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擇] [網遊] [玄幻] 伊曼努爾的平行線

395 回覆
18 Like 4 Dislike
2019-10-19 19:01:36
C
2019-10-19 19:28:49
C
2019-10-19 22:15:16
C
2019-10-19 23:11:26
lm
2019-10-19 23:29:38
c
2019-10-20 01:35:07
「我同偉以後大把機會慶祝,但係黎緊一年都見唔到你,下晝我哋兄妹周圍行下啦。」我對麗絲說。


「洪大哥,咁我去掃下街先。」偉打趣的道,然後在麗絲對著我豎起拇指,做著「加油」的嘴型。


偉這家伙,肯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仲,唔,快,啲,走?」我以包含殺意的微笑盯向偉。


「哇,好撚驚呀!契弟走得麼呀————!」偉以超越保特的速度跑走,只留下他慘叫的回音。


「算你啦!衰人!」麗絲用掄拳輕錘我的胸口。


「咁我哋走——噶囉喎!」我以公主抱抱起麗絲,小跑加速後躍過已經散去大半的煙幕,成功在觀眾席著地,再放麗絲下來。


「你幾時變得禁勁架?」麗絲牽著我的手,別過臉想令我看不見她臉上的紅暈,走向帝龍殿堂的出口。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牽著她一直踱步前行。


她手心溫暖的感覺從嫰滑的皮膚傳來,所有的殺意與煩惱一掃而空。


冰冷的心也似乎融解了些小。


是因為屠龍的快感?


還是因為這份虛假的愛意?


也許答案連雅典娜也不知道。


我也牽緊麗絲的手,走在維德亞村的大街上,向天細看的話,不時都有龐大的巨龍飛過頭上,即使巨龍於天上只有一顆黑點般的大小,但牠們拍翼所牽起的爆風,卻連在千里之外地上的我們也感覺得到。


人類是如此渺小,脆弱。


人類的感情與人類之間的連繫似乎比人類自身更加強大。


尤其是那名為愛的感情,恍如是對那些高高在上,自傲的神明的一種嘲諷與否定。


人類憑藉著靈魂的意志,超越了那脆弱泥人身軀能達到的高度,甚至比他們的造物主更為強大。


這種超越神格的感情,我卻未曾感受過,若然,要我猜測愛的形狀,那應該是這隻細小手掌傳來的暖流吧。


虛無縹緲的感情卻有了形狀,真的是不可思議。


即使那暖流是由冰冷的數據組成,不過,已經沒有關係了。


真是的,我竟然會自己探討如此不切實際的話題,我真的變了。


我與麗絲走過大街小巷,吃遍了維德亞村的小吃與特色飲品,像我手上這杯巨型彩虹毛蟲體液,就是由一隻近兩米的毛蟲擠出來的,顏色為漂亮的彩色,但我卻沒有信心喝下去。


看著麗絲一口喝下去的樣子,真讓我感到慚愧,堂堂大男人卻喝不下一杯……巨型彩虹毛蟲體液……?


「等咩呀你?你唔係不嬲都好鍾意喝嘅咩?」麗絲一邊喝普通的香芋珍珠奶茶,一邊指責著我。


等等,為甚麼你的那杯是普通的「港女茶」????


「欸……我……欸……我等緊佢攤凍。」我亂作了一個藉口。


小姐,我那杯可是巨型彩虹毛蟲體液!是巨型,彩虹,毛毛蟲,體,液,啊!


我從軍的時候也沒有喝過如此噁心的東西。


「搞咩呀你,嘿嘿……杯野凍噶喎!」麗絲莞爾一笑。


「呵,比你發現左我做棟篤笑——嘅才華添!」我設法蒙混過關,麗絲笑得更燦爛了。


不管了!


屌那媽,頂硬上!我一下將巨型彩虹毛蟲體液灌進嘴中,務求一下子將它吞掉。


嗯?


這巨型彩虹毛蟲體液意外的好喝啊!卻難以形容它的味道,硬要說的話,可以說是……雜果賓治……奶昔?


與托拉加奈的血能一決雌雄!


嗯?


……我為甚麼會想起這討厭的家伙,真是的。


「又話要攤凍嘅——唔,「熱」,嗱?」麗絲斜眼瞪著我壞笑。


「哇屌!好熱好熱!要降下溫先!」我一手搶去她的「港女茶」,然後一口喝掉剩下三分之一。


「喂呀!真係嬲架!」麗絲鼓起腮子噘著嘴,別過臉去。


「妹妹大人!唔好嬲唔好嬲,等奴才嘔番出黎俾你!」我裝作要嘔吐的樣子。


「好核突呀你!」麗絲取出絲巾,一邊抹去我嘴角流出的奶茶,一邊輕聲抱怨道:「流曬出黎啦,真係吔。」


「哈哈哈哈哈……」我笑得像傻子一般。


「笑咩吔你,禁大個人仲要妹妹抹嘴,知唔知醜吔你。」麗絲用另一隻手扭我的耳朵。


我繼續傻笑,我也不知道為甚麼。


二十年來,我第一次笑得如此燦爛,也是第一次不是因為殺戮的快意而笑。


能遇到麗絲……實在是……實在是……


太好了。


像我這樣的罪人,也能夠受到神的救贖與祝福嗎?


背負無數靈魂的腥紅雙手,恐怕沒有受到救贖的資格。


地獄,似乎是罪孽唯一的歸處。


……


我與麗絲一路漫步,不經意間來到了一片秋藏紅花的花田,整個山丘都種滿了白紫交織的秋藏紅花。


清新脱俗的花香隨勁風撲面而來,讓人心矌神怡。


「記唔記得呢度?」麗絲蹲下,閉眼享受著迷人的香氣。


秋藏紅花遍布了整個山丘,在微光斜照卻份外凄美。


我記得這裡?怎麼可能。


這種……香氣……


我……記得……這裡?


我想起了一個夢。


一個遙遠的夢。


「偉大的赤影龍皇在上古之時,為令流著神龍血脈的子民能夠受到庇護,便於世界各處設立了很多條以自己為名的小村,以龍之谷包圍著村莊,並使世人永遠無法找到這些村莊。


本來龍生而為神,可惜不少神龍違反族約,與其他的種族相愛並結合,誕下半龍的孩子,這些孩子也降格為半神。


隨著時間的逝去,龍血中的神性被沖淡,很多擁有龍血的龍人力量已經與常人無異,其餘的龍皇認為這些龍人是對龍族的侮辱,而出手抹殺這些分散在世界各地的龍人。


赤影龍皇深愛著龍族,也深看著人類,就以這樣的方式保護著弱小的龍人。


其中一條村莊中,無知的龍人認為赤影龍皇奪去了他們的自由,赤影龍皇也給了機會予這些龍人,只要他們在成年之時能擊敗邪龍的影子,便可以離開村莊,反之則要奮戰直至鮮血流盡為止。」男孩合上了故事書,縱使他是全村最瘦弱的小孩,但他仍想參加村子的成龍禮。


他必須要這樣做。


曾經,弱小的龍人們因為成龍禮的大量勇士的犧牲,而不再參與成龍禮,殘忍的村長從此定下村規,規定百家的長子必須出戰,否則就要獻祭家中一名成員以懲罰懦弱的長子與陪伴已經死去勇士。


從此,赤影龍皇對龍人們徹底失望,而且心灰意冷,便離棄了這條村莊,將他們世世代代困在村中以懲罰他們愚蠢的行為。


而那位村長和支持他的愚昧者,通通在死前化作了石像,留在龍炎遺跡中受到永生的懲罰。


帝龍殿堂中那些草環底下,便是被獻祭龍人們,龍人的血燃燒時,便會產生紫色的煋火。


以此狂歡的龍人們,是何等的噁心。


那位男孩的家裏只有一位妹妹,若然他不參加成龍禮,妹妹便要成為祭品。


男孩努力修煉,但瘦弱的他不僅沒有進步,還被同村的男孩欺凌。


不是人人也是天才,不是努力就能摘到豐碩的果實。


弱小並非罪過。


一天,男孩於秋藏紅花花田之中,舞動著樹枝,模仿著故事中勇士的劍技。


瘦弱的他一次又一次地跌倒,恰巧被其他男孩見到,就被他們一腳又一腳的踩在身上。


「禁廢就唔好獻世啦,垃圾!」


「踩死佢!踩死佢!」


「廢柴永遠都係廢柴,點練都係廢柴!」


「禁廢仲喺到扮努力,核突到呢——」


男孩哭了,他很痛,但並不是因為痛而哭,而是痛恨自己的弱小與無能。


男孩很怕死,但他更怕妹妹離離開他。


踐踏的力道減弱了,男孩以為是他們忽發善心停止了攻擊,但男孩張眼一看,是妹妹抱住了男孩,替他擋下了拳打腳踢。


妹妹不但沒有哭,還溫柔的告訴男孩:「已經冇事啦。」


最後欺凌者覺得沒趣,便離去了。


男孩痛哭不停,不斷向妹妹道歉。


為了他的弱小。


為了他的無能。


妹妹反而告訴了男孩一個故事,關於這片花田的故事。


村中每有一位勇士死去,就會在一朵秋藏紅花旁放上一粒黑色石頭。


村中每有一位勇士屠龍,就會在一朵秋藏紅花旁放上一粒白色石頭。


秋藏紅花的花語是保護,死去勇士保護了自己的家人,屠龍的勇士保護了村莊的榮譽。


妹妹將一塊啡色的石頭放在其中一朵秋藏紅花旁邊,並要男孩承諾自己將來親手將其换成黑色石頭。


男孩哭著點頭。


妹妹保護了哥哥,這種愛看似弱小,卻不比勇士的愛遜色。


或者,任何一種愛,都同樣偉大。


數年過去,男孩不斷努力修練,雖然比起從前強大,但距離殺死邪龍之影還有一段距離。


他希望得到龍之谷中的偽龍幫忙,便隻身前住龍之谷馴龍。


當然,他失敗了,四肢被咬斷,腸子被拉出,血流滿地。


但他不能死,因為逃脫者的親人也會被獻祭。


在生命的最後,他與邪神作出了一個交易。


他獻出自己的靈魂與自己名字曾經存在的痕跡,以祈求邪神讓自己的身體繼續守護麗絲。


他的靈魂逝去之前,看到了那片花田,流下了不存在的眼淚。


這是一個弱者的故事。


男孩到最後也很弱小,但是那名為愛的感情,恍如是對那些高高在上,自傲的神明的一種嘲諷與否定,他憑藉著靈魂的意志,超越了那脆弱泥人身軀能達到的高度,甚至比他們的造物主更為強大。


這是一個保護的故事。


弱小的男孩以愛勝過了世界,保護了他深愛的妹妹。


這是一個名為卡維的男孩的故事。


但他的名字,不再存在在天地之間。


唯獨這片花田的某個角落,遺留著他留不存在的眼淚。


「記得……當然記得……」我的面上不知何時滑過了淚水,我接著道:「麗絲,多謝你。」


我抱緊了麗絲。


這是我的記憶?


還是卡維的記憶?


不對。


這是麗絲哥哥的記憶,我會代替你守護麗絲的,卡……


卡……


卡……?


……?


可惡,我連背負他高潔名字的資格也沒有嗎?


願赤影龍皇保估你高潔的靈魂,強大的勇士。


麗絲也跟著哭了起來,少頃,我走向那塊放在秋藏紅花旁的啡色石頭。


「你還……嗚……記,記得呢……」麗絲說道。


我現在應該……


A放上黑色石頭


B放上白色石頭


C維持啡色石頭
2019-10-20 01:42:42
3500字
標題係008 虛假的回憶
副標題 弱小的愛
上一篇四五點打太攰,寫得好差
今日出一邊高番小小水準嘅
大家覺得寫得好不妨留個正皮
決定宜家開今個post每多5個正皮就加更一次
25就出一篇外傳
另外大家可以多啲討論呀, 有咩問題我都會答

今天我幾鍾意呢兩句

「尤其是那名為愛的感情,恍如是對那些高高在上,自傲的神明的一種嘲諷與否定。」


「人類憑藉著靈魂的意志,超越了那脆弱泥人身軀能達到的高度,甚至比他們的造物主更為強大。」

唔知大家點諗呢
2019-10-20 01:43:35
巴打你好
2019-10-20 01:43:55
多謝支持
2019-10-20 01:44:40
你哋留言係我寫作嘅動力
2019-10-20 01:45:06
C
2019-10-20 01:48:00
轉A
2019-10-20 01:51:23
A
2019-10-20 02:45:11
不是人人也是天才,不是努力就能摘到豐碩的果實。

我好認同呢一句
2019-10-20 13:23:16
A
2019-10-20 15:10:27
B
2019-10-21 02:26:33
009熱烈的火

我將啡色的石頭換成了黑色的石頭。


你成功保護了自己的妹妹麗絲了,偉大的勇士。


願你的靈長存於這應許之地。


我以背部阻擋了麗絲的視線,令她無法看見我換上了黑色的石頭。


「走啦!屠龍者需要唔少時間塗上「勝利之紋」,等妹妹大人親自幫你塗啦!嘻嘻!」麗絲作為村中的巫女,自然比我清楚屠龍宴的運作流程。


若果是托拉加奈的村莊,勝利之紋一定是在肚皮上畫一個「屌」字。


***

環型次元,賢者浮島。


「乞痴!」化作人形的托拉加奈打了一個噴嚏。


「星火大人,你係咪感冒呀?」站在托拉加奈身後的是一名碧綠色皮膚的少女,少女皮膚表面散發出的寒氣凍得能靜止時間,她正為坐著的托拉加奈按摩肩頸。


「黙れ!くそーbitch(閉嘴吧,可惡的bitch)!你知唔知自己令呢間房接近絕對零度?」托拉加奈凍得抖震不停。


「哼!尼塔塔爾唔睬你啦。」少女說罷便離開了房間。


「切。」托拉加奈打了一個指響,結冰的房間一瞬回復正常。


***


我與麗絲回到了村莊,來到了廢棄的村長大屋。


自從古時愚昧的村長被石化以後,維德亞村就再沒有村長,取而代之的是能夠行使大部分村長職能的巫女,但巫女的權力並不能超越祖先定下來的先規。


從此廢棄的村長大屋就變成了巫女的居所,維德亞村中有四個巫女,通常能與龍神有一定感應的少女才能出任巫女。


麗絲於七歲時便能於夢境看到龍神模糊的幻影,十三歲開始聽到龍神的低語,最近的一兩個月開始甚至能間中諦聽到清晰的神旨,是村中近幾代最出息的巫女。


偉已經脱光上身衣服,露出圓潤的肚腩,享受著三位妙齡巫女替他的身上塗上顏料,並一邊閉眼對巫女說:「……當時洪仔見到三個老閪禁大嘅火球,即刻驚到震曬,甚至隱約之間睇到佢條褲濕左一片,正所謂「朋友有難,兩脇插刀」,當然我唔會俾洪仔有事,我勇猛咁舉起大盾,大喝一聲……」


呵。


這小胖子一定是沒有聽過美軍審問犯人的方法。


我脱去上身的衣服,露出媲美頂級健體選手的肌肉,搭著偉的膊頭,替他做一次「重量級」的膊頸按摩,我慢慢加大力度。


「伊芺,唔好禁大力啦,人地會痛架嘛……!」偉閉眼噘著嘴道。


我加大力度。


「偉大人,係洪大人……」一名留有金色短髮,穿著暴露的少女對偉說。


這小胖子還把我的姓透露出去,真的不想活命了。


「我好驚驚呀偉哥哥。」我提高了聲線。


我再加大力度,手指陷入他的脂肪之中。


「哇!好撚痛,呀,師傅!對唔住呀!對唔住哇呀呀呀呀————下次唔敢架啦呀呀呀呀————!」偉這小胖子尖叫的聲音像海豚一般,好不有趣,哈哈。


看在他笑聲有趣的份上便放過他了。


麗絲拉著我的手臂,並不滿的道:「你哋兩個!唔好再玩啦,再玩就冇時間啦!」


麗絲開始拿出多盆士製顏料,替我塗抹「勝利之紋」,她看見我皮膚上的藍色紋路,猶豫了一下。


有時在半身草叢的作戰中也會在面上塗迷彩顏料,以達到保護色的效果。


「有小小涼架,忍住呀。」麗絲將粽紅色的顏料托在手心,另一隻手將顏料均勻塗抹在身上。


「我同你講,你咁樣係唔會令我……驚……呀!好撚凍呀師傅!」顏料好冰涼,就像冬天洗澡一般。


讓我想起那次於西伯利亞漫天飛雪中的殲滅作戰,那種徒手碰著冷鋼的感覺實在不好受,仿佛會將你的皮扯下來似的。


回過氣的偉瞄了我一眼,並說道:「 wow,洪大哥禁大隻想打撚死人咩!」


我也盯了一眼賤肉橫生的偉,便回應他:「wow,肉面飛龍塊面果然好多肉!」


「哈哈哈…… 」我與偉棒腹大笑。


一小時後。


麗絲在我額頭上畫上了最後一筆,我與偉的「勝利之紋」同時完成。


我的「勝利之紋」是以灰色為底色,配上黑藍相間的條紋,胸口中間畫了一隻邪眼。


感覺很……很……托拉加奈。


而偉則是透著虹光的鋼色顏料,胸口前畫了一個金色的的水晶,奇怪的是,他的身材突然結實了許多,瞬間變成了一名合格的戰士。


『喂,喂,員工54672號,聽唔聽到?訊號好似好左,你係咪通過左維德亞嘅試煉?』一把討厭的聲音於我的腦海中迴盪,說曹操曹操便到。


『喂,咩話?咩話?呢邊唔係幾收到,再聯絡,再聯絡,係咁先。』我嘗試封閉思維與外界的連接,但對托拉加奈來說無疑是雕蟲小技。


『喂,喂,我呢邊都唔係邊聽到,仲想送啲禮物比你添,咁算啦,再聯絡,再聯絡,拜拜。』托拉加奈生氣的掛了線,切,我才不會為五斗米折腰。


「行啦!今日做我一日舞伴!」麗絲牽著我的手,離開了大屋,漫乡走向花田另一邊的湖泊。


「勇士要與巫女共舞。」其他三位巫女牽著偉,走在我們的身後。


「切,公平咩?公平咩?呢個世界公平咩?」我小聲的抱怨。


「有咩禁唔公平呀,講比妹妹聽——」麗絲皮笑肉不笑,扭著我的耳朵。


「哎呀,我,我,我諗緊點解我妹妹一個可以靚過佢哋三個姐……」值一百萬嘅題目迎刃而解,不愧是我。


「算你啦,衰人。」麗絲繼續牽著我的手,踱步前行。


維德亞之湖清澈如鏡,映照著中夜銀輪與浩瀚星河。


岸邊村中的人已設置好巨大篝火,赤紅的火光照亮了一里内的草原,篝火的周圍佈滿了一桌又一桌的佳餚與美酒,傳出的香氣令人垂涎欲滴。


「係今年嘅勇者!」


「哇!用弓果位勇者好型!」


「一齊過黎跳舞啦!」


村民們結伴於巨大篝火圍圈跳著隨意的舞步。


「嚟,跟住我。」麗絲牽著我的手,拉近我們之間的距離,引導著我的身體。


坐下的村民們以樂器助慶,有一些村民唱起了山歌。


巨大篝火發出的熱浪彌漫於空氣之間,我們彼此更能感受到對方嘅鼻息。


她的手與腳步不停變換,以牽引我的舞步。


她臉上的任何一部分也是被神明雕刻得完美無瑕,兩頰白裡透紅,火紅的頭髮與焰光相映成趣,顯出他秀髮的柔順。


少女的體香透過汗水的揮發傳來。


「……今夜係最後機會啦,你想做乜都得……」


我沒有猶疑,直接吻了下去,舌頭如蛇般纏綿,彼此的唾液混和在一起。


與此同時,我們的舞步變得緩慢,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她的心跳透過她柔軟的酥胸傳來。


是愛?


還是純粹的欲望?


不知道是篝火的影響還是身體的反應,整個人都悶熱得渾身不適。


我應該……


A牽著麗絲到僻靜的地方

B牽著麗絲繼續跳舞

C自己冷靜一下
2019-10-21 02:26:48
2019-10-21 02:40:44
A
2019-10-21 02:46:42
樓主你識日文㗎
2019-10-21 12:19:40
識聽小小
2019-10-21 12:53:12
a
2019-10-22 08:59:33
B
2019-10-22 17:34:21
B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