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擇] [網遊] [玄幻] 伊曼努爾的平行線

394 回覆
18 Like 4 Dislike
2019-10-03 07:48:58
A
2019-10-03 23:12:23
陣間有文
2019-10-04 02:26:30
不如投票唔好quote文
2019-10-04 03:03:05
第三卷 月之夢

好睏,還是睡一會兒吧。

我躺在座位的枕頭的,閉上眼。

***
十九年前,日本劍道世家邪答院家的獨生女,降生在這片伊奘諾尊和伊奘冉尊以天沼矛開辟的土地之上。

她的名為邪答院沙耶,即使沙耶的出生奪走了她母親的性命,她的父親——邪答院家的二十二代家主邪答院日皇也沒有痛恨自己的女兒,反而是將對夫人的愛投放在這位邪答院家的二十三代家主身上。

邪答院流為邪答院家傳傳相傳的混合技藝流派,邪答院流包含五種技藝,曾被宮本武藏美譽為「神前五技」,分別為劍道「大自在無心流」,弓道「月夜見流」,琉球手「素戔嗚尊手」,鑄刀技「迦具土工」與神樂「舞天羽羽斬」。

邪答院沙耶縱使受到整個邪答院家的溺愛,也沒有放棄對「神前五技」的刻苦訓練,在「武士道」與「匠人」的路上前行。

六年前。

邪答院日皇用木刀以「袈裟斬」斬向身高只有自己一半的愛女。

「啪——!」兩刀相會,沙耶以橫刀向上格擋,同時將刀身向右傾,將父親的刀引至右方。

「白龍穿霧.霧透日!」沙耶手法一轉,便想以木刀向父親腹部,但木刀未出,敵刀己至,邪答院日皇的木刀己經抵著她的脖子。

邪答院日皇摸了摸沙耶的頭,並說:「沙耶,妳第三式的多剩動作太多,動作幅度太大,而且沒留意我手部的動作,緊記不要脫離『殘心』喔。」

「哼,又是是你贏了。」小沙耶醬扁著嘴,鼓著腮子,一臉不滿的道。

「終有一天,妳會超越我的,沙耶。」邪答院日皇蹲下,小沙耶爬了上父親的背部,日皇背起小沙耶,一言不發地走向沙耶最喜歡的壽喜燒店舖。

小沙耶在日皇闊大可靠的背上,緩緩地睡著了。

兩年前。

中天的銀輪伴著華星,照耀著邪答院家居住了二百年的和屋。

父女兩人以中段對峙。

——白龍穿霧.霧透日!

沙耶運用熟練的縮地法,壓低身位,突然消失在日皇的視線當中,手中的木刀卻走槍勢,指向日皇心輪。

大自在無心流的第三式——白龍穿霧.霧透日,是一招以速度見稱的剌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點,如白龍騰雲駕霧,破雲向日!

日皇不退反進,向前躍起,於空中翻身並以半圓斬向沙耶!

——災鴉食月.月赤紅!

大自在無心流的第六式——災鴉食月.月赤紅,為一反傳統的空中斬擊技,如災鴉在天,其勢吞天食月!

沙耶雖然始料不及,但憑著多年來訓練的「殘心」與過人的動態視力意識到日皇的空中斬擊,倏人向仰,成拱橋之勢,令殺刀落空。

日皇著地,沙耶同時以單手倒立轉身,右腿如鞭甩出,日皇以直覺向前踏兩步同時轉身,卻見沙耶已經弓成滿月,弓上三箭箭向已,日皇不荒不忙,重新擺出中段架式。

——三星追月.月神隱。

放弦,三箭出。

沙耶亦人如炮彈,衝向日皇。

日皇不動如山,沒有閃避意欲,他知道只有一箭會射中,逐揮刀將鈍箭一刀二斷。

——猿掌斷腸.腸寸斷!

沙耶把握日皇揮刀之後的空隙,右手握弓,左手屈指成半掌,攻向日皇腹部!

沒料到日皇以腹部硬接,腹部的硬度堪比岩石,沙耶被反震而傷,回神過來,刀已架在她的脖子之上。

「邪答院流月下未曾一敗。」日皇望向紙糊門外的滿月。

「素戔嗚尊手是接近戰的底牌,而且好好衡量擊打的部位是否有決定性的作用。」日皇收起刀,摸了摸沙耶的頭,並說:「不過,這是你第一次擊中爸爸呢。」

「嗯,我先去洗澡了。」沙耶思考著剛才的失誤,不過心裏還是很享受父親溫柔的撫摸。

邪答院日皇,是一個寡言、嚴格又強大的男人,卻是一個溫柔的父親。

「沙耶,先等一等。」邪答院日皇叫停了沙耶,續道:「父親想和妳說說話。」

十三年來,邪答院日皇也沒有和女兒說太多修行以外的話,沙耶當然連連點頭。

「你到中庭的涼亭等一下,我去沏一些茶。」日皇對女兒說。

銀輝瀉地,平靜如鏡的湖映照著華星秋月,而湖中間的石造涼亭能夠焚燒壇香,邪答院日皇也喜歡在這平靜的環創作字畫。

沙耶坐在涼亭的石座上,閉上眼睛,享受著涼風。

邪答院日皇端著兩杯茶,走進涼亭。

「沙耶,妳知道為什麼要追求強大嗎?」父親看著月亮道。

「是為了……擊敗對手?」十三歲的沙耶未曾想過這條問題。

「不,那是結果而已,並不是原因。」日皇否定。

「那是為了……?」沙耶回答。

「強大是為了保護珍惜的事物,當年我沒有成功守護妳的母親,所以我才更加努力,為了保護沙耶與這個家。」日皇凝視著夜空。

「爸爸……」沙耶不明所以。

「對不起,爸爸逼你學習邪答院流的武藝,其實是希望我不在時,沙耶能夠代我保護好自己;至於邪答院流的承傳,就當是一個遺憾吧。」日皇伸出手,摸了摸沙耶的頭。

「你別開玩笑啦,爸爸真壞。」沙耶靠在爸爸的膝枕上。

「記得揮刀是一種保護所愛的手段,而不是為了揮刀而揮刀,我過去曾經拯救過一名被殺戮所綑綁的少年,恐怕現在已經踏上了修羅之路了吧。」日皇閉上眼道。

「你說的……是……紋龍哥哥?」沙耶於十歲時與紋龍有過一面之緣,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對,他渾身散發出控制不住的殺氣,一直保持『殘心』的話,沙耶也終有一日會感覺到不同人與事物的意志,尤其是惡意的。」日皇回答。

沙耶愈來愈睏,眼皮快要合上。

「沙耶,你是我這一生中唯二愛過的人,好好活下去,不要被過去所束縛。」日皇人生首次流下了眼淚,續道:「不是踏上修羅之路,當是答應父親的最後願望,好嗎?」

「……」沙耶被茶中的藥迷暈了。

「榮田健一郎、榮田健次郎,拜託你們送沙耶到安全地方了。」日皇將熟睡的沙耶交給一對身型健碩,身穿忍者服的少年。

榮田健次郎在六年前仍有結實身材。

「知道了,日皇大人。」兩兄弟回答。

沙耶迷迷糊糊之間,看到了整個邪答院家被洪洪烈火燃燒,一點一點的崩塌。

伴著他的父親,一同逝去。

***
又作了那個夢。

我以紙巾刷去眼淚,閉目養神。

——沙耶,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三十秒後,我打開手機,現在是九月一日的下午一時,發現有兩則留言,一個是健次郎的,一個是未知號碼的。

我應該……
A聽留言
B回撥健次郎
C研究健次郎給我的盒子
2019-10-04 03:07:53
第三卷 月之夢

好睏,還是睡一會兒吧。

我躺在座位的枕頭的,閉上眼。

***
十九年前,日本劍道世家邪答院家的獨生女,降生在這片伊奘諾尊和伊奘冉尊以天沼矛開辟的土地之上。

她的名為邪答院沙耶,即使沙耶的出生奪走了她母親的性命,她的父親——邪答院家的二十二代家主邪答院日皇也沒有痛恨自己的女兒,反而是將對夫人的愛投放在這位邪答院家的二十三代家主身上。

邪答院流為邪答院家傳傳相傳的混合技藝流派,邪答院流包含五種技藝,曾被宮本武藏美譽為「神前五技」,分別為劍道「大自在無心流」,弓道「月夜見流」,琉球手「素戔嗚尊手」,鑄刀技「迦具土工」與神樂「舞天羽羽斬」。

邪答院沙耶縱使受到整個邪答院家的溺愛,也沒有放棄對「神前五技」的刻苦訓練,在「武士道」與「匠人」的路上前行。

九年前。

邪答院日皇用木刀以「袈裟斬」斬向身高只有自己一半的愛女。

「啪——!」兩刀相會,沙耶以橫刀向上格擋,同時將刀身向右傾,將父親的刀引至右方。

「白龍穿霧.霧透日!」沙耶手法一轉,便想以木刀向父親腹部,但木刀未出,敵刀己至,邪答院日皇的木刀己經抵著她的脖子。

邪答院日皇摸了摸沙耶的頭,並說:「沙耶,妳第三式的多剩動作太多,動作幅度太大,而且沒留意我手部的動作,緊記不要脫離『殘心』喔。」

「哼,又是是你贏了。」小沙耶醬扁著嘴,鼓著腮子,一臉不滿的道。

「終有一天,妳會超越我的,沙耶。」邪答院日皇蹲下,小沙耶爬了上父親的背部,日皇背起小沙耶,一言不發地走向沙耶最喜歡的壽喜燒店舖。

小沙耶在日皇闊大可靠的背上,緩緩地睡著了。

六年前。

中天的銀輪伴著華星,照耀著邪答院家居住了二百年的和屋。

父女兩人以中段對峙。

——白龍穿霧.霧透日!

沙耶運用熟練的縮地法,壓低身位,突然消失在日皇的視線當中,手中的木刀卻走槍勢,指向日皇心輪。

大自在無心流的第三式——白龍穿霧.霧透日,是一招以速度見稱的剌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點,如白龍騰雲駕霧,破雲向日!

日皇不退反進,向前躍起,於空中翻身並以半圓斬向沙耶!

——災鴉食月.月赤紅!

大自在無心流的第六式——災鴉食月.月赤紅,為一反傳統的空中斬擊技,如災鴉在天,其勢吞天食月!

沙耶雖然始料不及,但憑著多年來訓練的「殘心」與過人的動態視力意識到日皇的空中斬擊,倏人向仰,成拱橋之勢,令殺刀落空。

日皇著地,沙耶同時以單手倒立轉身,右腿如鞭甩出,日皇以直覺向前踏兩步同時轉身,卻見沙耶已經弓成滿月,弓上三箭箭向已,日皇不荒不忙,重新擺出中段架式。

——三星追月.月神隱。

放弦,三箭出。

沙耶亦人如炮彈,衝向日皇。

日皇不動如山,沒有閃避意欲,他知道只有一箭會射中,逐揮刀將鈍箭一刀二斷。

——猿掌斷腸.腸寸斷!

沙耶把握日皇揮刀之後的空隙,右手握弓,左手屈指成半掌,攻向日皇腹部!

沒料到日皇以腹部硬接,腹部的硬度堪比岩石,沙耶被反震而傷,回神過來,刀已架在她的脖子之上。

「邪答院流月下未曾一敗。」日皇望向紙糊門外的滿月。

「素戔嗚尊手是接近戰的底牌,而且好好衡量擊打的部位是否有決定性的作用。」日皇收起刀,摸了摸沙耶的頭,並說:「不過,這是你第一次擊中爸爸呢。」

「嗯,我先去洗澡了。」沙耶思考著剛才的失誤,不過心裏還是很享受父親溫柔的撫摸。

邪答院日皇,是一個寡言、嚴格又強大的男人,卻是一個溫柔的父親。

「沙耶,先等一等。」邪答院日皇叫停了沙耶,續道:「父親想和妳說說話。」

十三年來,邪答院日皇也沒有和女兒說太多修行以外的話,沙耶當然連連點頭。

「你到中庭的涼亭等一下,我去沏一些茶。」日皇對女兒說。

銀輝瀉地,平靜如鏡的湖映照著華星秋月,而湖中間的石造涼亭能夠焚燒壇香,邪答院日皇也喜歡在這平靜的環創作字畫。

沙耶坐在涼亭的石座上,閉上眼睛,享受著涼風。

邪答院日皇端著兩杯茶,走進涼亭。

「沙耶,妳知道為什麼要追求強大嗎?」父親看著月亮道。

「是為了……擊敗對手?」十三歲的沙耶未曾想過這條問題。

「不,那是結果而已,並不是原因。」日皇否定。

「那是為了……?」沙耶回答。

「強大是為了保護珍惜的事物,當年我沒有成功守護妳的母親,所以我才更加努力,為了保護沙耶與這個家。」日皇凝視著夜空。

「爸爸……」沙耶不明所以。

「對不起,爸爸逼你學習邪答院流的武藝,其實是希望我不在時,沙耶能夠代我保護好自己;至於邪答院流的承傳,就當是一個遺憾吧。」日皇伸出手,摸了摸沙耶的頭。

「你別開玩笑啦,爸爸真壞。」沙耶靠在爸爸的膝枕上。

「記得揮刀是一種保護所愛的手段,而不是為了揮刀而揮刀,我過去曾經拯救過一名被殺戮所綑綁的少年,恐怕現在已經踏上了修羅之路了吧。」日皇閉上眼道。

「你說的……是……紋龍哥哥?」沙耶於十歲時與紋龍有過一面之緣,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對,他渾身散發出控制不住的殺氣,一直保持『殘心』的話,沙耶也終有一日會感覺到不同人與事物的意志,尤其是惡意的。」日皇回答。

沙耶愈來愈睏,眼皮快要合上。

「沙耶,你是我這一生中唯二愛過的人,好好活下去,不要被過去所束縛。」日皇人生首次流下了眼淚,續道:「不是踏上修羅之路,當是答應父親的最後願望,好嗎?」

「……」沙耶被茶中的藥迷暈了。

「榮田健一郎、榮田健次郎,拜託你們送沙耶到安全地方了。」日皇將熟睡的沙耶交給一對身型健碩,身穿忍者服的少年。

榮田健次郎在六年前仍有結實身材。

「知道了,日皇大人。」兩兄弟回答。

沙耶迷迷糊糊之間,看到了整個邪答院家被洪洪烈火燃燒,一點一點的崩塌。

伴著他的父親,一同逝去。

***
又作了那個夢。

我以紙巾刷去眼淚,閉目養神。

——沙耶,現在不是哭的時候。

三十秒後,我打開手機,現在是九月一日的下午一時,發現有兩則留言,一個是健次郎的,一個是未知號碼的。

我應該……
A聽留言
B回撥健次郎
C研究健次郎給我的盒子
2019-10-04 03:08:31
修訂版
第一篇 d年份錯左
2019-10-04 03:09:09
agree
2019-10-04 07:59:05
C
2019-10-05 03:57:09
第四卷 櫻之土

我拿出健次郎寄給我的盒子,盒子不大,與智能電話的包裝盒相約。

我以髮夾劃破了盒上的膠紙,並取出其內容物——一張卡片與一個如藍牙耳機充電盒的裝置。

卡片上是健次郎的字——「戴上『耳機』並按下右側的按鈕,感官同步率記得選100%!」

我從小黑盒中取出耳機,並戴上。

倒底這個耳機怎樣協助我完成父親的夙願——復興邪答院流呢?真讓人摸不著頭腦。

我戴上「耳機」,按下右側的按鈕。

眼前一黑,身體發不了力,如同在水的那種無重狀態。

張眼一看,四周是一片雪白的空間。

我剛才不是在列車上的嗎?我現在在哪裏?

「請揮動右手以呼叫菜單。」一把中性的聲音突兀地出現在腦海之中。

「你是誰?」我問道。

「請揮動右手以呼叫菜單。」中性的聲音重覆了一次。

我唯有按「它」的指示揮動右手,一塊半透明的光幕憑空出現,浮動在我腹前。

「哇呀!?這是甚麼?」我擺出拔刀的姿勢,卻發現自己根本帶刀。

「請調校遊戲的感官同步率,請注意,80%以上將有機會對神經系統造成輕微損傷,90%以上將有機會對大腦造成中度損傷,100%將有機會導致腦幹死亡,此選項在往後將不能更改。」系統說道。

腦幹死亡,一聽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但姑且信著健次郎的話吧。

我將感官同步率拉至100%。

眨眼之間,白色空間化以我為中心,展開一片大草原,空氣因為虛擬太陽的關係而暖和起來。

我伸出五指,望向太陽,卻感到如真正艷陽般剌眼。

現在的遊戲已經達到另一種真實了嗎?我與時代的巨輪連繫的齒輪早已在十九年前脫落在那小小的道埸中。

可悲嗎?但我並不後悔。

「冒險者,我是艾麗——你的引導人,妳的名字是?」一名粉紅色頭髮的少女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我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他竟然能在我察覺的情況下接近我的三米以內,想必是個高手。

「本田……」我正想道出我的偽名。

「不行喔!不行喔!女孩子的遊戲名字可是要可愛一點喔?」艾麗說。

可愛嗎……?

柴犬!

一直以來我都很想養一隻柴犬,可惜對狗毛有敏感,不知道會否有機會在遊戲中養一隻?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將其訓練為可愛的戰犬!

「柴犬師傅!名字叫柴犬師傅!艾麗,遊戲中能養柴犬的嗎?」我興奮的道。

「當然有啦!看妳如此期待,送一條有關柴犬的任務鏈給妳吧!」艾麗微笑回應。

——己接獲特殊任務「犬之道」

「真的嗎?」我確認著,艾麗人真好啊!

「當然了!」艾麗稍為停頓了一下,續道:「櫻之土的起始職業有力士、武士、陰陽師、巫女與忍者,你意下如何?順帶一提,妳的基礎起始能力值是全球的 top100位喔,敏捷是全球第二!」

——武士道,便是背負邪答院家之名的人需窮其一生追求之道。

「武士。」我堅定的道。

「果然是武士呢!」艾麗笑道,並說:「現在櫻之土的四大武家分別為上原家、長荒家、佐佐木家與
榮田家;妳打算為家主盡忠,抑或成為浪人,崛起成為一方強者?」

「浪人。」我斬釘截鐵地回答,邪答院家二十三代家主可不會屈服為他人臣下。

「冒險者,相信終有一天妳能完成自己的願望!」我的身體逐漸消失。

相信我要被傳送至遊戲區域了吧。

「我會努力的!艾麗,很高興認識……」我己經說不了下去。

我一眨眼,發現自己睡在街邊的巷子間,身穿破爛黑色直垂,胸部以纏胸布包著,壓得我很不舒適。

——習得特殊技能「殘心」——SS-

「殘心」之意已近大成,能夠感受到世間萬物的部分意志。

——習得複合技能鏈「邪答院流神前五技」——無等級

能夠使用邪答院流中的神前五技,其中包括多種技能。

完全沒有指引啊……待會打給健次郎問問吧!

——己接獲新手任務「武士之紋」

我站起身,發現自己原來一把武器也沒有。

我四處張望,確認了這裏是一條人煙稀少的小村,前方不遠處好像有一家武器店,先過去看看吧!

作為鑄刀匠的我,一看就能知道刀的品質了,我走前去並盯著每一把刀與弓,上面竟然浮現出不同的數字和技能,唯獨右下角的一把不顯眼木刀沒有顯示任何資訊。

——「迦具土工之眼」發動

但我有多少錢呢?我根本不知道啊……

功能表!

我揮動右手,呼叫出功能表,上面顯示著密麻麻的功能按鈕。

我有……500個金幣。

貧窮限制了我的攻擊力。

基本上有技能的武器也是我買不起的。

經過我的篩選後,有三個組合比較有興趣。

我應該選……

A神秘木刀(100金幣)+普通和弓附30支普通箭(400金幣)
B普通野太刀(500金幣)
C普通和弓附50支普通箭(500金幣)
2019-10-05 13:45:47
2019-10-05 15:36:58
有冇人
2019-10-05 15:46:52
A
2019-10-05 16:01:53
A
2019-10-05 16:17:51
C
2019-10-06 03:31:18
第五卷 武士之紋

那把木刀令人很在意,即使表面上佈滿霉菌,但刀的形狀可是無可挑剔的,而且隱約滲透出一種神聖的氣息。

就買神秘木刀與普通和弓附30支普通箭吧!

「爺爺!我想要一這把木刀和普通和弓附30支普通箭!」我向武器店的老爺爺大喊,因為他似乎是睡著了。

「啊!對不起,我睡著了……」老爺爺雖然看上去一把年紀,卻是滿身肌肉,他拿起了木刀與和弓及箭,放到我面前,並自言自語的說:「這小村子十年也沒有一個人來買東西,悶死老夫了……」

——確定支付500金幣?

我按下了「是」。

——己獲得裝備「發霉的木刀」。

——己獲得裝備「和弓」。

——己獲得裝備「箭*30與箭筒」。

我從功能表上裝備獲得的武器;哈哈,現代科技實在太易學會了!

「爺爺,這裏是哪裏?」我問道。

「這裏是長荒家領土與佐佐木家領土的交界——長生村,小姐想必是一個失去家主的落難武士吧!想當年老夫年青時……」老爺爺恢復了精神,滔滔不絕地說起話來。

老爺爺年青時是第五大大名葦陀星輝手座下的十三大星將之一,名為葦陀七殺,當時葦陀家為五家之首,實力甚至可能憾動町煌幕府,天皇鬼塚炎舞介遂秘密聯同長荒家,榮田家及佐佐木家一同組成聯軍殲滅葦陀,根據大戰持續了三年,烽煙四起,屍橫遍野,最後以葦陀家家主被殺,三家及町煌幕府損失超過七成兵力作結。

十三大星將中五人殞落,其餘八人中的七人淪為賊寇,於各方割據成為一方豪強,民間稱為葦陀賊眾,並將葦陀家剩下的財產收在秘密之土,世人稱之為「葦陀家的大秘寶」,據說擁有大秘寶之人將擁有推翻町煌幕府的力量。

「……老夫年紀也大了,也接受不了將命交給另一位家主,所以隨便在這個鳥不生蛋的地方……開了一家武器店,打算在這渡過餘生。」老爺爺由他成為武士開始說到在這裏開店,足足說了一小時,因為挺有趣的,所以我就一直坐下來聽了。

「不過看著自己的國家破滅,一切都被奪走,過去的同伴墮落為惡黨,自己卻甚麼也做不了,老夫心裏的確不好受,雖然我很希望以我這雙手葬送墮落的伙伴,但老夫現在卻連刀也揮不了……」老爺爺撕破他的上身衣服,厚實的背肌上被劃上巨大的刀痕,傷口卻如中毒一般發紫,難以癒合。

被奪走一切。

就如我失去父親與家園一般,但面對國家的滅亡,朋友的淪為草管人命、姦淫擄掠的惡徒,一定比我痛苦得多了吧!

「七殺爺爺,我可以替你完成心願。」我握緊木刀道。

「你……有能力將我失去人心的同伴葬送?」老爺爺握緊拳頭。

「我以邪答院家之二十三代家主之名保證。」我終於承擔了這份橫跨一千年的重量。

——已接獲特殊任務鏈「葦陀家的大秘寶」

「老夫願意豁出一切去協助武士大人!等我拿出本店最好的武器!」老爺爺興奮地說道。

「且慢。」我叫停了老爺爺,並說:「現在我未有恩於你,你也不必多禮,這可關符到武人的尊嚴。」

「明白了,老夫看武士大人的手,想必也是個刀匠吧!你至少收下這磨刀石,當是武士大人陪老夫閒談了個痛快的禮物吧!」老爺爺將磨刀石塞到我面前,這次我也不好拒絕了,笑著收下。

——己獲得物品「優質磨刀石」

「七殺爺爺,我想問一下武士之紋是甚麼來的?」剛才視線右上角的資訊很令人在意。

「嗯……就是証明自己具備武士實力的一個考核,你可以到附近的浪人茶舍看看,那裡有詳細的介紹」七殺爺爺給了我一張地圖,並圈出了浪人茶舍的位置,並續道:「呵呵,我當年斬了一頭三頭蛇妖就拿到了武士之紋了。」

——己獲得物品「二手地圖(長生村)」

動身吧!

「再見了!七殺爺爺在這裡等我的好消息!」我揮揮手,揚袖而去。

「葦陀賊眾每一位都是當代的稀世強者,他們的一些資料我已經寫在地圖上了!萬事小心!邪答院大人!」七殺爺爺在背後大叫。

現在差不多一個半小時了,我應該……
A立即下線並聽取留言
B磨完刀再下線
C先走到浪人茶舍再下線
2019-10-06 05:42:33
B
2019-10-06 23:00:51
今日更新會係遊戲地圖
我會盡量整靚 d
2019-10-06 23:43:29
lm
2019-10-06 23:58:06
C
2019-10-07 00:10:22
B
2019-10-07 00:53:47
B
2019-10-07 04:02:17



未出現嗰啲地區唔整住
2019-10-07 04:12:31
樓主好有心機呀
2019-10-07 04:14:06
第一次試整
2019-10-07 04:14:27
多謝g持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