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紅髮的卡拿——背負名譽與愧疚的人

87 回覆
18 Like 3 Dislike
2022-07-24 22:59:04
2022-07-24 23:11:20
2.2

今日沒有特別任務的卡拿被安排留在營地待命,但她沒有打算就此渡過一日。她向將軍提出外出申請,希望可以修訂已經過氣的地圖。但基於安全問題被駁回。

將軍正在煩惱敵軍裝成平民,混在人群之中鬧事。他們時不時就在路邊放炸彈,路過的軍車和平民都被弄得傷亡慘重。萬一她外出時遭遇襲擊,豈不是得不償失。將軍現在根本壓不住敵軍的攻勢,都只是拼命守著,力求不失。

中午過後,軍營不遠處的「無人區」傳來多下炮彈聲和槍聲,造成軍營一陣騷動。眾人都為之緊張,神色凝重。而指揮官隨第八隊一早外出執行任務。現時只有將軍留守軍營,可做的只有派小隊查探。

而卡拿馬上走回營帳,拿起狙擊槍,裝上最高倍數的瞄準鏡和槍架。剛快登上瞭望台作支援,雖然離射擊距離有些遠,但總比毫無貢獻好。

看著載有小隊的軍車駛離軍營,往砲彈聲的方向走。耳邊傳來零聲的砲彈聲,不知那一刻眼前的軍車會被炸中,也不知炮彈會否打中軍營。不安與未知,緊張同時也提醒自己保持冷靜。

調整呼吸。
將精神專注在瞄準鏡中。

軍車筆直地往無人區駕駛,漸漸離開守備範圍,再也沒有卡拿可做的事,冷眼地看著它遠去。這種感覺一點都不好受,一股不安的思緒湧上心頭,腦袋忽然回憶所有不如意的事,一個又一個零零碎碎的片段如走馬燈般略過。

身穿軍服的同儕一排地往前衝,一個一個在眼前中槍倒下,後排的人踏著他們的屍體往繼續前衝。

突然,眼前出現被轟轟烈火包裹的建築物,漆黑的夜空都被無情的火焰照亮,人類因絕望而發出的聲音和爆炸聲環繞耳邊。視線續漸遠去,眼前的東西也慢慢變小,心情激動,但卻無從入手的感覺不會隨著眼前的景色而消失。

轉眼間,眼前出現狹小的街道,士兵驚惶地逃跑。街道四通八達,地形複如雜迷宮一般。轉角忽然冒出敵軍,對方舉槍射殺。

視覺中的人嘗試用瞄準敵方,但環境太複雜,雙方在迷宮中亂竄,他壓根兒分不清敵我,但卻被耳邊的聲音催促開槍,他惶恐之間閉上雙眼,手指扣動板機,響起清脆的槍聲。

待他睜開雙眼,中槍倒地的是身穿一樣軍服的人。他分不清究竟是他開槍還是敵軍開槍。

「發現敵軍!」通訊器傳來小隊通訊員焦急的聲音。

卡拿從走馬燈的光影下返回現實。

「撤退!」將軍下達指令。

「噠噠、噠噠、噠噠噠⋯⋯沙⋯⋯」

「偵查小隊!」

「呀⋯⋯沙⋯⋯」通訊器傳來干擾的聲音。

「偵查小隊!」

「⋯⋯」

偵查小隊的通訊在無信號下中斷,不論指揮部如何呼喊都毫無回應,眾人心裏都有最壞的打算,一行10人的偵查小隊已經全部陣亡。

「卡拿,任務結束。」將軍絕望的聲音從通訊器的另一端傳來。

「知道。」

話畢,她收拾裝備,離開瞭望台。經過今日,走馬燈的燈片又再增加。

今夜的飯堂冷冷清清、人流疏落,連燈都沒有全開,昏昏暗暗的。平日最嘈的第八隊外出執行任務,本已經安靜不少,再加上營地遭攻擊和迎擊小隊全滅,營區蒙上一片陰影。

(待續)

2022-07-25 01:15:19
2022-07-26 00:00:42
個故嘅科技水平係咪二戰level?
2022-07-26 00:13:44
Setting 上係

樓主會盡力還原,因為唔係戰爭迷,如果有地方寫得唔好或者有bug,請大家見諒
2022-07-26 00:28:46
暫時幾好
2022-07-26 00:39:03
希望大家睇得開心
2022-07-26 21:43:09
2.3

晚餐時間過後,當值的當值,休息的休息。卡拿的心情還未平復,走著走著便登上瞭望台,望著遠處。

「米婭。」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她轉過身,看見一臉愁容的將軍。

「將軍。」

「今晚真的安靜了很多。」他走前,靠著欄柵說。

「人少了,聲音也跟著少了。」她低聲說,二人一起遠望破爛不堪的城鎮。

「我都不知這副老骨頭可以撐多久。」

「將軍⋯⋯」

卡拿轉過頭,在新月照射下發現將軍的臉上多了不少皺紋、頭髮也疏落不少。在銀白色的月光下,他的頭髮更顯斑白。

「時代不同了,我這些上一輩的人是時候讓位。」

卡拿對眼前的這位將軍感到陌生。將軍一生在戰場打拼,驍勇善戰的他年輕時期曾拿下無數的徽章,從士兵位置一步一步攀至將軍之位。在她的眼中,舅父一直都是一名硬漢,是典型的軍人形象,沒想到他都有軟弱的一面。這與她一直而來建立的形象截然不同。

或許,前線的狀況真的不理想,再加上今日的的事,就連老將軍也會感到失落、無力感。當初沒有人想過這場戰爭會如此漫長。

兩年過去,但也絲毫不見有終結的一天。站在前線的將軍一定受到很多壓力,不論是高層還是民間,都對這場戰爭有不同的意見。

「米婭,舅父很快就會退下前線的工作。不論是誰來,你都要謹記自己是個甚麼的人。記住了。」將軍忽然語重心長地對著她說。

「知道。」

她不太清楚為何將軍會這樣說,不過今日的將軍看來不太對勁,所以就先順著他的意思回答。

將軍聽到後臉容稍微放鬆下來,拍拍她的肩膀就離開瞭望台。

過了幾天,第八隊歸隊,站著回來的人數比出發的少了幾位,但小量的戰力損失已經萬幸。他們回來得知小隊全滅的消失都難免傷感。特別是亞諾,他用力捶打軍車,大聲吼了一聲,然後走離人群。

不過,他們的心情很快又被新的消息影響。更換高層的信息正式公告,將軍將會調離前線,由新升任的基爾准將負責這區的戰線。

基爾是軍部冒起的新星,他比卡拿大幾年,但已經早早登上管理層的位置。最近甚至升為准將,成為軍隊最矚目的新星。

經過那晚,卡拿已有心理準備,但沒有想到接手的人會是基爾。一個人格有問題的人竟然當上准將,還要一同工作。

「將軍!」卡拿扭動門把說。

「卡拿。」將軍放下手上的東西,羅蘭追在她身後。

卡拿自知自己沒有敬禮,馬上立正,併合手指,右臂平舉向將軍敬禮。將軍點點頭,示意羅蘭關門。

「將軍!為甚麼基爾會成為准將?還要來這區?」

「他現在是軍隊的明日之星,也是他要求來這裏。」

「這種人憑甚麼成為准將!」她激動地說。

「米婭⋯⋯」

將軍知道卡拿和基爾二人之間的關係並不簡單。雖然,他不是正式知道二人的婚事被擱置的真正原因,可是從妹妹的書信中得知二人性格不合,幾次見面的茶會都不歡而散,卡拿看來更是十分討厭他。

原本也打算繼續婚事,但後來局勢緊張,兩個家族都需為戰事作準備,就先將婚事放在一旁。不過,二人的婚約一直都沒有正式取消,依然是未婚妻與未婚夫的關係。

將軍安撫卡拿,並提醒她作為軍人應有的責任——服從。

儘管她多麼不情願,高層已經下了決定,身為軍人和下層,能做的只有遵從。沒有能力可以反抗之下只有接受。將軍說得對,「謹記自己是個甚麼的人」。在外的世界難以控制,唯有做好自己,緊緊把信念握在手中。

(待續)
2022-07-26 23:40:58
畀唔鍾意嘅人騎著真係慘過食屎
2022-07-27 01:37:46
2022-07-28 10:32:32
2022-07-28 17:31:33
星期四
2022-07-28 20:31:09
星期四, 正
2022-07-28 21:25:09
無你嘅文睇
2022-07-28 21:27:08
2.4

卡拿調任至此一星期,每次任務都會失去幾位戰友,營地的人越來越少,眾人士氣低落。休息的士兵躲在陰暗處抽煙,眼神空洞游離,靈魂早就被戰場奪取,剩下軀殼等候死神收割。

逗留在戰場越久,就越容易失去生存的動力。看著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離去,沒有強大的意志力是不可能繼續下去。而且,在前線這種高壓的情況下,很容易出現精神問題,士兵開始依賴酒精和香煙,幫助他們渡過艱鉅的日子。

「喂!這個不就是紅髮的卡拿?」一個酒醉的士兵看到卡拿經過,上前擋在她面前。

卡拿聞到他身上圍繞著一股濃烈的廉價酒精味,她皺起眉頭,用手捏著鼻子。

「你這種大家閨秀當然看不起我們!嫌棄我們!」士兵提高嗓門地說。

旁邊的士兵都紛紛看著他們。

「准尉,不好意思,他喝醉了。」另一位士兵拉開酒醉的同伴,連忙向卡拿道歉。

「我有說錯嗎?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貴族,隨便胡扯一番就將我們這班無辜的平民扯進來!」士兵沒有理會,繼續大聲叫喊。

「准尉,不好意思。他沒有心的。」另一位士兵介入,試圖將他帶走。

「我沒有醉!我很清醒,這兩年來最清醒就是這刻!我以前就是太糊塗,竟然會相信你這班政棍的花言巧語!我現在清醒得很!你來這都是裝模作樣,你真的有試過甚麼是槍林彈雨嗎!你只是在遠處看戲,別再裝吧,貴族大小姐!」

二人壓根兒不能制止發酒瘋的高大士兵。他繼續謾罵卡拿,還向她的臉吐口水。

旁觀的人看傻了言,一發不語。即使他們在背後如何說她,但也不敢當面對面,向官階比他們高的當事人面前說。

卡拿的臉上掛著一抹黏稠的液體,她用衣袖抹去通紅臉上的噁心口水。走到他跟前,大大力的扇了他一個巴掌。

啪!

響亮的聲音彷彿響亮整個營區,大家都醒過神來。

士兵忽然被打耳光,酒氣盡散,頓然清醒過來,呆呆地看著怒氣沖沖的卡拿。酒醉三分醒,他也不是完全忘記自己究竟做了甚麼,依稀帶有丁點的記憶。

平日的卡拿不輕易表露情感,也會與其他士兵保持距離,在場的人從來都沒有看過卡拿這一面。幾位士兵馬上走上前,企圖將酒醉他他帶走,但他依然呆著。

「對不起,准尉。是我管教不善,很抱歉。」另一位帶有肩章的士兵匆忙地走來,向卡拿道歉道歉,並示意其他士兵將酒醉的士兵帶走。

「無紀律的士兵就只是一班擁有武器的流氓。我國的士兵絕不可毫無紀律,與流氓般大白天就喝的醉昏昏。」她訓斥對方,然後用眼露凶光。

「是。是的。」

「敵軍還未來到,我們就已經一盤散沙,一班爛醉如泥的士兵還能上場嗎?這仗還需要打嗎?」卡拿痛罵他們後就怒氣沖沖地轉身離開。

戰場抹滅了他們生存的慾望,眾人神情渙散,四處都圍繞著絕望的氣氛。誰不想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家,可是這個遠望太遙遠,太奢侈了。

敵軍的攻勢越是猛烈,士兵士氣就越低落,軍隊無力反抗,退守只是遲早的事,現在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苟延殘喘,等候有能之士拯救失去希望的他們。

卡拿也十分矛盾,只有一方面勝利才可結束戰爭,才可終止無意義的殺戮、無辜的平民才能回歸平淡的生活、戰士才能返回親人的身邊。但同時,這意味這戰敗的一方將失去國土、名字個國界將消失在地圖之上,失去國家的人民只能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痛失家園和身分。

經歷兩年的戰爭,不論勝利或戰敗,其實沒有一方是真正的勝利者。兩軍都失去無數年輕的一代,戰爭遺留下來的遺禍將延續下一代。仇恨和憤怒也不會因為戰爭結束而停止,反而繼續延綿下去。

這一切一切都是家族種下的惡果,也是她背負的罪名。

第二章:背後


第三章:重遇

2022-07-28 22:49:59
俄羅斯同烏克蘭
2022-07-28 22:57:08
都明白前線士兵嘅壓力
日日都要搏命,但係發動戰爭嘅人就匿喺後面日日食牛扒飲紅酒
2022-07-30 12:39:15
今晚見
2022-07-30 19:51:56
3. 重遇

3.1

失去大量戰力的前線部隊一蹶不振、節節敗退,最終未能穩住防線,在新任負責人基爾准將到來前就已經「策略性撤退」,將防線向後退。

士氣在任何競爭性的活動上都有一定程度上的重要性。例如:主場之利,在主場地方進行比賽,自然會有支持者的吶喊助威,心理層面上自然會有較強的爭勝心。

同樣,戰場如是。

士兵相信自己能擊退敵人,自然就會發揮應有的戰鬥力,將敵人排除出去的欲望。可惜,這一批士兵已經失去獲得勝利的意欲,也越來越少人為他們打氣。

基爾准將即將接受這個燙手山芋,如果他處理的好,自然會升官發財。若處理不好,軍隊將進一步敗退,對戰事有嚴重的負面影響。這場戰事拖得太久,人民已經失去耐性,支持戰爭的人數越來越少,若前線繼續失利,便會造成骨牌效應,國內開戰派一定會倒台。

基爾當然不會讓這事發生,戰事繼續,他才可以繼續往上爬,登上更高的寶座,獲得更高的官階。

「准將!」士兵整齊地在操場列隊,向新到埗的基爾敬禮,同時等候他的訓示。

「我知道你們已經一心打算戰死。但你們要記住,即使死,也要拖著敵軍一起死。黃泉之路絕不可以只有你一人,儘管成為鬼也要做一隻惡鬼,拉著可惡的敵軍一同陪葬!你們的戰死也會是家人的榮耀,你們的子孫和後代將會永遠記住你們的犧牲,世世代代都會永遠歌頌你們的勇敢、你們何如為他們、為國家而犧牲!你們的家人每一次看到國旗都會記住你們,都會感謝你們!帝國萬歲!帝國萬歲!」

「帝國萬歲!帝國萬歲!帝國萬歲⋯⋯」

卡拿看著台上演講的基爾,他金色的頭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她不得不佩服他。作為優秀的領導者,一定會擁有旁人不可抗拒的攝人魅力,而台上的他正散發著這。他以動人說詞鼓勵內心軟弱的士兵,將他們心底最害怕的死亡說成最美好的犧牲。

狀態低落的士兵,突然被新到任的領導者激勵。他們本來已經失去希望,等待死亡的到來,但他的說話忽然讓他們感到希望,為戰死增添一份無比的榮耀。

既然要死,也要死得更有價值。
這成為士兵們新的目標。

不過,單是美麗的說詞並不長久。基爾下一步要做的是增加士兵們的信心,讓他們重新感受勝利的感覺。士兵暫時沒有能力真正的打贏敵軍,所以他的目標定為是國境附近的小數民族。

沒有強大支持的小數民族一直都在兩國的窄縫間生存。與兩國均都有接觸交流,而基爾就以此作藉口,以勾結敵軍之名展開攻擊。

基爾穿著筆直軍服,一臉神氣的坐在臨時搭建的指揮部中,聽候各小隊報告位置。在他心中這場戰不會輸,還會大勝。

「第一小隊已經就位。」

「第二小隊已經就位。」

「第三小隊已經就位。」

「燈塔已經準備。」卡拿在樹林中架好狙擊槍,對好瞄準鏡,透過通訊器聯繫。

「突擊!」基爾透過通訊器一聲令下,士兵們從四方八面進攻村落。

他們攻擊村落,掠奪他們的財產和資源,補充軍隊不足的糧食和信心。將無情的戰火波及本已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無辜民眾。

她透過瞄準鏡看著士兵舉槍壓制民眾,往日死氣沈沈的士兵忽然變得兇惡,搖身一變成為戰場上的惡鬼,大肆在村落搜掠。

(待續)

2022-07-30 22:22:23
2022-07-30 22:37:27
樓主明明寫得唔錯 但點解咁少正皮
2022-07-30 23:51:07
唔好問啦
2022-07-31 01:07:12
佢寫呢個時空嘅野好似多啲人入黎

係咩topic 改得柒?
2022-07-31 01:07:23
*咪
2022-07-31 10:08:56
又打劫平民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