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歲了,我想分享下我18歲時撞鬼既一次經歷

1001 回覆
634 Like 46 Dislike
2019-01-10 20:16:12
一路睇個post都好小心慢慢碌
驚有啲仆街仔貼killerjo

點解2019年仲有人無校不自動download

set左自動唔download圖都好驚
試過有d仆街post片,自動出預覽圖
2019-01-10 20:25:51
jemdogdog仲有一個係講大磡村隧道凶案既鬼故,三十幾年前凶案到而家都未破案

有無link分享
2019-01-10 20:31:35
的確又係常寂園

其實睇到一半已經覺得有啲熟口面

如果你淨睇字都認得⋯⋯唔通你都中過招?

你描述間屋同地點果時已經覺得係單車故果個常寂園
2019-01-10 20:33:13
大埔好撚猛鬼 尤其係入大美督之後
新娘潭個段路,明明夏天入去,係可以凍架
仲要唔係一個 係成班一齊覺得凍 好癲

我做野同小朋友入去行都會寒,但依家個潭每逢公眾假期都好多外傭玩,幾十個幾十個咁落水同野餐
2019-01-10 20:40:16
講到最後又唔講
又係到係咁覆人留言
真係好撚頂癮
2019-01-10 20:40:48
文呢
2019-01-10 20:46:37
自那次誤闖古屋之後,我經常性失眠,可能睡得不好的原故,日間的工作表現強差人意,精神萎靡,而且人也日漸消瘦。
一個本來一上床就倒頭大睡,睡到天昏地暗的小伙子,現在每晚都望著天花板忍受著失眠之苦,到天光方能入睡,睡不到兩小時又起床工作,這樣的生活簡直是一種煎熬。

最初的兩個月身體還勉強可承受,慢慢地開始有頭痛、眩暈等症狀,頭痛發作起來時痛不欲生,那種陣痛是跟心臟同步的,心跳一下,頭就痛一下,這種痛就像有個人跟隨著你的心跳拍子在背後敲打你後腦一樣,有時左腦,有時右腦,苦不堪言,最嚴重的時候,就連視覺都受到影響,看到的東西都扭曲變形,所有發光體如燈泡、街燈之類,都被彩虹似的光環包圍著,雙眼發白光而模糊不清。
情況越來越嚴重,工作沒有了,朋友少聯絡了,慢慢地沒有正常社交生活,人變得孤僻沉鬱,家人也發現我變得異常,開始擔心起來。

這段期間我其實一直有看醫生,私家的,公立的,腦科的,眼科的什麼也看過,能做的檢查都做過:心電圖,腦掃描,磁力共震等等。
最後甚至連中醫、跌打,脊醫也都看過,得出的結論都是說我有嚴重偏頭痛,處方高劑量的止痛藥給我,但對病情的幫助是零。
失眠的日子偶爾也能睡一會,但這種恩賜式的睡眠是要代價的,而代價就是 - 發惡夢!
2019-01-10 20:52:02
Lm等故
2019-01-10 21:00:13
lm
2019-01-10 21:11:20
發覺我同樓主一樣有偏頭痛 同散光
2019-01-10 21:18:11
有文
2019-01-10 21:21:11
我從小到大睡覺都不太發夢,但病發這段期間所發的夢可能是當時的我一生的總和,內容匪夷所思,鬼鬼怪怪什麼都有,好像就是要我不得安寧,困擾至死方休。
記得當時夢境內經常夢到同一班“人“,在夢裡我感受到他們已不存在於我們的世界,是一群死去多時同一村莊的人,這班人都身穿白袍,袍下不見有腿,活脫脫就是我們心目中的 - 鬼魂!

夢境是這樣的,在一個廣闊無邊萬籟俱靜的灰色空間,這群人由遠而近飄到我面前,大約有十來人吧,有老有嫩,在我面前討論著什麼似的,為首的一個老者最為激動勞氣,說著什麼絕不可放過他,不會還給他之類的說話,另外有個20來歲,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她的容貌我到現在也記得清楚,清清秀秀,面頰有一個頗為顯眼的褐色胎記,她苦苦哀求老者放過某人,但老者堅決反對,說他罪有應得云云,眾人又一陣起哄,感覺上就只有這個女孩在求情,其他人都在支持老者,過了一會又完全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像開了一部沒開聲的電視,有畫面無聲音,最後一個畫面就是那個女孩望向我,我們四目交投,她眼有淚光神情哀傷,知道她剛才的討論不得要領,慢慢地這群人由近而遠地消失,人就醒來了,看看鐘才睡不到一個小時。

看到這裡,讀者們都知那個女孩在為誰求情吧,沒錯,就是我,在夢境內我是清楚知道的,但夢內我只能以觀眾角度觀看,不能參與亦不能作聲。
這場境的夢發了很多篇,其他零零碎碎的的鬼怪夢更不計其數,但論最驚嚇最恐怖的要算是這一個了。
2019-01-10 21:27:40
肚餓 食完飯應該可以再出
2019-01-10 21:28:42
留名
2019-01-10 21:30:27
lm
2019-01-10 21:33:42
發覺我同樓主一樣有偏頭痛 同散光

偏頭髮係好慘
2019-01-10 21:34:46
講到最後又唔講
又係到係咁覆人留言
真係好撚頂癮

又想留言又想寫文
2019-01-10 21:36:37
不過我覺得依家香港少左好多俾人認為係好猛既地方 同埋依家啲𡃁仔好少會諗到探靈呢類行為

時代唔同
依家太多野玩啦
2019-01-10 21:42:14
寫埋落去先啦屌你老母
2019-01-10 21:46:28
留名先
2019-01-10 21:47:40
支持樓主快啲出文
2019-01-10 21:54:21
寫埋落去先啦屌你老母

2019-01-10 21:55:27
支持樓主快啲出文

就出啦
2019-01-10 21:58:31
好睇
2019-01-10 22:09:44
大約半夜4點,我在自己的床上受著失眠之苦困擾,房間是和弟弟共用的,他的床在我的右手邊,中間只隔著約兩呎多的房間通道,當時房燈已關,微弱的光線從窗外透入,可以隱約見到房內環境。

被失眠折騰著的我平時也會看看弟弟會否受我騷擾,我如常望向弟弟,但這次我被嚇呆了,我最疼的弟弟竟然像殭屍一樣由腳到頭斜斜升起,動作很慢,但卻震撼我心,我想叫醒他但完全叫不出聲來,只能聽到自己的喉嚨在咯咯作響,他升起後飄到我的床尾,緩緩的由上而下向我身壓下來,這個過程中,弟弟的臉慢慢變做了一只怪物,一只深綠色的怪物,它的外型就像一團啫喱又像一只好大的深綠色水母,它有著一對像鯊魚般帶著死亡氣息的橡膠眼睛,正緩緩而又強大地向我壓下來,當時的我既驚慌又無助。

我要反抗!我不能坐以待斃,但它可能是我弟弟化身,萬一我重拳打到他又怎麼辦?我的心在遲疑著,想著它壓下來的話我可能會死,死亡的感覺籠罩全身,全身在發麻冒汗,沒有時間了,我揮出軟弱無力的一拳作垂死還擊,拳打出和怪物接觸的一剎那,面前的怪物開始慢慢淡色,淡色至慢慢消失了⋯

氣喘如牛的我在呼著氣,“霞霞“的呼氣聲響遍佈全個房間,我全身濕透都是冷汗,我維持著半坐的出拳姿勢醒了,右手仍軟弱無力的懸在半空⋯

夢裡的環境和現實世界一模一樣,右邊的弟弟安然地在床上睡著覺,我放下心頭大石,但心靈依然忐忑不安,未能一時間回過神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