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了,然後呢?

1001 回覆
283 Like 19 Dislike
2019-04-13 00:40:16
在線上
2019-04-13 00:45:00
在線上
2019-04-13 00:47:38
在線上
2019-04-13 00:59:20
在線上
2019-04-13 01:03:33
在線上
2019-04-13 01:22:57
在線上
2019-04-13 01:53:46
在線上
2019-04-13 02:06:01
在線上
2019-04-13 02:09:51
2019-04-13 04:29:09
2019-04-13 09:13:56
快點突擊我
2019-04-13 09:14:12
會唔會電完變到勁幸運
2019-04-13 09:48:56
在線上
2019-04-13 10:49:09
2019-04-13 11:02:47
訓醒有文!
2019-04-13 11:33:35
人是一種很神奇的動物,只要戴著面具或者躲在電腦背面,人就會變得大膽,甚麼事情或者甚麼不堪入耳的說話也敢說出做出。

我覺得唔係因為躲在電腦背面就會變大膽,或者躲在電腦背面就等於戴著面具,反而係人喺現實帶住面具,躲在電腦背面就將面具除左落黎。
2019-04-13 11:48:21
2019-04-13 11:57:51
在線上
2019-04-13 12:05:45
線上

快出文!
2019-04-13 13:32:08
在線上

Chapter 03 【 大難不死後的幸運 】

意識朦朧後的事情,已經沒有太大的印象,嚴格來說是十分模糊,只知道回憶起一些往事,聽到許多不同的聲音,其中以一些類似醫療儀器的聲音在我耳邊維持得最久,雖然聽覺好像還有所認知,但我的意識和其他知覺猶如魂遊太虛,連張開眼睛或者說一句話都不能,同時又好像有一種疲乏感,讓我一直合上雙眼。

難道.....這是死亡前的徵兆嗎?

但同時有一種直覺,像我這種倒霉的人不會如此輕易死掉,突然有一刻很強烈的離心力使我整個人的意識在下墜,然後我張開了雙眼,被那種離心力嚇得霍地醒來。

打量周遭,確定自己置身於醫院裡的病房,我用手輕輕拍了自己的臉頰數下,不其然摸著自己的下巴,而這裡的護士剛好用上不慌不忙的眼態走了過來,用上生硬的語氣對我說,

「先生,你攤返落床,我而家叫醫生過嚟。」

一會過後,便有一位男醫生和兩位護士走了過來,替我作簡單的檢查,另一邊我聽從著醫生的要求,伸一下手做一些簡單的動作,而內心則在想著,果然我還沒有死去。

醫生替我作出了檢查後,記得過了約一個多小時後,Kenny和Monnie走了進來病房,而Caca則不知所蹤,面對著Kenny的時候,我不知道該說何樣的話,只知道他們連珠炮發般的問了我很多問題,而我只是問了一句,

「Caca呢?」

Kenny不屑的說,

「漏電之後,驚動咗警察,畀警察拉咗返去落完口供,跟住就唔知佢去咗邊!我都話咗......」

Monnie撞了Kenny一下,打斷了Kenny的話題,接著Monnie對我說,

「你昏迷咗一日,正話醫生話你完全無事,簡直係奇蹟。」
2019-04-13 13:32:23
這個世界,有人可以一個少少的傷口便死掉,但又有人被電擊卻絲毫無損的醒來。

這是惡趣味的玩笑嗎?

Kenny淡淡的問,

「你係咪故意尋死?」

說實話,我都不太清楚。

Monnie再撞了Kenny一下,而我卻沒有回應,Monnie開玩笑的打完場,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語末,她更準備把Kenny拉走,然後他們在離開的時候,Kenny背著我說道,

「sorry。」

Monnie回頭走了過來,放了一台手機和盒子在我的床頭說,

「你原本部電話壞咗,我地買過部畀你!雖然無晒啲資料,但電話卡無壞到,連絡人啲資料仲喺度,你仲可以上網,或者聽下歌同人whatsapp下,後備充電都準備咗畀你,我地走啦。」

他們離開之後,我在醫院的病房裡過了一個漫長的夜晚,在流逝的時間裡沒有一刻不是糾結著,我和Kenny的友情原來只不過是建基於他的同情,說他是完全出於同情和憐憫又算不上,但又再不能自欺欺人的當作酒後胡言,可是面對著這種柔情,人心肉造又如何招架,再無情的拒絕?

可能,只是我從不懂拒絕別人。

同時,我又想起「武田玲奈」施以同情的回眸,就算沒有那麼糟糕的第一印象,也許在她眼中亦沒有大太的差異。

天啊,到了這一刻,我居然還會把一位萍水相逢的人放在心上?

或許我想起她的這一分鐘,她都已經忘了有過我這個人出現在她生命並浪費了五至六秒的時間,唯有這樣安慰自己吧。
2019-04-13 13:32:45
我拿起了Kenny和Monnie送給我的手機,長夜漫漫真的很難熬,借著這台手機打發一下時間吧,畢竟我不知道自己要在這裡住多久?

看一下新聞和討論區,竟然發現自己在一夜間成了無名的網絡紅人。

【國產冒牌電器當禮物90後港男生日恐變忌日】

本報訊......

【港男潮玩肌肉測謊神器,生日險變忌日】

本報訊......


【鍾意淘寶嘅同我入一入嚟】

-連結

咁鍾意貪平淘啲國產冒牌電器,電撚死你班仆街。


【國產冒牌電器當禮物嗰個90後港男而家點】

想知佢有無事?希望佢無半身不遂,因為咁撚無腦唔死都無用,唔好浪費社會資源。


【港男終於又有樣野衝出香港啦!】

-連結

-連結

就係柒出國際啦!連美國同英國報紙都有報導!


【笑尻嗰個90後港男班友閱讀理解是咪拎U】

-連結

內文咪係話係人地送畀佢,仲話係畀佢體驗嗰陣出事呀。

利申:當年綜合5**


【有無人知差啲畀人電死嗰個港男真身】

小妹想認識佢,一個咁百年難得一遇嘅on9仔。


那一刻,看著這些標題......我無言以對,只是想找個洞穴把自己埋進去,於是放下了手機,鑽進了被窩合上雙眼一覺睡去,只希望這裡的醫護人員和病人還有他們的家屬沒有看新聞。

我終於可以一舉成名柒出國際,幸好所有報導並沒有有關我的片言隻字和照片。

慢著.....床頭的牌好像寫了被電擊昏迷的字眼;
2019-04-13 13:33:46
翌日早上,醫生巡房的時候喚醒了我,再替我作出檢查,然後填寫了類似報告的物體,

「目前無咩事,而家你可以出院架啦,如果三日內有任何唔舒服即刻返嚟醫院。」

話音剛落,他遞了一張俗稱「出院紙」給我,看來大難不死未必有福,連住院也因為欠缺床位而需要把病人趕回家中,雖然醫生沒有明言,但程序和手續上我卻十分明暸,畢竟從小到大,因為親人的緣故,我十分熟悉醫院這個地方。

「有無人接你出院呀?」

我搖了搖頭,醫生只是說了一聲「ok」就當作回應。

看來死不了還需要面對現實,唉。

記得我拿著行裝,踏出醫院大堂的瞬間,本來放晴的天空慢慢變得烏雲密怖,這點對我而言都不太意外,待會肯定傾盆大雨,想著想著一聲雷響,證實了我所言不虛,於是加快了步伐跑去的士站。

可是的士站卻沒有的士,於是我決定走遠一點到醫院外截車,由於路上的這條的行人路是露天,沿路只有數棵小樹,在連聲雷響過後,我感受到風勢漸漸清勁,就在我快要走到目的地,看到有一輛的士在等客,於是我準備跑過去衝上的士之際,有一位操強烈普通話的男士,一聲「幹」和用力的一下便把我推開,更使我整個人仆倒在地上,然後這個人登上了的士並拂塵而去;

就在那個瞬間,竟然嘩啦嘩啦的下起雨來,而我則半臥在地上,更突然無力站起來,估計是剛才的衝力使我扭傷,而且周遭杳無人跡,同時任由雨水不停拍打著我的臉頰,分不清自己臉頰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只知道這是上天在玩弄和嘲笑著我,接著更有一聲雷響,當時的我就在一棵瘦弱的樹下,根據以往倒霉的經驗,下一聲雷響和閃電過後,我已經變成焦炭。

這是天理嗎?

難道連給我一個幸運一點的機會都不行嗎?那怕只有一次都不行嗎?

頓時我的內心由悲從中來,再萌起一股怒火,不禁痛罵這個沒人性的老天,連丁點幸運都不可以施捨予我,有本事的話就去劈死那些罪有應得的人,沒本事的話就停雨,現今我的怒火堪比阿修羅,別效法那些網民只懂當鍵盤戰士和嘲笑欺壓弱者來擦存在感。

突然閃電擊中旁邊的樹,但奇怪的事發生了,這棵樹並沒有因此起火只是折斷了而已,按道理說我應該已經被那道雷電劈中,但我的意識依然清醒,只是感到有點暈眩和耳鳴,一晃眼的時間,滂沱大雨和閃電雷響居然煞停了下來,情況如像把浴室的花灑關掉似的,我訝異的打量天空,剛才懸在天空的雨雲漸漸散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兩位路過的警察跑來扶起了我,更對我連聲慰問,更奇妙的就是剛才以為受傷而無力的雙腿竟然可以恢復過來。

到底.....這是恰巧嗎?

只知道停雨後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思路和直覺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晰,曾經有過的悲傷,雖然不能像雨雲一樣頃刻間消退,但剛才崩潰的情緒卻奇蹟的立即緩了下來。


待續,出多一篇,唔知今日過唔過到100出突擊呢
2019-04-13 13:35:40
在線上
2019-04-13 13:36:59
人是一種很神奇的動物,只要戴著面具或者躲在電腦背面,人就會變得大膽,甚麼事情或者甚麼不堪入耳的說話也敢說出做出。

我覺得唔係因為躲在電腦背面就會變大膽,或者躲在電腦背面就等於戴著面具,反而係人喺現實帶住面具,躲在電腦背面就將面具除左落黎。

巴打,我地差唔多想法。

其實戴著面具或者躲在電腦背面嘅意思其實係當無人認得自己嘅時候,人就好容易作惡,露出真面目!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