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歲了,我想分享下我18歲時撞鬼既一次經歷

1001 回覆
665 Like 47 Dislike
2019-01-12 17:46:31
唔係喎,我見依家D小說係用口語
2019-01-12 17:46:56
啱呀
2019-01-12 17:57:40
睇下寫咩書囉,如果身為一個術數師傅用口語寫書就肉酸啦…
2019-01-12 18:04:31
樓主寫快D得唔得啊 又要等
2019-01-12 18:19:53
在一星期前,媽媽經朋友介紹認識了潘生,她告知他我的情況,他就計劃了今天的行動。原來他可以透過某種特殊力量看到我的狀況,他說我被水母精纏得太久,已近乎跟我一體化,如果貿然去捉它的話,反而會讓它逃之夭夭,他要媽媽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帶我到他家,只要我和水母精踏入他家的指定範圍,它就不可能逃走,因為他的家已結了界。
所以當我到達他家附近後就渾身不自在,正正是因為已踏入了結界,水母精想要逃走而干擾我的意志,越接近潘生的家(結界核心),就越不舒服越想逃走。
入屋後,潘生和他的弟子幾經辛苦才將水母精迫出我身體,之後我就失去意識。
水母精離開我身體後被困在結界中,潘生用了差不多一小時才將它消滅。

我問媽媽她在現場看到什麼和整個滅魔過程是怎樣的,她猶有餘悸的續說:「你暈倒後,他們把你拉到神檯之下,有四個師兄不停的在你身旁誦經。而潘生則向著露台外的天空唸著咒語,向著某個方向不停的結手印,忽左忽右的向著天虛空發招,像在追蹤某個我見不到的東西,應該就是那該死的水母精吧!這行動持續了大半小時,期間他滿頭大汗,狀甚辛苦和疲累。到最後潘生突然大喝一聲「吽」,你的身體像突然觸了電一樣跳了幾下,接著就嘔吐大作,吐出一些不像是食物殘渣的綠色怪液體,味道帶著濃烈的腥臭味,我連忙替你清潔,期間你醒了一會,接著又昏了過去。」

說著說著已差不多到家樓下,我再問媽媽:「我們家的床下有古鏡嗎?怎麼我好像從未見過?」媽媽帶點疑惑的答道:「我也不知道,沒有印象。」
本來以為要地氈式搜索可能不存在的古鏡,誰知打開媽媽的床下一看,就發現一座很美麗,外框用銅製造的座檯鏡子,我們見到古鏡後互望了一眼,母子倆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她記起了原來這是外公送給她的,當年因地方淺窄用不著但又捨不得丟,所以一直放在床底至今。

媽媽戰戰兢兢的照著吩咐帶著錘子,將鏡拿到垃圾站敲碎丟掉,說也奇怪,一塊普通玻璃,媽媽用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打了超過十記才能敲碎,難道鏡裡面真的有三隻冤魂?
2019-01-12 18:27:17
哇 屌
氹到我好開心
2019-01-12 18:29:45
而家係咁變左做骨灰龕場?
2019-01-12 18:31:30
二百萬隻妖精係樓主吹大定個時個師傅真係咁講
2019-01-12 18:36:17
好似係
2019-01-12 18:37:05
師傅講
我鬼知咩
2019-01-12 19:12:01
日光日白去睇,仲要唔敢入去,淨要係出面影相
2019-01-12 19:37:31
妖多 定先人多
2019-01-12 19:57:39
live 左幾次喇,樓主加速
btw 好好睇,我都係賴過野先信
2019-01-12 20:09:03
2019-01-12 20:11:15
因為依家啲小說咩人都寫得嘛
2019-01-12 20:15:33
潛伏左成年
2019-01-12 21:41:51
文呀!我要文呀!
2019-01-12 21:42:06
經過兩星期的休養,我的偏頭痛竟然不藥而癒,雖然偶爾也會頭痛,但只需休息一會,吃顆普通的止痛藥就無大礙。
睡眠方面也得到全面的改善,不再發一些鬼鬼怪怪的夢,影響睡眠質素。

痊癒之後,我陸續帶曾經到過古屋的同學去見潘生,有同學聽過潘生的說話後深信不疑,也有同學抱有懷疑態度,但由於潘生的驅魔儀式是分文不收,同學們也就一一接受了。
在儀式完結後,潘生曾千叮萬囑我們不要再去古屋,因我們已和古屋內的妖精結下不解之仇怨。
我聽後不以為然,當時的我心想經歷過今次事件,就算有人給我十萬塊錢要我再探一次古屋,我都會斷然拒絕。

但世事往往出人意表,康復的三個月後,我又無奈地站在古屋的草坡外圍了⋯
為什麼我又會去犯險呢?除了年少氣盛外,也因為離不開一個“情“字⋯
2019-01-12 21:48:26
2019-01-12 21:49:05
潘生係唔係茅山師傅?

我以前聽一個同事講既真人真事,除魔過程非常相似,又係遠距離已經知道個人咩事,要請神上身除魔
2019-01-12 21:53:22
密宗
2019-01-12 21:55:20
又返去
2019-01-12 22:05:39
So horrible
2019-01-12 22:14:52
又話寫多兩三篇就完既
2019-01-12 22:16:42
我回復正常的生活後,工餘會上潘生家做傳道的工作及為他的神通作見證。
其他時間則和普通年青人一樣:看戲、唱歌及交女朋友。

當時我交了一個女友名叫琪琪,琪琪是個活潑好動又討人歡喜的可人兒,但可能是獨女的關係,性格帶點任性和衝動。她當時經常會和我到潘生家作客,在耳濡目染之下也對神秘事物產生極濃厚興趣,古屋事件當然也不會例外。
我經不起她的苦苦哀求,我安排了琪琪、果明和他的兩個朋友,在某個下午又再一次探古屋!

我們到達大草坡後稍作休息,為將進入古屋作心理準備,除了曾經和我進過古屋的果明外,同行的人已被它的外觀嚇得說不出話來,琪琪語帶顫抖的問道:「我們真的要進去嗎?我有點害怕⋯」平時的她好逞強,口又不饒人,難得見到她唯唯諾諾的這副模樣,令本來不太好勝的我也語帶挑釁的說道:「山長水遠來到這裡,妳不是想退縮吧?」,說話時帶著點點的輕視,心裡感覺真爽,完全將潘生的叮囑拋諸腦後。

可能我突如其來的英雄氣勢激發了她的任性,剛才的膽怯一掃而空,拋出一句:「我會怕?我敢跟你們輸賭,誰不敢入去,誰就要罰一百元!」,我當然不會被她嚇到,就帶領著他們向拱門的方向進發。
當接近拱門時,奇怪的事發生了,我的左耳突然“咇咇”的響起來,這聲音像警號一樣不停的響,最離奇的是這聲音只得我聽到,其他人是感受不到的,越接近拱門聲音就越大,其實用聲音來形容好像不太正確,應該說我大腦收到“咇咇“的警示訊號較為貼切。

我強烈感覺到不應該再前進,我停下腳步望向各人,他們的表情極為凝重,我扮作若無其事,無可無不可的說道:「你們作最後決定,究竟入還是不入?這裡的故事你們都聽過,很邪門的!」他們互望向同行夥伴,好像希望有人先提出回程建議,避過被人取笑及罰一百元的協定。我見到他們怯懦的表情心裡暗笑,以打完場的語氣說道:「回程吧,大家都餓了,一起去食飯吧!」

大伙兒如釋重負,頭也不回就離開了古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