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擇] [網遊] [玄幻] 伊曼努爾的平行線

394 回覆
18 Like 4 Dislike
2020-01-12 05:39:50
強,強得不可思議。

出奇制勝。

這是我腦海中唯一能取勝方法,唯有放手一搏了;所有技能已經準備就緒,現在只差一個機會。

以毀天滅地之箭為中心點,中間半徑五百米的球體範圍會被炸得灰也不剩,而二點五公里半徑的球體範圍內的空氣則被點燃,但舞台充其量只有半徑六百米,所以要不傷到自己的情況下殺死對方是一件困難的事。

『毀天滅地之箭?師兄個名好撚柒喎,不如叫⋯⋯魔神一箭?太普通,唔好⋯⋯叫⋯⋯終神之箭⋯⋯又好似麻麻哋,呀!有啦!叫「眾神仰望吧,這便是祂的國終結之時」啦,正呀喂⋯⋯』托拉加奈真不會看情況説話,將我的思緒完全打亂。

雅努安也沒有給我思考的空間,人劄金槍,身如炮彈伴隨剌耳音爆迎面掃來。

快,快得不及眨眼。

以雙眼去捕捉流日金槍的動作根本是無稽之談,我自滿的動態視力根本跟不上流日金槍的速度

我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以感覺來擋下這一刀。

左上角!

——習得特殊技能「殘心」——D
隨着戰鬥經驗的累積,「殘心」之意將慢慢形成,能讓武者感受到附近部分強烈的意志。

「噹!」漆黑太刀惱怒皇牙會流日金槍赫斯昆斯!

「未來視?殘心?動作捕捉統計演說?定喺單純的直覺?你實在係太有趣啦!」雅努安於盔下大喊。

槍刀會,聲如雷鳴,勢均力敵!

比起上兩回交手不同,我完全接下了她流日金槍的逼命重擊,這是因為「偽.偽獸化」的效果——每下攻擊附加上一次攻擊的一半威力,我只會愈戰愈強!

我乘勝追擊,以魔劍剌向她的腹部,她立即以不動金光加持的左腿一頂,強行停住了我的魔劍;她倏踏後一步,空出左手結成劍指,她身後的金陽一閃,數發高溫的黃金箭矢伴隨致命熱力逼命而來!

「黃金日輪——流金射日。」她輕輕説道。

此箭,斬不得!

我有直覺斬開此箭後,會令其一分為二,直取我的胸膛,恐怕那種高溫能將我胸腔內外瞬間蒸發。

我人向後躍,然後雙足一蹲,伴隨音爆奮力躍起,然而黃金箭矢仍然窮追不捨,步步進迫!我人已於空中三十米,跌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應該以智獸之盾擋下嗎?不,那樣的話只會浪費了拼命回復回來的魔力,再說已經來不及吟唱。

幹,到此為止了嗎?

「吼吼吼呀呀啊啊啊————!」我看著失去推力的身體,唯有怒視天空,發狂怒吼。

雅努安提絲的天空是碧綠色的,而太陽與雲則是高貴的金黃。

陽光,好䁔和。

——匿藏在陰影之人的夙願,竟然是沐浴在陽光之下,一埸阿波羅與倪克斯共織的喜劇以遺憾的結局落幕。

死亡,就是對帶罪之人的救贖嗎?

阿波羅的撫摸,似乎是在告訴我生命的美好。

我伸出手,想緊握那如希望般的金色艷陽。

更近。

我要更近。

我要更近才能捉緊那金色的日輪。

更近。

更近。

更近。

我要,捉緊那真正的救贖,那歌頌生命美好的救贖。

飛。

我要飛。

我要飛得更近。

更近。

更近。

更近。

直到能抓緊那薛定諤的福音為止。

飛!

我要飛!

我要飛越太陽!

我回過神來,自己竟然躲過了那六發流金熱箭,而且足不沾地地浮空著;我的背後,長出了兩對翼,一對似魔鬼,一雙如惡龍,正在交替振翅。

那一刻,我仿佛擺脫了某種枷鎖。

我一拍四翼,一下飛到雲層之外,離地約八千米。

仔細一看的話,有三支巨大的流金熱箭正在向我接近,不過,已經沒有關係了。

「皇牙,穿月;烈火榴彈,化弦。」惱怒皇牙變形為近兩米的和式半弓,我心念一動,弦如烈火顯現。

——「穿月亂舞」發動。

我將弦拉至滿月,惱怒皇牙之弓四周的空氣開始扭曲,空氣中浮游的魔力化作可見的濃烈黑色氣體向箭矢靠攏,空氣扭曲的程度甚至比上次更甚。

——「穿月,魔箭」發動。

——「烈火榴彈」填裝,魔力值減至23。

——「蓄力之箭.穿甲」發動。

——「穿月,弦映天下」發動。

我屏著呼吸,利用視力加成,瞄準八公里外的雅努安,她似乎察覺到危險,將黃金日輪發作巨型金球,包裹着著自身。

——「精準狙擊」發動。

雅努安,我不只要飛越太陽,我更要粉碎妳的太陽!

「禱告吧眾神,這便是神話終焉之刻。」我默默唸出此箭之名。

我放開右手,右手瞬間被反作用力扭曲至奇怪的角度。

——觸發「右手變形」:右手在回復前將不能再使用。

「轟—————————!」箭,如滅世流星,拖著烈焰炎尾,以弒神之勢飛向擁日王。
2020-01-12 05:40:36
021鬥神的苦戰
聽日打埋嗰少少佢
2020-01-12 10:02:51
買左11
2020-01-13 03:26:44
終焉之矢帶動附近的氣流,如惑星急墜,劃破了厚重的高雲層,中雲層與低雲層,使八千米外的我也能一窺聖城雅努安提絲之貌;從高空俯瞰,也仍不見黃金之城的盡頭。

直徑約兩公里的龐大熱氣流直接氣化了三支巨大流金熱箭,勢不可擋地向聖城落下。

「雅努安聖術——黃金日輪,焚天流光。」雅努安的話語響遍雅努安提絲,她再道:「坦墔聖術——不動金光·漫天。」

二千米下的空中,萬千不動金光顯現,一時間如漫天雨粉。

雅努安於金球之中擲出了流日金槍,金球化作巨大金槍,包裹著赫斯昆斯,穿過萬千不動金光,槍體沾上金黄光麈,飛向終焉之矢!

「呯呼呼呼————!」箭矢未會,爆風先碰,兩股氣流互不相讓,交鋒中心形成了狂風亂流,撕裂一切進出之物。

戰況不相伯仲,兩者鬥得難分難解。

「坦墔宣紙的佩安禱文,第十章第二十九節是如此記戴的,『卡以以海的佩安於混沌之主的七個血湖泊迷失,渡過了七百七十七個白晝與黑夜,禱告了一千個一千次,聖神最後派遣天使之首去拯救虔誠的佩安,他回到神國,位列門徒之四,世人讚頌祂為「浴血王」;祂沒有離開過聖神,就如聖神不會離棄人子,人子無力時,就必禱告,人子軟弱時,就必禱告,人子絕望時,就必禱告,阿努安,阿努安,阿努安。」她向她的主誠心禱告。

天上有異象,共十三個金色虛影於天上展翼,其十二位一同吹響號角,然後轉瞬即逝,化作粒粒光麈。

兩者看似勢均力敵,卻是終焉之矢占優,流日金槍節節失退!

「坦墔女神啊!
祢的光貫穿天空、大地、海洋
祢的榮耀覆蓋過去、現在、未來
祢忠實的僕人
如今軟弱無力
請賜予我無上的勇氣與力量
霞光啊!
帶領我走出絕境!」雅努安向聖神禱告。

『是神術。』托拉加奈古井無波地道。

「坦墔神術——絕境霞光。」她再度吟唱,一陣強烈的白光一閃,照耀大地,八千米外的我也感到奪目耀眼,定眼一看,雅努安的身前展開了九塊巨型大盾,似乎能擋下世界萬物。

「噹!」終焉之矢於一陣角力以後彈開了流日大金槍,巨大的金槍傾斜地插在地上,而終焉之矢則直指絕境霞光之壁。

「呯!」第九至六層絕境霞光之壁於終焉之矢面前如卵與石響,瞬間化作了碎片。

第五層破裂。

第四層破裂。

終焉之矢與第三層角力了數秒,也化作光麈。

「嗞—————!」終焉之矢撞上第二層,扭出龐大的氣流,第二層絕境霞光之壁開始出現裂紋!

可是。

箭,停下了。

停在了神的光之前。

終焉之矢失去了動力的一瞬間,掀起了巨大的爆炸,直徑一公里的恐怖火球於爆炸中心形成,然後是直徑六公里的超高溫空氣,伴隨著厚重的煙塵急速四處擴散,形成了巨大的蘑菇狀火積雲,讓我看不到雅努安是生是死。

我應該⋯⋯
A以魔力飛彈作為箭矢射向蘑菇雲,以獲得視野
B持劍俯衝向地面
2020-01-13 04:16:30
A
2020-01-13 11:36:20
留左個名先, 而家開始睇第二主角...
2020-01-13 13:25:51
新讀者你好
2020-01-13 13:49:33
睇到第三個主角,頭兩個都好正!
2020-01-13 21:37:58
B
2020-01-13 23:26:50
b
2020-01-15 05:45:01
我左手持劍,四翼一拍,徒留音爆,俯衝向八千米下的地面。

我衝進厚重的巨大的蘑菇狀火積雲之中,失去了失視野。

有危險!

「嗞嘞。」我正想揮劍時,一把灼熱的金槍高速氣化並穿過了我的胸腔與心臓,在我的身體留下一個大洞。

血,如泉湧。

這一擊巧妙的將我的心臓與脊椎粉碎,使我控制不了我身後的四翼。

我的視線開始模糊,身體失去動力後開始下墜。

生命的流逝,並非如我想般悲歌慷慨,而是安靜地一點一滴的流走。

世界失去了聲音。

萬籟俱寂。

世界失去了色彩。

一片空白。

我閉上雙眼,靜待死亡。

『人類嘅生命喺幾咁短暫同脆弱。』

「托拉加奈?」

『我唔係托拉加奈。』

「算啦,你係邊個,已經冇所謂啦。」

『你決定放棄?』

「嗯,世界已經冇嘢值得我留戀,或者⋯⋯死亡始終都係我嘅救贖。」

『世界上仲有關心你嘅人。』

「⋯⋯⋯⋯」

麗絲、露絲、沙耶、雅各、還有偉⋯⋯

『佢哋需要你。』

「⋯⋯⋯⋯」

『我都需要你。』

「你係邊個⋯⋯?」

『我係你。』

「你係我?」

『你係我。』

「嗯,我係你。」

『我仲想生存落去。』

「但我只係一個弱小嘅人類,已經回天乏術。」

『由我獻出靈魂嘅嗰一刻,已經唔再係人類。』

「我係偽獸。」

『我唔係偽獸。』

「既非獸,亦非偽獸,而係虛假嘅偽獸,我嘅本相到底為何物?」

『唔重要。』

「嗯,並唔重要。」

『重要嘅係⋯⋯』

「我已經超越人類。」

『不斷殺戮。』

「嗯,不斷殺戮。」

———不斷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直到⋯⋯』

「直到⋯⋯」

———直到?

———「『我哋嘅救贖降臨為止。』」

在此之前⋯⋯

———「『我哋唔可以死。』」

活著的執念,定能譜寫出生命的讚歌。

那旋侓,必定是帶罪者的救贖。

即使,那音符是由鮮血書寫出來的,我也毫不在意。

與我無關的生命,破壞掉也與我無關。

直到,我能尋找到那慈悲的拯救。

直到,我能尋找到那溫柔的憐憫。

直到,我能尋找到那自己的名字。

「所以⋯⋯」

『張開雙眼吧,托拉加奈爾。』

———粉碎掉那擋在我們路上的金色太陽!

我張開雙眼。

胸腔的大洞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自我修復,部分脫落的肉塊化作碎石,並返回與重新建構我的身體。

———本相解放:10%

———本相技能解放:超速再生·???——SS
為???與???混種的超速再生,本相解放時,以展開極度壓縮的肌肉纖維與組織和吸收大源小源魔力來重新構身體,進食將能最大化超速再生效果。

———本相技能解放:元素重組·石鬼———A+
本相解放時,身體脱落的組織(除心臓外)將化作特殊材質的極堅硬石頭,當有足夠魔力(一半以上)時,石頭將立即返回身體並回復正常肉質,此舉並不消耗魔力,亦可以以意志拒絕重組。

「轟———!」脊椎與神經重新連接,我控制四翼俯沖著地,掀起大量塵土。

雅努安站在最後一層的絕境霞光之壁後,毫髮無傷。

「睇嚟偽獸之王已經教咗你解放本相。」她似乎對我仍生還一事毫不驚訝。

我以重新回復的右手握弓,左手持劍指著雅努安,並説:「第二回合,要開始啦——」
2020-01-15 05:45:27
022敗者的逆襲
2020-01-17 03:41:55
最近哮喘發作
唔太舒服
唔好意思
2020-01-18 01:03:47
C
2020-01-18 01:38:24
A
2020-01-18 13:43:26
保重
2020-01-18 13:45:45
A
2020-01-20 01:43:39
八支雷風槍向彼此靠攏,形成一個恐怖黑球,黑球爆裂,將符咒球盾炸成紙碎。

儘管紙盾擋下了大部分衝擊力,符紙陰陽師亦被餘波震得吐血,捂住胸口跪在地上。

「我」提刀一下躍至二百米外的瓦磚屋頂,並將巨大的刃卡在他的頸前。

「我⋯⋯我代表豚兵衛投降,我們願意全力協助你。」他心有不甘的道。

「哦,但你們也沒有想過放過我喔⋯⋯」我的狐眼眯成一條線,盯著他看,續道:「更何況『們』是怎麼回事嗯⋯⋯是在耍我嗎?」

「不,不是的,你聽我解釋!」他驚慌大叫。

我應該⋯⋯

A殺了他
B聽他解釋
2020-01-20 04:36:49
B
2020-01-20 10:47:17
Shit
好多錯字
修訂版會扔上紙言
2020-01-23 02:05:19
「健,如果我能看見未來,那我能改變它嗎?」我曾經在閑聊時這樣問健。

「未來如果被看到的話,就必然會發生喔。」健回答。

「我們如果可以看見未來,為什麼不能改變它?」我曾經對科學一竅不通,現在也是。

「有聽過薛定諤的貓嗎?」健一邊敲著嘈吵的機械鍵盤,一邊問我。

我雙眼變成兩個問號,一臉懷疑地看著他。

「薛定諤的貓就是⋯⋯算了,就算解釋你也不會懂,總之簡單來說,就是一旦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被觀測的話,被觀測到的未來就會變成既定的事實。」偉解釋道。

我似懂非懂的點頭。

「看到未來卻無法改變⋯⋯嗎?」我望向天花上旋轉的風扇,陷入了沉思。

我改變的⋯⋯並不是未來。

我以大太刀抵住符紙陰陽師的頸部,他敢輕舉妄動我就切下其顱頭。

我集中精神的時間愈久,能窺視的未來就愈遠和愈廣。

正確來說不是窺視,而是感受世界的意志,世界的意志本身就是森羅萬象意志的集合體。

人有人的意志,刀有刀的意志,天空有天空的意志,大地有大地的意志。

而天空與大地又的意志又是由無數個細碎的意志組成,世界亦是如此。

萬物有靈。

眾生有情。

世間一切意志的總和,便是世界的意志。

一個細小意志,能推動整個世界,哪怕只有一點點。

而世界的意志,則影響著全部的個體。

一即是全,全即是一。

森羅萬象,連接著森羅萬象。

只是一般人沒有去仔細感受,所以覺得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但我卻能感受到萬物的意志,這證明了他們是錯的。

所以,我並不是看到了未來。

而是了解世界下一步想走的方向。

像剛才說的那樣,一個細小意志,能推動整個世界,而意志是可以隨時改變的,就如我與刀武者都憑自己的意志改變了世界的走向。

哪怕只是改變了一點點。

正因為意志決定下一步的走向,所以感受到最有可能發生的未來並不算作觀測。

換句話說,未來仍是充滿不確定性。

渺小的人類,是自己的雙手可以改變未來的。

我感受世界的意志,看來他的確沒有再攻擊我的意思。

「我要去根之國見建速須佐之男命,替我帶路。」我命令符紙陰陽師。

符紙陰陽師面有難色,支支吾吾的說道:「能,能⋯⋯能讓我先⋯⋯救,救回我的同伴嗎?」

他在抖震。

是出於對未知的恐懼。

「好,我等一等你。」我收起了大太刀,解除了威裝,五米的身驅化為光點消失。

我落地的一刻,身體好像被掏空一般,看來暫時無法再使用式神威裝了。

不過愛染明王的虛影弓箭倒是可以使用。

他看到我竟然是個人類,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們⋯⋯還有救嗎?」我問,剛才他的同伴都被我打得非死即殘,那種破壞的衝動是來自鬼的吧。

他以仍然抖震的手從黑金相交的狩衣中取出幾張碧綠色的符紙,他將符紙住上空上灑,符紙自動飛住了各豚兵衛的身體,他們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著。
2020-01-26 12:17:49
樓豬呢排發燒
2020-01-26 17:25:42
保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