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擇] [網遊] [玄幻] 伊曼努爾的平行線

373 回覆
18 Like 4 Dislike
2019-11-19 00:49:31
D
2019-11-19 04:00:57
病病地,聽朝打
2019-11-20 05:26:16
既然赫赫度州是以傭兵團與武裝組織為主的城邦,而研究所又不適合在混亂之地立足,那麼組織的性質只剩下一個——萬事屋。

又或者說是兼具以上四種性質的萬事屋,據之前的文件以証據推算,赫赫度州不缺戰鬥力強橫的傭兵團,但他們應該缺少解決高科技內容委託的能力,所以我有信心能於此地立足,雖然不排除也有本身從事科技產業的玩家混入了其中,但問題有幾個。

一、大部份玩家於遊戲內應該沒有心機與能力研究科技層次跳脫了幾層的產物。

二、玩家難以於這個世界本身存在的組織爬主高位。

三、熱愛研究的玩家應該會選擇學園都市丹羅斯州而非這三不管的赫赫度州,當然不排除有特殊殘忍興趣的瘋狂科學家,但這樣就難以在明面上行動。

換句話說,立足於赫赫度州萬事屋將能提供資金予我的研究及購買武器之用,而我的萬事屋將有解決高科技內容委託的優勢,讓組織於市場更有競爭力。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解除鑰匙基金會對我、莉可莉絲及兩台機鎧的追蹤手段,但我需要一定時間追上第六紀元的科技樹。

數萬年的科學知識與文明發展,想起也令人興奮啊!

「提議,先準備好對人員用的武器,赫赫度州內沒有法律可言。」莉可莉絲以手指劃出位面囗袋,將剛才「借」回來武器像垃圾一樣倒在地上。

我首先將一些莉可莉絲判地為沒有用的金屬武器作為零件,以修復我的右手。

——「模組:自我修復」啟動。

我將那些金屬武器碰著右手損壞的部份,那些金屬便慢慢開始變形,形成一隻新的右手,看上去與先前的一樣。

我從地上的武器堆中拾回剛才找回來的「宙斯之罰Z-35b」量子半現體技術引力分解槍,其外形為六支細小的金屬柱子,只有拇指般的大小,外貌似曾相識。

對了!這些小鐵柱是剛才將我右肩打碎的長矛前置裝置!

量子半現體技術,看來是無視硬度與塗層的類空間穿刺技術,才能將尤亞碎片打穿。

我將金屬柱子放入機動外殼的手部收納裝置中。

還有就是「榮譽之血」單分子高周波斥力塗層長柄斧,其外形為一圍乳白色的類超流體,被球形的透明容器密封著,容器為透明的籃球大小球體,上面有一個洞,洞上有一層薄膜,足夠讓我的手掌進入。

「說明,該液體為生物性記憶流體之一,將手掌放入容器中以半永久性地與該武器結合。」莉可莉絲一邊揮動著各種奇怪的武器,一邊說明。

我將左手手掌慢慢伸進透明球體,很快手掌便被乳白色的類超流體包圍,神奇的是乳白色的類超流體很快便如水遇棉花般被我的手掌吸收。

「說明,接下來請抽出揮動右手,該動作為會被記憶為預設喚出動作。」莉可莉絲說。

「好的。」我抽出右手手掌,由左肩上虛握無物,向右下斜劈,乳白類超流體一瞬於我的手掌湧出,化形固體,形成一把微微震動的堅硬二米長柄斧。

我放開手,正當我以為長柄斧會掉落地面的時候,長柄斧整把變回乳白類超流體,被吸進我的手掌中。

「我準備好了。」我望向天空的巨大能團。

莉可莉絲沒有回應,背著兩把灰色的大劍,徑直走向城市。
2019-11-20 05:28:30
2019-11-21 14:12:44
寫呢一章要耐小小
因為我要睇幾本書黎寫
2019-11-26 18:05:54
2019-11-26 20:45:14
今晚or聽朝出
大學果邊好多野搞
Sorry
2019-11-28 19:11:17
「殺人係咪一定係『錯』?會唔會以另一個角度睇係一件好事?」教授的聲音響徹了講堂。

嗯……這個教授,有點東西。

「可以減少地球的生態壓力。」一名戴眼鏡少女冷冷的道,這個學生,也有點東西。

「呢件事,要由唔同角度睇,以法律層面嚟講,殺人係錯嘅,所以殺人要受到法律制裁,而以殺人犯嘅角度嚟睇呢,佢可以從殺人獲得快樂或者利益,所以對殺人犯嚟講,佢係做緊件啱嘅事。」偉也接著回答。

……殺人獲得快樂?有可能嗎?

嗯……

是有可能的,記得自己曾經於雪地中與三公里外的狙擊手對狙,成功於第四槍射殺了他,同時成功破了2.5公里最長射殺距離的世界紀錄。

同時我的確感受到無比的興奮與快樂。

但這樣也不能推論「殺人犯會從殺戮這一行為中獲得快樂」。

令我快樂的也可能是「對狙的勝利」或「破世界紀錄」這兩個「殺戮」衍生出來的結果,而並非「殺戮」這個行為本身。

無可否認的是,以因果論來說的話,「殺人犯會從殺戮這一行為中獲得快樂」對我來說是成立的。

我是在做錯的事?但我只是在執行國家給我的職務,因為我從來沒有失手,所以並沒有失手的選擇。

「軍人殺人,若果有錯嘅話,係邊個嘅錯?」教授一話道出我心中的疑問。

「軍人。」

「國家。」我也回應。

「部隊。」

「長官。」

軍人殺人的話,當然是下達指令的長官要負上責任吧。

「軍人的父母。」

「軍火商。」

「教育制度。」

「社會運作形式。」

「普世價值。」

「金錢。」

「歷史。」

「被殺者。」

各種答案也反映了各人思考背後採用的推論方式。

教授笑了笑,續道:「或者我地換個角度諗,邊一個要負上最大責任?」

「軍人。」

「國家。」

「國家。」

「軍人。」

「軍人。」

班上分成了「軍人」與「國家」兩派,「軍人」派的話相信是認為軍人是最終執行者,而「國家」派的話相信是認為國家是最大的決策者。

前者為因果論,某程度上來說是自由意志主義的信奉者,他們相信軍人有最後的權利決定執行「殺戮」與否。

普通的軍人,軍命如山,更何況不殺人就會被人殺死,更何況是一個軍隊養大的少年,哪有甚麼狗屁自由意志?

媽的,一群生於安穩幸福之中的書呆子。

「就算一個軍人放過左一個目標,唔通國家唔會派另一堆軍人嚟殺死目標?結果根本無改變,國家有好多手段殺死一個人,而軍人只不過係國家殺人嘅其中一種手段。」我發言。

「留意番,宜家我地只係討論緊一個擁有自由意志嘅個體軍人,佢殺人有冇錯。」那名眼鏡少女說。

「既然目標都係要死喺國家命令之下,由邊個執行都冇分別,所以最大責任喺國家度。」我回應。

「軍人有自由意志將槍口提高幾厘米。」少女回應。

「你係話,軍人有自由意志被人殺死?若果面對生命威脅嘅時刻,普世價值仲適用?」我反駁。

「……」少女無言以對。

……

但作為狙擊手的時候,其實面對的風險相對較小。

那麽我擁有自由意志之時,依照軍令殺人又是否一件錯事?

A是
B不是
2019-11-28 20:10:14
A
2019-11-28 23:03:43
A
2019-11-28 23:14:39
A
2019-12-02 17:45:00
若有自由意志的話,殺人無疑是錯的。

生命,戰友,歸處,使命,榮耀。

一個一切都被束縛於軍旅之中的軍人,哪有甚麼自由意志可言?

但若果殺人無論如何都是錯的話,這雙腥紅的手,應於何處合掌尋求救贖?

殺戮與救贖,本身便是兩個極端,背負罪孽之人以淌血的手掌合手祈求上帝的原諒,根本是一種令人作嘔的自我欺騙。

愚者的救贖,於荏苒的磨擦下,只是一種毫無意義的障眼法;面具下的腐肉,終有一天會露出腥臭的本相。

千年以來,有多少握著屠刀的愚昧屠夫,到莊嚴的聖堂虔誠跪下尋求贖;他們滑稽的丑態於那些手持權柄與福音,頭戴金冠與高帽,卻身披染血華服的施救者眼中,便是一場引人發笑的喜劇。

若果將罪孽掛上砝碼,面上剌上大義的施救者將壓破神聖殿堂的紅地毯,墮進無間之中。

諷刺的是,施救者往往作為英雄傳頌,而愚者則作為千古罪人於記事的泥板的字裏行間永受唾罵。

大罪之人,卻為英雄。

執行之人,卻為惡魔。

文明與義?

可笑。

課堂於一片熱鬧討論下結束。

「下堂我哋會討論下電車難題,同埋一啲變體版本,大家可以準備一下。」教授宣布。

「喂大佬,陣間有冇野做?」偉問道。

我看了一看他殘破的衣服,混身不自在。

「有,同你去買衫。」我說。

「吓,但係……」他目瞪囗呆的看著我。

「男人老狗唔好禁多但係,我俾錢,走!」我頭也不回,走向停車場的方向。

「喂……哈呼……大佬……巴,巴士站喺果邊喎……」偉拍了拍我的肩膀,上氣不接下氣,指向巴士站的方向。

「我有車。」我回答。

「欸……wow……」偉不懂如何回應。

「係呢,你住邊區?」我問偉。

「欸……深水埗。」偉支支吾吾地回答。

「我住元朗。」我回答。

我走到我的Cayenne Hammer前,偉整個人尤如石像一般被定著,並斷斷續續地說道:「波,波,波子……?」

「開門。」我說罷,車門便自動打開。

「……」偉小心翼翼地坐上了副駕駛座。

「師兄,去中環g2000唔該。」我說。

汽車自己開始駕駛。

「哇!原來仲有自動駕駛,你……」偉滔滔不絕地發問,我也一一回答。

接下來,我載偉到中環的不同時裝店買了十數件體面的衣服,至少現在他站在我旁邊也不會令雙方難堪。

「歡迎下次再黎。」女店員面露微笑。

「大佬,我地先識左一日,我唔係幾好意思……」偉的音量愈說愈小,他提著兩袋的衣服。

我收起信用卡,沒有回答他,走向商場的停車場。

「當我係朋友就唔好禁婆媽,」我走向Cayenne Hammer並說:「係呢,你有冇帶『GOS』? 」

「有啊!」偉興奮地回答。

「去我屋企玩一波?」我問。

「好啊!」偉回答。

《坦爾大陸》就像殺意的抑制劑,助我重回正常的社交生活。

「偉,你覺得軍人殺人係邊個要負責任?」我問。

「我覺得策劃到執行嘅所有人都有錯,並唔存在話一個持份者要負全責。」偉回答。

這副帶罪之身,又應到哪裡尋求救贖呢?

一小時後,元朗。

「哇!洪大哥,你間屋會唔會太多東西?」偉的眼睛被鎖定在巨型電視之上。

「還好啦。」我不懂如何回應。

偉以讚歎的眼神掃視四周,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

「By the way,你間客房喺度,十五分鐘後Game入面見。」我說罷便走入主人房。

我洗了個面,換了一件鬆身的衣服,戴上「GOS」並躺在床上。

眨眼過後,我便回到了梅度亞的旅館。

偉還沒有上線,現在應該……

A確認一下任務
B自己到街上視察一下環境
2019-12-02 19:46:54
B
2019-12-02 22:36:18
b
2019-12-08 00:25:09
大學嗰邊真係好忙
完sem會好好多
2019-12-19 15:04:30
2019-12-27 22:07:02
完咗sem未.......
2020-01-02 14:27:09
我拉伸一下手腳,便推開房門走到旅館的飯廳,現在是下午四時左右,只有零星的玩家與NPC在下棋,喝酒與閒聊。

他們主要遊玩的是一種棋類遊戲,採用一對一的形式,每名玩家分別控制八顆不同顏色的棋子,但對於玩法我也是一頭霧水。

「啪。」中年大叔以紅色的棋子「吃」掉小伙橙色的棋子,小伙隨即陷入了沉思。

小伙的眼神由疑惑變得清澈。

「哈哈!」小伙捉起自己的金色棋子連「吃」大叔的三顆棋子,如此一來,大叔陷入了只剩雨顆棋的劣勢。

挺有趣的遊戲。

「喂師兄,呢隻咩棋?」我悄悄地問一位旁觀的玩家。

「彩虹棋呀,梅度帝國大人路細都識玩嘅一種棋,宜家變左香港玩家嘅搵快錢嘅工具!」高瘦玩家友善地回答我,突然他眼神一轉,對大叔破囗大罵:「屌你條撚屌識唔撚識架!梗係郁藍色食佢隻金色啦,on鳩!」

「屌你老味臭閪!頭先開始就指指點點,今日就送你去見閻羅王!」大叔一拍檯,整盆棋跌在地上,同時一件半鎧法袍憑空在大叔的身上結成,大叔再揮手,一支法杖劍就出現在手上,其上還有絲絲紫色流焰纏繞!

——「42歲(就破產)37級 斬蛇者 中年結社」

同時大叔的等級、名字、稱號與公會於頭上顯現出來,這代表了兩種可能情況:

—、人物進入戰鬥狀態。

二、玩家刻意顯示作挑釁或恐嚇之用

「區區法劍士都禁大口氣,等我送你一程啦,傻鳩!」高瘦男脫下了上身衣服,露出了全身複雜的魔法符文剌青,少頃,剌青發出血紅色的光芒,高瘦男倏身形暴漲,化作三米高的帶翼獨角狼人,全身碩大的肌肉被厚重的半金屬材質皮毛包裹,鋒利的指甲必定削鐵如泥。

——「%醉愛希少% 45級 恐怖公 洗讚大鴨鴨」

……MK不是在三四年前己經絕種了嗎?

高瘦……不,是高壯狼人張開血盆大囗,大吼一聲,我立即捂著耳朵,以免鼓膜被其震穿。

——觸發「恐怖威壓」:力量 -20% ,而且每五秒要進行一次恐懼檢定,失敗將受到每秒5%最大生命的傷害,並且不能行動,直到檢定成功。
2020-01-02 14:27:27
「喂師兄打還打,唔好開地圖炮好嗎?」我捂著耳朵向「%醉愛希少%」大叫。

「哦,唔好意思,興奮得濟!」高壯狼人一揮手,解除了「花生友們」的負面狀態。

戰,一觸即發。

我與圍觀的眾人退後至安全的地帶,為兩人吶喊助威。

「打佢老母!」

「打佢老母個老母!」

「入佢中路!」

「斬撚死佢!」

「開賭局!大叔贏一賠三,買定離手!」

突然,旅館外的大街傳來莊嚴的聖樂,伴隨著弦琴與大鼓的伴奏,歌聲縱使為我不熟悉的方言,但仍不失宏亮與震撼,每一下歌聲都撼動著我的心扉,洗滌著我的靈魂。

仿佛是對帶罪之人的一種慈悲救贖。

兩人露出了驚恐的神情,同時也收起了武器,只留下了一句「算你好彩」與「今次放你一馬」便不歡而散。

我推開大門,一探究竟。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一連串規律有序的腳步聲融入宏亮的聖樂當中。

大街上一隊整齊的軍隊正在吟唱聖樂,他們穿戴神聖的鉑金鎧甲,背著二米的黃金大槍,其後是一隊穿著莊嚴法袍的牧者,手上拿著各種華麗樂器與一本紅皮的書,聲勢異常浩大。

坦墔聖教的聖殿騎士「凱歌之槍」,想不到是如此神聖莊嚴的軍隊。

少頃,數萬人的軍隊同時停下,然後跪下,合起雙手。

「今天是聖神坦墔的赦免日,坦催宣紙上記載了這一段事蹟:聖神坦墔曾經於卡以以海旁的雙日之下赦免了一千個罪人,並應許接納悔改之人,因此名位請誠心向天祈求,回應聖神的慈悲。」一道充滿神性的聲音響徹天際。

身後餐館的眾人紛紛跪下。

『建議跪低,如果唔想接受思想教育嘅話。』托拉加奈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腦海之中。

我應該……

A跪下
B保持站立
2020-01-02 14:31:17
久等啦
各位新年快樂
祝大家萬事如意,新嘅一年掂過碌庶
今日起復更
一月盡力一日兩更
仲有一篇
今晚再出
宜家番大學開會
2020-01-02 17:32:28
B

By the way
大叔陷入了只剩雨顆棋的劣勢
雨顆 => 兩顆
2020-01-02 22:42:39
B
2020-01-02 23:50:34
b
2020-01-03 02:32:22
好攰
不過應承左大家有文
出個另一個故《人妖雙修桃花訣》女主角嘅外傳
甜故來的
同呢個故都有小小小小小小關係
大家睇往先
可以獨立睇的
地方同呢個故唔同次元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