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了,然後呢?

1001 回覆
283 Like 19 Dislike
2019-04-13 14:37:18
電完變人格
2019-04-13 15:02:46
又有文
2019-04-13 15:47:54
在線上
2019-04-13 16:41:31
2019-04-13 16:47:10
未夠呀!大家加油,我等緊出文!
2019-04-13 17:13:10
未夠呀!大家加油,我等緊出文!

比d火樓主睇
2019-04-13 17:48:13
快啲岀文
2019-04-13 18:26:49
未夠呀!大家加油,我等緊出文!

2019-04-13 18:31:34
新讀者留名
2019-04-13 20:27:24
仲差少少
2019-04-13 20:30:05
2019-04-13 20:42:23
夠喇
2019-04-13 20:44:21
100正皮
2019-04-13 20:53:45
言出必行

Chapter 04 【 不幸男的逆轉 】

在我站了起來不久,有一輛的士緩緩駛過,然後我終於成功登上的士;

有人說過,要知道自己有沒有運氣,在需要的士的時候,看一下街道上有沒有的士,然後能否順利登上!

今天可謂十分奇妙,淋過一場雨後,對比起往昔竟然能夠順利截車,再從車窗外望出天空,剛才的烏雲密怖,現在竟然變得晴空萬里。

中文有一句成語,叫作否極泰來,又有一句俗語「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哈利波特大難不死後才可以發展出一部七集的故事,而我大難不死後,也許可以從命運手中拿回一點人生劇場的自主權吧?

回到家中,我並沒有因為剛才的偶然而忘卻了一些憂慮,畢竟明天起我不用上班,正式加入失業大軍的一份子。

意味著每天一張開眼睛,腦海就會浮現起一堆數字,儲蓄也不足以應付失業一個月,屋租雖然不算很貴,但安老院的住院費用卻貴得很、見工也要交通費、縱使避免外出也要解決三餐,三餐的問題終究還是要用錢,還未計電話費、水電煤等等雜費。

大概這就是活在這個城市裡的人的悲哀,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的生活煩惱,彼此都是沒有時間細想,沒有太多機會去選擇,沒有資格去思考理想,而理想這回事太遙遠太模糊,就這樣無奈地被社會和時間的巨輪推著向前走,一直走,不容許你停下,停下的一刻就是意味著等待死亡。

就在我嘆一了口氣的那個瞬間,奇蹟突然出現了。

「Lego呀,我係經理呀,HR嗰邊叫我聯絡返你復工,琴日我打唔通畀你所以Whatsapp返你,聽日準時11點返工,如果聽日唔得嘅就後日11點呀。」

這......到底是甚麼回事?

不過既然不用失業,當然是立即答應吧,其他事情復工再算吧,至少不用為那堆數字在發愁;

來吧,笑我奴性重吧。

「okay,聽日見。」

「Thank you!」

到底是我在做夢還是另有原因?他竟然會說Thank you,換上是昔日的話一律已讀不回就算。

哎呀,會痛的,不是做夢!

難道這又會是厄運來臨前夕的平靜?


待續
2019-04-13 21:45:43
在線上
2019-04-14 00:26:30
在線上
2019-04-14 00:45:05
在線上
2019-04-14 01:54:36
2019-04-14 02:00:30
在線上
2019-04-14 05:12:36
快點突擊我
2019-04-14 10:04:52
早晨,在線上,出去飲茶,返嚟出文
2019-04-14 10:37:05
早晨
2019-04-14 12:06:18
訓醒有文
2019-04-14 12:17:15
留名
2019-04-14 14:32:28
在線上


現在就像幸運女神突然間站在我的前方向我招手,當我懷著希望走到她的面前,害怕她會像往時一樣瞬間變臉,再突然搖出棒槌狠狠的把我打醒。

大概,膽小鬼連幸福都會害怕,碰到棉花都會受傷,有時還被幸福所傷,現在的我無可否認是一位膽小鬼,別說幸福,連順境一點也會有所憂心。

更何況,現在順境得太過稱心如意,這點更教我憂慮不已。

算吧,明天自有明天的苦難,一直都是這樣活過來,連漏電也死不了的人,還會有甚麼可怕?

唉,只是不知道那班猶如魔鬼的同事會否猜曉新聞中的「港男」就是我。

手機每隔五分鐘便響一次的鬧鐘,連同床頭四個響鐘一同響起,當時的情況別論是沉睡的主角,那怕是長睡的主角也能喚醒吧。

擦擦雙眼,發現今天起床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順利,可是.....我不能掉以輕心,因為我知道往日厄運來臨的前夕往往都是看似幸運和順利,於是我提早出門口,在繁忙時間乘坐地鐵,想起曾經有多次因為地鐵的服務延誤而引致遲到,再憶起曾經2003年「龍咁威」這部電影中說了一個地鐵故障而引致遲到的笑話,當時我聽完後笑了,就像大部份香港人一樣,當時覺得地鐵故障是一個笑話,可是過了十多年後香港人對於這回事再笑不出來。

想著想著便到達目的地回到店舖,只是我猜不到比起往時早了很多大約十點回到店舖,店舖內一張張熟悉的臉全都不見了,唯一熟悉的只是那位只會坐在經理房的經理,可是今早卻見到他忙著指點兩位從未見過,看來是新來的同事開舖,我用上疑感的眼神和心情一步一步的走進這間充滿著失敗、嘲笑和侮辱的店舖,可是經理卻在我漸行漸近的時候用上一種從黑暗的深淵看到希望的眼神投放在我身上,然後他主動跑上來對我說,

「樂哥!你早咗返嚟就好啦!」

樂哥?往日這個名詞只會出現在他挪喻我的時候才用,這種落差.....我以為自己在造夢,又或者這是......惡作劇?

「係.....」

「嚟!跟我入房,我準備咗套新制服畀你。」

我沒有聽錯嗎?自我入職到被辭職的那天,只有我與眾不同一直穿著前同事留下的殘舊制服,而原因是經理不想浪費資源在一位生怕某天突然被炒掉的人身上,而且他還嘲諷著那件霉舊的制服和我很合襯。

對於他替我準備了一件新制服使我感到奇怪,而且舊同事全都不見了,難道他們真的合謀了一場惡作劇準備作弄我?

「......新?新制服?」

「我原本嗰件呢?我換返嗰件就得架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