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聯合】《病港II》(8)

1001 回覆
880 Like 2 Dislike
2020-08-10 13:44:16
點解張靈風係zw
2020-08-10 13:44:43
Zero wind
2020-08-10 13:46:32
病港真係好好睇
2020-08-10 14:03:21
2020-08-10 14:06:41
其實絕大部分小說拍出來都唔會夠睇文字真實㗎喎
2020-08-10 14:19:39
課金竟然連出兩篇
今晚果邊仲會唔會有?
2020-08-10 14:21:28
多謝提水
應該冇啦,又要等聽朝
2020-08-10 14:23:06
其實分分鐘要等到聽晚
2020-08-10 14:24:54
屌正喎呢篇
2020-08-10 14:26:31
2020-08-10 14:28:08
2020-08-10 14:37:13
有 我hold住咗 夜晚放
2020-08-10 14:47:41
墨巴好波
2020-08-10 14:49:00
今日呢邊不如早啲
2020-08-10 15:24:02
2020-08-10 15:28:28
Push
2020-08-10 15:34:55
為了艾匡身份得到保護,我讓她帶著我的鳥嘴面具。

「艾匡,俾你。」我也是第二次,給鳥嘴面具予別人。

「鳥嘴先生,你唔需要?」見慣我戴著面具的艾匡,卻反問。

「從來就唔需要。」我微笑。

接著,雲梨準備好就帶同艾匡返回夕鯨國。

比起不斷逃跑,正面迎擊的確尚有一線生機。

接下來每一天,雲梨都會帶報章給我閱讀,要挑戰天環人的權威,比我想像中困難。

對付不良人、病者平權組織、不法者、病者,尚且可以利用暴力手段,去解決根本問題,就像我一貫的做法。

但對付文明人,就得用文明手段,否則輸家永遠是自己。

而「文明手段」,就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第一天,天環人停止為各個倖存區供電,全城陷入一片黑夜。

第二天,天環人取消地下鐵道行走服務,運輸工作嚴重受阻。

第三天,金鐘區聽證會展開。

第四天,天環教宣佈取消教堂派發食物的活動。

第五天,病獵協會大樓。

「殺人犯出嚟!」、「唔好累我哋呀!」、「交人啦!」、「點解仲匿喺入面!!叫嗰個人出嚟!」

因為天環人取消、暫停夕鯨國居民原有的各種福利,他們一時間就像病者般,連續五日湧到病獵協會大門前示威,人數每日更幾何級上升。

留在大樓裡的諸位病獵,個個人心惶惶、面有難色的觀察外面情況,大堂二十多名病獵站崗看守,防止他人突然衝入。

「交人!交人!交人!交人!!交人!!!」外面聲勢號大。

「霍洛圖先生,可唔可以叫幾個有戰爭威望嘅大病獵返嚟壓下場面!?啲示威嘅人推得越嚟越入......」一名資深病獵,問。

現在病獵協會內部,因為各種原因沒有任何大病獵存在。

「我都想,但現階段比較困難,我無方法聯絡佢哋。」秘書長霍洛圖說。

「會長呢!?」一名持十字弓的病獵,問。

「去咗開連續幾日嘅聽證會,唔會返到嚟住。」霍洛圖語氣保持堅定,穩定大家心情:「大家堅持住。」

「呯!呯!呯──」大堂的玻璃,不斷被人用石頭投擲。

「咩人都無,有冇搞錯......」有位女病獵神色緊張的,持十弓字對准窗口:「再俾多幾日佢哋,應該成班差唔多想衝入嚟,要殺雞警猴......」

「唔准!」以往斯文善良的霍洛圖,決絕地禁止:「只要殺一個人,我哋都會成為輸家,殺人係底線,絕對唔可以做。。」

「咁唔通要眼白白等班暴民衝入嚟!?」

「如果殺咗一個平民,咁我哋就過咗底線,之後我哋有任何解釋,就算病獵大師M佢係清白,人哋嘅焦點都會放喺我哋濫用武力嘅問題上。」霍洛圖比一般人,更具深遠的慧光:「天環人佢哋刻意暫停各種社會資源,嚟造成緊張、衝突嘅局勢,絕對唔可以中計......」

病獵協會對出的高士威道,乃至維多利亞公園,都坐滿各區的示威人士,他們大多為中下階層,日常生活完全被天環人掌控的一群。

「連副會長都無個,我諗病獵協會要玩完~」有兩、三名特別魁梧的病獵,卻一面優閒的在二樓嘲諷著:「呵呵......」

沒有大病獵在場,霍洛圖可謂全協會最高的負責人,但作為文官的他,亦不知道自己正在維持的底線是否正確。

「呀啊!!」有手握長斧的男人,終於忍不住要砍門:「出嚟啊!」

受他的影響,其餘較為勇敢的前排群眾,亦都一同上前暴力敲門,即使毫無作用,仍為示威群眾增加聲勢。

「外面啲人越嚟越癲,館長開門吧!等我放箭出去。」老練的資深病獵,向霍洛圖示意。
2020-08-10 15:35:09
病獵協會一共有兩道大門,一道為普通可推的大門,第二道為正保護大堂病獵的機關閘,一般情況都打開著,但面對如今的局勢當然長關。

只有霍洛圖在櫃檯按下紅色的鈕鍵,機關閘才會打開,但誰都不知道外面的傢伙,何時會成功破門而入。

忽然,外面的示威群眾聲線減弱,大樓內的病獵皆感疑惑。

「咩事?好似細聲咗。」

「喀喀──」數十秒後,外面傳來敲門聲。

「開門吧,霍洛圖。」某個人淡淡的一句,使得霍洛圖轉愁為喜,馬上按下開門鈕:「雲梨先生......」

「係第一大病獵......」其他在大堂守候,或是其他樓層等候的病獵紛紛探頭過去。

雲梨作為第一大病獵關係,經常外出任務,以致在病獵協會,往往只是留下功績不留人。

所以,如今他的回來令眾人翹首跂踵,對正在打開的機關閘望眼欲穿。

淡白鍍金的長袍,像天上使者到來。

與他並肩的,還有艾匡。

身後的群眾原本尚在大聲呼喊,但雲梨的到來使他們短暫停止了,待得兩人入去協會並關上門,民眾的呼喊聲才漸漸重燃。

「呢個人有咩咁了不起。」提問的正是二樓樓層,那兩個魁梧的病獵之中的一位。

「呢個人......」跟他一樣的虎背熊腰的同伴回答:「佢係當年南征戰爭,其中一個戰爭英雄,任何人都會俾面佢......如果到我哋行動嗰日,真係不幸遇上佢嘅話,要即刻無條件逃走。」

「就算任務失敗?」

「性命要緊。」

「嘿,我哋三個對付唔過佢?」

「佢手上有槍,仲係天環人嘅後裔,係用真子彈都唔定......」

此時,兩人無線電響起:「飛翔坦克,漢堡怪獸,我準備埋定炸藥,幫手分散注意力。」

鏡頭一轉,回到櫃檯前的雲梨上。

「霍洛圖,有冇喇叭?」

「揚聲器嗰隻?」霍洛圖問。

「嗯。」

「有,喺五樓倉庫有一個。」

「拎一個上天台。」

「明白。」霍洛圖不知用意為何,但照辦。

「艾匡,你準備好?」雲梨陪她行上扶手電梯。

她點一點頭:「唔。」

來到天台上高,風起雲湧。

霍洛圖把喇叭交給艾匡:「已經入咗電。」

「啪──啪──」艾匡拍拍喇叭,確認一下。

「艾匡。」雲梨望向她。

艾匡戴上鳥嘴面具,行到天台邊緣將喇叭放到喙前:「我哋要反抗嘅,唔係一個病獵大師,而係天環人。」第一句,就說出重心。

恰好一隻獵鷹在天上盤旋,民眾抬起頭來,一同望向這位女生。

「溫暖嘅光、飽肚嘅食物、方便嘅運輸,全部都係你哋本來應該有嘅權利,你哋唔係呢個倖存區嘅奴隸,唔需要付出成日時間同汗水,去換取嗰卑微嘅生存權利!」

艾匡放話瞬間已引來大批的噓聲,但這全在意料之內。

她不是什麼英雄好漢及故事的主人公,不會單單幾句話就引來支持者。

但艾匡沒被數以萬計的噓聲嚇走,反而持續拿著喇叭說著眾人應得嘅權利和自由。

發言第一步,先搶佔道德的高地。

這雙方互相對峙的過程,一直去到了晚上。

銅鑼灣倖存區,再次陷入一片漆黑。

零星的火光從群眾之間冒起,他們有人點起火把作照明。

「艾匡,你唔需要飲水?」雲梨見她一整天叫喊。

艾匡抹抹滲汗的臉額,肌膚受夜熱而白裡透紅:「唔洗住......好快......佢哋就會有個代表人物出嚟。」
2020-08-10 15:35:19
「代表人物?」一直靠在牆邊的雲梨問。

「嗯,通常一班人有個目標,都會有個人代表住所有聲音,佢會勇於挑戰任何反對聲音,如果贏咗佢,咁幫鳥嘴先生嘅風向又會更有利。」艾匡說。

「你以前,真係學呢啲?」

「係,但感覺仲攰過病獵訓練。」

「有機會,我真係想去你嘅國家睇睇。」雲梨會心一笑。

「仲未係時候。」艾匡算一算手指:「至少要等多兩年半。」

「兩年半?」

艾匡語氣一轉,稍為深沉。

「我老師賴桑教我帝王學嘅第一日就同我講,我遲早會喺外面流放幾年,所以跟埋奎斯老師學習病獵技巧,而我哋亦一早約好咗......」艾匡於月光底下站起身,神色嚴峻地回望雲梨:「會喺病港第十年,盜國。」

「盜國......」

「啊,講得太多。」艾匡摸著頭,哈哈一笑。

「......」雲梨從她剛才的眼神,意識到這女生不是在說笑。

眼法沒失準過的雲築,覺得艾匡那純粹的外表下,

有著令人看不清的另一面。

單獨殺死將軍澳土匪首領雷耶斯、

從寬恕營無損地逃出、

殺害偷襲自己的病獵、

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

誰又知道艾匡這軟弱的一面,

是否只是一層讓人放下戒心的偽裝?
2020-08-10 15:38:14
墨b表示:今日夠早未?
2020-08-10 15:38:39
會唔會太早
2020-08-10 15:52:49
咁早
2020-08-10 15:52:53
今晚會唔會有多篇
2020-08-10 16:09:26
咁早
2020-08-10 16:11:49
劇情終於去到高潮

無啦啦講到艾匡咁恐怖嘅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