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愛情]《我同鍾意咗十一年嘅人表白,佢竟然跳海死咗》(4)(開始估下結局啦)

1001 回覆
271 Like 1 Dislike
2020-07-13 17:30:34
唔撚好啊屌 ...
2020-07-13 17:44:02
詛咒
不過如果真係咁,我肯定樓豬會收一大堆刀片
2020-07-13 17:48:51
Btw,想改名做半島的小鐵盒
2020-07-13 17:49:21
咀咒
聽落更恐怖
2020-07-13 18:03:58
有冇可能阿軒死咗 最後做天使默默咁守護佢
2020-07-13 18:42:07
屋企無咩位放刀 唯有小心寫
2020-07-13 19:36:49
我覺得自己估岩
2020-07-13 20:03:17
究竟今晚有冇得加更呢
正皮只差3個
2020-07-13 20:08:11
推呀
我要睇樓豬爆肝
2020-07-13 20:12:44
唉正皮唔到
2020-07-13 20:51:47
200了
2020-07-13 20:51:48
爆肝的感覺近了
2020-07-13 20:52:59
恭喜大家 今次係最快達成200正皮嘅一次
正式宣布:
今晚加更

十點前先出夜更
2020-07-13 21:20:53
更正 今晚有三更
因為Penana都推爆埋 過咗950likes
2020-07-13 21:21:14
不過都係好事, 今晚連住三篇睇開心啲
2020-07-13 21:22:56
2020-07-13 21:23:39
今晚大家預十一點半有第一加更
兩點前有第二加更
2020-07-13 21:24:05
量多質多,唔好三更字數少過兩更,謝謝
2020-07-13 21:24:49
(六十九)
強光退去。

而我急墜的去勢也中止了。

我感到我正安穩地坐在一張椅子上。

當我張開了眼,我卻感到非常意外。

我所身處的地方,並非原來所在的醫院病房。

而是正在一架的士上。

我環目四顧,身邊是的士司機,而後方則是坐了九公和Aiko。

這是我本來身處的現實嗎?

為什麼我會在的士上呢?

「司機唔該你快少少啊......」當我還未明白一切的時候,我就聽到後方的Aiko發出催促,聲音中還帶著哽咽。

我看到車窗外的風景和人流稀少的街道,明顯這時候應該是深夜時分,到底我們一行三人正在趕往哪裡呢?

答案在五分鐘後揭曉。

的士停了在仁和醫院之外。

仁和醫院是全港數一數二的貴價私家醫院。

看見醫院,我心中不禁冒起了一陣不安感。

剛下了車,Aiko已一馬當先的衝向正門,而我和九公則趕隨其後。

雖然我一直很想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但看見他們兩個看起來相當趕急,似乎並非問問題的好時機。

當我們衝進正門後,馬上看見了剛站了起來迎接我們的蕭揚。

看見他面容上鮮有的不安,似乎事情並不簡單。

「上621房,醫生搶救緊。」蕭揚交下了一句,就帶著我們前往升降機大堂。

就在這時,我剛好瞄到醫院招待處上的時鐘。

時鐘上,有著今天的年月日。

2019年,11月10日。

這正是阿晴跳海後死去的凌晨,也是我原本穿越時空的日子。

換言之,我確實是回到了現實之中。

那麼到底蕭揚口中所說的被搶救中的人是誰呢?

阿晴現在到底又怎樣了呢?

當升降機門一開,Aiko三人都急步走出,我也只好馬上跟上他們的腳步。

還未到621房,卻聽到走廊上傳來似是在遠處的吵鬧聲。

「真係傻仔嚟嘅,無錢咪問阿爸阿媽攞囉,做咩要咁傻啊......」一把女聲語帶哭腔激動地說著。

「唉,無鬼用,少少事就要生要死,一日都係你教到個仔咁失敗......」另一把男聲聽起來氣憤難平,頻頻嘆氣。

「你仲咁講......」女聲委屈又可憐地低聲回應。

當我們四人拐過一個轉角,就看到一個白髮斑斑,但臉色鮮紅的西裝男士,而他身邊則是一個坐在椅子上默默垂淚,衣著淡雅的中年婦人。

我一跟他們打個照面,便發現自己好像曾經在那裡見過他們,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當我們四人走過他們身邊的時候,我留意到蕭揚有向二人略為欠身點頭,但我就是想不起這對中年夫婦是誰。

轉眼間,我們來到了621號房。

當Aiko推門進去時,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

「醫生搶救緊,護士叫我們入嚟等住先,話好快會送過嚟。」蕭揚冷靜地交代著。

Aiko神色黯然地點了點頭,將身子依靠到九公懷中,而九公也沒有了平日的嬉皮笑臉,只是默然不語地輕輕把Aiko攬近身邊,再輕拍其肩頭以示安慰。

只是在這個大家都沉默無聲的時候,我在病房中察覺到一點似曾相識的事物。

病床前的花瓶,病床上的掛畫。

這都是我在見到阿晴變成紫黑屍身時曾經見過的。

這代表,我現在身處的病房,正是我已經到過一次的病房。

如此說來,難道阿晴......?

「到底阿晴點啊?」我衝口而出地問。

「情況唔樂觀。」蕭揚搖了搖頭。

聽了蕭揚的回應,我尤如晴天霹靂。

「點解會咁㗎?」我緊張地問。

「我啱啱喺你哋嚟之前同Owen爸爸媽媽傾咗陣,算係知多咗少少。」蕭揚神情淡然地向房外一指說。

經蕭揚這一提,我才想起了剛才在走廊上吵鬧的是Owen的父母,而我跟他們就是在阿晴婚禮上有過一面之緣。

「聽佢哋講翻大概嘅事,就係Owen大概一個月前投資失利,但一直都無同屋企人講,想靠自己借錢再投資拆掂佢。點知到後來第二筆投資都失利,情況去到應該要宣布破產。所以佢承受唔到打擊,就喺屋企食安眠藥燒炭自殺。全靠佢鄰居夜翻聞到好大陣煙味報警,先發現咗佢燒炭引致屋企失火。不過喺你哋嚟之前,Owen已經搶救無效。」蕭揚把事情淡淡道出,我卻聽得觸目驚心。

「咁阿晴呢?」我追問著。

「Owen將安眠藥加咗入阿晴嘅嘢飲度,所以阿晴都訓著咗。我估Owen係想同阿晴一齊自殺。」蕭揚答完了這一句,口中吐出無奈的嘆氣。

而我聽完之後,腦袋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原來阿晴並非燒死,而是燒炭。

怎麼可能。

明明阿晴已經嫁給相當安全的Owen,為甚麼她仍是會墜入死亡的危險中?

到底過程中有甚麼出錯了?
2020-07-13 21:25:19
放心 我每天基本係1000字
唔會厄更
2020-07-13 21:26:50
新加更規則:
連登每到50正皮 就加一更 下一加更位係250正皮

Penana每逢讚好數量升150都會加一更 嘗試拉長少少個加更嘅週期
所以下個加更位係1100 likes

講起Penana, 歡迎大家可以bookmark個故事(一有文就會知),另外如果你覺得呢個故真係好睇又或者值得你支持,歡迎你可以去留個言或者打賞我,對我嚟講都係好大欣賞同支持
2020-07-13 21:28:49
特別一提, 如果大家覺得值得,欣賞去Penana象徵式打賞下樓主我,當資助我買粒卡士蘭都得
當然,如果唔想咁煩,去留個言幫我打氣都唔錯

如果少用Penana, 就喺呢個post 正皮+留言啦
故事轉入直路, 需要大家打打氣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