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紅髮的卡拿——背負名譽與愧疚的人

87 回覆
18 Like 3 Dislike
2022-07-16 21:03:52


1. 紅髮的卡拿

1.1
裝甲車和軍車走過破破爛爛的馬路,走進原本是熙來攘往市中心。卡拿與其他軍人一起坐在昏暗的裝甲車中,駛進戰區前線。路面經過戰爭的洗禮,已經不再平坦,到處都是碎石和破爛的馬路。

多年前她也曾經來過這裏,體驗折然不同。裝甲車沒有窗,她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但也感覺到世界已經不再一樣。當年的一切已經不復在。

經歷戰火的洗禮後已經變得頹垣敗瓦,大廈人去樓空,玻璃被震碎,只餘下金屬和破爛的石屎結構。

「卡拿!」

「卡拿!」

「卡拿上士!」

沈醉在往事之中的她被喚醒過來。

「卡拿上士,到了。」

她看看四周,同車的人已經離開。她拿起個人行李,背起槍袋步出裝甲車。從昏暗的環境轉到陽光照射的戶外,她抬起左手,阻擋陽光,好讓眼睛適應。

這已經是她三年間第五次轉換地點,這次只剩下她獨自一人。眼睛適應刺熱的光線後,她走到行政部門所在的軍營,向接待的軍人出示調任書。

「卡拿上士,請你稍等。我去問問。」這位年少的士兵拿著她的文件離開,始乎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

她也不是第一次調仼,這樣的事她都習慣了。每次都是這樣,一來調任是罕見的例子,二來女士兵被調任到前線更罕見。

她默默站在一旁,等候消息。經過的士兵們都投而好奇的目光,他們從來沒有看過的臉孔單獨出現在這裏。

「喂,她是紅髮的。」士兵悄悄地低聲說。

「你又知道?」另一位士兵細聲地說。

「雖然她戴著帽,但都有些頭髮露了出來。」

「是呀。我是紅髮,又如何?」卡拿走過去,脫下帽子,露出紅褐色的長髮。

兩位士兵露出尷尬的樣子,二人低聲說旁人,反而被對方聽到。

「卡拿准尉,不好意思,要你久等了。」一位穿著筆直軍服,肩上和胸前掛有徽章的中年男人從一旁走來說。而少年兵跟隨其後。

「將軍!」卡拿馬上向對方敬禮。

另外的兩位士兵也馬上敬禮。

「羅蘭,你去幫他們。卡拿准尉,到我房間,跟你說明一下這裏的情況。」將軍特別招待她到辦公室。

卡拿拿起個人物品,跟隨將軍的步伐,走入辦公室的內部。但其實所謂的辦公室其實只是一棟結構較完整的建築物,內裏的設施簡陋,數張風格不一的辦公桌軿湊在一起,分成一個個部門。

她尾隨將軍走到所屬的辦公室。這裏只有簡陋的裝潢,一張辦公桌和椅子,牆上掛著軍旗和一幅城區地圖,沒有華麗的的擺設,一切都彷彿臨時搭建一樣。

戰爭就是來得如此突然。正當人人都還認為不會開戰,軍方不會真的動武之際,炮彈在深夜時分忽然攻擊國境邊界。

「米婭,你母親還好嗎?」將軍坐下,也示意她坐下。

她放下行李,坐在辦公桌的一端。

「母親現在休養中。多謝舅父關心。」卡拿回答。

「不久之前,你升任的消息傳到來,恭喜你升為准尉,相信你父親和兄長都會很高興。」將軍目光中流露出一幅感概的表情。

「多謝舅父。」

「這裏是前線的前線。如果可以,我也不想你來到這,可是⋯⋯」

「我明白的舅父。」她在帽子下露出堅定的眼神。

「好吧,已經安排了你在住在3號營。一路風塵僕僕,休息一下。我安排了羅蘭帶你看看這裏。」

「是。多謝將軍。」話畢,她站起來向對方敬禮。然後拿起地上的個人物品,走向大門。

「米婭⋯⋯」他喊停正開門離開的她。

「將軍?」她回頭問。

「沒有事了。」他欲言又止。

卡拿點點頭,然後離開將軍辦公室。中年將軍滄桑地看著窗外,一架軍機滑過灰藍色的天空,遺留一條白色的痕跡。

(待續)

2022-07-16 21:27:44
2022-07-16 21:57:50
鐘意既記得留名推post 正皮 追文俾下意見

出文規律
逢二、四、六、日出文
2022-07-16 22:22:59
然後卡拿去左染髮,全文完

留名
2022-07-17 04:08:16
留名
2022-07-17 12:01:43
Lm
2022-07-17 14:27:46
留名
2022-07-17 22:07:10
1.2

卡拿走到外面,名為羅蘭的少年兵走來向他敬禮。並帶她走往雖屬的軍營放下個人物品,軍區以男性為主,三號營是女性所屬的營區,在這居住的主要都是後勤或文職人員。所以這個時間內裏空無一人,她隨便挑了一張靠近門口的床,將行李全部塞進旁邊的金屬櫃內,把帽子扣在旁邊的架子上。

羅蘭帶著她在營區走了一圈,簡單介紹了這裏的設施。

「這裏是飯堂、這邊是槍房⋯⋯」羅蘭逐一介紹這裏的設施。

這時一輛軍車駛進來,停靠一旁。

「他們是第八隊的人,剛出去進行拆彈任務。」他輕描淡寫地說。

「這裏有特別的拆彈隊?」卡拿問。

「這裏的游擊部隊很多,經常都會四處放炸彈,早幾天才炸傷了一班平民和數名軍人。」羅蘭說出這些時面部表情沒有變化,看來這已經是日常生活。

卡拿沒有多問,在這裏生、死只有一線之差。這刻談笑風生;明天可能已經被裝在屍袋內。

軍車上的士兵一一下車,其中一人獨自將大型的行李從卡車取下。看來他就是拆彈隊的人,經過他身邊時,感覺到他散發著與與這裏格格不入的氣色。

羅蘭最後帶她到指揮官辦公室報到。而礙於卡拿的角色特別,因此不特別安排部隊,而是按情況協助執行任務,因此她並不屬於任何部隊之下。

卡拿並不愕然,這裏和其他戰區一樣,她從來都沒有自己所屬的部隊。她從來都只是報上名字和軍階。她不屬於任何部隊,她只屬於戰場。

羅蘭帶她走了一圈就返回辦公室,而她就前往槍房補給所需的物資,並要了一張這區的地圖。

「這已經是兩年前的地圖。」槍房的職員在尋找地圖給她。

「有新一點的嗎?」

「這裏已經成為戰場兩年,有誰有空去繪地圖?」他一幅厭世的表情將幾盒子彈和地圖丟在桌上。

「謝謝。」她也不敢有再多的要求,拿起桌上的物品就返回營帳。

她獨自返回營帳,看到有幾名姨姨在內。她向她們微微點頭就走回自己所屬的床。她們好奇地跟她聊天,寒暄幾句,這裏的女性多是擔任膳食或醫護部門,對於她擔任前線軍人感到好奇。但卡拿只是隨便地應答了幾句,對方也無謂自討無趣,很快就結束了這段對話。

她將地圖攤開在床上,研究這裏的道路和建築物。忽然帳外傳來男性的聲音。

「卡拿准尉!」

「是!」卡拿折起地圖,回應對方,走出帳外。

「卡拿准尉。指揮官想你出席行動會議,請你到報告室。」一名士兵向她敬禮後說。

「知道。」話畢,二人一同離開,往報告室方向走去。

二人走到所謂的報告室,其實只是放著木箱當作椅子內裏掛著軍旗和大型地圖的營帳。她走進來的時候,內裏已經坐滿了人,她的加入引來各人的回頭。

「她是米婭卡拿准尉。是上頭補給的狙擊手。」站在地圖前,掛有肩章的人說。

卡拿聽到他的介紹便點點頭,向他們微微打招呼。卡拿這個姓氏在這班士兵中引起一些騷動。

「原來她就是卡拿?」

「這個卡拿是那個卡拿?」

「卡拿大將軍的家族?」

眾人低聲交頭接耳地討論。指揮官只好喝令大家,眾人馬上安靜,繼續聆聽任務報告。指揮官在地圖上指指點點,示意明天清除行動範圍,而卡拿就負責協助掩護和監視,確保他們的行動能安全進行。狙擊手的工作大致上都是這樣,每次出任務所做的都差不多。

之後,大家就離開,轉到飯堂吃晚餐。這裏與其他戰區的飯堂一樣,一大鍋的飯菜,每人拿著金屬盤子,排隊輪候。馬鈴薯、麵包、蔬菜和肉塊,今天剛好有新的食材補給,每人多了一個蘋果。

大夥都在飯堂聚在一起吃飯和聊天,熱鬧的氣氛顯得卡拿更為格格不入,她獨自一人躲在角落的位置,每當他們聲線過高時,她便望向人群,看到他們打鬧的樣子。

同樣,大夥當中也有一人不時她的方向望過去。她紅褐色的頭髮即時躲在角落也明顯看到她。碰巧,二人的視線對上,又馬上轉過頭。她認得出對方就是今天早上的士兵,獨自從車上搬運物資的男人。

之後,她偷偷觀測對方。他雖然身處群體中,但看來他並不完全投入,看他的反應比他人慢一點,像是假裝投入的樣子。不久,他離開飯堂。卡拿也受夠這裏的氣氛,把餐盤放到回收區,離開飯堂。

她一推門就看到他獨自坐在轉角陰暗處的木箱上抽菸。她沒有理會,直接從他面前離開。

「准尉!」男子站起來快步走上前。

她假裝沒有聽到,快步離開。

「卡拿准尉!」他叫停對方。

她停止腳步,轉身看到男子。

「不好意思。他們常常都這樣。」

「有甚麼不好意思?」卡拿不理解對方的意思。

「今天在報告室的時候⋯⋯」

「沒關係。我都習慣了。」卡拿平淡地說。

「哦。明天拜託你了。」他不知如何回答,就隨便說出口。

「諾亞!你又躲在這抽菸?」飯堂的大門被推開,二人的對話被外人介入。

卡拿意欲離開這個奇怪的氣氛。

「明天見!」名為諾亞的男子揮手說。

他目送著對方,離開燈光照寫的範圍,背影變暗、變遠。而他就被人帶回飯堂。

(待續)

2022-07-18 22:23:47
狙擊手故
2022-07-18 22:25:33
樓主手痕試下新類型
2022-07-19 13:02:15
2022-07-19 22:28:46
她臉上依舊沒有絲毫的表情,在高處置身之外般看著眼前的一切。

一副慣左嘅樣
2022-07-19 22:58:03
卡拿:
2022-07-20 00:08:45
咁快有恐怖份子
2022-07-20 00:09:10

呢樣好用啲
2022-07-20 01:10:57
陸續有黎
2022-07-21 21:34:37
1.4

全世界都被眼前的景象愣住,沒有人想過一個街邊的炸彈居然有如此的威力。

「我沒事。」諾亞過了一會兒隔著通訊器報告。

倒在地上的諾亞獨自爬起來,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眾人才鬆一口氣。幾名士兵湧上前,扶他到軍車脫下厚重的裝備。

確保安全後,士兵分成多批,檢查被擊倒的男子、處理附近聚集的平民。卡拿繼續待在天台,由上而下地俯視監察,隔在遠處地觀察。不久,再有幾輛軍車駛來,又一批軍人來到,街上紛紛擾擾。

太陽越來越猛,汗珠順著她的臉頰滴到衣領上,她在天台待命已經差不多半小時。看著街上的士兵走來走去,她的視線一刻都沒有過眼前的監視範圍。

「第八隊回程。」指揮官的聲音從通訊器中傳來。

她才回過神來,用袖口擦掉臉上的汗水,收捨裝備。背著長槍和裝備走到地面。軍車也剛好駛到,士兵打開車門,讓她登上軍車,坐上門邊最後一個位置。

砰。

她關上軍車的門,軍車發動引擎,往軍營的方向奔馳。深綠色軍車穿過大街,走過裂開的油柏路,駛往軍營。門口看守的士兵看到軍車將至,馬上搬開欄柵,讓軍車通過大門,停泊在車場位置。

卡拿坐在外側的位置,也是最先下車。她一下車就背著裝備就獨自返回營帳,沒有等候其他人。

「卡⋯⋯」其他士兵打算叫她,但見她飛快地離開,只好將餘下的字句吞下。

諾亞因被炸彈的衝擊力撲倒在地上,即使有保護裝備也有難免有受傷,下車後就到醫護站處理傷口和包紮。

「護士,諾亞又受傷了。」另一位士兵陪他去找護士。

「諾亞你又弄傷了?」穿著淺藍色裙子、白色圍裙和頭戴帽子的女士走過來說。

「只是有點擦傷,是他們太緊張。」諾亞坐下來說。

護士檢查一下他的手踭和額角。

「今次不是太嚴重,幫你清潔一下傷口就可以。」護士拿起消毒用品和藥棉,替他消毒清潔。

「嘩!」諾亞大叫起來。

「忍一下吧。」護士安慰他。

「嘩!」他臉容扭曲地叫。

陪他過來的士兵掩著嘴取笑諾亞。

「好了。」她包紮完傷口說。

「你都已經是成人,還像小孩般。只是洗傷口,就忍耐一下吧。」士兵拍拍的的肩膀取笑他說。

「最近好像有新的女兵來,是嗎?」護士邊轉身收拾物品邊說。

「是呀,她叫卡拿。」

「卡拿?紅髮的卡拿?」

「是呀。」

護士臉色一沉,一發不語。二人四目交投,雖然二人知道卡拿家族在戰事中有重要的角色,但視乎護士得知一些他們不知道的秘密事情,在好奇心推使下追問護士說出有關卡拿背後的事。

卡拿家族,是這場戰爭的重要關鍵。

當時國境邊界時不時與旁邊國家發生衝突。經歷多年不穩,國家開始分為兩派:開戰派、和談派。而卡拿家族是開戰派的領導人物,當中米婭的父親—卡拿大將軍更積極游說開戰,以「保衛國土」的名義奪取國界附近地區,經過一番功夫最終如願以償。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邊境軍毫無預警之下向邊境地區發動攻勢,戰爭在砲彈聲中掀開序幕。正當大家都認為戰爭快會結束,但這片土地卻像一頭怪獸,不停地吞噬士兵,不論派多少人上戰場,都永遠填不滿它的肚子。

而卡拿家族作為開戰派的首領,全家族都積極投入戰場,全家族不分男女,只要是適合年齡都全送上戰場。

可惜,名為戰場的怪獸一一把他們吞噬,只剩下少數的家族成員,她的父親、哥哥、叔叔等全部都在死在戰場。而米婭作為唯一上前線的女家族成員,背負著家族聲譽的她當上前線偏後的位置—狙擊手。卡拿家族彷彿被受詛咒,受到上天的懲罰,要他們替所做的事附上代價。

但是,只有一人例外。

「就是米婭卡拿。」亞諾說。

「或許她的槍法實在太厲害,有人甚至開玩笑,連死神也逃不過她的瞄準器,死在她槍下。」護士說。

「這就是紅髮的卡拿。」亞諾低聲說。

「我要換班啦。」護士看看掛在胸前的護士錶說。

二人也識趣離開醫護站的營帳。外頭的氣溫很高,有一種讓人透不過氣的感覺,再加上剛才護士的話,讓二人心頭猶如被大石壓住。亞諾從褲袋拿出煙盒,抽出一根放在口中,把煙盒遞給旁邊的士兵。

「你們快點到報告室,明天一早又有新的任務。」同隊的另一位士兵看著二人說。

亞諾一幅無奈的樣子,將口中的香煙放回煙盒中,轉身往報告室方向走去。

第一章:紅髮的卡拿


第二章:背後

2022-07-21 22:32:00
卡拿姐好型
2022-07-22 11:05:05
星期五無文,但係都上個水先

鍾意卡拿的巴絲記得留言、推post、正評

多謝大家支持
2022-07-22 22:46:11
2022-07-23 00:04:29
2022-07-23 18:50:25
2022-07-23 19:47:07
2. 背後

2.1

當天晚上卡拿依舊獨自一人坐在一旁用餐,亞諾繼續假裝融入在群體之中,不同的只是額頭貼了一塊膠布。

他們明日一早就要出發,所以晚餐過後不久,便陸續散去,飯堂沒有他們的聲音,安靜下來。卡拿見他們散去便拿出地圖,攤在桌上。研究附近地形和建築,依靠自己的記憶,嘗試將地圖修改成符合現況的地圖。

她一心一意修改地圖,完全沒有留意到時間已經很晚。飯堂的姨姨也沒有特別留意到她獨自躲在角落,便順手地將燈關掉。

飯堂頓時一片漆黑。

「嘩!」

聽到有人大叫,其中一位姨姨離開亮起燈。

「原來你還在這?」姨姨看到她在不起眼的角落。

「不好意思。」她馬上收捨桌上的東西。

「不用急。」姨姨溫柔地說。

「不好意思,可以了。」她拿著折好的地圖,與她們一起離開飯堂。

一行人一起走回營帳,姨姨們問起她平日的任務,卡拿都只是簡單地說。她不想讓後勤人員知道太多前線的事,她們沒有必要知道前線有多恐怖。

她們願意擔當後勤已經是件了不起的事,她們的心愛丈夫和兒子或多或少都已因為她家族的緣故被派上戰場,或者甚至已經戰死。她不想為她們帶來更多的戰場前線的事,勾起她們傷心的情感。

「記住每天也要活著回來,記住這裏有人等著你們回來就好了。」其中一位姨姨帶著溫柔的笑容對著她說。

她看上去已經年過五十,頭髮夾著著銀色的髮絲,笑的時候眼角和臉上都擠出皺紋。卡拿常常都不理解為何這班姨姨總能掛著笑臉,但她又不敢開口問。

「哦。」她想不到如何回答,只好這樣說。

她們一行人走到營帳,見到姨姨們正準備洗澡,但她隨便胡說自己漏了東西,要返回飯堂尋回。面對她們剛才這般溫柔的對待,她不知如何回應。她們一定知道卡拿家族就是這場戰爭的罪魁禍首,理應是她們的仇人,但她們溫柔的舉動讓她更感愧疚,讓她自愧不如。

她在營帳附近遊蕩,微風輕輕吹過,舒緩悶熱的天氣。軍營亮起有限的燈光,而四周只有空無一人平房,一片漆黑。人為的光線只有遠處平民區那微弱的燈光。卡拿仰望天空,欣賞繁星璀璨閃爍的夜空,看著星光發呆。

卡拿忽然聞到煙絲的氣味,將她從漆黑的夜空抽離,眼光從天邊的宇宙拉回營舍。她回頭一看,發現亞諾坐在不遠處,口中叼著香煙。

「哦。你好。」亞諾看到對方,便輕輕抬手打招呼。

「你好。」她微微點頭說。

「見你看得沉迷就不打擾你,其實你看甚麼?」他走近。

「看星星。」

「星星真的這般好看?」亞諾拿下口中的香煙,仰望清晰的夜空問。

「我只是無聊看看,打發時間。你呢?明早不是有任務嗎?」

「睡不著,便出來走走。」他講目光望向遠處的平民區,淡淡然地說。然後繼續抽著手中的香煙。

「哦。我回去了。」卡拿出來已經一段時間,想必姨姨們已經準備睡覺。

「晚安。」亞諾跟對方告別。看著她的背影變暗、變遠。

她返回營帳時,呀姨們都準備關燈睡覺。剛好與她們洗澡的時間錯開,完美配合她的預期。她也能安心享受無人打擾的安靜時間。

她拿著更換的衣物走到簡陋的浴室。脫下軍服,搭在旁邊的鐵皮間隔,露出背後和手臂道道傷疤。她扭開水龍頭,冷水嘩啦嘩啦地落下,水珠滑過身上的大大小小的疤痕。

時間過去,即時傷口已經癒合,也留下疤痕。人家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卻無法減淡她的傷痕。它們依舊牢牢地烙印在她的身上。這些醜陋、凹凸不平的疤痕攀附在她身上,就如家族的姓氏和遺傳下來的紅髮一樣,成為她一生的重擔,極力掙脫也擺脫不了。

從她披上軍服的一刻起,就背負的是家族的榮辱,更背負著內疚和贖罪。一方面是他人的期望,同時是自己的選擇。

水是前線珍貴的資源,她不敢浪費,沖洗好就關上水龍頭。擦乾身軀,穿上軍服,繼續軍人的身分,背著期望和愧疚繼續上路。

(待續)

2022-07-24 01:28:16



卡拿:(狙擊槍ver)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