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聯合】《病港II》(8)

1001 回覆
880 Like 2 Dislike
2020-08-08 21:14:34
個個都係由人變架啦一係打針改造一係直接傳染
2020-08-08 21:26:08
原來M真係病者嘅一種
2020-08-08 21:29:11
佢的確係
2020-08-08 21:39:51
2020-08-08 22:41:05
大主教咁黐線
2020-08-08 22:48:12
等文
2020-08-08 22:53:40
182 183 呢
2020-08-08 22:55:35
只有等文
2020-08-08 23:29:50
等左成日
2020-08-08 23:30:15
只有等文
2020-08-08 23:49:58
等文
2020-08-09 00:00:48
我覺得都係

我反而好奇做乜天腦冇接觸Dr.D

定係其實一早有接觸
會唔會反而睇唔順眼天腦走去幫M
2020-08-09 00:00:50
只有等文
2020-08-09 00:20:52
Push
2020-08-09 00:21:03
2020-08-09 00:21:49
Push
2020-08-09 00:25:49
好想睇佢兩個再合作
2020-08-09 00:25:49
只有等文
2020-08-09 00:54:39
push
2020-08-09 00:55:46
課金又冇連登又冇
2020-08-09 00:56:16
只有等文。。。。
2020-08-09 01:15:47
回首一望,盔甲被燒得赤熱的騎士們,正向大教堂下站崗的天環區守衛高喊:

「通知關口封鎖城門!」

「收到!」那名年輕的衛兵,即時由大直路跑往關口。

「噠!」我鉤傘將他衣服勾住,再收繩拉到身邊來。

「呀啊啊啊......!!」衣服被勾住的守衛,慌忙地取出哨子。

衛兵他往嘴裡不停吹哨,警醒了周遭的衛兵,一時間大街小巷裡巡邏站崗的衛兵們,紛紛跑到來將我圍成一圈,

「嗶──!嗶──!」即使被拉到身邊,衛兵仍然吹哨不停,直至被我用盾傘暫昏。

十五?不對,合共十七名衛兵。

全部體格強健,孔武有力。

東北、西北、東南,三面大樓的天台各有一名狙擊手,天環區衛兵所配置的裝備,應該都是荷槍實彈。

「喀──喀──喀──」隨後,騎士亦從教堂大門趕到,舉起長鈹指向我。

被合共三十餘人圍堵。

「教皇衛兵,教堂區發生咩事?」某名衛兵詢問騎士們。

為首的一名教堂騎士團長,他沒有理會衛兵的詢問,反而想要與我溝通,放下警戒的姿勢行前來,低聲告訴我:「遵循衪係唯一選擇。」

這人應該是騎士團長,他頭盔上的花翎特別觸目,是金黃色的羽毛,其他騎士則是鮮紅色羽毛為主。

我爽快地點頭:「好,我加入你哋,跟你行。」

反正現在我都走不了。

「太遲。」騎士團長頭盔底下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就先挑斷你手腳筋,令你無反抗能力,再帶俾咿叮就可以。」

「咿叮!?」為什麼他會說出病語......

他舉手便是揮動長鈹,欲往我身軀砍下!

為壓制他手上長鈹的特性,我踏前一步拔出劍傘,反往騎士團長身上砍去。

可狠的是,劍刃砍在全防禦型的盔甲上,完全像磨刀一般,劃不出任何血水,只有鏗鏘的打鐵聲。

武器裝備到位,但武藝略遜一籌的騎士團長持續被我快攻壓抑,快猛的劍法讓他完全出不了手。

一對一的決鬥,他完全落於下風。

「啪咔......」

「噠...!」騎士團長的護頸甲,被砍出一個缺口。

「嗄啊......」騎士團長按住破掉的頸甲,敗退到騎士們身邊:「衛兵!宜個人殺咗大主教,將佢拘捕,不理死活。」

「收到!!!」衛兵一一舉起武器湧上。

再一次面對四方八面的敵人,我拿出燃料只多夠釋放一次的火傘,噴出最後一次的旋風式火焰,將靠近過來的人逼退!

「蓬~!!!」

「啊!」、「係火呀──!」、「呃嗄!!」衛兵被突如其來的火柱,嚇得連連退後。

「狙擊手!開槍!」一名衛兵長喊。

我迅即換上盾傘,像擋雨般防禦天上襲來的子彈。

「呯!呯!呯!」三槍打在傘瓣上,子彈冒著煙絲跌落地面。

「遮......遮......可以擋到子彈......!?」衛兵長極是驚訝。
2020-08-09 01:15:57
「呢把咩嘢嚟,仲有佢另一把遮識得噴火!」另一名衛兵指出。

跟這群強權打手解釋,大主教是自殺應該無人會相信,我現在應該只可以逃。

但是,他們經已將我重重包圍,遠處關口的封門聲亦已傳來,我還有另一個方法麼。

就當數百個想法在腦中轉,敵人又意欲上前時,一顆清脆的拋擲聲特別入耳。

時間像緩慢下來,好讓我看得清楚是什麼。

「叮......叮......叮......」有一顆閃光彈從我東面拋來,在衛兵的腿間跌跌撞撞,最後閃光猛裂爆開!

「呯──!」

一片閃白,佔據在場人士的瞳孔。

耳膜被震耳欲聾的聲音,強行壓抑住。

在短暫失去視覺前,我最後見到的畫面是雲梨的臉孔,他從暗處拋出這顆閃光彈幫助我解圍。

「呀啊啊啊──」「支援呀!!!」、「天環區受到恐怖襲擊!最高警戒級別!」、「唔好亂跑啊大家!」同樣暫時失去視力的衛兵們,大聲地叫喊。

我用手掩著眼睛,但強光還是刺入眼內,在這失去方向感的困境,一隻手忽然捉住了我,我感覺到是雲梨。

他握住我的手帶我跑出衛兵的重圍,逃脫接近一分鐘之後,我方回復模糊視力。

「M、M?」雲梨一邊跑,一邊叫著我的名字。

「唔該......」五感稍為回復的我,向雲梨表達謝意。

「喺教堂區嗰邊發生咩事?」

逃回到博海德的花園空地,我才跟他解釋:「我見咗大主教,佢係我面前自殺......」

「自殺?」雲梨怔住。

「......佢想我加入天腦。」我說。

「但點解......佢要用到自殺呢下嚟迫你......」

「因為......我都唔清楚,可以肯定嘅係,似乎係天腦俾佢嘅旨意。」

我又說:「我應該好快就會俾成個倖存區通緝,天環區亦都好快會做大規模搜索,我要即刻離開。」

「關口應該走唔到。」雲梨說。

「兩位咩事咁凝重。」博海德在二樓靠著欄杆。

「你唔洗訓?」雲梨見到博海德仍然未睡,感到詫異。

「我有個稱號叫「不睡怪人」,係自己改,一日仲有難題喺個腦,我都訓唔著,唔好見我喺間屋行嚟行去,我每分每秒都思考緊。」他雙手放在欄杆上,說:「你兩個又有咩難題?」

「天環區教宗自殺死咗,但準備有呢個謀殺罪名落喺我身上,你有方法幫到手?」我直接問。

博海德怔然:「......」

「睇嚟係無。」雲梨說。

「有,跟我嚟。」博海德讓我們跟他到地下室。

在到達那地下室用前,先得打開博海德屋子裡書櫃後的暗門,入面是個專門擺放各種機密藍圖的地方,全間密室堆放著滿滿的藍圖。

「呢到係?」雲梨問。

「我平時放機密嘢嘅地方,宜家你哋可以大飽眼福。」博海德把正中央的地墊拉走,出現一個可以拉起的門:「下面可以去到地下室,可以穿過倖存區嘅高牆,通向外界。」

「原來你屋企收埋咁嘅密道。」雲梨輕輕一笑。

「如果唔係我住咁偏僻做咩,高手永遠留有兩手準備。」博海德拉開通向密室的門,說:「落去吧!病獵大師,我只係幫到你咁,天環區教宗死咗,真係神仙都難救,佢個宗教喺全國唔同倖存區都設有教堂,捐助啲窮人食嘢,係人哋心目中,佢係位好教宗。」

「即係我以後唔洗返嚟。」我說。

「除非......」博海德說出另一個可能性:「除非,嗰個人肯幫你。」

「你係指......」雲梨似乎都知道,那人何方神聖。

「邊個?」我問。

「夕鯨。」他倆異口同聲道出那名字。

「夕鯨?」我沒聽說過。

「佢係夕鯨國嘅統治者,當年贏咗舊政府成立倖存區嘅人,但實際上無人見過佢真面目,佢統治呢幾年都幾乎無出過嚟發表講話,可以話係唔存在......」博海德搖搖頭,說:「如果唔係,邊輪到天環人咁囂張。」

「離開咗再講,都要睇今晚局勢點變化。」雲梨說。
2020-08-09 01:16:07
博海德手握提燈,在幽暗的地下室裡引路,帶我行了一條不長不短的隧道,行到盡頭有一趟梯,爬上去就呼吸到外面的空氣。

一出隧道,冷冽的風即時捲至。

我想不到短短一天的變化,可以這麼大。

更讓我覺得嚴峻的是,我連天腦的樣子都未曾見過,就給他累到這樣的田地。

天腦,就彷如真正的幕後玩家。

我的這一步,都被他計算了。

但既然教宗這條線索斷了,我應該只有牧師這條線,可以繼續追查到天腦。

「宜到係西環區附近一帶。」博海德告訴我。

「M,你會去邊?」雲梨問。

「港島西面會唔會有人?」我問。

「絕對唔可以去。」博海德臉色一變地警告。

「係?」

「嗰到係戰敗嘅舊政府同警隊軍人退守嘅位置,某程度上就等同流放,無人知佢哋音訊,呢幾年餓死咗未,但安全起見,絕對唔建議你過去。」博海德又說起歷史。

「咁我返艾匡嗰邊先。」我跟雲梨交代。

「我聽日再搵你。」雲梨點頭。

「你兩個......」博海德你眼望我眼的。

「博海德,唔該你,好高興認識你。」我拍拍他膊頭,轉身就出發。

「喂,病獵大師!你好似家常便飯咁嘅......」博海德見到我舉措自若,好奇猜笑:「你呢條罪名,係好大件事你應該知......?」

「的確係家常便飯。」

我說。
2020-08-09 01:16:29
補300正評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