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聯合】《病港II》(8)

1001 回覆
856 Like 2 Dislike
2020-08-06 17:07:13
咁係因為Dr D前面嘅介紹多過余博
余博除左前面做賴三講過幾句對白,同埋M佢地上魔鬼山搵果堆文件之外就冇其他介紹
但Dr D由一開始已經塑造成反派,又做研究又煎牛排之類
加埋打Dr D果陣多人好多,成堆不良人,仲有銘凱和少佐,最重要係不破尚單挑Dr D果段加左好多分
亦都因為呢段打鬥和魔鬼山帶隊果段回憶,我覺得不破尚係病港I最型角色之一,比起董倫和滿天有過之而無不及
2020-08-06 17:56:00
但余博士一早出就已經好屈機,一開始就已經講緊同全盛時期既不破尚打,之後同病者M打都好激

btw好鍾意不破尚
2020-08-06 17:57:00
第一大病獵喎
2020-08-06 20:01:08
Push
2020-08-06 20:02:21
而家有3更補文
2020-08-06 20:03:54
2020-08-06 20:08:35
吓 我覺得佢出場嗰下已經正氣凜然光芒四射咁嘅款嗰陣我仲留言話呢條友肯定做隊友
2020-08-06 20:50:06
希望今輯唔洗再打Dr.D成撚日都要同佢打
2020-08-06 20:56:14
實打 咁都唔死伏筆黎啦
2020-08-06 20:57:48
係囉
仲鳩up話佢係大病獵添
2020-08-06 22:38:44
推!!!
2020-08-06 23:10:11
push
2020-08-06 23:48:51
2020-08-06 23:54:38
墨b 今晚唔駛早瞓啦又
2020-08-06 23:55:22
又唔早訓
2020-08-07 00:04:13
只有等文
2020-08-07 00:15:36
等文師
2020-08-07 00:20:07
「但如果你係要暴力方式嘅話......」雲梨預判好一切將會發生的事情了。

雲梨身子傾向左邊飛撲,舉起了左輪瞄準陳森,同時將一隻手掌護住心口位置。

「啪噠!!!」陳森射出鋼釘。

「呯!!」雲梨射出鋼珠。

「呃噫......嗄......」陳森的天靈蓋連同面具一同被鋼珠打碎,但他想要在臨死前做出什麼事情!

陳森伸手向後方正揹著的大眼,一口氣將釘在其眼球的長釘拔下,搖搖欲墜的他斷開最後一口氣正式倒下。

至於雲梨?他中了鋼釘,但手掌成功擋住,擋去了直穿心臟的致命一擊。

他護著心臟的原因只有一,因為他從剛才屍體上發現,死者統一心臟被鋼針射穿而死。

說明了,陳森對射擊心臟位置有一定的信心,於是他便很自然保護住心房。

雖然算得上慘勝,但對於新人來說,是不錯的表現。

但事情,沒像雲梨發展得順利。

詭異之事還是發生了,那隻被拔去長釘的大眼,其眼球突然飛出,並且寄生連結到陳森的屍體上,使得他又再次......

站起來。

「點解......」沒料到事情發展的雲梨,沒法相信陳森尚未死透。

大眼球寄生在陳森的左膊,繼而不言不語的續向雲梨攻擊,再次射出鋼釘!

「啪噠!啪噠!啪噠!」

雲梨滾身就逃到走廊轉角去,可是背部還是中了一口鋼釘。

雲梨躲在轉角:「嗄啊......」只能看那地上畸形的影子迫近。

這次,雲梨快速向外的陳森開槍,結果連續數槍打頭依然不死。

更慘的是,鋼珠用盡了。

除了逃,別無他法。

但是雲梨的心中,逃卻不是唯一的方法。

他決定從轉角跑出,以近身迎戰陳森。
2020-08-07 00:20:17
「唔!」氣力身形都巨大的陳森,一腳就將尚是黃毛小子的雲梨踢到牆邊。

「啪噠!」緊接,又是向前射出一槍。

「嗄噫!」雲梨側頭僅僅避開。

在第二槍射入頭顱前,雲梨踏前一步搶佔先機,舉高陳森的手臂不讓他瞄準,至於另一隻被寄生的手,則緊緊捏住雲梨的脖子。

「嗄......嗄......」正在角力的雲梨留意到,寄生陳森的大眼球正持續往他凝視。

驀然,一個念頭從雲梨腦海浮現......

這顆眼球,正在操控著死去的陳森攻擊活人。

於是雲梨用牙咬出,那隻被鋼釘插著掌心的鋼針,然後用那隻手握回鋼釘,用力刺落到左膊的大眼球上!

「嗖」大眼球被刺後,陳森這個本體亦有所退縮。

雲梨知道自己沒做錯,一連多刺數下才罷休,直至大眼球完全爛掉,陳森這名巨人才再次倒下。

「呯──」

「嗄啊......」真正了結的雲梨,躺坐在走廊短暫休息。

雲梨望向走廊窗外的月光,感覺這是個難忘的一夜。

「上面嗰個......係病獵......?」狩獵結束後,雲梨扶著牆一拐一拐地回到地面:「你點解要殺自己人......」

「呵呵,佢係個叛獵。」傑洛曼見雲梨活著出來,表情明顯是感到了意外。

「叛獵......?」

「背叛病獵協會宗旨嘅會員。」傑洛曼行到雲梨面前,打量他一身的傷勢:「佢為咗證明自己實力,長期喺區外生活,最後聽住病者嘅笑聲,慢慢咁走向咗極端,變咗個殺人狂。」

「......」雲梨聽著傑洛曼的解釋。

「呢個就係無得到適當放鬆嘅下場。」

「仲有隻大眼睛......隻大眼佢眼睛依附到陳森身上。」雲梨說下去。

「大眼球?居然會喺北區出現......」傑洛曼低唸了幾句,只向自己解釋:「應該係陳森捉嚟宜到,諗住做自己保命機制,死咗都可以復仇返對方,嘿,病獵就係病獵,係有啲小聰明......」

「係......?」雲梨一句都聽不明白。

傑洛曼把自家的雪茄塞到入雲梨的口中,讓不煙不酒的他叼著:「咁返屋企吧,狩獵之夜結束。」

「......」沒吃過雪茄的雲梨,有點愣然。

傑洛曼將雲梨揹著,把自己的英式圓禮帽放到其頭上:「辛苦你......細路。」話畢,便把揹著他回去。

「你把槍......」雲梨想交還他武器。

「你留住吧。」

「嗯?」

「嗯。」

那一天之後,傑洛曼的狩獵之夜,便多了一個人。

由猶豫地扣下扳機,去到眼神篤定地開出每一槍,能與師傅在四方八面而來的病者身上,開槍狩獵狂歡一整晚的雲梨,在短短半年內,經已有能力和傑洛曼在港島南區挑戰。

當時,

雲梨還是一個,

尚未取得病獵執照的青年人。
2020-08-07 00:20:48
往事說到這邊,雲梨就停下。

「都差唔多時候,M你餓未?」雲梨放下桌球棍。

「緊係餓,如果出面安全嘅話。」我亦放下桌球棍。

「返我屋企就無咩可能,宜家無戴天環咁去餐館酒吧,都一定會俾騎士團班人懷疑,好彩嘅係,天環區仲有一個大病獵定居喺到,我同佢都叫有少少交情,佢應該可以幫我哋渡過呢一晚。」

「睇嚟又可以識多一位。」我抱手。

「佢叫博海德教授,可能得我同蒙柯亞宜個朋友。」雲梨對我眨眼,問:「行未?」

今天的事,似乎真的震驚到大教堂人員。

天環區內外的大街小巷上,仍然是騎士團的人馬。

香港現代城市的建築,跟這群騎士有很重的違和感。

因此,他們走到哪裡都很顯眼,我和雲梨只要不生事,都能夠成功躲開。

博海德住在天環區角落的一塊大空地,居住地和倖存區抵禦病者的混凝土牆距離不足幾米,入去家門前還得經過一段綠樹成蔭的小路,只有一塊小小的路牌指示為「博海德教授之家」。

附近沒什麼鄰居,又不處於市中心的他,環境理應十分幽靜,但很不幸地,全區最顯眼、最吵雜的位置,就正正源自於他。

首先,他的大宅空地外,設置了一個大大的熱氣球,架設在半空十分顯眼。

其次,不明的蒸氣不時流動到熱氣球中,十分吵雜。

博海德他的居住地,只用個隨手就能跨過的小欄杆作門,於是我和雲梨很理所當然地跨過它。

在熱氣旁邊,有兩男一女正談論著什麼。

幸好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熱氣球上,使我和雲梨有機會避到一邊的草叢去。

「葉菲普先生,計劃進度大概已經去到62%,嚟緊需要準備購入嘅材料,我會寫出嚟寄俾你助手,資金我需要三個月內到手,否則計劃延遲你係需要多俾額外10%嘅贊助金,明未?」這位說得滔滔不絕的人,雲梨告訴我便是博海德。

他身穿一套湛藍色的航海家服裝,頭上戴著頂畫家的布帽,手上握著一份捲好的藍圖,年齡我猜跟蒙柯亞醫生相約,三十尾至四十中左右。
2020-08-07 00:21:08
「明,博先生,你辦事我絕對放心。」一個大腹便便、留有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把手放唯一的女士腰上:「只要個氣球成功飛到,可以一完我老婆旅行嘅心願,幾多錢都值。」

「博先生,我嘅夢想由幾年前已經交托俾你,見到宜家越嚟越近,我真係好感動。」葉菲普的夫人以指尖輕抹眼角感激的淚光。

「交俾我哋萬事屋,就一定唔會有錯,下一次進度回報再見!葉先生、葉夫人。」博海德道別。

兩方道別過後,姓葉的夫婦便離開,而博海德大病獵則跳到熱氣球的藤籃上,關掉正在噴射的蒸氣,原本鼓脹的氣球慢慢軟下來。

洩氣到一定程度,便連正下方的藤籃都覆蓋住,使得博海德要掀著球皮行出。

博海德一行出,便見到站在他面前的我倆。

「雲梨......仲有呢位病獵大師......?」博海德是少數,知道我身份的人。

「你識M?」雲梨問。

「唔識,但睇協會資訊欄見過......」博海德行到我面前,打算跟我握手:「我哋嘅新病獵大師,你好,我叫博海德。」

「你好。」我跟他握手。

「蒙柯亞佢點啊?近排唔見佢返嚟。」博海德詢問。

「去咗幫山區兒童進行醫治。」雲梨答。

「佢會咁好死?應該有利益嘅嘢佢先會做。」博海德嘲笑。

「希望你唔係。」雲梨說。

「如果係朋友嘅係,當然無所謂。你哋嚟之前可以通知我一聲,我真係咩都無準備。」博海德擦擦手上的污油。

「你準備張床俾我哋就得。」

「係?你身為正牌天環人,父親係國家軍械顧問,母親又係銀行家,唔好同我講喺到無床訓喎雲梨。」博海德似乎很了解雲梨。

「我加入病獵協會之後,應該已經同佢哋斷咗六親。」雲梨苦笑。

「嚟吧。」博海德招手,帶我們入去大宅。

大宅裡有塊招牌寫著「博蒙萬事屋」五字,估計是博海德和蒙柯亞合作的生意?
2020-08-07 00:21:20
博海德留意到我眼神焦點,便說:「呢到係博蒙萬事屋,我同蒙柯亞工作搞嘅生意,可以接受任何委託,包括出面嗰個熱氣球~搞咗成幾年,條友想帶老婆去旅行,環遊香港,坐船又覺得無聊,就諗住整個熱氣球出嚟。」

我說:「要好高技術。」特別現在是末世,任何材料不充足已經是個難題。

「仲要好多好多好多資金,所以呢啲玩意得天環人玩得起。」

某程度上,這間兩層大宅都稱不上做屋,更像是倉庫。

入面擺放的都是各式各樣的材料,想找張椅子坐都要考眼力,還不如坐在就近的油桶上。

「你哋入嚟天環區係做咩?呢到應該無咩病者事務處理。」無聊的博海德拿出一塊硬幣,玩著魔術把戲。

「因為一啲事入咗嚟,總言之騎士團嘅人追查緊M。」雲梨簡短地描述。

「得罪教宗?無運行嫁喎。」博海德說。

「我諗唔單止要得罪佢,我仲要接觸佢。」我說。

「呢件事可能仲難過整熱氣球。」博海德笑一笑。

「有幾難?我好耐無返嚟,我記得以前,天環教嘅勢力好弱,無咩人理。」雲梨亦抱一抱手。

「嗱,我唔係正統天環人,但近幾年天環教係擴張得好勁,好似話係個主教,可以同神進行交流。」

「每個宗教領袖都咁講。」我說。

「但呢幾年大主教嘅預言,好多都有實現到。」

「例如?」我問。

「就例如,前五年嘅大風暴,個陣喺鯨寨或者樹鄉係可以見到個龍捲風,仲有上年連續兩日嘅黑雨,日蝕呢啲事,都預測得好精準......慢慢咁,天環區嘅人就開始信佢個教。」博海德托著下鄂細說。

「呢啲事情,天文台都做得到。」我說。

「好笑嘅係,天文台永遠同大主教佢嘅預測係相反。」

「每朝大主教係唔係會同居民做禱告?宜個時間有冇方法接近佢?」

「無,騎士團嘅人守衛好深嚴,每次禱告佢哋都成橦牆咁擋住居民。」

「咁真係難搞......」
2020-08-07 00:21:30
「班騎士團又係咩料?」我想博海德可能更清楚。

「都係無人知,佢哋永遠喺大主教身邊,我先話可以死咗條心。」

「資訊完全係零......」雲梨低唸。

「又唔係,至少知道聽日唔洗去送死。」我說。

「你哋咁想接近大主教係咩原因?係似電影、小說、遊戲嗰啲劇情咁,佢係個操控人心嘅魔頭?」博海德好奇地問。

「只係調查緊。」

「要出動到病獵大師,仲有頭號大病獵你,事情應該都唔簡單。」

「的確唔簡單。」

到底大主教跟天腦是否有什麼聯繫?不然沒可能無端接近電波發射站......

「既然一切都未明,就由低基本入手。」我盯著地板,說出另一個方法:「大主教受到嚴密保護,咁樞機主教呢?」

「天環教第二把交椅?好神奇,無咩人保護佢,就好似一般神聖人員咁。」

我說:「就由佢入手先。」談論完正事,休息吧。

「我應該係唔關呢件事?」博海德舉高手。

「應該唔關......暫時。」有需要的話,可能會說一聲。

「咁就好,畢竟我對宜家嘅生活好滿意,仲未想坐監住。」博海德鬆口氣。

雨夜,我和雲梨睡在閣樓。

地方很隱蔽的緣故,就算半夜有騎士團的人到訪查探,博海德還是應付得著他們。

我和雲梨就透過閣樓那道污穢不堪的小圓窗,看看那群騎士的模樣。

「有冇見過一個著黑袍嘅可疑人物出現?佢今日喺大教堂出現過。」騎士團的人問。

由於騎士團的人都是盔甲披身,沒有任何外露的皮肉或是特徵,我沒法分辨出他們是誰是誰。

他們一共十二人,盔甲質素應該很精良。

因為雨水打在盔甲上,會呈現出反射的光澤,只有優秀的鋼鐵材料,才能夠打造出這樣的防具。

「無見過。」博海德握著本《老人與海》的書,行出去回應。

「你知道,謊言會有咩下場?」騎士問。

「知,但的確無。」博海德舉起三隻手指,正氣凜然地說:「如果我講大話,就天打雷劈,不得好......」

「轟隆──!」忽然,天上打出一道狂雷。

「咳。」博海德不敢說出那「死」字。

騎士望望天空剛打的雷,又望望博海德:「你最好係無見過。」說畢,十二名騎士便徐徐而去。
2020-08-07 00:21:46
已補100正評
2020-08-07 00:31:06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