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瞳》一次換眼,讓我變成魔鬼(十五)(卷三呢?)

1001 回覆
71 Like 2 Dislike
2019-05-09 00:22:28
你怎麼不出多點文?
2019-05-09 00:39:19
可唔可以划傷背脊 轉背傷開翼?
2019-05-09 07:59:02
有賭未為輸
2019-05-09 23:18:43
要趕proposal
2019-05-10 01:17:25
2019-05-10 21:54:00
繼續趕
2019-05-11 16:01:10
為大家有文
40lin 40 j 40丸!!!
2019-05-11 18:10:02
淨返d鳩毛賭唔賭得
2019-05-11 19:45:02
點解9個月無睇可以用半個鐘追晒嘅
2019-05-12 00:01:32
無文
2019-05-12 00:04:58
突然覺得好重!
40丸40j ,好多貨,今晚煙兒唔使訓啦,等我開發吧啦!
不過我怕40 lin ,煙兒見到會有密集恐懼症…
2019-05-12 00:13:07
40條J.....40丸即係每條J都係單春
一齊扯時點樣決定邊條入先,會唔會內哄打交
2019-05-12 02:11:43
竟然無事
2019-05-12 17:49:37
煙兒話怕左我,太多lin 好恐怖
我覺得貢獻返3lin 出黎,造福人群令今晚有文,順手舒緩一下煙兒既恐懼
2019-05-12 19:44:54
我又嚟
100J100丸!
2019-05-12 23:52:24
「由創世至今,我就只有『釋魂』與『縛靈』,但能與我一爭長短的魔鬼天使,屈指可數。再多一顆魔瞳,只會亂了我的節奏。」薩麥爾一邊拭抹掌心的血,一邊淡淡說道,「我殺人,不欠這一顆魔瞳;我要死,亦不會因多一顆魔瞳而改變。」

薩麥爾說得自負,但他所說的也是事實。

看到伊卡洛斯有點手足無措,我便跟他說道:「這眼珠效用不凡,我們再盤算一下,該讓誰安裝上吧。」伊卡洛斯點頭應是,便將「轉嫁之瞳」收了起來。

這時,薩麥爾的臉色已回復一貫冰冷,似乎已然收拾心情。

他的傷勢一時無法解決,我便轉個話題,問道:「對了,你的『永生』有印象嗎?」

「說來奇怪,完全沒有。」薩麥爾秀眉一蹙,「看著這些金環,我的確覺得十分熟悉,亦清楚記得自己身上曾經擁有,可是我完全記不起,它是依靠陽光來製造能量。」
2019-05-12 23:52:34
梳~~呢幾日好忙
2019-05-13 00:00:11
2019-05-13 00:02:37
38 lin
40j
40丸

單丸配對單j 唔緊要,反正得一個袋,根本裝唔曬,而家開始要同煙兒玩多幾野,否則應該會瘋狂夢遺

再唔係,就要賭袋多幾個袋至裝得落
2019-05-13 00:06:24
就快又過半年
又未完到
2019-05-13 00:33:45
七孔流血
2019-05-13 00:38:35
仆街!
2019-05-13 04:18:17
而家個袋裡面好似珍珠奶茶,勁多丸
2019-05-13 09:45:33
好多痴線佬
2019-05-13 13:52:44
重睇發現點解彿祖反而有天使時嘅記憶係伏筆定bug 咗

釋迦牟尼提及的「大梵天」,乃是印度傳說中,創造萬物的神明;至於「梵」則是蘊含在天地萬物,無色無味,卻又無處不在的力量。

印度有著各式各樣的宗教,但大多都信奉「梵天」為創世之主。只是不同宗教,對「梵天」又有不同描述和故事。




「這的確是個故事,一個傳說,卻非虛構。」釋迦牟尼解釋道:「『他』有很多名字,但確實存在。我和他,也是由此而來。」說著,指了指身旁的撒旦。

撒旦沒有回應,卻閉上了眼,把頭別過。

看到二人反應,須跋陀羅的眼神沒像先前般滿是不信,但仍帶著懷疑,又問道:「大梵天自『梵』而來,那麼『梵』又是從何而來?」

釋迦牟尼並沒回話,只是凝視須跋陀羅良久,才緩緩說道:「我不知道。那時候,我並沒想過這些問題。」

「那時候?」須跋陀羅一臉不解。

「我在『他』身邊的時候。」釋迦牟尼說這句話時,眼神不自覺流露出懷念之意,不過瞬間又變回平常的淡然。




「言則,你跟教眾解釋的『輪迴』、『六道四生』,都非真實?」須跋陀羅質疑。

「不全是。」釋迦牟尼搖搖頭,輕輕放開左掌,露出掌心中央那條「線」,「你還記得我這眼睛的功能?」

「觀察事物,操縱當中因果。」須跋陀羅答道。

「每一個『果』,皆由無數『因』交錯結成;而每一個『果』,又會剎那間化作『因』,生出下一『果』。我們的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念,背後皆蘊含大無量數的『因』。每次透過掌中眼看事物,我也看到一輪串的前因。也許不是每一點都能看得通透,但總無論如何,至少能看到一鱗半爪。」釋迦牟尼看著自己左手掌心,繼續說道:「唯獨是『他』,近乎空白一片。」

「近乎?」須跋陀羅聽出話中重點,身子忍不住往釋迦牟尼靠去。

「我的眼睛,在他身上只看到『光』,但那種『光』,又有別於烈日或柴燭燃燒之光芒。這本應是正常之事,因為那個『他』,應該是天地之始,宇宙『第一因』。不過,」釋迦牟尼語氣平淡,繼續說道:「獨有一次,我的紅眼在他身上,看到了一點『黑暗』。」

須跋陀羅耐心聽著,至於撒旦則微微皺起眉頭。

「那點黑暗一瞬即逝,不過我還是從中看到點東西。」釋迦牟尼頓了一頓,「那些東西、那些萬千景象,我從未見過,當時亦未能理解為何。後來參悟多年,我才明白到其時所看的,也許便是『終結』。這個世界的,終結。」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