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擇] [網遊] [玄幻] 伊曼努爾的平行線

375 回覆
18 Like 4 Dislike
2019-10-29 12:17:26
考埋mid term住出篇外傳
唔知大家想睇邊個
1巨人,天才與殺手
講洪殤同雅各相遇嘅過去

2無間之間
講邪答院日皇拯救洪殤嘅故事

3奈落之火
講邪答院日皇如何殞落
2019-10-29 12:42:06
3
2019-10-29 13:37:39
1
2019-10-29 15:12:20
3
2019-10-29 21:00:00
C
2019-10-29 21:00:18
1
2019-10-30 03:12:44
下幾篇冇地圖好難寫
2019-10-30 10:21:35
1
2019-10-31 02:49:14
聽日最後一科mid term
好撚多野溫
聽晚出兩篇加埋過5000字嘅
2019-10-31 10:45:42
2
2019-10-31 23:58:30
有文未
2019-11-01 02:18:20
三千字, 等陣再出二千,打陣機先
2019-11-01 02:19:06
考完試返屋企瞓死咗
Sorry巴打
2019-11-01 07:37:55
a
2019-11-01 07:55:30
c
2019-11-01 09:01:19
C
2019-11-01 10:03:12
A
2019-11-01 20:18:46
第十一卷 鬼神之刃

大石綻裂,麈土飛揚。

竟然強如雷風槍也不能將其貫穿,看來這座「小山」的硬度也不是一般貨色。

怎麼辦?

大自在流心流最具破壞力的是「修羅」下的第十式「天下布武.武分天」。

招來雷鳴的是第十二式「千殛雷閃.閃葦原」,但以「夜叉」的架式拔刀才能發揮其真正威力。

月夜見流最能集中力量成一點的「修羅」下的第九式「愛染引弓.弓渡天」。

破壞力最強的是「修羅」下的第十五式「穿天八雷.雷風槍」。

但他們各自沒有足夠威力將大石貫穿。

嗯……如果是父親的話,他會怎麼做?

我想起與父親之間的一些往事。

「為甚麼父親教我邪答院家的武技,自己卻不曾使用?」大約十三歲時,一次訓練後我如此問父親。

十三歲之前,父親於訓練中也未曾使出過一次具名武技。

直到最後,除了父親示範武技之外,他使出具名武技的次數五指可數。

「沙耶,天上的燕子在飛的時候,牠們會去想如何飛的嗎?」天上的燕子飛過邪答院家的上空。

小時候的我看上天空,但窮盡思緒,也想不到答案,便搖搖頭回答:「我又不是燕子,怎麼會知道呢?」

父溫柔的看著我,並說:「那麼沙耶你走路的時候,會想應該如何去走的嗎?」

我側頭想了想,回答道:「不會。」

「為什麼不會呢?」父親反問。

「不會就是不會,真是的,哪有人會去想如何走路啦!還有,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呢!父親。」我當時有點不耐煩,真的是不懂事呢。

失去後才懂得珍惜眼前人。

人類,就是如此諷刺。

父親笑了笑,沒有再回答下去,默默的看著天上的燕子。

父親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他常常只將話說到一半,小時候的我也因為這樣經常發父親的脾氣。

父親雖然不曾接受教育,但現在回想起來,他的一字一句都充滿般若。

斷腸谷上,殘陽綿雲下,燕子們於空中翱翔,其影子劃過地面

燕子在飛的時候,牠們會去想如何飛的嗎?

這種問題,原來我一種已經回答了。

燕子當然不會去想如何飛。

牠們會想的是飛到哪裡。

正如人於走路時不會想如何用腳行走一般。

但我們會想走去哪和怎樣走。

亦即是說,行動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目的。

以行動達成目的。

結果再賦予行動意義。

但要做到這一步,要有兩個條件,一、本身對行動的各種步驟熟悉得如呼吸般自然,二、不去想下一步進行甚麼行動,而是去想如何達成目的。

如此一來,武藝便能達至行雲流水的境界。

所以父親不曾去想使用甚麼武技。

他只會想如何打敗對手。

這就是父親的武道!

這就是大自在無心流的真諦!

「拔出刀,拉開弦吧,世界的意志會引導妳——」那次對話中,父親以此句作結。

我調整呼吸,感受世界的意志。

——「大自在,殘心」發動。

我拿出了弓與八支箭。

——殘心之中,萬物無用,天地不容。

搭上箭矢,拉開弓弦。

我完全垂直地瞄準天空,如此一來,雷風槍便便會垂直的投向我。

我放棄了思考每一下的動作,只專注在調整呼吸與思考下一步的行動。

換言之,只去想做甚麼,不去想如何做。

——「修羅.穿天八雷.雷風槍雨」發動。

「咻!」八把箭垂直飛上晴空。

我只去思考如何粉碎這高如半座晴空塔的大石,讓身體引導自己完成動作。

「我」拔出「佛愆梵音」,擺出大自在無心流的起手架式,俯身向前,刀刃向天,刀尖向石,左手虛抓刀背,腳踏羅漢開天步,行「修羅」開天勢。

第一式。

「我」屏著呼吸,揮舞木刀。

第二式。

第三式。

第四式。

「我」對著空氣以修羅勢揮出四式。

第五式。

第六式。

沒錯,這樣就對了,無謂的命中只會令白費氣力。

第七式。

第八式。

第九式。

身上肌肉的力量以幾何級數上升,肌膚底下透出鮮明的的紅色。

九式過後,「我」放開右手,由雙手握刀轉為左手握刀,並放鬆左手的肌肉,從牙縫呼出部分空氣,左手輕柔地將刀放回刀鞘,是為夜叉勢!

八把雷風槍從天而降,毀天滅地的雷鳴與烈風纏繞其上,向著我身處的位置射來。

「我」左手恍如雷鳴,以夜叉勢拔刀,是完整威力的第十二式!乘著如流光似浪潮的拔刀勁道與神速,木刀攜著紫紅雷電被拋至半空。

——「夜叉.千殛雷閃.閃燃葦原」發動。

八支雷風槍與木刀的電弧相互共鳴吸引,八支雷風槍插向木刀,但今次並沒有化作黑球,而是化作黑色的薄膜包裹著整把木刀,木刀周遭被八色天雷弧狀纏繞。

「我」重新繃緊左手的肌肉,回歸身體的步調,重行修羅勢。

木刀輪轉而落,接下來就是成敗的關鍵!

「我」拿出和弓並以左手握緊弓臂,將弓高舉過頭,同時高舉右手,準備接住刀柄。

機會只有一次,若動作不能流暢完成的話恐怖的風雷將在我身前炸裂,將我炸得血肉模糊,魂飛魄散。

右手接住木刀的一瞬,「我」同時將木刀揮向弓身,而木刀上的灼熱電弧正在緩緩氣化我右手前臂的皮膚與肌肉。

——「修羅.天下布武.武分天下」發動。

「我」將「武分天下」的九成餘勁轉去弦上!

以雷鳴木刀作箭,射出及一生中最強的之箭!

龐大的金色氣流從山峽四方八面向弓身靠攏,我的身後驚現持弓巨大金黃愛染明王像!

六十米高的盆怒相明王虛影同樣搭刀上弦,將弓弦挽成滿月,與我的動作同步,其代箭的刀上纏繞著金黃雷鳴!

兩把刀所指之處,必定盡是破滅之相!

——「修羅.愛染引弓.弓渡六天」

「呯————!」「我」與明王虛影同時放弦,放箭的反作用力直接將我的右手絞成血粉,整條不見,更令我整個人倒飛幾十米,撞在一塊大岩石上,岩石粉碎,我的內臟也被震傷。

刺耳的雷鳴將我的鼓膜轟穿,我的耳朵流出鮮血, 亦失去大部分聽覺 。

「咻————」金黃雷鳴刀與八天雷木刀以誇張的速度旋轉,雙刀徒留音爆巨響,清聲破空,撕裂空氣,其經過的軌跡拉出巨大的螺旋狀電弧,兩把刀合而為一,化作流光,伴隨九色雷鳴與扭紋烈風,如鬼神大槍之勢射向大石!

其勢驚天地,泣鬼神,神擋殺神,遇佛殺佛!

「轟!」直徑六十米巨槍如刀切豆腐,將三百米高的大石轟成韲粉,倏沙石遍天,塵土飛揚,我以餘力用僅餘的一臂保護頭部,免被碎石所傷 。

——習得特殊技能「毀天滅地.弓」——無等級
當一箭的傷超過特定上限值時,該箭的傷害與攻擊距離將大幅增加。

黃昏的殘陽於數千年後重新光照斷腸峽。

——己獲得「1000金幣」

——己獲得「風雷十拳劍的殘骸*10」

——己獲得「鬼神之面」

——己獲得「染血紙人」

——己獲得「華菊武士之紋」

右手依然出血不斷。

糟糕,意識開始濛糊。

左上角的血量不斷遞減,只剩下約一支牙籤粗幼的血量。

血量剩2%,進入頻死狀態。

我要死了嗎?

好累,好冷……

我應該……

A睡覺

B使用道具「?」
2019-11-01 20:20:20
揀B請填充?位置
請使用沙耶現在持有嘅道具
今晚應該有多篇
2019-11-01 20:51:58
B 「鬼神之面」
2019-11-01 22:03:04
B 染血紙人
2019-11-02 13:39:19
好難揀tim
2019-11-02 13:49:12
B 「鬼神之面」
2019-11-03 04:09:25
第十二卷 岸彼之前

……好冷。

眼前的景象如在霧中一般,朦朧不清……

血液不斷從右膊的缺口流到地上。

滴,答。

滴,答。

血滴於石地綻裂,化作血池的一部分,那是它生命終結前的最後一役,所以它一定要做得最好,因他沒有再來的機會。

父親,我剛才的表現,還不錯吧……

殘陽於數千年後終於重新照亮無光的斷腸谷,我竟然能有幸見証,實在是太好了……

陽光,好暖和……

殘陽將伴著我的靈魂逝去,朦朧之中,黃昏的落幕是如此緩慢。

據說,將死之人能看到一生的走馬燈。

我看見了我的刀。

我看見了我的武道。

我看見了那……業火之中的邪答院家。

我看見了總是看著天空的父親。

看來我比我想像中更平凡,畢竟我也只是一個想向父親撒嬌的女孩而已。

僅此而已。

死在我刀下的人,於將亡之時想到了甚麼?

他們的刀?

他們的……武道?

他們的……家人?

差點忘記了那些渣宰也是有家人的,或許松本弦之介不是一個具道義的武士,卻是一個温柔的父親。

或許……

或許吧。

越來越冷了。

眼睛雖然睜開,但已經看不到任何事物了,視野中只剩下混濁的白色。

嗯,我最後想知道答案的問題是——邪答院沙耶,一個窮其一生追尋武士道的武人,算是一個合格的武士嗎?

……父親,回答我。

……求你了。

我好想你認同我的實力,然後摸摸我的頭啊……

父親啊……

我以最後一口氣戴上「鬼神之面」,其外形是一半鬼面一半狐面的能面。

意識非常模糊,不行了,好睏……

我合上厚重的眼皮,呼出最後一口氣。

臉頰好癢。

我再次睜開眼晴時,第一眼看見的是碰在我臉上的赤紅彼岸花,我以右手撥開牠。

咦……?

我的右手回來了!

我以雙手撐起自己到坐姿,環視四周,身邊被看不見盡頭的彼岸花田包圍,眼前只有一望無際的赤紅,花田間的小溪流著棕黃色的泉水,天上被染成一片愁紅慘綠,間中閃過不同色調的雷電。

嗯……?

我剛剛不是在斷腸峽的嗎?

我怎麼會來了這個鬼地方?

話說這裏是哪裏?

我揮動右手,卻沒有功能表出現。

『呀哈哈哈哈,你已經死了!被自己的箭震死的,妳還是第一個呢!嘿嘿嘿!』一把輕挑的男聲突兀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鬼!沙耶大人可是燃燒自己寶貴的性命來成就傳說!這種武士道真令人肅然起敬!』一把關西腔的女聲於腦海中回應著男聲。

……是我幻聽嗎?

『女人!妳不是有幻聽,至少本大爺的聲音是真的,那女聲就不確定了,嘿嘿嘿嘿。』鬼說。

『吾為狐,為寄宿在面具上的……一絲神識。』狐說。

我應該……

A與他們對話

B四周圍探索

C不斷掌摑自己以從夢中醒來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