就連那些替其掩護著的蒲公英軍團機士都愣住了:「牧恩祭司,你這是想……」

牧恩微微笑著,再次客氣的開口:「抱歉,請讓一下。我想要去那邊。」

他的手指指向,是戰爭最激烈的核心之地。

就連RFO-I型的駕駛員也不敢進那邊,只能在戰場的後方等待有人把傷員掩護並救回來。

他們已是震驚無語:「大人,為甚麼要去那邊。」

牧恩先是一怔,旋即認真開口:「因為戰場就在那邊啊。」他沒有再多說,腳步緩慢而堅定,朝著戰場走去。

與機甲相比,他是何等渺小。

但不知為何,在所有人眼中的身影卻變得無比高大。

秦桑平靜緊隨在牧恩其後。

一名獨臂老者又老又醜,卻是懶洋洋大踏步跟著走。

有西山掠火機甲注意到牧恩,便朝著這邊殺來。身後的獨臂老者戛然憑空消失,再出現的時候已落在掠火機甲的駕駛艙旁邊,那看上去可憐的獨臂卻是凶殘至極一掌拍在駕駛艙,把裡面的機士直接震昏。

北林有光炮朝著他們打來,秦桑面色漠然。身上帶著玄奧的紋路,藍光沿著紋路自後背流淌至他的手臂。這些藍光的紋身,自他覺醒以後發動魂力,就會自動冒出。當藍光流溢至掌心,兩把巨大湛藍色的光刀憑空冒出。

光刃虛斬,就連光炮也都斬開兩半。

從始至終,牧恩如刀光炮火都視若無睹,眸色幽靜地向前行。

戛然,天上有烏雲籠罩住牧恩,那是數十台機甲呈保護之勢,跟隨著牧恩朝著戰場核心之處走去。

戰火連天之間,率先走在最前的那黑袍身影,看上去是何等孤獨,何等詭異……何等神聖。

……………

西山的西獄之中。

不知道是因為攻勢太過猛烈,還是眼前的現實太過震驚,張風沉默下來。

獄內沒能聽到山外的浪潮聲,但卻有很強烈的風聲。

那是身法帶來的聲音。

張風很強。鬥戰堂能夠動用的人手,都被派到這裡來對付一個沒了異能的張風,卻仍然在不斷的死著人。兵器盡出,破體箭準備了極多。

但鬥戰堂的人還在不斷死著。

張風憑藉著手中的兩把槍,腰間一排長長的彈匣,冷漠、精準,不留情面地收割著性命。只是比張風更加冷漠的,是站在對面的林小山。

血已流成窪,腥氣與屍臭刺鼻至極。

但林小山仍在精神奕奕,眼也不多眨地看著。他有修練奇山經,但並不擅肉體戰鬥,他一身技藝在機甲操作。但他很確信,張風一定會死。

為了這個局,他計算了很多,哪怕張風的實力出乎他意料之外,但他準備的人手同樣超乎想像。

張風死,太陽部落雖強盛,但缺了天下第一人、能無視數量的頂級強者,身處異魂大陸的太陽部落就如身懷重寶的肥羊,滿天下都會出手爭奪。

而西山也會獲得一個很好的結果。

所以他很認真地看著戰鬥中的張風,直至確保其死去。

林和鳴氣得嘴皮子都顫抖起來,若非被關進來之前服下了西山的化筋散,她恐怕要跳出去跟林小山拚命:「小山!你到底在幹甚麼?!」

林小山的目光仍然緊盯著張風不放,壓根兒沒看林和鳴一眼:「姑姑,我在殺人。」

林和鳴只是不喜歡動腦而已,並非愚蠢之輩。只是念頭一動便把事情都搞清楚。她臉色既驚且怒,下意識喝道:「若非大哥閉關,他豈會容你如此?」

再次陷入沉默,只有張風與鬥戰堂等人交手的風聲。

林小山沒有回答,還是不能回答?

片刻,林小山終於轉過目光,看向林和鳴:「姑姑,你有沒有想過,這本來就是一個問題?」

「我……才是西山的山主啊。」

「為甚麼我要獲取他的同意?哪怕他是我的父親。」

林和鳴看著眸色盡是認真的林小山,心底盡是冰冷一片,彷彿眼前的是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

「西山……沒有改錯名字。位於西方,朝不見日出,夕見日落。整座山都充滿著沉沉暮氣。」林小山眉頭微微一皺,像兩把長劍的劍尖輕觸在一起:「令人煩厭。」

「長江後浪推前浪,又如日升月落、人老入土。但西山卻像是一顆永遠不會落下的夕陽,沒能帶來新鮮的變化,只有暮氣凝而不散。在世界轉變的時候,我們仍然在固步自封,抱殘守缺。」

「曾經,我們有過一次機會,但失敗了。」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張風身上:「這次,不會再失敗。」
2021-06-03 08:08:11
我覺得我型D
2021-06-03 08:15:02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