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7-01 10:48:12
邊度可以預購
2021-07-01 11:02:21
2021-07-01 11:41:41
沒有早餐
2021-07-01 11:46:23
更聽日先加
今日大家留意番應該留意ge野

第七百一十七章──教皇.二

年輕人聞言一怔,旋即笑著搖頭:「先生你是欺負我年輕──侍神派不可能被解散的……」似是知道他想說些甚麼,老李搶先開口:「除非教派失去了大主教超過五年,那就有權力解散重組教派。」

「溫善大主教五年前死了。」老李沒有注意年輕人那如遭雷擊的模樣,在他看來溫善大主教魂歸天國這種大事自然家家知曉:「現在正是第五年。你看今天奉神派在各市的主教、樞機都來到了恩典城,肯定要有大事發生。若我沒有猜錯,大概今天就是逼宮之時。」

那年輕人結巴著開口:「溫……溫善大主教死了,那卓冷歲主教呢?」

「卓主教比向世大主教更早死,早在七年前死了,聽說是癌症。」

老李沒再理會這個看起來糊里糊塗的年輕人,面上盡是不甘:「不說別的,若方柏真的敢亂來,我肯定要出臉。」旁邊的中年男子面露為難:「老李,為甚麼你就那般偏執?」

「老徐,你跟我自然很是清楚。」老李這一刻不像個準備踏入晚步的男人,而是一頭雄獅:「方柏不是他。」

「我們……唉……始終沒有證據啊。」

「他騙得了天下,騙不了我們這些天天去拜見的信徒。」老李面無表情:「他裝神弄鬼,還不否認,根本就連祭司也沒資格做。」

被稱為老徐的人苦口婆心:「都十多年了,我們本來就是奉神派,讓奉神派壯大有何不可?反正……我們也不能肯定方柏就不是那個人。」老李像是激動起來,抓住他的肩膀:「你這是甚麼話!這十多年來,我們像鷹一樣盯著他,不就是等他露出破綻嗎!現在你這是要否定我們十多來的努力!?」

老徐長長歎氣一聲,沒有答話。

氣氛一時間凝重起來。

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聖歌的聲音。

神祭,開始。

……………

從聖塔前,一左一右、一黑一白兩座教堂聳然而立。又似是守衛著信仰神聖之地的門徒,亙古不變地存在著,從沒離開過。

從聖塔為中央,兩座代表著侍神、奉神兩大教堂略為靠近,左右而立。

這就令三座建築呈三角而立,而在中央的空曠場地,便是每年天神教會於恩典城舉辦神祭之地。若是夏山在這裡,恐怕一眼便看出其中央的三角地界的長寬高幾近等平,呈完美的平衡,此廣場也被稱為【神聖三角】。

而站在神聖三角中,分成兩批人,皆是身披祭袍,明顯盡為神職人員。只是與那邊人多勢眾相比,侍神派堪稱門可羅雀,為首的竟是一名面色畏懼的中年男人,看著他袖間的紋路,竟然只是一名樞機。

一些侍神派的教眾不禁黯然心酸,堂堂天神教一大派,現在能派出來的為首祭司竟然只能是一位樞機?

至於另一邊廂率先走出來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哪怕過了十年,仍然能夠隱約在他臉龐上看出當年那自信的神色。

侍神派無大主教,那就只能是他出來主持神祭。

男子走出來,袖間三條金色間條象徵著他尊貴而神聖的身份。他來到人前,聲音帶著令人信服的神聖莊嚴:「願天神與你們同在。」

無數信徒面上露出狂熱之色,十指交錯為祈禱手式。

他便是奉神派的大主教──方柏。

方柏走出來後,開始帶領著神祭舉行,自有祭司唱頌聖歌。會特地前來恩典城參加神祭的,自然是天神教虔誠的教徒。但卻有一群人站在最後方,冷冷地看著這一切的發展。

這當中,竟然是以那個老李為首。

與其說盯著奉神派,他們的目光更多是看著方柏,似是審視著甚麼。

……………

此地無酒,自然沒過三巡。但聖歌聖詩都唱了三首以後,場面都漸漸熱鬧起來。

因為他們都知道,接下來是神祭的重頭戲,辯難。

兩派辯難是難得一見的景象,他們自不會錯過。只是旁觀者中很多都只是面帶古怪的笑容,看著那只能由一名樞機帶領著的侍神派。

自溫善死後,侍神派可以說是廢了。而奉神派沒有閒著,對侍神派的神職人員及信徒進行招攬。

五年間,侍神派已是名存實亡。

他們更多都知道,今天便是徹底毀去侍神派的一天。

方柏沒有吭聲,只是看了下方一眼。一名老者走出來,他便是多乾,也是多年來方柏的得力助手。方柏能坐上大主教的位置,少不了多乾的功夫。

只見多乾看著侍神派一方,冷聲開口:「天神見證,兩派辯難。」

那名樞機名王思平,是跟著卓冷歲的門人。雖然學不到家,但還是有半分卓冷歲的風骨,沒有退縮的走出來。

多乾瞇著雙眼。

就是這王思平在接過侍神派後,仍然跟奉神派對著幹,才令方柏的大業節節受阻。只見多乾戛然一聲暴喝:「大膽!」在場眾人為之一驚,這是怎麼一回事?

多乾看著王思平,目光冰冷:「我派準備出來辯難的是方柏大主教,就憑你區區一個樞機,想要與大主教辯難?」

王思平似是猜到他想說些甚麼,面色變得蒼白起來。

果然,多乾搖頭:「侍神派大主教一直懸空,至少也得派出個主教出來吧?」一邊說著,他的聲音越發清冷起來:「若是連主教之位的神職人員也沒有,侍神派還存在有何用?不如就此解散重組罷了。」

王思平驚怒至極,以他的經歷、地位,早就可以成為主教。但要成為主教,必需先獲得五位主教的擔保。侍神派的那些老者隨著年歲早就死盡,至於奉神派的主教更是不會替他作擔保。

「你──」

多乾瞄了他一眼:「王樞機,注重一下身份與場合。」說著,他便看向侍神派:「侍神派荒廢多年,天神教不能坐視而不管。我在此申請,廢除侍神派,重組教派名為──服神!」

一言若雷,炸得所有教徒的人震驚至極。奉神派的自然面露狂喜,侍神派的則面色蒼白,有的更是哭了起來。至於老李同樣面色青白交加,深呼吸一口氣便想要走出去。
2021-07-01 11:47:30
多謝支持
2021-07-01 11:47:40
金主大佬又出手
2021-07-01 11:48:10
好慘……幻想到都覺得……
2021-07-01 16:01:30
咁之後未出果d點算
2021-07-01 18:05:22
2021-07-01 18:39:30
邊度訂
2021-07-01 19:18:39
點解咁快有
2021-07-01 19:48:45
2021-07-01 19:56:02
2021-07-01 20:25:53
Thanks 已買
2021-07-01 20:31:14
禾刀修島鳥
2021-07-01 20:31:44
2021-07-01 20:41:55
係咪有post推?
2021-07-01 20:44:27
啱啱買左
2021-07-01 20:45:06
買咗晶戰記?
2021-07-01 20:45:19
2021-07-01 21:12:52
Both
2021-07-01 21:37:59
精戰記
2021-07-01 22:03:34
2021-07-01 23:59:56
都唔奇
前半係早幾年前定
今年完埋後半
2021-07-02 00:11:09
七月打賞加更。

第七百一十八章──教皇.三

旁邊那個老徐死命拉著他:「老李,你真是瘋了!」

「難道就坐視不理!?」老李不斷掙扎著,只是年紀漸老的他也沒有多少力氣。

「你看四周的十字軍團,還有明顯早有準備的方柏。沒希望了。你現在出去被盯上,饒是你家的背景也保不住你。」

在那年輕人身後,有一名略顯壯碩的男子看了年輕人一眼,似是詢問。但那年輕人只是靜靜看著地板的青磚,似蘊藏天神的真言於其中,逕自出神。

那被稱為老李的中年男子深呼吸一口氣,面色認真開口:「你們知道的,我就是個廢物。當年我都想要自殺,就是那位大人救了我。我雖不知道那位大人是誰,但至少方柏這個沽名釣譽的傢伙,我看不順眼。」

「你們誰都別勸──反倒是誰還惦記著當年大人的恩情,誰就跟我一起走出來。」

「難道我們【真神小組】建了這樣多年,就是如此白費?」

老李深呼吸一口氣,再也不管不顧,甩開了老徐的手走出來:「我反對!」

……………

方柏坐在神座之中,閉目養神。

他在想著這一切。

除曾經一次意外後,他人生一片坦途。從祭司成為今天的大主教,他想要擁有的比所有人更加容易。

像眼前只要廢去侍神派之後,新的教派【服神派】裡面其實都是奉神派的人,所以兩大教派相互對立抗衡將會名存實亡。

而對於南城的邀請,他是欣然樂見。畢竟現在已不再是聯邦──而是南城。

南城開出的條件,令他無可抗拒──封天神教為國教。

天下間只能有一種信仰,便是天神教。

天神教會將會遍佈天下。

這是名留青史的大事情,而促成此事的他,聲名將會極高。

坐擁兩大教派,他的身份與教宗有甚麼分別嗎?

沒有。

他就是教宗。

就在他想著未來十年將會發生的事實,一道聲音鑽進他的耳間:「我反對!」

方柏睜開雙眸看向那群人,面上仍然從容神聖,但眸底卻泛過一抹厭憎。

怎麼又是他們。

……………

老李,名為李成仙。

這是一個極其老套、古怪的名字。天神教義遍佈天下,所謂虛無飄渺的仙人早已成為笑話。據聞是當年李成仙爺爺在生下孫子的時候喝醉酒,指了這個名字。

於是便有了李成仙。

只是李成仙的家裡乃是大族,專職整個聯邦的物流運輸大業,名為「桃李物流」──這可是真正的大企業,在整個世界的資產總值排得上前百名的豪門企業。

李成仙是地道的紈絝子弟,沒讀多少書,也不需要他讀書。反正家族有花不完的錢給他,漸漸他的父母都放棄他,任由他遊戲人間。但李成仙就像一般的紈絝子弟,當真的對他心存放棄、不抱希望,他又想建功立業證明給人看。

那年,李成仙誤信友人,以企業的物流脈絡擔起了運送貨物的買賣。當一次被截查後,才發現那友人一直讓他運送的都是可怕的毒品【小時候】。

李成仙鋃鐺入獄,家族花了無數白花花的銀錢,找人替他頂包、善後。當李成仙出獄的時候,看到白了頭的父母,心存內疚、卻又從未受過挫折的他,很容易生出輕生的念頭。

就在那時候,他陪伴著母親,到了天神市。

那是一家小小的教堂裡的告解室。

那溫柔如春風細雨,化解了自己內心的戾意與負面情緒。當他從告解室走出來之後,才發現自己已是淚流滿臉,抱著自己那漸老的母親大哭一場。

也是自那天之後,他發憤圖強,重回學院認真學習,跟著父親學習處理生意。但他知道,那間看上去不起眼的告解室,是他的人生轉捩點。

隨著日子過去,那間告解室的名氣越盛,李成仙卻毫不為奇。那位祭司教義深奧,說不定哪位神秘的主教弟子,若無這等名氣反倒會令他驚奇。

但直至有一天,那告解室的門打開來──走出來的,是一位年輕人。

那是方柏。

李成仙為之驚歎,真不愧是天神教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樞機。曾經人們都以為方柏在那年於虛擬網天神花園敗下陣來一蹶不振,哪知道他竟然一直在天神市的小小告解室中,以這種方式入世修行!

李成仙欣喜之餘,也搭上了飛船前往天神市,與這位改變了自己人生大恩人好好道謝。

「與天神與你同在。」方柏溫和地笑著,然後便離開,與別的信眾談話。但李成仙的面容僵硬,就連方柏甚麼時候離開都不知道。他腦海裡不斷回想那間小小告解室裡的聲音、氣質……

方柏不是他。

李成仙深深看著方柏的背影,面容變得冷漠至極。

……………

當年那位神意深湛的祭司,開渡過的民眾不止凡幾。李成仙堅信,不會只有他看破這一切。他悄然在虛擬網中開設討論,他這種「朝方柏潑污水」的舉動自然遭受到極多的抨擊。

但也有人暗地裡找上他,與李成仙的想法一樣──說不出來,但就是不對。

他們組成了【真神小組】,人數只有區區十餘人,但都是曾到過那間告解室而成為那位神秘祭司最堅定的信徒。

至於更大部份的人堅信方柏破而後立,成為神意深湛的祭司。曾經敗給他的牧恩更是成為逃犯,一切都成了方柏的背景。而這就導致李成仙等人成為了很多人的眼中釘。

就如所有人眼中的神仙眷侶、郎才女貌,全天下都認為你們是一對的,所以你們就該在一起。

甚麼?你喜歡了鄉村姑娘?

甚麼?你喜歡了窮苦書生?

不行。

因為那不符合我們的幻想。

我不相信。

真神小組在虛擬網宣揚方柏虛假面具的活動屢遭打壓,隨著年期更受到南城【捕夢者】的追捕。久而久之,真神小組也不敢出來,只能私底下聯絡,發洩著對方柏的不滿。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