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征聯合】《病港II》(8)

1001 回覆
880 Like 2 Dislike
2020-08-15 16:28:53
廢柴青茶應該係病港系列最不受讀者歡迎嘅角色
2020-08-15 16:29:54
佢哋七個病獵每一位肯定勁過滿天 五年來每日同病者戰鬥
仲要死唔去 仲要喺黃竹坑 點解勁唔過滿天?
2020-08-15 16:30:40
你有冇課金?貴華一拳K.O.左dr d
2020-08-15 16:32:04
點解唔使再睇? 人哋每日每夜喺黃竹坑打幾廿百隻病者 黃竹坑同病者之都嘅病者一樣咁密集
2020-08-15 16:33:00
我意思係佢哋每個人都勁過滿天
2020-08-15 16:33:51
青茶唔見得廢 佢仲要比湯婆睇中左 仲去埋港島區
2020-08-15 16:35:58
我對滿天有偏好 唔會同你討論滿天好唔好打
但我好肯定中毒董倫既然整得盲北賢,佢絕對有本事殺晒嗰七條友
2020-08-15 16:40:43
其實你地都幾狗
先唔講你地直接劇透咗陣間個位
墨巴都未嘈你地嘈乜
2020-08-15 16:46:24
同第一季果個阿玲可以一鬥
2020-08-15 16:46:56
從病獵執照上,我大約快速地看了他們的名字和職位。

副會長,秦狩。

大病獵,聶一凜。

資深病獵,范世京

資深病獵,姜河冥

資深病獵:元蒼

病獵:石在陽

病獵:竹三草

身份達成共識後,他們放下武器。

「副會長?我收到你喺裂聲女嘅訊息,有嘢可以幫忙?」我說。

「三年前嘅訊息?」站在六人正中,鎧甲形象最為雄偉的秦狩副會長,他回應我:「但到嚟嘅,只有你一個?」

「應該,唔會再有人入嚟。」我行前幾步,凝視頭盔內像深淵的眼睛:「你哋可以考慮撤退。」

「撤退,呢個就係我等候三年嘅回覆?」秦狩揮手向下屬示意一些事情。

當中,握弓的病獵竹三草來到一條鐵鏈前,將它用力一拉,防守住外界病者的大閘便緩緩打開......

「全員應戰。」秦狩轉身面向,手執大圓盾和長鎚。

「咿嘿嘿!!!嗤唉咽!!!!」病者一感受到門正開,就極為亢奮想要湧進去。

「喀呯──」大閘開出一個缺口。

「嘎嗶咔咆囁!!!」病者立即湧進,猶如缺堤的洪水。

面對無數湧入的病者,他們沒有逃避、沒有退縮,只靜心地等候敵人來臨,直至病者走入某條界線,七人立即轉變強烈的戰鬥姿勢,秦狩更是一馬當先,率先上陣。

「咚──!咚──!」手持大鋼盾的秦狩用長鎚往病者下腿揮去,一次性擊倒眼前的兩名舞者。

「補刀。」秦狩說得輕描淡寫。

「喲哽咒!」被擊倒落地的舞者,隨即被兩組影子覆蓋。

兩名手持圓盾和長矛的同伴,石在陽和元蒼迅即上前補刀,一矛貫穿兩名舞者的腦袋,再與副會長泰狩並肩而行。

「嘰啐?嘰!!」腫瘤人都入來了。

最前的他們三人快步上前,用長矛絆下腫瘤人,三人再分別用圓盾壓住他,擋其上盤、中盤、下盤的位置,確保病者自爆後不會濺到膿液。

「啪咿哽──」被重重壓著的腫瘤人漸漸爆裂。

病牙和病嘴想趁他們未起身前,向他們施襲。
2020-08-15 16:47:08
石在陽和元蒼馬上改變動作,改用腳踩盾牌壓住腫瘤人,然後手持長矛刺退靠近的敵人。

「啐哦嘩!!」三隻病翼飛入。

面對飛進來的病翼,團隊中唯一持弓的病獵竹三草,他快狠且準地發箭擊落,還有任何破壞團隊攻勢陣型的病者都會由他處理,一箭射殺。

接著,秦狩的左右翼兩側,是手握闊劍和戰斧的資深病獵。前者手中不止闊劍,劍柄上更紮有一條鏈子鐮刀,將快速欺近的病者殺害。

「呯噹」有隻舞者將闊劍踢開。

右翼的病獵范世京把自己戰斧擲向左方的舞者,左翼病獵姜河冥將擲在舞者腦袋的戰斧拔出,再擲回給范世京,

「哽咿吭!!!」舌女想要直面迎擊劍被踢開的姜河冥。

姜河冥立即透過鏈子,將他的闊劍拉回身邊,再一腳踢開舌女,隊員補箭射在舌頭上,至於站最後的大病獵聶一凜,他則雙手握短劍將一切漏網之魚斬殺,所有隊友的背部都交由他保護。

「咿嗟啐──」

「躡嘿嘿嘰!」

「噲哻咆、哽咿......」

不一會,闖進來的病者死的死,倒的倒,沒一個能傷到病獵們半分。應該說,他們七人是互相嚴密地守護著,一旦漏掉了某隻病者,第二人就立即為其斬殺。

「嘎嗚嗚嘰吼!!!!」

一隻暴怒的病獸,強行跑入黃竹坑車廠的入口。

「跳板。」秦狩說。

都握著圓盾的元蒼和石在陽,蹲下身子把圓盾架在自己頭頂位置,秦狩則蹲在兩人前方,將圓鋼盾微斜放在兩盾之前,形成一個向上傾斜的小跳台。

手握雙短劍的聶一凜,全速地跑到盾牌上,再向前跳躍!

期間,竹三草射箭往病獸的眼部去,任何生物最敏感的位置,都必須是這道靈魂之窗。

劇烈地哀喊的病獸沒因而停下,左翼的姜河冥旋即把鏈子鐮刀拋給右面的范世京,二人將鐵鏈拉成一條絆腳繩般,向前方的病獸跑去。

「咿咄咒咄嗤!!!」不顧一切,向前直衝的病獸就被絆倒。

「呯!!!」絆倒的病獸跪到盾陣跳台前。

聶一凜則透過盾陣跳台,跳到跪下的病獸頸項上,然後雙刀以剪刀方式下刺,並用盡力量拉合如同剪刀插入的雙刀,「咔喀」一聲病獸首級落地。
2020-08-15 16:47:18
「喀」閘門自動關上,病者數量仍然多不勝數。

「嘰嘰咒!!!!!」病者重新用力拍著閘門。

他們展現出驚人的且恐怖的合作能力,每個病獵的個體實力,皆已達到大病獵的水準,要不是一直沒有回城,相信都可申請成為大病獵。

七人應付一波病者後,返回到車廠深入處,秦狩對目睹一切的我,說:「宜到絕對唔會撤退......永遠會作為人類第一戰線堅守落去。」

秦狩的意志像鋼鐵般,無法動搖。

戰鬥暫時結束,七名病獵返回列車中。

他們大部份都沉默寡言,只有戰鬥時血會沸騰,看得激昂人心。

或者,這裡根本沒人需要幫助,純粹我美麗的誤會。

我坐在列車的座位自我思考時,那個負責斬首處決病獸的聶一凜大病獵,主動找上我:「夕鯨國變成點。」

他的聲音暗淡、低沉。

「我唔清楚,新加入。」

「新加入?但你係病獵大師,應該有咁上下年資。」聶一凜撥開陰沉臉龐下的髮蔭,拿起水袋喝一口:「同期嘅,我只係識湯婆同傑洛曼。」

「聽過下......你哋一直留守喺到,有足夠糧食?」

「當年戰爭留低咗好多糧食喺到,足夠。」
2020-08-15 16:51:47
咁早
2020-08-15 16:53:10
墨b去咗另一個時區?
今晚咁早瞓
2020-08-15 16:55:13
I Love you
2020-08-15 17:00:52
M佢全程喺度食花生
2020-08-15 17:02:47
2020-08-15 17:03:02
都係討論下啲角色啫 冇人真係嘈緊
btw有人劇透咩我冇課
2020-08-15 17:04:18
點解青茶咁唔受歡迎
2020-08-15 17:04:42
唔講都唔記得有呢個人
2020-08-15 17:08:10
3年不停地戰鬥
2020-08-15 17:18:29
寸柒柒又唔勁
2020-08-15 17:19:37
邊忽串佢只係政府隻狗姐
2020-08-15 17:21:13
懶cool嗰隻,總之係實力與性格不相稱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