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瞳》一次換眼,讓我變成魔鬼(十五)(卷三呢?)

1001 回覆
71 Like 2 Dislike
2019-04-30 17:56:29
殺月老拎錦繡再縫上去
2019-04-30 18:54:19
鱗化佢
2019-04-30 18:59:15
直接叫萬蛇扮隻翼咪算
2019-04-30 21:02:17
好似初中開始睇 家陣都就讀完u
2019-04-30 22:11:54
佢喺我屋企喎
2019-04-30 23:59:27
聽到伊卡諾斯的答案,我只能無奈笑道:「那好吧,只希望你能早試解決這難關。」

「若我能想出破開你皮膚的法子,塔洛斯應該也能想得出來,這可是十分危險。」伊卡洛斯怪聲說道。

我其實嘗試過別的方法,譬如是以『萬蛇』作中橋樑,連接黑羽,不過因為黑羽並非直接與我的神經相連,操作起來延緩頗多,亦不甚順暢。

眼看一時沒有解決方法,我便轉個話題,問道:「那麼,找到布蘭是如何操縱渡鴉嗎?」

「與『永生』一樣,進展是零。」伊卡洛斯回身,看著玻璃房中,仍然不斷以頭亂撼的布蘭,「雖然他來這時已被你弄得神智不清,不過他似乎與渡鴉仍然有一種特定的交流。」說著,伊卡洛斯在鋼桌上打開一個子視窗,播放先前的實驗片段。

但見片段中,神情瘋顛的布蘭正獨處在一密室。

密室當中有一個大鐵籠,籠裡放了數頭黑色渡鴉。

原本那數頭渡鴉只是安靜地待在籠中,東張西望,可是當布蘭走近鐵籠時,渡鴉群似感不安,開始在籠裡怪叫亂飛。

不過,當他雙手抓住鐵籠、臉目完全貼住鐵枝時,那幾頭渡鴉忽然瞬間安靜下來。

然後,默默看著籠外的布蘭。

那種感覺,彷彿牠們正在仔細聆聽布蘭的話。




「在地獄遊了一趟,雖令他喪失神志,卻顯然沒令他喪失操縱渡鴉的技能。」伊卡洛斯一邊說,一邊在鋼桌上按了幾下,「他似乎是透過『溝通』,來控制渡鴉。」

這時,畫面聚焦在布蘭的嘴巴,而他的嘴唇正在輕微張動。

我見狀一奇,問道:「他在說甚麼?」

「甚麼也沒說,因為根本沒有半點聲音。」伊卡洛斯認真地道:「不論如何收音,轉換成任何音頻,我也記錄不到布蘭發出任何聲響。」

「就只是嘴唇在動?」我摸著下巴,心下疑惑。
2019-04-30 23:59:38
大膽!
2019-05-01 00:10:28
別西卜點控制烏蠅,佢就點控制烏鴉,睇佢記憶就得,又追憶又窺心,想點睇都得
2019-05-01 00:19:59
d鴉識讀唇
2019-05-01 01:41:55


2019-05-01 01:58:02
唔會叫啲烏鴉傳話班救兵掛?
2019-05-01 12:01:44
放心,我會獨佔煙兒
2019-05-01 22:01:38
中六追到上大一?
2019-05-01 22:11:36
邊有咁短
2019-05-01 22:14:05
希望你生仔前有結局
2019-05-01 23:24:01
我前往俄羅斯協助嘯天的途中,遇上同去支援阿撒瀉勒的布蘭。

本來,我打算以迅雷手法將之制服,可是他在危急關頭,忽召來一群渡鴉作掩護,幾乎便成功逃走。

看到他那操縱渡鴉的技能,即令我想起能分別控制蝙蝠及蒼蠅的莉莉絲和別西卜。

他們三人各自擁有魔瞳或神眸,可是其操縱動物的能力,都不是源自他們的眼瞳異能。

如此說來,這種操縱動物的奇異能力,是另有來源。

我曾經問過薩麥爾,可是他亦不知道為甚麼會有些魔鬼或天使,擁有如此奇特的能力,而這些能操縱動物的仙魔,表面亦無共通之處。



「雖然不算威力強大,但若天使軍還有更多人懂得這種奇技,我們就必須要多了解。」我瞪視著玻璃房中的布蘭,淡淡說道:「既然尋常儀器探測不到,我們只好用極端手法。」

說罷,我以食指按住玻璃,同時召喚『萬蛇』。
2019-05-01 23:40:28
今日咁早
2019-05-02 00:05:41
2019-05-02 00:35:50
反正都無人賭!
2019-05-02 06:21:14
其實個須跋陀羅去咗邊?潘朵拉啲野幾時開估
2019-05-02 07:51:47
風頭火勢, hold your Js
2019-05-02 07:53:34
留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