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N號房事件 性虐案涉26萬會員付費收看

1001 回覆
532 Like 28 Dislike
2020-03-23 04:18:41

內容見圖,南韓警方破獲一起大宗性剝削案件,性捕食者透過駭客受害者的社群軟體獲取信息等方式,進一步操控受害者,威脅其依照指示上傳性影片,進行各種性剝削。
而其中錄製的影片、性剝削的內容都會在捕食者們交流的空間,即telegram(現已關閉)的1到8號房相互散佈。
因telegram實施會員制,聊天室需要收費進入,目前加入過會員的人數多達26萬人,N號房會員的年齡群大多位於20多歲左右,都是隨處可見的年輕男性。*1
目前光是已報警的受害人就已達到74人,其中有16名是未成年少女,年齡最小的受害人只有11歲。
判斷應該還有很多類似的聊天室,且即使已有越來越多受害者出面報警,照這樣的犯罪性質,我們無法實際掌握的數字應該非常龐大。

目前青瓦台正在發起請願連署,希望政府公開這26萬人的私人信息,雖然我們是外國人,但仍可加入連署!

現在請願連署分為兩個,第一個是要求警方公開犯罪者的信息+照片;第二個是要求警方公開N號房聊天室全部成員的個人信息,即這至少26萬人的資料。


目前為止兩項連署人數已分別超過180萬人與120萬人。
強烈建議兩項都一起連署。

青瓦台連署傳送門1⃣️
📌公開犯罪人信息+照片:
https://www1.president.go.kr/petitions/586819

青瓦台連署傳送門2⃣️
📌公開聊天室全員信息:
https://www1.president.go.kr/petitions/586880



有人或許會認為這樣公開資料的方式不符合人權,然而事情延燒至今,許多n號房的註冊成員都還處在「我什麼都沒有做錯,只是付了錢進來觀看影片,為什麼要懲罰我?」的狀態中,甚至表示自己才是受害者,錄製影片的受害女性才應該被咎責。

在這種前提下,如果不真正讓他們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付出相應的代價,這種建立在犯罪、暴力和女性的痛苦之上的文化就無法得到有效打擊,所以,真心請大家一起動員連署!

*圖片裡有網友對於性剝削內容的具體描述,如果類似的資訊會使你感到不舒服、出現應激反應,或你本身即具有類似創傷經驗,則請務必斟酌點閱。辛苦了。


「n號房事件整理 」https://m.weibo.cn/5607032695/4485043672396592 (cr.@韓流)

「n號房相關事件詳細整理2⃣️ 」https://m.weibo.cn/detail/4485296772804765 (cr.@韓流)

「韓國N號房記者實錄完整翻譯」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404485259478565112?_wb_client_=1(cr.@鳳凰天使TSKS)

🔘相關新聞連結

中文:
https://www.google.com/amp/s/star.ettoday.net/amp/amp_news.php%3Fnews_id%3D1673442

https://www.google.com/amp/s/www.chinatimes.com/amp/realtimenews/20200322001322-260404

英文:
https://www.google.com/amp/m.koreaherald.com/amp/view.php%3Fud%3D20200320000591

http://m.koreaherald.com/view.php?ud=20200320000591#cb

韓文原文待補

P.S.想要確認真偽的可以搜尋關鍵字,已有多家台灣新聞媒體報導,因為事件幾乎是今天才開始爆發,所以中文資料還不夠多。
現在南韓媒體已開始鋪天蓋地地報導了,在搜索引擎鍵入韓文關鍵字可看到更多資訊。
2020-03-23 04:21:11
1、遇到N號房


去年年初,記者開始對性剝削文化進行採訪。在收發淫穢物品的網站"AVSnoop"上發現了可疑的鏈接。這是通往Telegram的途徑。 只要輸入電話號碼和姓名就可以加入(加入後號碼不公開,姓名可以隨心所欲地改變)。 去年6月,他們正式進入潛伏狀態。 在眾多反復出現和消失的房間中‘Watch man’管理的"高牆房"是重點,這是進入總共由8個房間組成的n號房間的第一道關口,潛入當時"高牆房"里的大約有2000人,在這裡並不是可以直接進入n號房的,"高牆房"衍生出的房間共有4個,共有7000多人,隨著想要加入n號房的人越來越多‘Watch man’一個人管理起來顯得力不從心,他似乎雇傭了管理人,委任了部分權力。記者潛伏在一間衍生房裡,親眼看到的淫穢色情信息就超過3000條。雖然也有商業性質拍攝的色情片,但大多數是強姦兒童的影像製品等非法拍攝品。淫穢信息在一天內一般超過1.5萬條,如果不上傳自己所有的淫穢物品或參與性騷擾對話的話,就會被強制退出。直接拍攝的非法攝影作品很受追捧,是直通n號房的門票。
2020-03-23 04:21:54
Cls
2020-03-23 04:21:58
n號房和之前的那些房間完全不是一個水平。那裡有‘godgod’的"奴隸"們,受害者大部分看上去都是中學生。記者親眼看到了像狗一樣叫著的孩子們,還有在男廁所里裸體躺在地上的孩子們,盯著攝像機拍攝自慰的視頻是最基本的,每段視頻都會露出性器官。她們似乎是按照指示親自拍攝併發送視頻,看了幾個之後無法相信這是事實,那天晚上做了一個地獄般的噩夢。

據悉n號房創始人‘godgod’去年2月將n號房的全部權限移交給‘Watch man’離開了Telegram世界。由‘godgod’製造和‘Watch man’運營的n號房共有8個,每個房間有3~4名奴隸,加起來有20~30名左右。
2020-03-23 04:22:39
2、"可能得死一個(才能解脫)"成為奴隸的孩子們

奴隸們為什麼束手無策呢? 孩子們淪落為奴隸的過程通過‘godgod’傳出,而‘Watch man’將此廣為流傳。綜合說明來看犯罪主要發生在推特上,在找到上傳水位比較高的帖子的未成年人後給他們發送了信息,冒充警察進行恐嚇。‘godgod’會對她們表示"已經接到對你們帖子的舉報,請在發送的鏈接中輸入個人信息並接受調查",還會威脅"要不就聯繫父母"。

如果孩子們公開個人信息,從那時起就踏進了地獄。他會要求"必須確認身份,所以把能看到臉的照片發過來"要求發送全身照片,露出胸部的照片,脫掉上衣的照片等。只要這些孩子不照辦,他就會把在此期間通過個人信息獲知的SNS朋友目錄截圖發送出去,表示"要告訴周圍人",就這樣孩子們一步步成了奴隸。

n號房的遊戲不僅限於網絡性虐待,他們還會把奴隸帶到線下。那天是採訪過程中最艱難的一天,在潛伏不久的去年夏天,一個看起來像是中學生的女孩被關在疑似是旅館的房間里,一名成年男子進入該房間強姦了這個女孩子,視頻被實時共享。 聊天室一片歡呼表示"這就是收拾寵物",每次出現視頻時記者都會進行截圖並交給警察。但是這對於正在某處遭受打擊的孩子來說這一切又有什麼用呢? 罪惡感和惡心並沒有消失。記者在幾天里也陷入了對孩子沒有任何幫助的無力感中。
2020-03-23 04:23:08
3、愛上獵奇的博士...看到了真的惡魔

真正的惡魔出現了。去年7月亮相的‘博士’從‘godgod’和‘Watch man’消失後開始正式擴大勢力。他估計總共開了三個房間,其中之一是需要支付150萬韓元才能入場(也有優惠20萬韓元的房間),所有交易都是通過比特幣完成的。

雖然沒能進入‘博士’運營的房間,但是進入了可以確認到他的罪行的房間。就像過季了之後過時了,就再也不是‘新商品’一樣,還存在著稍晚些分享不再稀有的‘博士的作品’的付費奴隸房。記者反復幾次被以‘不上傳淫穢物’為由被強制退場之後才得以入場。
‘博士’公然說他一天可以找到兩個奴隸,主要是以高額打工為誘餌引誘未成年人。在以"想不想做模特","想不想做網上約會兼職"為誘餌後,開始要求拍攝不太露骨的照片,以要簽約為名義輕易地掌握了個人信息。孩子們對能用普通的照片賺取高額收入感到驚訝,但此後尺度變大,如果拒絕就會從那時開始被威脅。

有一張‘博士’向所有奴隸要求拍攝的照片,就是一張在身體上用刀刻著"奴隸"、"博士"等照片,它被用來向自己的看房者證明"確實是我製造的奴隸"。一旦上傳認證照片,孩子們就會被當作物品使用,他們激動地喊著"讓我們來收拾你"。博士特別喜歡那些獵奇的影像製品,他要求女孩子們在裸體狀態下把內褲蒙在頭上,或者像疾病發作一樣翻轉眼睛,身體哆嗦著拍攝視頻,她們也全都伸著小指,這是"博士創作的作品"的犯罪標誌。記者已經將照片和觀眾的發言都作為證據提交警方確認。

記者在大量殘忍的影像中已經得到鍛鍊的時候,一則視頻讓人久久不能說話。視頻里幼蟲在女性的體內爬來爬去,這不是商業色情片,也不是演戲。看了之後被噩夢折磨了好幾天, 一閉上眼睛就想起那個場面。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但無法忘記受害者掙扎的樣子。

去年9月‘Watch man’像‘godgod’一樣突然銷聲匿跡, 在Telegram內部還傳出了被警察逮捕的消息。之前曾有傳言說‘godgod’已經被捕,但最近又傳出他復出的消息,據悉‘godgod’還是一名高中生。 說到‘godgod’的回歸,他們說‘godgod’在去年高考後重返Telegram世界,重新經營n號房,這還是個未知數。Telegram性虐待共同對策委員會表示"‘godgod’很久沒有露面,以為是被拘捕了","現在還不知道重新登場的傳聞是否屬實。也有可能是想成為第二個‘godgod’的某人冒充的"。
2020-03-23 04:23:38
4、被囚禁在奴隸房的孩子們...想進入那個房間的共犯們

除了‘博士’的奴隸房外,性虐待的房間也比比皆是。非法散布熟人照片侮辱他人的房間,散布非法拍攝女中學生裸體照片的房間,散布性虐待幼兒的色情製品的房間每天都有幾個出現,而且消失得無影無蹤。每個房間都有概念,所以加害者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或當天的心情選擇自己喜歡的房間, 如"女軍人房","女警察房","女護士房","女中學生房","女教師房"等。 其中對女教師房間感到厭倦的人又聚集到一起建造女警察房間,想要更刺激的他們又建造了女童房。

潛伏期間記者平均每天走訪30個左右的房間,所有房間基本上都有數千名男性參與,確認到的最大人數是2.5萬多人,每天被上傳的受害者人數在每個房間有數百人左右。觀察了30個房間,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數千人,受害者的個人身份信息是作為贈品提供的。記者還鼓起勇氣用聊天室共享的電話號碼試圖與受害者接觸,想對孩子們說:沒事,能逃出來,我可以救她們。我想告訴你們,你們沒有做錯什麼,不要害怕。但是大部分人沒有接電話,一天之後號碼就變成空號。她們可能覺得關掉手機這一切是一個夢了,不然就是希望這只是夢。被關進地獄的孩子們現在在哪裡呢? 我們能不能盡快找到那些孩子呢?

* 在採訪過程中對加害情況進行了無數次的確認,但考慮到第二次加害,只透露了極少的一部分。報道中提到的一些案例將n號房的殘忍程度盡量減少描述為讀者可以閱讀的水平。為繼續潛伏採訪,報道採用匿名報道。


因在「Telegram n號房」內傳播淫穢物品而獲利過億韓元的所謂"博士"趙某被拘留後,韓國群眾通過「青瓦台國民請願」版要求公開加入這個組織的人的個人資料,截至今天上午9時(當地時間),請願參與人數達到了102萬人。請願發起人表示:"只處罰管理者、供應商根本沒有作用。因為還有需求者。如果不對需求者的購買行為進行處罰,這一切一定會再次發生","請公開住在何處的何人參與了'n號房',請公開26萬名犯罪者的名單"。
2020-03-23 04:25:59
其中一位加害者傳給受害者的威脅信息
2020-03-23 04:28:36
屌你老母痴撚線
2020-03-23 04:29:40
一單比一單更痴撚線
2020-03-23 04:31:04
26萬人咁痴線
2020-03-23 04:34:37
有良知就唔會比錢入會
2020-03-23 04:34:55
數據顯示在線觀看人數為26萬,但是也存在共享觀看的可能,所以人數應該是超過26萬的。
2020-03-23 04:35:54
恐怖的不僅僅是那位「博士」的行為,而是超過26萬的人觀看,卻只有2個人對其進行舉報,官方數據的韓國人口是5164萬人,這意味著每200人中就有一個付費觀看該視頻且無動於衷的人,這對韓國的女性來說真的是一種悲哀。
2020-03-23 04:36:09
2020-03-23 04:37:13
26 萬唔係人數係hit rate
2020-03-23 04:38:36
在Instagram上傳有關n號房的tag的人的照片被加害者們(就是那些惡心的用戶)互相傳閱中
2020-03-23 04:38:37
佢哋冇道德觀念
2020-03-23 04:40:33
原來係依件事

不過‘博士’公然說他一天可以找到兩個奴隸,主要是以高額打工為誘餌引誘未成年人。在以"想不想做模特","想不想做網上約會兼職"為誘餌後,開始要求拍攝不太露骨的照片,以要簽約為名義輕易地掌握了個人信息。孩子們對能用普通的照片賺取高額收入感到驚訝,但此後尺度變大,如果拒絕就會從那時開始被威脅。
2020-03-23 04:41:15
終於有人討論

我係twitter撐左佢地 唔知撐唔撐得
2020-03-23 04:41:53
Cls
人哋呢啲都係喺deep web靜靜雞做,佢就明碼實價tg開 chat room做,成班真係變態
2020-03-23 04:42:55
連登咪一樣
2020-03-23 04:43:33
最多人的聊天室曾高達2萬3500名,最高時期的會員數竟多達26萬名。

我都係copy新聞
2020-03-23 04:44:14
佢哋都係偷偷哋做
不過個記者爆出嚟
Deep web都應該搵到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