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聯合】《病港II》(8)

1001 回覆
856 Like 2 Dislike
2020-08-04 19:31:28
留名
2020-08-04 19:49:46
Lm
2020-08-04 20:02:31
500正皮了
墨b feel唔feel到勇氣?
2020-08-04 20:09:56
2020-08-04 21:18:05
以前就會
依家
2020-08-04 22:30:30
2020-08-04 22:33:56
雲梨跟隨傑洛曼的腳步,往那早已遺忘的外界探索。

當距離倖存區越遠,那足以讓常人喪失理知的笑聲漸漸徘徊耳邊。

雲梨見不到他們的位置,卻能夠聽見那些笑聲的方向。

倏忽,地上被數道快速的影子掠過!

「嗥嗥嗥──」成群結隊的病翼,正於兩人上方盤旋。

「病翼,會將你捉上天,然後玩高空擲物。」傑洛曼的槍已準備好。

「嗥!!」病翼們以螺旋形的方式下降。

「呯呯呯呯呯!!!」傑洛曼絲毫沒有猶豫,向病翼連開數發鋼珠子彈。

大口徑鋼珠一下子把病翼打得頭破血流,急速快返半空上。

「嗥嗥嗥!!!」病翼銳利地吼叫。

「淨返一隻,交俾你。」傑洛曼快速更換子彈,秒速射殺天上負傷的病翼。

數隻病翼從天而降,倒落到地上。

「嗥咄嘎嘎!!」餘下的一隻病翼俯衝到雲梨面前。

雙手顫抖的雲梨,在病翼近身一刻才開槍,近距離的在心臟位置打穿了個洞。

「呯!」

「嘰嘰......」血流如注的病翼難逃一死的命運,成為第一隻死在雲梨手上的病者。

「做得幾好,但呢個槍,不過係第一槍。」傑洛曼繼續步向前方,以左輪迎戰周遭而來的病者:「今晚仲有唔少狩獵挑戰呢,嘿。」

就這樣,在傑洛曼的實戰教導下,剛習得槍術的雲梨就要跟四方八面而來的病者進行戰鬥,他逐漸意識到傑洛曼所說的話,包括什麼腳步聲、氣味、影子,的確可以救自己一命。

每隻病者前來時,傑洛曼都會快速解釋該名病者的資料。

「嘻嘎嘎嘿!嘐嘐?!」舌女聲音。

「舌女,打喉嚨或者頭。」面對三隻舌女的近身圍剿,傑洛曼沒將左輪當作一切的主導。

他先是向後翻滾,避開第一次撲殺,並且偷開一槍,先奪去一隻舌女的命。

「嘎咇唦!!」尚有兩隻舌女在發惡。

一隻舌女想要正面衝擊時,傑洛漫正面給她一記鐵拳,把她打退後再補一槍在腫大的舌頭上。

「呯!」

餘下的一隻舌女,被傑洛曼識破動作而給踩住頭顱,最後在她頭頂直接賞一槍。

「呯!」血花溢出。

「除咗槍術之外,都要練好體術......」傑格曼回望一路上殺的病者,沒二十隻也有三十隻以上。
2020-08-04 22:34:06
「嗄......」像雲梨這種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卻先喘氣了。

「覺得點?」傑洛曼輕笑一聲。

「恐怖......」

「仲有呢?」

雲梨揚上嘴角:「刺激......」

「果然係獵人。」傑洛曼拿出一細樽威士忌喝,再拋給了雲梨:「整啖吧。」

「係......有冇水?」雲梨問。

「喺咁嘅環境,你第一次出嚟仲維持到神智咁耐,已經好了不起。」傑洛曼是個滄桑的老病獵,知曉新人的苦楚:「飲啖酒拎一拎醉意,你需要靠佢捱過呢個晚上。」

一生從未嚐過半滴酒的雲梨,就這麼喝下了第一口威士忌。

「咕」

喝下後,他將蓋子扭好,交還給傑洛曼。

狩獵之夜,尚有四個小時才結束。

「雲梨!彎腰。」又陷入一場戰爭,傑洛曼這麼喊。

雲梨一聽到指示,本能彎腰的瞬間,感覺有什麼飛快地於頭頂飛過。

「呯!」傑洛曼開了槍,打死想從背後無聲偷襲的舞者。

「好險......」雲梨看看那隻差點把自己腰骨踢斷的舞者。

「救命啊!」突然間,不遠處傳來一位婦女的叫聲。

雲梨一副迫不及待要去救的樣子,傑洛曼則輕描淡寫將食指放嘴前,示意雲梨不要輕舉妄動。

「救命啊......救命嗚啊......」那婦女仍然不斷喊,只是聲音越來越近。

良久,聲音的主人從一塊大瓦礫後行出,是擁有人類聲音卻是病者外貌的怪物──裂聲女。

「救命呀嗤嘎嘎嘎!!!」裂聲女一見到人類,聲音馬上變得扭曲和詭異。

「呯!」傑洛曼想到沒想,就在她的腦開花。

「好陰險......」雲梨意識到對方是病者,背脊感到了冰寒。

「最陰險唔係呢啲。」傑洛曼從裂聲女屍體旁行過。

「咁係咩?」雲梨問。

「好快就會主動出現。」

傑洛曼說完不久,兩師傅大概行到鰂魚涌街那邊,就遇到另一種生物......人類。

「兩位!兩位!!」一名灰衣男子站在輛綠色小巴車頂上,並在我們面前跪了下來:「我個女同老婆就快無嘢食餓死!如果你肯俾食物我哋嘅話,咩都可以!我哋個避難所得我哋三個,無任何人幫到我哋!我餓咗好耐,已經無哂力氣,請你救救我哋......」
2020-08-04 22:34:16
「當然好,邊到?」傑洛曼一反其常,主動詢問及幫助。

「呢邊!好近,請......」灰衣男子開始帶路,帶我們到鰂魚涌公共圖書館。

「就喺入面?」傑洛曼問。

「就係入面。」灰衣男子用力點頭。

「呯」問畢,傑洛曼往他眼球位置開一槍。

「噫......」雲梨有些激動,踏前幾步。

「用全避難營得兩個女人嚟做誘餌,不斷強調自己係弱者。」傑洛曼凝視幽深的圖書館內,說:「睇怕,入面有唔少男人吧。」

「係?」雲梨靠近入口一步。

「小心。」傑洛曼拉著雲梨。

驀地,漆黑之中射出一枝箭,差點就射中雲梨。

良久,入面傳出一把男人聲:「你殺咗我哋嘅人!」

「睇?佢哋演技太下三流。」傑洛曼跟我說。

接著,傑洛曼反問入面:「所以你要點?」

「立即離開我哋避難所!」對方回應。

「好......」傑洛曼轉身行幾步又停,揚起嘴角:「都係唔好,留你哋喺到總有善心嘅水魚中計。」

傑洛曼將那喝餘一點的威士忌,擲到去圖書館的書櫃上,再將嘴中一直咬著、抽著的香煙,掉到威士忌酒液滲出處。

「蓬」微微的火光,於酒液範圍內湧現。

「入面可能好少,亦都可能好多人。」傑格
2020-08-04 22:34:26
洛曼慢慢走入去,不忘提醒我一句:「雲梨,自己執生。」

「你做咩入嚟呀!!」一名圖書館深處的男子大喝。

經過傑洛曼耳朵靈敏地辨別聲音來源,他依靠躲藏在一個又一個的書櫃之間,潛行入到圖書館內部。

然而,第一槍還是響起了。

「呯!」那是個提著短斧的人,因為望見傑格曼而率先死亡。

「呯呯!!」雲梨亦馬上解決兩個從櫃檯冒出的傢伙。

「嗚啊!!」頭部中鋼珠等同被鎚子敲了一下無異,不暈掉也會頭昏腦脹。

「你哋係咩人啊!」他們那些援兵,不停地跑來。

「呯呯呯!!!」

「呯呯!!」

「呯!」

對於他們的提問、怒罵,傑洛曼和雲梨都以槍聲來回應。

「呀啊啊!!!」有個皮厚肉韌的傢伙,成功抵受住鋼珠的攻擊,衝到雲梨面前將他壓倒地上。

對方用鐵棍壓在雲梨的頸喉,不想讓他呼吸。

「去死快啲死呀!!!」

傑洛曼很快就發現到停止射擊的雲梨,於是折返查看,果然見到雲梨遇襲,及時救了他逃出大漢的魔掌。

「呯!呯呯!呯呯呯!」大漢被鋼珠擊中頭部近十下,落得五觀出血的下場。

剛才被傑洛曼弄起的火勢,不知不覺間已焚燒著四份之一個圖書館,書本都成為它助燃的材料。

有賴槍枝壓倒性的優勢,雲梨沒什麼損傷跟上了傑格曼的步伐,行到上圖書館的二樓。

臨上前,傑洛曼卻讓雲梨留守在一樓梯口的附近。

儘管什麼原因,雲梨都照著辦。

「Hey!我哋無必要鬥爭!我好有誠意,我冇帶武器嘅。」二樓上,有個兩手空空的敵人主動釋出善意。

「武器?你手下應該唔少,嘿嘿。」傑洛曼啞笑兩聲。

對方為表誠意,拍拍雙掌:「所有人放低武器落地下!咁樣夠未,我真係想和平共處,我哋係一個小小嘅避難所,我諗你係有誤會啦呢位先生。」

「專呃人入面有女人嘅避難所?嘿,呢啲招數好老過我......」傑洛曼說。

在傑洛曼妙交涉之際,一樓下卻傳來不明的聲音。

雖然很細微,但雲梨聽得清楚。

於是雲梨偷偷拿走書櫃上一些書本,好騰出個空間偷望到情況,結果發現一樓正有兩個人,手持鐵刀打算從後偷襲傑曼格,上面只是緩兵之計。

有見及此,雲梨二話不說向兩名意圖偷襲者開槍。

「呯呯!」兩聲,交易破局。

二樓仍展開第二場戰爭,中彈的中彈,避箭的避箭,場面一度混亂。

而雲梨,仍漸漸了解到自己看守在樓下的角色是為什麼。

「走呀!走啊,個癲佬有槍嫁。」兩名敵方手下正從樓梯口逃跑。

「一陣我哋喺門口伏返佢!」

雲梨擋在他們面前,用兩槍了結這個陰謀。

不知響了多少下,原本沒什麼病者的地帶,都逐漸引來病者的靠近,加上一樓火光熊熊,覺得事情經已七七八八的傑洛曼,決定離開這裡。
2020-08-04 22:45:28
咁早有文
2020-08-04 22:45:48
今日早左喔
2020-08-04 22:47:07
= 想訓
2020-08-04 22:50:21
太好
2020-08-04 22:51:20
2020-08-04 23:01:23
Lm
2020-08-04 23:10:15
好睇
2020-08-04 23:14:44
jeng
2020-08-04 23:21:30
課金版
2020-08-04 23:23:49
正! 多謝墨巴
2020-08-04 23:29:12
2020-08-04 23:31:58
唔使加密啦人地又唔會知第幾話係講乜
2020-08-04 23:33:08
2020-08-04 23:50:08
177應該要明天先有
2020-08-04 23:51:12
冇咩事咁小的先行退下訓覺
聽日要返office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