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聯合】《病港II》(8)

1001 回覆
880 Like 2 Dislike
2020-08-07 22:28:33
叫豐林快啲幫虔誠者出書
2020-08-07 22:29:43
好想睇小一
2020-08-07 22:30:21
仲有其實想問墨b虔誠者係咪同寂之鴉兩個唔同世界觀
虔誠者都有好多殺手元素,但去到寂之鴉專講殺手世界,入面好似係另一套setting
古家啲人仲有冇機會再出場㗎
2020-08-07 22:39:14
我覺得係唔同
2020-08-07 23:11:06
墨巴我想早啲瞓呀
2020-08-07 23:15:55
小一我暫時冇乜感覺
因為虔誠者太少描寫小一
由佢被人困住喺果個乜鬼輪迴機關之後就冇再出過場直到結局
最後連點解佢個名唔係雨部都未解
可能墨b預左佢係season 3主角所以好多嘢留翻遲啲先慢慢寫
2020-08-07 23:17:47
講到小一接近zw咁
好想睇
2020-08-08 00:05:26
墨B乖啦,唔好成日咁夜瞓
2020-08-08 00:07:06
今晚大家都好興奮


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2020-08-08 00:21:27
佢唔係叫傲霸咩
後黎先變做小一?
2020-08-08 00:24:35
本身叫小一,之後改咗名
2020-08-08 00:25:06
傲霸係zw上一任嘅頭號特工
zw殺左佢之後就取代左頭號特工個位
2020-08-08 00:36:52
邊個故有傲霸?
2020-08-08 00:39:23

淨係背叛者和虔誠者提過一句
就係話佢被zw殺左之後頭號特工變左zw
2020-08-08 00:42:54
「你哋嘅盔甲都係我設計嫁!」在騎士團離開後,博海德不忘大喊一句。

躲過了騎士團的搜查,我才得以放心繼續休息。

在雜物滿佈的閣樓裡,我拉了一塊厚布,打算折疊當作枕頭使用。

厚布積著塵,拍拍就可以。

布一拉走,木箱上安放的數十卷設計藍圖通通跌落。

那塊厚布本身用來掩蓋的東西,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把設計藍圖拾起的同時,多手打開一份來看。

「呢啲係......」入面的內容令我微愕。

雲梨見到那些藍圖先是一頓,再加以補充:「第一次南征戰爭遺留落嚟嘅產物。」

「厲害。」我手上藍圖的設計,名為堡壘坦克。

可以用一般精良鋼鐵製作而成,近似現代坦克的設計,但當然笨重很多。

另外,還有一些「改良型投石機」、「滑索器」、「全方位騎士盔甲」、「機關大炮」、「神機箭」、「火焰塔」等。

再打開木箱,就可以看見入面的發明成品。

「全部南征戰爭嘅機器工具,幾乎都係博海德發明。佢一個人嘅設計,可以抵擋一百隻病者嘅來襲,某程度嚟講,佢嘅設計令到佢成為當時殺敵數最高嘅病獵。」雲梨說。

「原來佢真正嘅智慧係喺宜到。」我說。

「但我睇,已經封哂塵。」

「兩位,拎咗啲甜蜜嘅果醬同香軟嘅麵包俾你哋......」驀地爬上閣樓的博海德,見我掀開了那塊厚布,眼神和嘴巴都發怔數秒:「我放喺到,你哋需要就拎。」

接著,他便爬回落大宅二樓,將上閣樓的梯子收好。

翌日天未光,我就準備出發,趕上大教堂的禱告。

這次,我沒讓雲梨一起出動,因為暫時危險性不明。

我只是想看教堂禱告時間,有沒有接近大主教的方法。

「病獵大師,你準備出去?」徹夜未眠的博海德,正在工作檯上製作什麼。

「係。」

「呢個俾你。」博海德給我一個淡淡散發金光的天環。

「你唔係話,你唔係正統天環人,點解會有?」

「我好難先製作得到嘅仿製品,因為用料太珍貴,同設計太難,基本上成個倖存區唔會有人仿製到「天環」出嚟,你戴咗唔會有人會懷疑。」博海德又像一早準備好,給了我假髮、新衣服:「換一換去,你用琴日嘅裝扮出去,好易暴露身份。」

「你都啱。」雖然昨天,只有樞機主教見過我真面目,其他什麼騎士都只能從口述認知,但變裝還是十全十美的方法。

我在一塊長鏡前換好更衣換髮,但要把假髮戴上前,我還是有點好奇......

「點解係爆炸頭?」我問。
2020-08-08 00:43:06
「一部份天環人係走喺時尚尖端,嚟特顯自己同其他人與別不同,爆炸頭呢個look係好常見。」博海德解釋。

「仲有件衫好似美式足球件衫咁,個膊頭真係有必要放兩件肩甲喺到?」

「可能你會覺得係怪異,好吸引人注意,但請相信我病獵大師......」博海德親自走來,為我戴上爆炸髮:「喺天環區,只係好一般嘅事。」

「呢啲打扮令我諗起鯨寨一條酒吧街。」

「咁都正常,嗰到係某部份潮流尖端嘅天環人,會經常去狂歡嘅地方,唔受法律條文限制嘅地方,佢哋最鐘意。」博海德說。

「但唔好意思,我始終接受唔到。」我假咳一聲。

「你應該好清楚一旦被發現嘅下場。」

「清楚。」

「咁嘅話,我俾第二套正常少少嘅服裝你。」

多次交涉下,博海德總算拿出另一套較為正常的正式服裝予我,是一件純白色的禮服。

由於昨日是紮髮的形象,今天我就把頭髮放下來。

到達大教堂門外,有不少早起的天環居民聚集,當教堂大門一開,他們便通通往內裡去。

教堂比起外面氣氛就莊嚴許多,人們若要談話都自行降低聲量。

在教會準備的環節,我四處張望,不放過任何一點情報。

如博海德所說,的確天環居民會像我這般,穿著奇裝異服入來,但佔的比例不是很多,他們大部份還是正常人,一身正式服裝的打扮。

時間來到六時正,教堂的大鐘搖搖鳴響。

人們紛紛靜下來,教堂兩邊後門走入一群騎士,是昨晚那群黎明騎士團,他們果然真的像牆般,守護著走在正中的大主教。

大主教是個年約七十的老人,頭部光禿戴著頂聖冠,身形和臉骨皆瘦,但穿著一件寬大的聖袍。

各大聖職人員乃至到樞機主教都一一出現,將大主教包圍得嚴密。

在他們整頓好後,天環居民很自動站立。

「各位......請開始向神明禱告。」大主教的發話沉而穩。

人們抬起頭、合著眼,雙手合上的心中禱告著。

恐怕只有我一個偷偷張著眼,觀察四周圍情況。

為時三分鐘的禱告結束,大家有共識地張開眼睛。

「禱告......結束。」大主教宣佈。

「就係咁?」我心裡默唸。

原本我以為沒有下文,心裡又開始策劃接近他的方法。

沒想到,大主教卻指向我:

「請你留低。」

「......」席上的天環居民,同一時間望向了我。

被發現了......?

接著,教堂的大門打開,天環居民一個個從長椅秩序地離開。

只有被點名的我,不敢胡亂活動。

待居民離開得七七八八,那些神職人員亦從後門離開,大教堂只餘下騎士和大主教。

「點解係我?」見沒什麼閒雜人等,我才問。

「因為......我喺佢思想中見過你......」

「佢?」

「你未見過佢,但你定必同我一樣,感知過佢嘅存在......」大主教奧密,慢慢走近過來。

他身邊的騎士,則保持以主教作為圓心看守。

「你係指......」天腦?

「無錯,就係尊貴嘅衪。」大主教似有讀心術。
2020-08-08 00:43:16
「數年前,佢就曾經有過一則預言......」大主教幽深而堅定的目光,盯向我靈魂的深處:「你要聆聽嘛?」

「......」我點頭。

「跟我嚟。」語氣緩慢的大主教,轉身而行。

劇情出乎意料地,引導我去大教堂的最高的地方──尖塔。

我居然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見到這個大主教。

尖塔呈六邊形,空空如也。

「守護者們,下去吧。」大主教讓騎士們離開。

如今,尖塔上只得我和大主教。

「等待你好耐,你終於如願咁出現咗。」大主教說。

我直入正題:「咩預言,你知道天腦嘅存在?」

「佢偉大嘅智慧,曾經預測過,暴風之日,將會誕生一位賢者,來自遙遠嘅北方。若干年後,佢將會踏足呢一片土地,成為威脅佢嘅存在,我有幸地讀取過佢思緒......」大主教眸子幽幽的盯向我,說:「嗰個人,原來就係你啊,如佢所言,你出現啊。」

「你知道我嘅外貌?」我應該從沒見過天腦或是大主教。

「你對付過嘅每一位神的子女,佢哋雙眼都清晰咁望見過你。」大主教溫和地微笑,溫和地注視:「既然係咁,神都會見到你。」

他的意思......

我曾經對付過的每一隻病者,

病者的眼睛都連結著天腦,從而間接被他觀察著......

對於這個推測,我原地發呆接近一分鐘。

「依你咁講,你可以同佢溝通。」我重整思緒,反問他。

「但論思想嘅同步率,可以達至最接近佢境界嘅,相信就只有你,因為你畢竟唔屬於人類一方。」

「我完全唔認識佢。」我否認。

「透過佢珍貴嘅腦液,我已經了解過你一切......M。」大主教說出的名字,繼而再說:「雖然無人知曉你嘅真實身份,但我知道,你係人類?唔係,你係「病者」,真正作為人類嘅你,由注射病者藥劑一刻,經已死咗,你不過係繼承人類M嘅記憶,你意識、你嘅誕生都係屬於「病者」,真真正正嘅病者。」

「......」

「我哋人類最多只能夠作為神的奴僕,但你作為病者之中天選嘅神子,可以帶領病者改變宜個世界。」大主教奧密給出我一個選擇,說:「M,你願意效力偉大嘅衪?」

「點解我要效力佢。」

「佢嘅智慧,能夠令呢個世界再無痛苦,世界會變至人一直所求嘅天堂,地獄之所以可怕,因為存在住痛苦,天堂令人嚮往,因為唔存痛苦,佢有能力令世人唔再感受到,生老病死帶嚟嘅痛苦,你見到宜個倖存區吧?每一日,每個人類都活得好痛苦,或者呢個世界所有人都係。」

「原來無痛苦嘅世界,就係快樂?咁點樣效力佢。」我想多套一點情報。

「再次行入港島南區,但唔好重複上個聖誕夜,帶有抗拒佢嘅意識,今次任由佢侵入你意識,流動於每顆腦細胞之間,完全臣服於佢嘅控制下。」

「......」說起來,上次真的很驚險。

差一點,

就給天腦完全控制。

大主教奧密又說:「當了解到自身嘅渺小,你就唔會再作出無謂嘅反抗,遵循佢嘅意思吧。」
2020-08-08 00:43:26
「我只會效力人類。」我說下去。

「即使人類拋棄你......?」大主教停頓一問。

「係。」

「咁作為負責代表人類同神溝通嘅僕人,我嘅職責去到呢步就結束。」大主教奧密,忽然從袍拿出一把匕首:「M,人類將會拋棄你,就算你唔願意,你都會不得已咁加入病者嘅行列......」

「你......」

「因為,你殺咗天環教嘅教主!」話畢,奧密將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臟:「嘿嘿嘿嘿......」

「......」我呆怔。

「呯」奧密在我面前倒下,臉上還保持著微笑。

就像天腦,對我釋出的微笑。

面對一個從未見過面的敵人,

居然會迫到我這個步去。

「喀......喀......」騎士們聞聲趕至。

「大......大主......教......」那群騎士看見死去的大主教,立馬在尖塔內將我包圍。

由奧密叫我上來尖塔一刻,要是他沒說服我加入病者的陣營,就會自殺迫得全個倖存區通緝我,令我被迫與人類作對。

中計......

我拿出鉤傘抓住尖塔天花,先是上升到半空避開他們圍剿的砍擊,然後拿出火傘跳落地面,身子擺出旋風式噴出灼熱之火,三百八十度以內包圍我的騎士,皆被火焰擊退。

我趁這個空檔跳出尖塔,從滑瓦片之間滑落,再以鉤傘勾拉落到地面逃亡。
2020-08-08 00:48:19
好緊張
2020-08-08 00:48:43
三百八十度以內
2020-08-08 00:51:14
「佢偉大嘅智慧,曾經預測過,暴風之日,將會誕生一位賢者,來自遙遠嘅北方。若干年後,佢將會踏足呢一片土地,成為威脅佢嘅存在,我有幸地讀取過佢思緒......」

暴風之日即係帶著余博衝入龍捲風果次?
2020-08-08 00:56:57
之後改左傲天
2020-08-08 00:57:31
癡撚線
2020-08-08 00:58:56
突然玩到咁大
2020-08-08 01:01:07
三百八十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