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擇] [網遊] [玄幻] 伊曼努爾的平行線

394 回覆
18 Like 4 Dislike
2019-11-08 20:59:07
B1
2019-11-09 15:27:51
B1
2019-11-09 15:32:56
b1
2019-11-09 21:42:01
IX 卡爾·弗里德里希·高斯的電磁加速效應

戰略風險評估的第一項守則——做最好的準備,作最壞的打算。

雖然駕駛機鎧有著各種風險,但回報也應該很豐富,我對莉可莉絲下達指令:「搭上機鎧,準備跑路了!」

——「七翼」多用同感裝置啟用。

武器庫中排列著五台一式一樣高3.5米的人形機鎧「殺手X-00」,搭戴「吞噬者GT03」小型黑洞綜合發電反應爐及獨立人工智能輔助系統「雅典娜E69. 12」,以第六紀元綜合反第五科技序列塗層「千引之石」包裹,配備一對強相互作用塗層彎刀「帝王獠牙K73」,一把五式彈匣轉輪高斯反機甲步槍「G55小石頭」,一對填裝式核反應爐手持加農炮「F98殘響」配超強酸氣矛彈頭「F98-6死神」以及反應爐超載系統「日蝕」與尤亞粒子親和動力系統「天神」。

我碰了一碰機鎧的金屬外殼,機鎧立即從胸口從打開,大量金屬元件外露,我爬了進了駕駛倉,機鎧向外的部份自動關閉。

機鎧內部的就像厚重的戲服一般,有一些管子與元件插進了我的機動外殼之中,漆黑的視野立即漸變至武器庫的景象。

「機械人形識別已確認,控制者為鑰匙基金會戰鬥人形X01-幻想投影裝置特化種。」一把中性的系統聲音於我腦中響起。

我嘗試活動手臂,機鎧外部的手臂也同步活動。

「同步率正在優化……50%……52%……54%……56%……63%……69%……70%……確認同步率為70%,需要開啟輔助駕駛系統嗎?」系統詢問。

「需要,要求更改系統最高權限者戰鬥人形X01-幻想投影裝置特化種。」我於腦海中回答。

「告知,最高權限者為鑰匙基金會,閣下無權更改。」系統回答。

嗯……果然不行嗎?

獨立人工智能輔助系統的話……嗯……有辦法!

「要是妳不更改最高權限者的話,大家,包括我和妳都會死在這裏的喔。」我威脅著人工智能系統,由於她是獨立於網絡的,只要機鎧的硬件被消滅的話,那麼獨立人工智能輔助系統也會化作飛灰。

「……最高權限者無法永久被更改。」系統回答。

「那麼即是可以暫時被更改囉?」我詢問。

「將最高權限者暫時改為戰鬥人形X01-幻想投影裝置特化種48小時13分鐘5秒。」系統回答。

系統初次啟動就理解到「死亡」的可怕,真的是不可思議。

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系統能算是「人」嗎?

即使是以預設的運算程序計算出來的答案,但想深一層,人腦的運作不是一樣的運作模式嗎?

真是耐人尋味的命題。

「方案提議,空間跳躍至主位面後,合力將六十八層地下裝甲版射穿,再一邊擊斃跟來的追兵,一邊擺脫他們的追擊。」莉可莉絲進入了我旁邊的機鎧,灰色的機鎧外殼漸變成銀紅配色,噴出大量銀紅尤亞粒子。

「我接納妳的提案,莉可莉絲小姐。」我看了一看機鎧的右手,塗裝已經變成了藍色與金色。

莉可莉絲控制她的機鎧拿出了五式彈匣轉輪高斯反機甲步槍「G55小石頭」,再以兩支輔助臂握著填裝式核反應爐手持加農炮「F98殘響」再填入戴有六顆超強酸氣矛彈頭「F98-6死神」的核反應爐彈匣,向天花的裝甲版瞄準。

「 附近的『殺手X-00』要求進行綜合實時訊息交換,是否準許?」系統詢問。

「是。」我回答。

莉可莉絲將她瞄準的位置傳送在我的視野之上。

我將填戴有六顆超強酸氣矛彈頭「F98-6死神」的核反應爐彈匣填入填裝式核反應爐手持加農炮「F98殘響」,其外型尤如亮黑的重型左輪手槍。

根據人形機鎧「殺手X-00」的資料顯示,按下「F98殘響」扳機的一刻,核反應爐彈匣中將發生小型核爆,並將超強酸氣矛彈頭「F98-6死神」部分氣化,伴隨彈頭的超材料碎片以極高的初速度與加速度飛向目標,由於彈頭氣化部分為切斷大部分化學鍵的超強酸,由此被稱為超強酸氣矛彈頭;核反應爐彈匣內部將會於六次射擊之後融化,心須填裝新的核反應爐彈匣。

我照板煮碗,將三支槍對著天花的裝甲版,與莉可莉絲瞄準的位置交疊。

「提示,記得轉對小石頭的彈匣。」莉可莉絲提醒。

小石頭為一把滑面流線設計的銀色高斯步槍,彈匣位置被轉輪裝置取代,轉輪五邊分別插著五個不同樣式的彈匣,所謂的高斯步槍,就是一種由一個或多個線圈組成的投射加速器,以同步線性馬達的方式將磁性拋射物加速到極高的速度。

要射穿裝甲版,我應該選哪一個彈匣呢?

A次聲波氫彈彈頭
B強相互作用塗層超材料珠
C單分子切割技術埃米擴散網狀彈頭
D強引力球形展開彈頭
E超高溫線性氣化彈頭
2019-11-09 21:59:29
E
2019-11-11 06:07:23
B
2019-11-11 11:11:03
B
2019-11-12 05:24:10
11/11罷工
2019-11-12 05:26:36
B
2019-11-12 16:24:52
我控制著機鎧一個閃身,加速至極限速度,同時空出左手拔出強相互作用塗層彎刀「帝王獠牙K73」斜斬向高周波巨型斬艦刀!

「鏘!」高周波巨型斬艦刀與彎刀角力,斬艦刀的高速震動被特殊的強相互作用塗層中和,擦出大量銀色的火花!

與此同時,我控制握緊輔助臂手持加農炮「F98殘響」對灰翼敵機快速射出兩發超強酸氣矛彈頭,敵機的手部與胸部,其機身上被腐蝕出兩個大洞,但機鎧之中卻是空的。

幾近一瞬,一支半激光箭化作流光,上迷你巡戈飛彈,我轉身以高斯步槍回擊,瞬間以超高溫彈頭氣化來激光箭與半數巡戈飛彈。

「計劃變更,妳去開路,我來掩護!」我身體內部的「崇拜」信仰碎片動力爐開始發熱,尤亞粒子的噴發量以幾何級上升,三隻藍金幾何光翼展開到最大的十米闊,再以左右雙翼交疊至胸前,將剩下的巡戈飛彈一一擋下,大量爆炸的振動傳到機身之上,爆風吹起大量尤亞粒子。

「回答,收到!」莉可莉絲控制機鎧三槍齊射,一下將九層裝甲板擊穿。

多如潮水的各種科技武器再度襲來,但我並不能退縮,因為莉可莉絲將她的背後交了給我!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系統瞬間分析並標示威脅性最大的投射物,我操控輔助臂以兩把手持加農炮「F98殘響」射出剩下的八發超強酸氣矛彈頭,將八支如流光半激光箭全數氣化!

仍有數十發激光與死光炮已至眼前,漫天的槍林彈雨與巡戈飛彈緊隨其後,我立即以雙翼包裹機鎧機身,但仍數發近光速子彈與激光擊中機身,削去部分塗層。

「噹!噹!噹!」下一輪攻勢接踵而來,我瞬間以高斯步槍開三槍回擊,足球大般的高速超材料珠被提巨型塔盾兩部敵機擋下。

可惡,這樣下去沒完沒了!

「呯!」莉可莉絲再射出三槍,十層的裝甲板被轟出一個大洞。

我心念一動,將體內的反應爐運轉至臨界點,以雙翼再擋下一波攻勢。

「同步率上升至80%,81%,81.5%,82.3%,82.6%,83%……」系統提示。

我收起高斯步槍,拔出另一把「帝王獠牙K73」,同時替彈匣內部融化的「F98殘響」填裝新的核反應爐彈匣。

我一拍三翼,以兩把強相互作用塗層彎刀斬在兩部敵機的塔盾上,擦出大量銀色的火花。

不行啊,斬不開!

「呯!」莉可莉絲再射出三槍,十二層的裝甲被穿出一個大洞。

兩台敵機以塔盾退推開了我的機鎧十數米,瞬間四台展開灰色光翼敵機提著巨型六米斬艦刀向倒飛的我追擊,分別以兩左兩右的組合向我夾殺,大量成百上千的巡戈飛彈,激光,弓矢與子彈上面前面下面三個方位襲來。

死亡逼在眉睫,周圍的景象變得緩慢無比。

我應該……

A啟動超載系統
B請莉可莉絲支援
2019-11-12 19:36:21
A
2019-11-13 08:23:17
B
2019-11-13 10:29:20
A
2019-11-14 03:51:49
攰到擘唔大眼,聽日補
2019-11-15 01:46:47
體內的「崇拜」信仰碎片動力爐運轉功率超越臨界點,機鎧噴發出數倍的尤亞粒子,形成新的一對光翼。

——「模組:超頻模式」啟動。
進入超頻模式,1分鐘内,所有數據*5,然後進入5小時所有數據/5的狀態。

我以大量滯空的尤亞粒子凝結出不規則的幾何碎片,並於我身前浮空待機。

「鏘!鏘!鏘!鏘!」我以四翼擋住了四把巨大斬艦刀,刀身陷入光翼不規則的幾何碎片中,四台敵機一時動彈不得,我以光翼將四台敵機一瞬移到身前,再以一對強相互作用塗層彎刀「帝王獠牙K73」將他們一刀兩斷,大量鮮血從整齊的機鎧切囗濺出,與此同時,我以意念發射身前滯空的尤亞碎片,與漫天彈群對撞消逝。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成百上千五顏六色的爆炸雲於空中綻放。

「呯!」我心念一動,盡展光翼,五翼振翅一拍,化作藍金流光,以超越光速的神速飛越塔盾敵機,可怕的尤亞碎片光翼直接將敵機連機帶盾切斷,不規則的切口中,血肉橫飛。

這一刻,我那垂死之軀成為了光。

這一刻,我那腐朽不堪的靈魂超越了光。

我急降至地面,展開五翼,尤如展翼死神,剩下的十機拿九個一模一樣的小鐵柱,撒到空中,九支小鐵柱開始共振,其周圍的空間開始出現裂紋,形成不同的碧藍亮光幾何紋路。

科學家的直覺告訴我,那玩意很危險!

我一拍五翼,掀起巨大爆風,吹飛大量藍金尤亞碎片與粒子,以雙刀雙槍五翼衝向敵機衝剌,他們拔出各式各樣的近距離部署武器,但超音速於超光速之前無疑是以卵擊石,我不斷繞到他們的死角四翼一抱,再補上兩槍兩刀,或鮮血橫流,或肢離破碎,一瞬間四架敵機化作爆風消逝。

碧藍亮光幾何紋路之間,一支六米碧藍半透明長矛於十支小鐵柱撕裂的空間形成,一台敵機機身亦發出碧藍色紋路的亮光,但紋路並非預先刻上去的,好像是被長矛的裝置投影上去似的。

剩下的五架敵機圍住碧藍亮光幾何紋路敵機,像是不想讓我碰到似的。

「警告,第六序列武器於五十米內被投影,建議撒退,重複一次,建議撒退!」 系統警告。

不能讓他碰到那長矛!

我甩出兩把彎刀將最左與最右的機體一刀兩斷,再以雙手貫穿左右兩機的胸囗,同時再對中間的敵機以手持加農炮「F98殘響」連開六槍,將中間的敵機打成蜜蜂窩。

五台肉盾敵機被毀,碧藍亮光幾何紋路機鎧持著碧藍半透明長矛,做出準備投擲的姿勢,長矛發出大量光芒,那些破碎的敵機殘骸亦發出碧藍之光。

糟糕!「F98殘響」沒有子彈了,我以四翼向他抱殺。

他擲出長矛。

我拿出高斯步槍,瞬速開了一槍。

半透明長矛被我身前的尤亞碎片停下,但一把更透明的碧藍長矛從半透明長矛向前延身,貫穿了我機鎧的右肩,但那更透明的碧藍長矛仿佛只是虛影,它的投影穿過了我的右肩,但未對我造成住何傷害。

倏被尤亞碎片停下的半透明長矛強行推進,與更透明的碧藍長矛合二為一,將我與機鎧右肩與右手完全破壞,但我感受不了任何痛覺。

高斯步槍發射的超材料珠將碧藍亮光幾何紋路機鎧的前胸甲完全粉碎,露出裏面的駕駛員,他右手再揮,一把半透明長矛又出現在她機鎧手上,但我的高現步槍已經抵在她的頭上。

駕駛座中的是一個少女,與我年紀相約的少女,她露出又怒又驚的神情。

「主人,我這邊可以了,解決她後就來與我會合。」莉可莉絲與我通話。

我應該……

A開槍
B直接走
2019-11-15 01:57:35
A
2019-11-15 03:04:43
A
2019-11-15 11:12:26
A
2019-11-16 03:39:28
好攰,聽日補
宜家差大家三篇文一篇外傳
我盡快還
2019-11-17 02:51:31
「呯!呯!呯!呯!」我以輔助臂填裝手持加農炮「F98殘響」,按下扳機,槍聲響徹天地。

我對她的機鎧四肢前端各開一槍,被超強酸氣矛劃過的部分瞬間融解,她的機鎧瞬間失去了活動能力。

我的手指在高斯步槍的扳機上,但我按不下去。

我……我……殺不了她。

少女駕駛員的眼神充滿著恐懼,淚水從驚惶的眸子中流出,抖震的唇間卻吐不出一字一句。

我收起了五式彈匣轉輪高斯反機甲步槍「G55小石頭」於機鎧下背,並放好手持加農炮「F98殘響」於肩甲之內。

我控制機鎧走到牆壁,拔出沒入牆中的兩把彎刀,收在機鎧背上。

「殺……殺……殺了我!快,快點殺了我!殺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女駕駛員以激光手槍不停射向我的機鎧,但起不了任何效果。

「對不起,我辦不到。」我以揚聲系統對她說。

——拔出槍之前,只需考慮殺,或者不殺,拔出槍之後,便沒有思考所有道德的必要。

那個男人曾經說過這番話,那個強大而可靠的男人,若果是他的話,一定已經開了槍。

對紋龍來說,殺死敵人是理所當然的是,沒有猶豫的必要。

一想到剛剛殺死了活生生的人類,一陣嘔吐的感覺湧上喉嚨。

我知道的,我是知道的。

——這裏並不是虛擬的遊戲世界。

明明科學是拯救人類產物,但我卻以科學的產物進行殺戮。

我,沾污了科學對人類的善意。

「為什麼不殺死我?你這偽善者!殺人犯!因為我是女人嗎?因為我年紀小嗎?別裝作好人了,快點殺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女不斷以拳頭捶在我的機鎧上,拳頭的皮被刷破,流血鮮血。

——「模組:超頻模式」完結。

超頻而來的尤亞碎片光翼化作尤亞粒子,隨風消散。

「……對不起。」我強忍吐意,三翼一拍,留下音爆往天上飛去。

三十八層裝甲板的大洞上並非蔚藍的天空,而是浩瀚的星河。

這裏仍存在著地心吸力,證明了我仍在一個星球之上,但看得見如此清晰的銀河,恐怕這顆星球失去了大氣層。

「詢問,為什麼不殺了她?」莉可莉絲的聲音出現在我腦海中。

「我……我……我不知道。」我回答,對莉可莉絲來說,定義為「敵人」的目標她就會徹底破壞掉吧。

「嘲笑,果然你的程序出錯了吧,主人。」莉可莉絲邊飛邊說,我跟在她的身後。

「假如我有一天成為了妳的敵人,妳會殺死我嗎?」我問道。

「回答,當然會了,我無法違抗我的程序。」莉可莉絲冷冷的道。

果然人工智能產生不了感情……嗎?

「對了,我們正在飛向哪裏?」我問道。

「回答,目的地為混亂之地,赫赫度州,唯有進入能團附近才能擺脫基金會的追蹤。」莉可莉絲回答。

糟糕,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

視線之中遠方有一座大城市,城市上空有一個如要塞般大的光團。

我們應該……

A降落收起機鎧走進去
B直接飛進去
2019-11-17 08:50:24
A
2019-11-18 06:13:58
「莉絲,先降落收起機甲。」我向莉可莉絲下達指令,同時控制機鎧降落到地面之上,再停止尤亞粒子的釋放,持續釋放尤亞粒子讓人有一種消耗大量體力的感覺。

赫赫度州的四周是龜裂的荒土,但仍有一些零星的廢棄建築在上,但無論是荒土或是貧民窟般的大城市,赫赫度州地上的一切都被淡紫色的巨大能團照耀。

「回答,收到。」莉可莉絲控制機鎧降落在荒土上,同樣停止釋放銀紅色的尤亞粒子,彼岸花瓣形狀的光翼隨風消散,化作銀紅之流,為神秘的星空再添一層面紗。

我看著如沙繁星編織出一條繾綣的紐帶,像是迷人,卻是危險。

人類在沒有太空衣的情況下,15秒內會因為肺部壓力梯度差而缺氧昏迷,2分鐘內身體因體內水份蒸發而膨脹至原來的1倍,皮膚被強烈的紫外線與輻射灼傷,最後因身體失去過多氧份而死亡。

但科學以太空衣保護了人類,假以時日,站在巨人肩上的人類一定會征服這危險又美麗的銀河。

「莉絲,藍天因何逝去?」我問莉可莉絲,同時從機鎧中脫出,跳在地上,身上仍穿著藍金色的機動外殼。

「回答,第五紀元的時候,著名物理學家『空間投影學之父』馬克.瓊斯提出了多位面與位面黏連性的創新理論,並以複雜的數學模型支持其理論,之後的一二百年間,位面的多樣性首次被確地觀測,並能透過特定的技術對亞位面及鄰位面進行干預,甚至進行部分重疊,此技術被稱為『空間投影』,」莉可莉絲稍作停傾,從機鎧中走出來,停止與我通訊,為自己的聲音續道:「不幸的是,意外發生了,是人類無法抵抗的意外。」

「人類將鄰位面的銀河投影到了陸地與大氣層之間吧?」我以莉可莉絲的說話推論。

「無奈,既然知道又為什麼要問我?」莉可莉絲抱胸並別過臉,表示不滿。

「這是我的推測而已,妳繼續吧。」我對莉可莉絲說。

「不滿,哼!」這是人工智能應有的傲嬌屬性嗎?設計者的惡趣味也大重了吧。

「乖,繼續吧。」我本想伸出手摸一下莉可莉絲的頭,但我伸不到三分之一便縮了回去。

「回答,既然主人求我,我便勉為其難的解說下去了,馬克.瓊斯的孫子物理學家威廉.瓊斯於第五紀元1082年5月7日時因大型宇宙鄰位面投影實驗失敗而造成了兩塊位面之間的過度重疊,銀河瞬間不斷侵蝕現位面的空間,普通人類與動物於毫無準備下缺氧身亡,大量強化人亦在1小時內因缺氧身亡,只有部份的生化人與自動人形倖免於難,卡丹聯盟的三分之一人囗死亡,最後五位強大的異能者以性命為代價,化作巨大的能團隔絕五個城市於銀河的侵蝕外,那一天被稱為『希望之日』,以紀念五位偉大的英雄。」莉可莉絲一口氣回答。

所以那淡紫的光,是人類所相信的希望吧。

莉可莉絲手一招,銀紅尤亞粒子黏在兩台機鎧上,兩台「殺手X-00」便被收進她的亞位面囗袋中。

對了,有一事情是要在入城前確認的。

我說過要建立一個與五大城邦最強者匹敵的組織,組織的性質應該是……

A研究所
B傭兵團
C武裝組織
D萬事屋
2019-11-18 08:12:40
D
2019-11-18 21:12:32
D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