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甲玄幻】三魂行.十八 (忙到)

994 回覆
169 Like 2 Dislike
2021-06-13 18:02:03
寫愛情小品想搵掌b交流
2021-06-13 18:14:56

等我寫篇美緒x香香俾你過目下
2021-06-13 18:15:35
你點知的
2021-06-13 18:16:39
umm..
都係比較擅長寫d動作類,有打鬥
之前有試過寫推理,覺得自己寫得差
之後就疊埋心水寫玄幻戰鬥之類ge作品
2021-06-13 18:16:50
咁重口味
2021-06-13 18:22:20
十年 乜都玩齊
2021-06-13 21:41:37
推理掌掌無論係遊戲之道定三魂行異域嘅plot twist都係幾令人意想不到
2021-06-13 23:53:39
2021-06-14 00:31:25
瑞牛節快樂
點解大時大節一定要搭個快樂
2021-06-14 10:34:39
2021-06-14 12:14:30
早晨

第七百零一章──紅土不清

兵荒卻沒有馬亂,人們早已不需要野馬作載具。

龐大的機甲卻是跌跌撞撞地乘著風勢,想要逃進灰黑色的蒲公英城。自他們看到天邊有雷霆自南方而來,整個過程不到數十秒。

哪怕加上陳小花以命換來的十秒、危陵及呂柔的風勢加速,還是有很多人逃不進去,被無情的能量風暴吞噬。

不留情面、不留絲毫、不留痕跡。

只有最純粹的能量。

這也是最純粹的恐怖。

縱是如此,還有極少部份人及機甲趕進城內。他們甚麼人都有,有太陽部落的本土族人、蒲公英軍團的機士,也有本來是派來與其開戰的西山、北林機士。也有西山鬥戰堂的戰士……

但趕進來,又未必能夠守得住──

畢竟從一開始,誰有說過蒲公英城能夠擋住萬里長征的能量風暴?

……………

蒲公英城裡,張風的族長府偏於城的中央。

但若有人能夠鳥瞰整座灰黑的大城,會發現城中央的並非族長府,而是一座不太起眼的別院。

院中,有一男一女坐在地面,面色平靜。

男的看上去俊逸,帶著秀氣。加上那幅眼鏡,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文弱書生的氣息。

女的卻充滿著知性,偶爾看著身前男子的目光,卻是夾雜著愛意與寵溺。

這二人,便是夏山跟劉思詩。

「來了。」

「嗯。」

「也不知道能不能擋得住。」

「可以的。」

夏山很堅定地看著劉思詩:「我們模擬了那麼多遍,不就是為了今天嗎?」劉思詩先是一愣,旋即失笑開口:「是啊。」

夏山收回目光,看向那不斷擴展而可怕的能量風暴。

二人坐在地面,泥土卻像是具了生命般漸漸蠕動。

十年了,夏山與劉思詩早已成婚。或許是因為他們的命中注定,二人覺醒的異能,均是【元素系】的操控泥土的能力。

他們不需要像廣元客棧的那蓮花玉座來增幅自身的異能──這方大城,本來就是他們二人所建造而成。

很多很多年前,張風等人初入異域,在林間遇上了異魂者小艾。

當年那個不成氣、甚至還不是戰魂師的小艾為何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便是因為當年那座大林裡的一草一木,都是小艾以異能栽種而成。

同理,蒲公英城便是夏山與劉思詩的地盤。

只要在城內,夏山與劉思詩便是無堅不摧。

本來堅實的土地似是失去了一般的定義,若是遠遠看去,會發現以二人為中心,泥面若湖,自有漣漪向外彌漫,席捲開去。

嗡嗡嗡嗡嗡──

蒲公英城那灰黑的城牆亮起了無數玄奧深厚的光華,一道光罩,把整座大城包裹在內!若有了解蒲公英城主力機甲──蒲公英機甲的人,會發現這層光幕看上去若終年彌漫在蒲公英機甲身周的光華是何等相似。

這種能量結構,本來就是夏山發現出來,最終被張風採納,繼而打造成蒲公英機甲最強之盾。

轟隆轟隆轟隆!

可怕而致命的能量風暴肆虐的速度極快。那些拚命想要趕進城裡的機甲,在看到大城亮起了灰暗光幕瞬間面露絕望之色:「開門!開門啊!!」

風暴將其吞噬。

機甲、血肉、聲音。

半分也不留下。

風暴落在蒲公英城!

在城內,夏山與劉思詩同時吐出一口鮮血,相視一眼均看出彼此眼中的心悸。只是二人很快便平伏心神,魂力沒入地面擴散至整座大城。

……………

紅土不清,赤霧不明。

這次不再像當年曾江,有某種奇異的力量籠罩、不讓力量向外擴展。

以萬里長征落下之處起計,入目盡是極具毀滅性的能量風暴。風暴無情地把一切都攪成碎片。

跟那如赫赫天威的能量風暴相比,在其中被灰黑光幕籠罩住的城,看上去是如此可笑而不起眼。

所有在城內之中,都能夠聽到灰黑色的光幕與能量風暴相撞那令人牙酸的聲音。若是下一刻整座光幕消散,他們都不會感到意外。

此刻他們都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寄予希望。

希望這座城能夠撐下去。

……………

遠在東湖。

雖然相隔不算近,但萬里長征的動靜太大,哪怕相隔萬里也能清晰可見。

隨著那道驚天的雷霆落下,那相距得極遠的南城軍隊,不約而同地轉身,重新回到南方,消失不見。

李滿瞬間意識到那是怎麼一回事。

從一開始,南城只是站在這裡,不讓東湖對太陽部落支援──因為南城不希望這場戰爭太快完結。

讓太陽部落贏得太快,在打掃戰場、收掠戰俘以後,他們便會回城。雖然南城不知道蒲公英城能否擋住萬里長征,但以南宮傾世那算無遺策的性格,肯定不會賭。

而南宮傾世從一開始,也沒有打算讓北林、西山他們贏。

只有把戰場化成沼泥,同時將三方都拖在其中,才有時間讓那驚天動地的一炮落下,一石三鳥。

太陽部落、西山、北林、東湖、南城、張風、林嘯遠、林西去……盡數於南宮傾世的局中。

當思前想後理解清楚整個陰謀格局以後,李滿不禁發自內心一陣冰冷。

就在這時,院長室的大門被推開。

進來的是小松,他有點驚慌的開口:「子晴姐走了!」李滿先是一怔,下意識問道:「她去哪了?」

「她說要回北林。」

李滿聞言便沉默下來,良久他才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小松有點擔憂的試探道:「李大哥,我們要派人支援張風哥哥嗎?」

「嗯。你讓信惠放手施為,她知道該怎麼做。」

小松連忙重重點頭,風風火火地跑走了。

李滿坐在辦公桌前放空,片刻才撥動了腕間的千機環──他找林東起。

他知道從張風出發之前,便私下找了林東起告知西山生變。而林東起也跟李滿請示過,才出發前往西山。

只是當通訊接通,李滿也是瞬間看到了旁邊的張風,面色變得煞白。

然後他便看到張風帶著林和鳴,消失於峰頂。

「唉……」李滿長歎一聲,掛斷了通話。手指輕敲著桌面,腦海中思索著很多東西。

天下、聯邦舊土、異魂大陸……

而這一切一切,卻像是瓶中的世界。

南宮傾世一直如神祇一樣,俯視著、算計著。

也就在這一刻,李滿有了決定。
2021-06-14 12:16:25
其實我都鐘意寫推理、扭橋,但如果成本書都係咁就唔擅長
同理我都鐘意寫言情,好似小白同張風、阮碧兒同游龍,但要我成本都係寫感情又唔得

所以都係鐘意以玄幻戰鬥為主,溝埋哂其他各種元素ge長篇故
2021-06-14 12:17:00
其實今日係屈原死忌節
2021-06-14 12:45:31
而這一切一切,卻像是瓶中的世界。

連登讀者一直如神祇一樣,俯視著、算計著。

也就在這一刻,掌掌須要加更。
2021-06-14 14:32:19
2021-06-14 15:11:41
Penana夠數加更
2021-06-14 15:13:42
2021-06-14 15:20:32
thx
2021-06-14 15:37:44
明日更(15/6)
聽日有野做未必得閒更文,今日更定先

第七百零二章──煉獄(上)

張風帶著林和鳴,身處在漆黑無光的黑暗之中。

林和鳴先不作如何感想,張風卻感受到一種強烈的不安。

經多年練習異能,他對空間再沒有半點陌生,就如自身感知的一部份。

他將「太陽山」當作了他的傳送的燈塔。哪怕走到世界的盡頭,也能夠於一個念頭間穿越萬萬里,回到太陽山。

但此刻,空間劇烈地波動著。

空間是一種相當「穩定」的力量,因為它總是恆久不變地存在著。但同時,空間也是很容易受到影響。像某些強大於超出空間可承受的力量,便會劃破出空間裂縫,便是此理。

而此刻,張風分明感受到他要前往的「燈塔」極其不穩定,就像看到水中月、湖面卻被無數大石撕破了如鏡般的平靜,令畫面複雜無比。

張風皺著眉頭,全神貫注。

這是考驗他異能掌控的時候。

若是換了在十年前受到如此影響,張風恐怕傳送不過去,直接重新回到西山,甚至迷失於空間亂流,像那年在北林般隨機出現在世界某處。

但自當年徐焰的點破、張風理解到自己異能的真容以後,對異能的感悟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世人總說他是「天下第一人」,所言非虛。

擁有無處不在的異能,加上以軒及太陽的異能,這世界不會有人是他的對手。所以南宮傾世才是請君入獄,以西獄作對張風的殺陣。

因為若是張風能夠隨意發動異能,身具【夜神】、【魔風】的他,無人能敵。

張風雙眸似有精光四射,凝視著眼前混亂的空間。

念頭一動,如一隻無形大手落下,把生起無數波紋的的湖面漸漸撫平。

雙眸神光一閃。

他已是「穿」了過去。

……………

站在山上。

林和鳴承受不住如此可怕的空間波動,已經昏了過去。

張風孤身站於半圓的山腰間,看著前方。

太陽山與蒲公英城比鄰,甚至有小半座山是與城連結在一起。

但此刻,眼前的畫面可怕至極。

入目看去,卻是沒有半點赤霧。

以往異魂大陸的紅土,卻是變成深紅至極,似是被上萬個農夫以鋤頭拚命挖過般,失去所有生命。

太陽山除了那部份陷入蒲公英城的部份,有半座山體似是被憑空被「吃」下。山腰圓形的演武場,直接被吞噬了一半,那些位置還在散發著滾燙的白煙,可怕至極。

張風看著山下的蒲公英城,同樣整座城都在冒著驚人的白煙。

站在高處看下去,就像某顆被塞進高溫燒烤的鐵石,已是到了極限,卻又硬是不肯被燒融過去。

張風面色蒼白如紙,壓根兒沒理會昏在地上的林和鳴,目光落在城中──噗!

他的身影已是憑空消失,出現在蒲公英城內。

整座城像是在冒火一般,灼熱至極。這種灼熱,甚至令某些農作物都自燃起來。

除此之外,悲慟的哭聲,無助的呼喊聲,此起彼落。彷彿此處便是天神教義中的煉獄,可怕無比。

張風怔怔地看著這一切。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雖然不理解,但張風可以肯定──這是萬里長征。

但萬里長征怎麼能夠射到異魂大陸來?

「風子,我在分析,要點時間。」

太陽的聲音響起:「小鬼,別在那邊發呆!出去看看有沒有倖存者!」

太陽的聲音如雷貫耳,令張風猛地驚醒過來。

……………

如焦土一般的地面。

有一座神像。

那神像盤膝而坐,仰首看天,五官的輪廓卻帶著一種不屈之色。整座神像的金屬表面卻是呈著滾燙的赤紅,不斷散發著白煙。

張風的身影憑空出現在這座神像之前,面色難看至極。

這是吳剛的【鋼魔之軀】!

滋滋滋──

那座「神像」肉眼可見不斷變得虛幻。

終於,由魂力構築而成的鋼魔之軀憑空消散,露出了下方的一個大洞。無數身影自洞內鑽出,李歡歡、李喜喜看到是張風也是一驚,旋即扁起嘴巴大哭起來。

哪怕過了這樣多年,在經歷了這種生死一線的關頭後,二女還是像個孩子一般,看到父母以後悲傷地大哭著。

當中有不少是太陽部落的異魂者,在看到張風以後皆無力地坐在地面,神色盡是失魂落魄。而除此之外,也有來自西山的鬥戰堂戰士,他們已失去任何戰鬥慾望,同樣像行屍走肉一般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最後,齊冰冰抱住吳剛的身影,哭得梨花帶雨地自洞中跳出來。

只見吳剛面色蒼白如紙,嘴唇無色,看上去像個死人一般。

在看到張風後齊冰冰先是一怔,旋即尖聲叫道:「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

不遠方。

一座通體燃燒著的巨人身體。

「嗚嗚嗚嗚……」

張風站在之前,聽著當中的哭聲,真如傳說中午夜女鬼的厲哭,光是聞聲便令人毛孔直豎。只是張風面上卻是充滿了焦急之色,他循著聲音,來到了那巨人身體的胸前。

巨人像嬰孩般,把雙手抱在懷中。

那是以自身為牆,遮風擋雨。

張風右手成掌斬下──嘶啦!

那堅不可摧的巨人雙手被斬出一道缺口。

在裡面,有一道同樣蜷縮著、哭著的身影。她一直哭著、哭著。張風看到內心像被掐著般難受:「小四,妳沒事吧?」

似是聽到張風的聲音,裡面的哭聲先是一止,旋即自缺口中鑽出來。

那裡面的,自然便是張倩。

張風看得大驚。

只見張倩面色蒼白,仍然在哭著。但她的眼角滑落的,卻是觸目驚心的血淚。她看著地上燃燒著的巨人,還在哭著。

很多畫面湧進腦海裡。

曾經在曾江,張一、張二、張三,也是這樣犧牲都要讓自己生存下去。

她是天煞孤星。

她不配得到任何的愛。

她的血淚流之不盡,最終昏倒過去。

張風抱住了張倩,長歎一聲。他看了那燃燒著的巨人一眼,內心沉默。吳剛尚不知生死,但他一眼便知道曾小小肯定是死了。

他對著曾小小的屍身微微點頭,內心默唸:「謝謝你。」

李歡歡、李喜喜似是從大變中走出來,接過張風懷中的張倩。

「歡歡先回城,喜喜利用異能傳送,幫我把人都帶回城裡。」

「風哥哥,你呢?」

張風看了一眼四周:「我再找找看有沒有倖存者。」
2021-06-14 20:15:30
Wa 好滿足
2021-06-14 20:51:50
成有南同張雨月個外傳正
2021-06-14 22:53:44
我自己都幾鐘意
2021-06-15 02:57:36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