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21 20:16:22
罰你推多兩下
2021-06-21 20:21:21
兩下咁少咩
2021-06-21 21:44:59
有教練推 咁我唔推了
2021-06-21 23:21:48
罰埋你
2021-06-21 23:59:53
沒有推 唔會畀成佬得逞
2021-06-22 00:02:33
新po未
2021-06-22 00:26:13
推多幾下就有
2021-06-22 00:36:49
聽講成成未好返哂 唔迫了
2021-06-22 00:38:13
係愛呀哈利
2021-06-22 00:40:31
鞭策下掌掌出多啲文會快啲好
2021-06-22 00:59:58
出文有助身體健康
2021-06-22 10:58:12
2021-06-22 11:03:32
早餐呢
2021-06-22 11:50:13
2021-06-22 11:51:32
早餐呢
2021-06-22 11:59:33
第七百零九章──暮晨.一

時間漸漸過去。

太陽部落也從哀傷中走出來。

一個個好消息逐漸傳來,夏山醒了、秦桑醒了、吳剛醒了,趙南海還沒醒,只是身體數值正常。

然後,他們卻找不到張風。

張風擁有操控空間的能力,若這樣的他一心想要躲貓貓,普天之下沒有人能夠找得到他。

但張風卻留下了信息,讓他們作出選擇。

眾人只看了數眼,便作出了相同的選擇。

………………

山雨欲來。

南城域內都明顯緊張了起來,對各種物資的需求直線提升。而平時遍佈在域內各處的聖衛的數量明顯減少,有很多人看到那些以往神秘而高高在上的聖衛,連夜趕到船場坐飛船。

而飛船的方向,是南方。

與此同時,很多市民都看到那天傾世宮發射的【萬里長征】,馬上嚴厲譴責南城出爾反爾,擅自動用可怕的戰爭兵器。但南城索性裝作充耳不聞,逕自無視。

後來有的團體鬧得大了,南城乾脆不再裝了,直接有機甲小隊出動,把整個廣場的示威團體殺個一乾二淨。

血與戰火,令所有人民噤若寒蟬。

所謂民主、自由,終究還是得建基於雙方擁有同等條件之下,才能達成的共識。若實力相差太大──猛虎豈會與綿羊妥協?

憤怒有,無奈有。

更多的只是一種濃重的無力感。

對世間的無能為力,有的選擇反抗,但更多的選擇了妥協,苟且偷安。

……………

雖然南城成為聯邦的主人,但很多城市都沒有改名換姓。

像咸陽市仍然還是叫咸陽市。

當中有一個城市,從來沒有被南城的戰火所牽連,甚至連聖衛一個都沒有踏進這城市半步。或者是因為這座城市擁有很多值得尊敬的人。

醫者,乃與生死交戰的戰士,自然值得尊敬。

這裡是木生市,被喻為醫者之都,也是整個聯邦醫術科技最高的地方。就連南城也不敢得罪這些醫生,畢竟誰也會生病,只有白癡才敢對醫者不敬。

這天,一艘小型飛船悄然來到了木生市,沒有驚起任何人的注意。

下船的只有兩個人,一男一女,看上去都很年輕,偏偏他們之間的氣質那般圓融,更像是成婚多年的夫婦。

他們才剛走出船場,便伸出手截住了計程車。

「兩位,請問要到哪裡嗎?」

男子很是溫和,微笑開口:「醫樓,謝謝。」

「好的!」司機有點驚訝,旋即笑著開口:「看來是本地人啊。」

在木生市並沒有一個地方名為【醫樓】。但若是居住在木生市的本地人就知道,醫樓是一個別稱。真正的名字是木生醫學院,也是整個聯邦首屈一指的醫學院及研究室。

若論科技水平,木生醫學院與首都醫學院實則不相伯仲。

但人們更推崇木生醫學院──因為那是凌初晨一手創立的醫學院。

聽著司機的話,男子溫和笑著:「是啊,都很多年沒回來了。」

語畢,他便看向窗外。

目光看著的,便是遠處的雪白建築群。

這二人,便是范子德與童美月。

……………

醫院,乃是生死常駐之地。

每天都有生命在醫院誕生,同時也有生命於醫院逝去。

一來一往,是為循環。

而嚴格來說,最是見慣生死的並非打仗的軍人,而是身處醫院、以白袍為軍服的醫護人員。

木生醫學院是學院,同時也是研究所,也是一間能夠接收病人的醫院。三為一體,在裡面就讀的學生除了能夠接觸最頂尖的醫學知識,也能透過實習,學以致用。

此刻在木生醫學院的頂層,那是醫院裡最豪華的病房,壓根兒不像「病房」,而是酒店的總統套房般。驟眼看來,直如豪宅的大廳。而在這大廳裡,卻是密密麻麻足有十多人在這裡。

有男有女,有年輕有年長。

居中一人咳了一聲,看上去大概三十多歲,身穿正裝就像一個企業人士:「相信大家對我繼承醫學院沒有意見吧?」

另外一人卻是身穿白袍,眉宇間與正裝男士很是相似。他冷笑一聲:「憑甚麼啊?讓個連醫學院都讀不了的人繼承醫學院,豈不是笑話?」

那正裝男士面上泛過一抹惱色:「就憑我是長子!」

「嘿,父親可沒說過長子就要繼承醫學院。真要說的話,只有身為次子又成為醫生的我才是最適當的繼承者吧?」

一名女子走出來,也是身穿白袍,面若寒霜:「木生醫學院裡,研究所這邊一向都是我負責,也代表父親對我的信任。」她看著西裝男子:「一個是連醫學院都沒能讀上的廢物──」說著,她又看向白袍男子:「一個是勉強畢業、藉著父親的名頭才剛好考上的庸醫。」

「就憑你們想要繼承父親畢生心血,會不會過份了啊?」

那站在西裝男子旁邊的貴婦走出來,厲聲對白袍女子喝道:「妳就是這種態度對待自己的親大哥嗎!?」

白袍女子面色不變:「對於長年居外、若非父親行將就木才回來裝孝子的『大哥』,我不認為我要給予足夠的尊重。」

整個畫面吵鬧之極,像一場鬧劇。

至於在牆邊,安靜地站著三個人。

他們一語不吭,一者面露失望、惱怒之色,另一人卻只是冷笑嘲弄。最後一人則是面色漠然。

嚴沛,丁玖良,便是凌初晨畢生只收的弟子中的兩個。

前者乃是著名的神經外科專家,後者則是心臟科的權威,是凌初晨的得意弟子。此刻看到自家老師的家人在這裡上演著爭奪家產的鬧劇,豈能不既憤怒又心寒?

至於第三人則很平靜。

因為他早知道一切的安排。

他是凌初晨的律師,手中抱著那暗紅色皮革文件夾裡,便是放著凌初晨的遺囑。

這裡是聯邦最有名的醫院之一。

事實上,他們早已知道,凌初晨很可能捱不過這幾天。

所以才有了眼前這俗套的戲碼。
2021-06-22 11:59:57
病假訓到自然醒
2021-06-22 12:04:54
2021-06-22 12:23:43
2021-06-22 13:01:06
佢2個就咁番黎,南城咁都唔知
咁張風唔洗用異能啦,就咁坐飛機番黎咪算
2021-06-22 16:22:27
我都諗咗陣 可能經西山北林入境掛
同埋聖衛少咗 冇咁掦
2021-06-22 18:25:11
2021-06-22 18:44:03
之後先講講原因
記低佢先~
2021-06-22 19:15:15
2021-06-22 19:45:54
做咩sad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