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瞳》一次換眼,讓我變成魔鬼(十五)(卷三呢?)

1001 回覆
71 Like 2 Dislike
2019-07-04 14:50:08
2019-07-04 15:30:01
但同我幻想既唔同
諗住會好似Orphan條女咁
2019-07-04 17:50:11
唔係咁易搵圖又唔識蘿莉做model
2019-07-04 22:12:35
我無野講
2019-07-04 23:59:36
「你。」那道聲音再次在我耳邊響起,淡淡笑道:「我就是你。」

聲音聽起來有點像我,又有點不像;說話者感覺就在我身旁,卻又像在我腦中直接發聲。

「我就是你。」聲音重覆了同一句話,又道:「這是你撒的種籽,你便得親口品嚐長出來的果。唯有親身感受當中的苦或甜,你才可以將整顆果實吞下,然後,將之化成你的血與肉。」

「你到底是誰?」我又問了一句。

「我,就是你。」那聲音再次回答,接著便寂靜下來,沒再作聲。




難道,是撒旦的殘存意識?

我不知道聲音從何而來,但心底裡卻有一種直接的感覺,就是「他」所說的,乃是真言。

種籽。嚐果。

我知道這比喻的意思,就是要我親身經歴母親所承受的痛。

先前,我經歴過媽媽的人生一遍,但那時我是以「無我」的狀態渡過。

現在,我保持自我,便會切切實實地感受到她離世前的最終痛苦。

那一抹,我沒能阻止的痛苦。

我不知道,這法子能不能讓我真正釋懷,不過我知道,此處終究是靈魂回憶,一切傷痕,也只是過眼雲煙。




「媽媽,對不起。」



我沒再反抗,而是將頭埋在媽媽衣服被撕而暴露的胸脯上。

媽媽一時無語,但四肢像藤蔓,繼續將我牢牢纏住。

這時,我只覺咽喉一緊,卻是『慾』用他粗大的手,使勁扣住我脖子,教我一時呼吸困難。

「嘿,別再亂動,要當個乖寶寶啊!」『慾』在我耳邊邪笑罷,便以舌頭在我臉上重重地舔了一下。
2019-07-05 00:11:07
要比慾屌
今次我真正無野講
2019-07-05 01:18:01
邦拿都要保重
2019-07-06 00:01:07
2019-07-06 00:01:23
我意志強大,大家加油!
2019-07-06 09:39:54
唔記得自己追到邊。。
2019-07-06 17:46:34
答案只有一個....
2019-07-07 00:07:48
2019-07-07 02:08:28
重睇
2019-07-07 23:15:12
有係旺角嘅手足小心
2019-07-08 08:46:32
2019-07-08 22:37:19
呢排都無曬心機,莫講賭j, 文好多時都幾日至見到,今日終於有機會上來追文(而且無文)
2019-07-09 00:00:02
「嘿,別再反抗,要當個乖寶寶啊!」『慾』在我耳邊邪笑罷,便以舌頭在我臉上重重地舔了一下。

我被他捏得眼前昏黑,本能地用力掙扎,可是『慾』的手勁實在太大,我始終難動分毫,反而激得他興致更濃!

嘶!

一記布革破裂聲響起,卻是他一把扯爛了我下身衣服!

「不……不要……啊!」我驚慌不已,勉力吐出幾個字的同時,一股撕裂劇痛,忽在我下半身炸開,卻是『慾』強行進入了我體內!

『慾』毫不留情地直挺進我體內,然後盡情發洩!

他身體每用力搖晃一下,我下身那股劇痛便加重一分!

我拼命想要叫喊,可是他空出來的一手卻硬是按住我的嘴巴,讓我只能「嗚嗚」作響。

這時,我內心無盡悲憤,卻更多是羞愧感。

我只覺自己彷如一張白紙,『慾』每進出一回,便像是在我身體潑上一層污水。




每過一秒,我的身體便被弄髒多一點。

我想哭出聲來,但因為嘴巴被掩,只能發出似是而非的呻吟,但這痛苦的叫喊聲,反而令他更是亢奮!




啪!啪!啪!啪!

『慾』猛力搖擺,毫不憐惜!

「還不錯呢。」『慾』的大手一按,將我整顆頭顱壓在媽媽的雙乳之間。

他一邊擺動身驅,呼吸漸漸粗重,手中力道更盛,按得我完全難以視物。

忽然聽得「啪」的一聲,我的頭竟將媽媽胸骨壓斷,更鑽破了她的皮肉,整副臉裁進了她的體內!

霎時之間,我鼻腔充斥鮮血,血腥氣刺激得我不停咳嗽,渾身肌肉不自覺崩緊起來。

「嘿嘿,很緊張嗎?怎樣在收縮了?你這樣可會弄痛我啊!」『慾』淫笑聲在我耳邊響起,「來,讓我濕潤一下。」

說罷,他一把揪住我的頭髮,然後用力把我的頭又是朝下一砸!

碰!

我腦袋一陣眩暈,額頭爆出一團血花,接著對方伸出兩指,在我血流如注的額頭傷口沾了點新鮮的血。

然後,他將鮮血塗抹在他與我之間的連接處。

邪笑一聲,又再放肆直進。

我無力躺在地上,身體隨著他的搖擺節奏而晃動,雙眼只能看著不斷向外擴散的血池。

血池的面積越大,我的身體便越感冰冷。

不知是傷口麻木了、還是精神已經完全崩潰,此刻下身竟漸漸不覺得痛。

其實他的侵犯,不過片刻,我卻感覺時間過了很久,很久。

我本曾有一絲希望,是他發洩過後,便會放我離開。

但現在我已明白,除了要我的身體,他還要我的命。

無力反抗的我,此刻唯一能宣洩的方法,只有流淚。



淚中唯一情緒,只有恨。



我恨自己,恨自己力弱,完全反抗不了。

我恨那個壓住我的陌生人,恨他的橫蠻粗暴,恨他的瘋狂姦淫。

我恨上天,恨衪怎麼會縱人容這種不幸發生在我身上。




但我最恨的,是我兒子。




我恨他,怎麼看到我……他的母親,被人蹂踚仍然可以一聲不發、視若無睹?

我恨他,就算不可能救我一命,也至少應該嘗試呼吸求援。

我恨他……

我恨……

我……




「媽媽,對不起。」

我把媽媽按在地上,讓『慾』能盡情享受。

因為失血過多,她已渾身僵冷如冰,周身唯一可動的,就只有沾血的眼球。

不過,她眼球沒有動。

那怨恨的眼神,只直直瞪視按住她的我。

或者,其實是瞪著我身後,那個站在窗台上年幼的我。

一直瞪。

直到氣絕。





我終於明白,媽媽對我的恨有多深。
2019-07-09 00:00:34
大家專注力都擺咗係同一件事,我都明白
2019-07-09 00:08:46
岩岩被人fake仲好嬲

睇到壓線失敗笑返出黎
2019-07-09 00:11:42
垃圾網!!

不過呢排無人賭
2019-07-09 07:31:45
仲邊有心情賭 呢場仗輸左我地個個所係閹人
2019-07-09 07:43:18
岩岩被人fake仲好嬲

睇到壓線失敗笑返出黎
垃圾網!!

不過呢排無人賭
仲邊有心情賭 呢場仗輸左我地個個係閹人
2019-07-09 09:54:38
差啲以為咸文
2019-07-09 15:10:46
2019-07-09 15:56:43
大師兄嬌喘一聲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