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改篇]《有一種距離,是HKU和IVE仔的距離。》/《初戀2000天》

1001 回覆
180 Like 11 Dislike
2020-02-13 15:46:20
本來琴晚開咗個Post,但今日寫寫下發現個名(本來叫《初戀2000天》)同個故仔唔多對,所以開咗個新Post,內容亦有所修改,非常抱歉
---------------------------
序/簡介:

個故仔係改篇自小妹嘅初戀。

仲記得戈年放榜,YouTube首〈Come on James 〉唱到係人都識,仲有好多人Send比我聽,因為我成績一直都好好,大家都覺得我一定入到U,相反我男朋友就未必讀到,而結果亦一如大家所料,最後我讀咗HKU,而佢就讀IVE。

我以為,佢讀佢嘅IVE,我讀我嘅U,只要我唔介意,一切都唔會有問題,但原來我地嘅距離一直都存在。我無「Come on James 」,換黎嘅竟然係「Come on Jessie 」。

最後,HKU嘅我反而係被分手戈個。

戈陣嘅我好傷心,畢竟我地一齊經歷過七個聖誕節,六個暑假,加埋成二千幾日,佔我當時人生大約三分一左右嘅時光都係有佢嘅存在。雖然戈段時光談唔上係最快樂嘅回憶,但就好似加咗蕃茄醬嘅薯條一樣,唔係唔可以無,但當有一日你無咗蕃茄醬,你先會發現原來齋食薯條隻味係會咁寡,係蕃茄醬點綴咗依個乏味嘅世界,無咗佢,你根本唔會想食薯條。

你,明白嗎?

(待續...)
----------------------------
至於,個故仔究竟係點,歡迎大家睇落去同埋比意見我。由於依段時間我都無乜口罩,唔出得街,所以有人睇嘅話,我會密密更。順便問一問,大家鐘意睇口語定書面語多D?
2020-02-13 15:49:39
LM
2020-02-13 15:52:53
LM
2020-02-13 18:16:32
Lm
2020-02-13 18:54:53
第一章

「可否試著成熟一點 入大學其後我看見 不堪的你仍沒變遷」
〈Come On James〉



「不如我哋一齊part pro呀?」一把清脆的女聲爬進了James的耳朵。

還在睡夢中的James勉強睜開雙眼,瞇起眼睛,只留一絲縫隙四處張望,才發現這節課已完結,同學也陸續散去了,只剩眼前這位女生。

「咩project?幾時講㗎?」James還未搞清楚究竟發生甚麼事。

「個Tutor啱啱講㗎,你瞓醒未呀?我地組仲差一個人咋。」James這才發現說話女生身後站著一位一頭粉髮的女生,粉紅色的捲髮下是一張白晳的臉蛋,在陽光的照射下更是明亮透徹。

「呃⋯⋯好呀。」James看著粉髮女生回應道。

粉髮女生潔白的門牙輕輕咬著下唇,眉頭緊皺,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盯著被緊握的手機,好像在等待著甚麼,完全沒有理會James。

「我加你入我哋個WhatsApp Group呀,我叫Amy,佢叫Kay,仲有個組員叫Kelvin⋯⋯」Amy拿出手機,然後遞到James手上,示意他輸入自己的電話號碼,「你聽日有咩堂?不如我哋聽日去Lib傾下個分工先?」

係咪入錯學呀佢,依到IVE黎咋,唔洗咁認真吓嘛,何況仲有幾個禮拜先交,James心想。

「但我聽日約咗女朋友喎⋯⋯」James省略了內心的想法,簡單回應道。

「叮!」Kay久望多時的手機終於傳來信息的聲音,無神的雙目終於有了點神彩,她急不及待地按進信息。

豈料,還未看完,她的淚水已溢滿眼眶。她抿緊雙唇,嘗試忍著快將掉下的眼淚。

「你個friend無野呀嘛?」James把手機歸還給Amy,指了指正拼命打著字回信息的Kay。

這時,Kay突然抹了抹臉頰的眼水,向門口奔去。

「喂,你個袋呀!」Amy高舉她放在桌上的背包,但Kay已奪門而出。

「你個frd無野呀嘛?」James驚訝地看著剛被Kay推開的門。

「好似同條仔有D野,我都唔係好清楚,我同佢都係今個sem上堂先識,等我打比佢先。」Amy無奈地說,「唔通添⋯⋯」

「叮!」這時Amy的手機也響起了信息聲,「我⋯⋯我媽有急事穩我,傾pro嘅野今晚再係group講啦。個袋交比你啦,你一定要拎比佢呀,裏面有佢D哮喘藥,無咗佢實死得架!」Amy邊說邊準備離開。

「吓,我點知佢係邊呀?」James更是驚訝地看著Amy。

「我都唔知架,我剩係知佢男朋友銅鑼灣U記返工,好似叫Den…Denny,你戈到應該穩到佢。有咩事再WhatsApp我啦,拜拜!」Amy就這樣頭也不回地走了,空蕩蕩的課室僅剩不知如何是好的James。

反正我都要去銅鑼灣返工,算啦就做一次好人,James心想。
2020-02-13 18:57:41
第一章(2)

剛到U記門口,因為那頭亮眼的粉色頭髮,James馬上就看到了Kay。

「做咩仲唔入去穩你男朋友?」James走上前問道。

「我⋯⋯我唔敢。」Kay怯懦地低著頭,看著手機。

「你個袋係到,無咩事我走先。」James遞上背包,正準備離開時,Kay抓住了他的手,說:「你⋯⋯可唔可以陪我等佢?求下你呀。」

James看著矮小的Kay一臉哀求的樣子,再看一看手機的時間,離上班還有少許時間,心軟之下就陪了她進去。

「Denny?佢啱啱落咗去休息室喎食飯喎。」一位女店員回應道。

「麻煩你可唔可以帶我去穩佢?佢女朋友有急事穩佢。」女生眼見James和Kay一臉凝重,加上人流不多,便帶了James去休息室。

豈料,推門進後後,映入眼簾的卻是一位男生親吻著女生嘴巴的畫面,看得James和Kay都瞪大了眼睛。

連日來,不論Kay發信息還是打電話,Denny都沒有理會過她,像是霎時間人間消失了似的。身經百戰的Kay不是沒有猜想過第三者這可能,也不是沒有想像過這些畫面,只是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親眼目睹這過程。

看見Kay,Denny馬上把那女生推開,彷彿他是被強吻的那位。

Kay的眼淚像被扭開的水龍頭,儘管她再怎麼抹也止不住,

「我出返去做野先。」被親吻的那位女生正打算借故離開時,Kay竟說:「要走戈個應該係我,你地繼續。」說完,Kay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James瞄了Denny一眼,無奈地搖搖頭,便跟著Kay離開了。


離開U記後,James親眼看著Kay買了一大堆酒,James擔心Kay一個人會出事,只好臨時向經理請假,陪著Kay亂逛。

不知不覺,Kay走到來海濱。

這時已漸近黃昏,夕陽的餘暉灑在Kay的身上,彷彿為她披上了一層名為落寞的薄紗。

「你身體唔好就唔好飲酒啦,」James還未說完,Kay已馬上抱著他,帶著哭腔說:「點解連你都會擔心我,但佢偏偏⋯⋯」

「err……我有女朋友㗎⋯⋯」James張開雙手,不敢回應Kay的主動,也不知道應否推開她。

「我男朋友讀緊U,佢成日話我跟唔切佢個mind,話我地係兩個世界嘅人,讀IVE我都唔想架,我同Amy都好努力想入返U架,點解佢要咁對我?⋯⋯你女朋友就好啦,有你咁好嘅男朋友,嗚嗚⋯⋯」Kay不知是真沒聽到James的說話,還是假裝沒聽到,依然緊抱著James,開始在他懷裏哭訴起來。

盲嘅都見到佢係移情別戀,唔係嫌棄你啦,James心想。

「愛你嘅人,無論你讀IVE定讀屎片都好,都會咁愛你,唔愛你嘅讀Havard都無用架喎。好似我女朋友咁,佢讀HKU,都無話過分手⋯⋯」

James還未說完就被Kay打斷了:「終有一日,你女朋友會好似我男朋友咁。」

面對Kay突如其來的攻擊,James不禁回擊她:「我同我女朋友唔會分手架。」

Kay只冷笑了一聲,沒有回應。

James突然想起,女朋友說過,女人哭的時候,並不是想聽甚麼大道理,只是想要個可以讓她依靠的懷抱。於是,James一手掃著Kay的背,一手輕撫她的長髮,安慰道:「唔好咁傷心啦,你咁靚,一定大把人鍾意!」

「例如呢?」Kay把James抱得更緊。

「err……Amy都好關心你架。」James努力應付眼前的女人。

「你呢咁?你覺得我點?」Kay突然抬起頭看著James。

看著Kay那雙滿眶淚水的大眼睛,還有那張被落日暈得更為憔悴的臉,

James只對眼前楚楚可憐的女孩實在無力招架。

「你好好呀,好可愛呀,係男人都會鍾意你依Type,信我!」James誠懇地回應道。

「真係?」Kay瞪大眼睛看著James,再次尋找安慰。

James馬上點點頭。

「你知唔知我為咗挽回佢,係佢屋企樓下吹咗幾多日風,你知唔知⋯⋯」反正James為了她已向經理請了假,時間多的是,只好繼續任由她抱著,聽她抱怨。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海風愈來愈大,James感受到眼前的女孩開始冷得發抖。

儘管自己的衣服也只是僅僅夠保暖,早已被女朋友調教得溫柔體貼的James也馬上把外套脫了下來,給矮小的Kay披上。

「多謝你,我買咗酒呀,你陪我飲呀。」Kay抹了抹臉上的淚痕,蹲了下來開酒瓶。

「鈴鈴鈴!」還未來得及驚訝,James的電話響了起來,是他自中學起、已拍拖五年多的女朋友Jessie打來。

「你係邊呀?點解你唔係公司嘅?」耳筒裏傳來女朋友失望的聲音。
五年時間,James清楚他的女朋友最愛給驚喜他,常常突然出現在他公司前,拿著珍珠奶茶接他放工,這次也不例外。

「我⋯⋯份project仲未搞掂,聽日趕住交,所以請咗假,唔記得同你講,sorry呀。」James看著眼前穿著瘦小的Kay說道。

五年時間,他更了解,要是他的女朋友知道他和其他女生單獨共處,他便會命不久矣。

「你咁隨便請假得唔得架?份工我好辛苦幫你穩返黎架,同埋你都無講過最近趕緊project嘅⋯⋯唔得呀,我掛住你,我要見你呀。」Jessie半是撒嬌,半是命令地說道。

「但我仲未做完喎⋯⋯」James擔心他一旦離開,眼前的Kay會出事。

「快D過黎飲⋯⋯」Kay喚道。

James馬上用手掌按著Kay的嘴巴,示意她安靜,心裏祈禱Jessie沒有聽到Kay的聲音。

「點解有把女仔聲架?」Jessie懷疑地問道。
2020-02-13 18:59:26
冇扑野、性愛情節,0分重作!
2020-02-13 19:05:57
試下唔好咁心急
2020-02-13 19:12:30
男人去做愛,一黎就吊桀啦
2020-02-13 21:25:54
第一章(3)

「係呀,有個女組員呀嘛⋯⋯」Kay掙脫了James的手,打開了一瓶燒酒,一口氣灌了半瓶,「乖啦,最多我聽日請你食好野補返數好無?」James嘗試採取美食攻勢。

「唔得,你唔黎我唔走。」Jessie堅持道。

「乖啦,依科如果肥咗我就要retake,retake就要defer架啦,你都唔想我grad唔到架?」James知道自己的女朋友雖然偶爾蠻不講理,但從來都以學業為先,他知道這是一個無可抗拒的理由,又繼續說:「一係你返Hall先,最多我晏D做完黎穩你好無?帶埋你最鍾意食嘅壽司、雪米糍,同埋天仁茗茶,好無?」

「唉,好啦,不過珍珠奶茶就唔洗啦,我已經飲緊啦。」Jessie無可奈何地回應。

「乖,我組員等緊我,一陣再穩你,拜拜。」儘管已說再見,James還是不敢主動掛線,因為他深知女朋友會因此而生氣。

「我要錫錫!」Jessie撒嬌道。

「啜!」James乖乖地朝電話親了一口,Jessie才終於願意掛線,這時他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回過頭,Kay和自己的臉竟只有3厘米的距離,「我又要錫錫!」說完,臉紅紅的Kay便一口親了上去,然後便整個人趴了在James的身上。

今次仆街了⋯⋯James心想。
2020-02-14 00:09:53
第二章 (1)

「情愛失去價值 不夠努力 問你做過多少」
〈在月台上等你〉



「Hello,Jessie!我地今晚會有Hall O呀,你今晚得唔得閒呀?落黎一齊玩呀!」Jessie剛上完一天的課,回到宿舍準備上之際,馬上被宿生會的人截住了。

「err……我趕緊個proj,未必得閒落黎⋯⋯」一向比較「摺」的Jessie沒想過要參與舍堂活動,一心只想著要怎樣給男朋友驚喜。

「啱啱開Sem無耐,邊有咁快交project,慢慢黎啦,今晚一於落黎玩啦,可以識到好多人架!」宿生會的幹事一邊熱烈地招攬著Jessie,一邊隨著Jessie的步伐走到樓梯前,正正擋著了Jessie的去路。

深知無法輕易逃脫的Jessie只好敷衍道:「好吧,我盡量來。」

「太好啦,我地準時九點開始,預埋你架啦!」宿生會的一會女幹事一臉熱情地說。

Jessie也報以一個勉強的笑容,隨即便往樓梯向上狂奔。

自小,Jessie都不是一個活躍份子,比起與人相處,她更愛躲進自己的世界——一個閉封的世界。因此,所有的群體活動,Jessie都是採取可避則避的策略。


「Jessie!我煮咗面呀,你要唔要食D呀?」Jessie的室友Angel問道。
人如其名,Angel是一個像天使一樣的存在,對身邊的人的關心總是無微不至,有求必應。

「唔洗啦,我一陣落Lib print D野就去穩我男朋友啦。」

她是Jessie的中學同學。兩人在中學的時候沒有太深的交往,倒是升上大學、住上同一個宿舍後,兩人才開始熟稔起來。

「咁你趕唔趕得切返黎去今晚嘅Hall O呀?」Jessie的室友Angel問道。
「呃⋯⋯應該趕唔切啦。你想去呀?」Jessie一邊執拾背包,一邊漫不經心地問道。

「少少啦,想去識少少朋友,話晒都要住一年,識D frd會好玩D架,但我又唔想一個人去⋯⋯」Angel一臉期待地看著Jessie。

「最多我聽日陪你去呀?」Jessie回應道。

「但今日係最後一日啦⋯⋯」Angel失落地說。

「Sorry呀,今日真係唔得⋯⋯」雖然其實明天也可以找男朋友,但Jessie還是堅決要今天去找他。

要知道,Jessie決定了的事就沒有人能改變,即使是她的男朋友,她的父母,更不要說要她破壞自己的計劃去遷就其他人,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好啦,你玩得開心D啦咁。」Angel嘗試掩飾她的失落。

Jessie脫下她的長裙,換上一件吊帶小背心,外加一件牛仔褸,下身則穿上貼身牛仔褲和啡色皮靴,一身型格打扮。

「我出去啦,拜拜!」


「咇咇!咇咇!」

圖書館的影印機也許是太老了,三不五時就會發一次脾氣,不是卡紙,就是「食錢」,這次也不例外。

「咇咇!咇咇!」

雖然不是甚麼難題,但是對於Year 1的Jessie來說卻是一大難題,尤其是當她趕時間的時候,可偏偏愈是急躁,愈是未能解決問題。

「你試下禁依個制呀。」Jessie身後突然出現了一把男性的聲音。

Jessie依著那男聲的指示按了按影印機上的按鈕,影印機馬上停止了叫聲。

「依部影印機係有D問題,以後你唔識搞嘅時候就禁一禁依個紅色制,佢就會Restart。」那男生說完便離開了。

過了好幾秒,反應遲鈍的Jessie才發現自己還未向他道謝,可是這時他的身影早已遠去,而男朋友下班的時間也將至,她只好匆匆拿著筆記,離開了圖書館。
2020-02-14 00:19:51
LM
2020-02-14 00:24:02
基本上你肯作落去 會有多D人睇啦 加油
2020-02-14 01:35:09
留名
2020-02-14 01:35:28
第二章(2)

「你係邊呀?點解你唔係公司嘅?」站在James上班的服裝店門外,眼見他的同事都已陸續下班,連最後一位負責關門的同事都已離開,Jessie忍不住打了給男朋友James。

「我⋯⋯份project仲未搞掂,聽日趕住交,所以請咗假,唔記得同你講,sorry呀。」James抱歉地說。

「你咁隨便請假得唔得架?份工我好辛苦幫你穩返黎架,」Jessie擔心地說道。

James並非介意要工作,只是他是一個怕麻煩的人,他總覺得找工作的過程麻煩又漫長,先要上網找工作,然後要撰寫履歷、求職信,還要見工,見完還不一定聘用你。所以即使平日的零用錢不多,可他沒想過要去找工作。

然而Jessie從來都是主動派,她知道機會即使機會從天而降,也要自己主動去抓住才能得到些甚麼。她實在看不過眼,竟跟著大學教的格式,替James寫起求職信、履歷來。

最後,終於替James找到份服裝店店務員的工作。

「同埋你都無講過最近趕緊project嘅⋯⋯唔得呀,我掛住你,我要見你呀。」Jessie半是撒嬌,半是命令地說道。

「但我仲未做完喎⋯⋯」James還未說完,便出現了一把女生的聲音:「快D過黎⋯⋯」

「點解有把女仔聲架?」Jessie奇怪地問道。

中學的時候,不論上課、小息、放學,兩人無時無刻都黏在一起。可是,自中學畢業後,兩人踏上不同的道路,上課的地點不同,課業又繁忙,本來見面的時間已大減,再加上兩人也忙著兼職,要見面更是難上加難。

然而,儘管再忙再累,為了見James一面,Jessie總是不介意山長水遠地去接他下班、放學。

但Jessie沒有發現,每次主動找對方的都是自己。

「係呀,有個女組員呀嘛⋯⋯乖啦,最多我聽日請你食好野補返數好無?」也許這次Jessie實在太想James了,竟堅持地說:「唔得,你唔黎我唔走。」

「乖啦,依科如果肥咗我就要retake,retake就要defer架啦,你都唔想我grad唔到架?」Jessie並不是一個蠻不講理的人,她的理性使她的任性不禁沉默起來。

「一係你返Hall先,最多我晏D做完黎穩你好無?帶埋你最鍾意食嘅壽司、雪米糍,同埋天仁茗茶,好無?」James知道自己已說服了Jessie。

「唉,好啦,不過珍珠奶茶就唔洗啦,我已經飲緊啦。」Jessie無可奈何地回應。

「乖,我組員等緊我,一陣再穩你,拜拜。」即使男朋友已答應晚點來找她,她還是忍不住撒嬌:「我要錫錫!」

「啜!」Jessie甜笑了一下,才終於願意掛線。
2020-02-14 01:35:54
多謝你嘅鼓勵
2020-02-14 12:11:51
第二章(3)

「Jessie,你終於返黎啦,啱啦,我地Hall O啱啱開始咋!」Jessie沒想過自己會這麼早回來,還剛好是Hall O開始的時間。

本想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衝回去,卻還是未能逃過宿生會的法眼。

「咦,你咪今日圖書館戈個?最後印唔印到呀?」Jessie這才抬起頭來,發現對方就是今天在圖書館幫過自己的人,「印到呀,好彩有你咋,唔該晒你呀!」

Jessie這才發現Raymond原來和自己住同一棟宿舍,還是宿生會的一員。

Raymond有一頭深啡色的短髮,個子雖然不高,但充滿肌肉,加上小麥色的肌膚,一看便知是個運動型男生。

「唔記得介紹自己添,我係宿生會嘅Raymond呀,係憤組嘅組爸,」Raymond靠近Jessie的耳邊繼續說:「今日我戈組唔係好夠人,幫手撐下場呀。」

Hall O會把宿生分為三組,分別為「憤組」、「怒組」和「鳥組」,加起來就是「憤怒鳥」,然後開始一連幾晚的競技比賽。

今晚是最後一晚,想必那些比賽一定更不簡單,不到三點大概也完不了,想到這裏Jessie就感到非常抗拒,但想起Raymond今天幫過自己,就不好意思拒絕了,只好勉為其難地點點頭,把背包放到一邊就開始加入他們。

「我地圍個圈輪流自我介紹下先呀。」組媽Candy提議道。

「我先呀。嗨,大家好。我叫Judy,讀BBA,今年Year1,我住係504,平時鍾意打機。」一位戴著眼鏡的女生主動地開始了自我介紹的環節。

「Judy!」其他人馬上跟著叫了一遍那女生的名字。

真係有可能記得晒大家D名咩?Jessie心想。

「嗨,我叫Kelvin,讀緊Translate,今年Year3,我住係301。」一位一頭捲髮,身高小看也有180的男生說道。

「Kelvin!」

「嗨,我叫Suki,讀緊⋯⋯」Jessie並不是一個專注力高的人,聽不到幾個人的自己介紹,她的思緒已飛走了。

「到你啦,Jessie。」組爸Raymond用手肘輕輕推了推Jessie提醒她道。

「呃⋯⋯我叫Jessie,讀緊文學院,今年Year 1,我住係509,平時鍾意睇下書,煮下野食。」Jessie微笑說道。

「哇,原來Jessie係個文青黎架,啱啦,推介幾本書黎睇下啦。」組爸Raymond說道。

「你想睇書定食組女呀?」Kelvin的說話頓時引起其他組的成員起哄,「邊個想食組女!?」

Jessie頓時成了全場焦點,她尷尬地微笑著,心裏卻恨不得找個窿鑽進去。

組媽Candy馬上打圓場,說:「Kelvin講笑姐!我地快D開始第一隻game啦。」

Hall O往往先會玩些簡單的破冰小遊戲,才開始當天的主題,而第一個小遊戲就是一男一女合作背對背傳氣球至對面。

碰巧Raymond就在Jessie旁邊,兩人於是順理成章地成了一組。

也許是這個遊戲太簡單,也可能是趣味性不夠,很快就完結了,然後逐漸開始了之後的遊戲,包括「過三關」、「夾紅豆」等,而最後一個遊戲則是「抬轎過河」——即是一男一女含著一枝百力枝,然後合力送到另一邊。

當遊戲到Jessie和Raymond的時候,組媽Candy竟不小心弄斷了僅餘的一枝百力枝,只剩下約一半的長度。

「呃⋯⋯算啦,得返咁短,好難玩嘅。」組媽Candy抱歉地說道。
然而,好勝心強的組員卻說:「但我地憤組仲差少少就贏啦喎。」
這時,所有組員都看著 Jessie。

「唔緊要啦,都可以試下嘅。」縱然Jessie志不在交朋友,但也不想因此成為眾矢之的,無奈之下只好硬著頭嘗試。

於是,組媽把百力枝的兩端放在Jessie和Raymond的嘴裏,然後二人小心翼翼地嘗試走到終點。

這時,在這幾乎連對方的呼吸都能感受到的距離,Jessie才發現Raymond的雙眼皮異常深邃,眼睫毛也特別細長,使她忍不住看下去之際,卻撞上Raymond的目光,嚇得Jessie頓時咬斷了口中的百力枝。

隨著百力枝被咬斷,Jessie和Raymond的距離又再近了點,彷彿輕輕一碰兩人就能親下去。

「錫落去!錫落去!錫落去!⋯⋯」在場的人都圍住他們叫囂,看著尷尬得面紅耳赤的Jessie,Raymond嘴角竟不禁向上揚。

好不容易送到終點,Jessie沒有理會遊戲結果,馬上推塘道:「我突然醒起有份Assignment未做,2359就deadline啦,我⋯⋯我趕返去做埋先,Sorry呀。」便馬上狂奔回房間。
2020-02-14 12:12:49
多謝留名嘅大家
2020-02-14 15:32:36
第二章(4)

「你返黎啦,做咩塊面咁紅呀?」Angel好奇地問道。

Jessie摸了摸臉,發現實確燙得很,然後一邊把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地告訴Angel,一邊換衣服。

「哇,咁精彩,做咩唔叫埋我落去睇!」Angel一臉因為錯過了精彩劇情而感到婉惜的樣子。

「睇你個頭,尷尬死我啦,你都唔知我幾驚會錫咗落去呀!」Jessie的腦海突然浮現Raymond那放大了十倍的臉,嚇得她不禁顫抖了一下。

「有無咁得人驚呀?戈個Raymond係籃球隊架,雖然係矮咗D,但勝在夠Charm,你有艷福啦!」Angel興奮地說道。

「我覺得我似比人玩多D。」Jessie說道,「呀,係啦,我男朋友一陣會黎穩我。」

「咁夜?十一點幾就開始掃人啦喎,依家都成十點幾,樓下又咁多人,佢上唔上到黎架?」Angel提醒道。

這裏的宿舍規定了十二時前所有訪客必須離開,雖然並沒有嚴格執行,但今天這樣多人的環境下,一個臉生的人走了進來,顯然還是會引人懷疑。

「你幾時黎到呀?就快門禁啦。」Jessie馬上在Whatsapp 發出這個語音信息給James。

然而,過了二十分鐘,Jessie依然沒有收到回覆,Jessie按捺不住,不禁打了過去。

「你所打嘅電話,暫時未能接通⋯⋯」縱使Jessie已打了快十次,James的電話依然沒有人接聽。

「你話佢會唔會係出咗咩意外呀嗱?」

「你係咪睇太多腦殘劇?何況依家都就快12點,人地都無可能黎到啦,好心你就唔好騷擾人啦。」Angel無奈地看著眼前的怨婦,「咁都唔可以咁無交帶架嘛!聽日佢就知死!」Jessie生氣地說。

「確!確!」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咁夜仲有邊個呢?唔通係James?但佢無理由上到黎架?儘管不太可能,Jessie還是忍不住懷著少許希望打開了門。

「嗨!頭先唔好意思呀,嚇親你。其實我地唔係真係咁Chur架,大家都只係玩下,希望你唔好擺上心。我地依家去食宵,你應該交咗份功課啦可?會唔會得閒黎呀?」Raymond抱歉地問道。

「Sorry呀,我⋯⋯」Jessie正打算拒絕之際,Angel卻說:「啱啦,帶佢去食宵啦,如果唔係佢會唔開心到聽朝。」

Jessie馬上别過臉盯著Angel,彷徘在說:你係咪想死呀!?

「啱啦,成班人去食宵好開心架,食完就會開心返架啦!」Raymond眼見找到機會,當然不想錯過,「一於咁話啦,我係Lobby等你呀,不見不散!」

「下,但⋯⋯喂!」Jessie還未說完Raymond已經走了。

待門關上,Angel才忍不住說:「好心你唔好成日圍住James轉啦,得閒都要擴闊下個社交圈子先得架。」

「剩係識講我,你唔去?你唔係好想去架咩?」Jessie不爽地說。

「人地都唔係邀請我,我先唔去做電燈膽,反而你先係,快D去啦,人地不見不散呀!」Angel合上手提電腦,掀起床鋪準備睡覺。

「我鄙視你依個出賣朋友嘅女人。」Jessie懶得再換衣服,只是穿著T-shirt、睡褲,披上堂褸,穿上波鞋便出門。


「其他人呢?」Lobby的燈光隨著人群消失而變得昏暗,昏暗的燈光下,只見Raymond孤身一人在按著手機。

「其他人走晒啦,佢地話去先喎,唔緊要啦,我地兩個去都一樣姐。」Raymond紳士地替Jessie推門,繼續說:「頭先真係好尷尬,希望你唔好擺係心裏面啦,大家都係無聊玩下姐,唔玩邊有得笑。」

Jessie沒有回應,只報以一個敷衍的微笑。

「最多我請你食野當係賠禮啦。」Raymond突然從袋裏掏出一盒Lotte雪米糍。

「哇,點解你會有嘅?」看著眼前的美食,吃貨Jessie剛才的尷尬、生氣頓時被一掃而空。

「我買比自己食架,剩返最後一盒,我都唔捨得食架,但見你心情好似唔係幾好,咪送比你食囉,D人話食甜野會開心D架嘛。」

「係架,特別係依隻牌子嘅雪糕!」Jessie吃了一口冰涼而細膩的雪糕,馬上露出一個如小孩一樣滿足的笑容,看得Raymond彷彿自己也吃了一口雪糕,也甜得笑了出來。

「係啦,你讀文學院,又鍾意睇書,有無咩書可以介紹黎睇呀?我都鍾意睇書,尤其係余華戈本⋯⋯」Raymond嘗試打開新的話題。

「有呀,戈本都幾好睇,我最近睇咗佢戈本〈第七天〉,我覺得麻麻⋯⋯」而這恰巧是文青Jessie極感興趣的話題。

儘管已是凌晨,漆黑的路上仍有不少打鬧著的學生,大家都可謂是愈夜愈精彩。

這是Jessie和Raymond相識的第一個晚上,一個本應是和男朋友甜蜜共處的晚上。

微風輕撫,頭上星光滿溢,Jessie第一次發現深夜的校園原來這樣美麗。
2020-02-14 15:46:56
聽過
有ive仔讀寫program,畢業入咗大銀行做年薪過百萬
有u仔讀physics,畢業做文員月薪萬幾。
當然係個別例子

你的工資不單是因為你的能力
而是巿場上對該個職位的需求和供應。
2020-02-14 17:48:21
所以讀IVE本身並唔係一個問題,問題在於讀IVE嘅多數都唔肯努力⋯⋯
2020-02-14 18:05:54
You take it too seriously la
2020-02-14 18:18:35
唔可以咁講嘅 咁係大學都有好多人唔努力 求奇畢業就算
2020-02-14 20:43:42
係,其實唔係故事重點
2020-02-14 20:45:09
係呀,但起碼佢地入大學戈下有努力。。。即使讀IVE,只要你識醒悟開始發力其實都無問題,但問題係咁嘅環境之下有幾多個可以做到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