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聯合】《病港II》(8)

1001 回覆
880 Like 2 Dislike
2020-08-09 15:39:02
2020-08-09 15:41:03
2020-08-09 15:48:08
利申 我亂咁up
2020-08-09 15:49:16
2020-08-09 15:55:39
咁多 顯示所有 睇得好辛苦
2020-08-09 16:04:57
廢事劇透
2020-08-09 16:09:05
劇透會死全家
2020-08-09 16:25:12
同盜版無分別
2020-08-09 16:41:56
Sorry
2020-08-09 17:31:30

到底點甩
2020-08-09 17:39:19
好似係連續on 180日
2020-08-09 19:11:24
咁我仲有兩個月…
2020-08-09 19:47:22
2020-08-09 22:10:23
Push
2020-08-09 22:17:24
Push
2020-08-09 23:30:39
2020-08-09 23:44:51
2020-08-09 23:45:06
你個名
2020-08-09 23:46:26
2020-08-09 23:48:43
2020-08-10 00:02:36
「嘟嘟」我關下兩部對講機。

我未清楚這伙「紫荊軍」的勢力和來歷,但從他們的對話來看,不接近港島西面就應該不會有事。

「Glock 17?又係警察專用嘅型號。」我檢視一下兩把手槍。

越過西高山就到薄扶林郊野公園一帶,除了野獸禽鳥之外,理應就再無半點人煙,畢竟再南行一點便是讓人畏縮不前的港島南。

可是奇遇滿載的我,就偏偏遇上了人、偏偏遇上了煙。

在薄扶林水塘碧綠的湖泊旁,岸邊有稀薄煙火飄升,一把聲音持續苦喊著救命,令我不能坐視不理。

應該沒人會在這種水盡鵝飛的地方,特意設局陷害他人。

我行過長滿稻草的水塘小路,同時聽見了病者那失心瘋的笑聲。

「嘻嘻嘿嘿嘿嘿......」一隻全身長滿大大小小腫瘤的病者,正纏繞著一棵林樹下:「嘿嘿嘿!!啈嘡叹!」

「又係新品種?」我不敢貿易靠近。

「救命呀!救命呀!!」爬到樹上喊救命的人類,因為病者而落不了地:「有冇人啊?救我呀唔該!!」

他的叫聲既薄又弱,就像那些氣喘喘的胖子。

「你啊!見唔見到我啊!?應下我啊!!我係夕鯨國數一數二嘅美食家!!嗚嗚呢個世界唔可以無咗我嫁!!!」樹上胖子不停飲泣,不停揮手求救。

我做個手勢示意他安靜,他立馬就收聲了,但亦不斷力指正燒著灶煙的小營火,那裡正烤著一條魚,烤得快焦黑了。

這種危急情況下,他居然用口型示意我:「幫我翻轉條魚向另一面!」

他更不斷摘著樹上的枝葉,擲向烤魚那邊。

「喲嗤嗤!!?」有賴胖子的多餘行為,腫瘤人被聲音吸引回了頭望。

「嗤嘰嘰!!!」腫瘤人發現我的存在了。

儘管自身攜帶諸多病毒惡孢和腫瘤,腫瘤人腳步亦不慢。他以類似競走的速度接近,身上特別巨型的幾顆的腫瘤搖搖晃晃的,越是接近我,腫瘤的腫脹程度就越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滋生變大。

見他一張欲要炸裂的神態,我馬上就舉槍射擊。

病者最具威脅性的位置,通常最為致命和最為外露。

病者這樣的演化,早就銘記在腦中。

因此,我腦手反應幾乎一致地,往腫瘤人身上最為龐大的腫瘤射擊。

「呯!呯!呯!呯!呯!」我側著身子射擊,同時雙腳持續往後。

極具穿透力的真子彈,毫無難度地把腫瘤射穿。

「嘎!啵!嗝!啐!」哪怕有巨大的腫瘤給射穿,腫瘤人也只會僵硬半秒。

「咕咕咕咕......」抵受了十一槍後,腫瘤人終於停下來。

他發出低沉的哀喚,原地站立著,有感危險的我轉身急逃,拉大距離。

我的直覺沒有錯,腫瘤人渾身密集又細小的腫瘤,在那聲哀號之後同時爆裂而亡,餘下滲泡著分泌物的軀殼。

「唚──」滿滿的淡黃色流膿汁液,往四周飛濺。

合共十一發子彈,十一米距離,才正式將腫瘤人終結。

「噢!謝天謝地,我有救啦,我條烤鱸魚都得救喇!」胖子立即從樹木跳下來,看看那魚烤死怎樣:「恩人!雖然我好多謝你,但我要救救我條魚先。」

一面真摰的他,不怕熱地握起烤鱸魚仔細檢視,然後又輕輕刮走魚身焦炭的皮層,而我則像個搶玩具的大人,一手無情地搶過鱸魚,然後掉到地上踩毀。

「啊呃!你做咩啊?請尊重!」他呆怔。

「已經濺到嗰隻嘢嘅膿汁,唔食得。」我說。
2020-08-10 00:02:48
「咁我食冇沾到膿汁個面咪......」

「諗都唔好諗。」我轉身就走。

「嗚呃呃噫!!!」他突然痛苦地半跪。

「......」我稍稍回眸。

「啍...!我無食嘢好耐,再係咁落去我會餓死......」他按住自己的肚子。

「幾耐?」

「接近兩日。」

我把紫荊軍屍體找來的一包乾糧,拋給了他:「食吧。」

「啊,呢包係!?」他馬上拾起乾糧來看。

「普通嘅壓縮餅乾。」

「呢、呢包嘢,你點得嚟?等陣,莫非你係......」胖子退後幾步,繼續擺出那張訝異的表情:「你係殘存嘅舊政府成員......」

我眼神一變:「舊政府?」他似乎,知道一些事情。

「你叫咩名?算,都係直接叫你肥仔吧。」像他這種形象的角色,我都不知遇了多少個,名字記不到那麼多。

「我唔係肥,只係有肉地。」他為自己名字,爭取一點權益:「你最多只可以叫我肉地少年,請尊重。」

他嘴唇甚厚、嘴巴又寬又大,綠色的工人吊帶褲配以黃色的短袖,十足一個輕度弱智的人士。

「肉地肥仔,你點解會出現喺到?你應該知道,再向山下行落少少,就會到港島南?」我說。

「知道。」肉地少年眼神銳利,點一點頭:「但病獵協會無個人肯接我生意,我都無計,唯有自己嚟。」

「咩生意。」我續問。

「護送我去港島南,我想搵搵呢片土地最為美味嘅食物。」

「然後?」

「然後就如你所見,我喺河邊釣咗條魚嚟食,燒到一半嘅時候俾隻怪物發現,困咗喺樹上面。」

「南面唔會有你要嘅嘢。」

我想那隻腫瘤人病者已經說明了,南面的路有多困難。

剛才經已是用槍去解決的速度,如果用箭的話應該要多花兩倍時間,近身武器更加不用說。

「我係唔會放棄。」他的語氣和神態,都十分之決斷:「仲未介紹自己,我叫富林比比。」

不得不說,他有勇氣自己到來這裡,已經很不錯。

富林比比見我遲遲不肯介紹自己名字,便打開包裝吃上一口乾糧:「唔~」

他咬不了幾口,就臉色大變:「呸!垃圾......」

「兩日無食嘢都咁多要求?」

「咳咳...!唔好意思,原諒我嘅無禮,我只係指件食物垃圾,並唔係閣下。」富林比比用頸項上的白領巾,抹一抹嘴角:「我兩日無食嘢嘅原因,係因為我只係會放四星或以上嘅料理入口!」

「四星......以上......嘅料理......?」我試圖逐句解讀,可惜完全不明白。

「係咁嘅,我係擁有「金舌頭」嘅人。平均一億個人之中,先有一個人係,我哋呢種天生有種詛咒,就係放唔到垃圾食物入肚,所以餓死嘅機率係比正常人高出好多。」

「呢個唔係你浪費食物嘅籍口。」我一手搶去給他的乾糧,自己給吃掉:「你剛才講紫荊軍,係咩嚟?」

「喔!?紫荊軍?係舊政府喺末世成立嘅軍隊,應該喺六年前嘅內戰到死光死淨囉,所以你有呢包乾糧我有少少好奇啫。」

「你仲可以喺呢個世界生存到第七年,我都有少少好奇。」
2020-08-10 00:02:58
「咁要十分感謝各大倖存區,每日都貢送唔少優質食品俾天環區,我從來不愁吃喝。」富林比比從背包拿出一個天環,在我面前炫耀:「很想要吧?」

我臉色一沉:「你,係天環人?」

「係,咩、咩事呢?」富林比比察覺到,氣氛稍變。

「如果你喺倖存區外面,見到有個通緝犯,你會點做?」我只問他一條問題。

「返倖存區即刻通報俾守衛聽。」富林比比回答之後,才恍然大悟我問題的用意:「......等、等陣!鳥嘴大哥!我諗諗下都係覺得唔講俾守衛聽好啲!」

識了半天,原來是個天環人。

「......」我拔出劍傘。

「唔、唔會呱,你唔會咁殘忍呱!」富林比比跪在地上,喊:「你上一秒,先喺個病者手上救完我......」

我將劍刃貼住他胖得打摺的脖子:「講個理由,你同其他天環人有咩分別。」

「我......我......」富林比比左思右想的,說:「一生只追求登峰造極嘅美食,對其餘嘅事都無興趣。」

我思索了一下,艾匡她們那邊好像只懂得把食物放在水裡灼熟,完全缺乏一個廚師的角色。

而且,有個天環人在手,就有一個籌碼。

必要時,可以加以利用。

我收起劍傘:「咁好,你唔洗死,但都唔洗返去,跟我去一個地方。」

「係!?」

「帶齊你嘅裝備,步速唔好落後我。」

「收到!」富臨比比拾起背包和釣竿,又問:「即係我呢家身份係你嘅同謀?」

「唔係,你係人質。」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