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選擇] [網遊] [玄幻] 伊曼努爾的平行線

304 回覆
18 Like 3 Dislike
2019-10-07 13:40:42
C
2019-10-07 19:59:59
第六卷 新幹線之謎

我看著地圖,最近的浪人茶舍也要走兩三公里。

時間不多了,現在下線吧。

我準備下線之際,我瞄了一眼發霉的木刀,充滿小缺口的刃,鋪滿霉菌的刀身,真糟糕呢……

啊!好礙眼!

我的匠人強逼症發作了,在磨好這把刀前我是不會下線的。

我拿出七殺爺爺給的磨刀石,這塊磨刀石很是特別,石頭的每個平面都是不同,就如現代不同號數的砂紙一般,天助我也!

我拿出木刀,先用最粗糙的一面開始磨,將表面上的霉菌刷走,同時將木刀的刃磨利。

十分鐘後。

木刀的外形原來己經沒有大礙,加上磨刀石的質量不俗,木刀很快便回復整潔與鋒利,我再以磨刀石最滑的一面將刀身與刃面拋光,整把刀在陽光的反射下反射出絲絲暗光。

刀身的最下方刻著幾個酒紅色的種子字,奇怪的是,這把木刀比金屬刀更重。

——武器「發霉的木刀」升級為「佛愆梵音」。

我滿意地收好了木刀,從功能表登出。

我一閉眼,再張開之時,已在新幹線列車之上。

乘客們都在竊竊私語,並流露出不安的神情。

奇怪了,列車怎麼停下了?我望向窗外,列車停在了鄉郊,似乎並未進入東京範圍。

我取下了黑色「耳機」,放進充電的盒子裏。

我嗅了一嗅空氣的異味,雖然不明顯,但確實是有一股血腥的味道。

「由於收到警視廳通知,連環殺人案的犯人混入了列車的乘客當中,並可能持有武器,請乘客留在座位上,接受警官檢查。」列車上傳出廣播。

我被警視廳發現而且跟蹤了?不可能,警視廳大可以在我家拘捕我。

「被跟蹤」這件事是確定的,應該是由我殺掉松本弦之介的時間點的前後不過一小時左右,而且能在我不察覺的情況下跟蹤我,跟蹤者也不是一般人。

但跟蹤者竟然連我的身形或性別也確認不了?這一點很可疑,有數個可能性:

一、跟蹤者是瞎的或有視力缺憾 ,但聽力非常優秀。

二、跟蹤者靠嗅覺追踪我。

嗯……看來那兩個留言會有我需要的線索。

我拿出手機,以面部解鎖了手機,但竟然沒有訊號,事情愈來愈可懷了。

等等!「一」是不可能的,我以摩托車逃走時,再三確認了沒有任何載具在我後面,而且松本弦之介已經說出了我的性別。

跟蹤者能確認我的住處,卻沒有在我的住處動手,一是應該是他沒有能力殺死我,二是靠嗅覺跟蹤應該花了不少時間。

空氣中的血腥味道也證實了跟蹤者並非警視廳的人,因為車長大概被殺掉了。

他們的目的是殺死我。

跟蹤者應該在最後車站跟甩了我,因為我早已洗淨了血污,因此在人群當中我的氣味就不明顯了,但已經確認了我將會乘車,所以在我用膳的時間召集了同伴。

搜身的目的是找出我一定會攜帶的日本刀嗎?可惡,中計了。

幾個穿著制服的「警官」正在一個個乘客地搜身,再待下去總會被發現的,怎麼辦?

「你!舉高雙手!」一道喝令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我與附近的乘客一同轉頭望向後方。

「警官」一手拿著從眼前少年袋中搜出的野太刀,一手拿著警視廳通常配備的M60轉輪手槍,指向面前的少年。

少年淚流滿面,雙腳抖震,嚇到話都說不清楚:「不,不,不……是……我……啊……」

他一定被殺死!

我應該守護未被掠奪的幸福,還是繼續躲在影子之中復仇狩獵,即使會有更多無辜的幸福被奪走?

A 拿出「孤僧」衝向「警官」

B空手衝向「警官」

C1將「孤僧」放下腳下並踢至車廂前方,棄刀,並繼續遊玩《坦爾大陸》

C2將「孤僧」放下腳下並踢至車廂前方,棄刀,並靜待搜身

D1將「孤僧」收在座椅之下,並繼續遊玩《坦爾大陸》

D2將「孤僧」收在座椅之下,並靜待搜身
2019-10-07 20:01:06
重大選擇!
將影響劇情及結局
2019-10-07 23:05:31
D1
2019-10-07 23:33:44
D1
2019-10-08 10:19:38
D1
2019-10-08 10:22:34
改A
2019-10-09 05:30:34
聽日第三個主角登場!
2019-10-09 08:01:48
咁夜都有文
2019-10-09 14:32:19
倒底沙耶會踏上背負無數罪孽嘅修羅之路,定係會成為拯救眾人嘅正義英雄?

就睇你地點揀了
2019-10-10 00:26:11
有人再出多篇
2019-10-10 08:08:55
有人
2019-10-10 20:49:59
今日更新會係維基。
因為下一篇好多野要資料搜集。
2019-10-11 05:29:59
https://wisdom-island.fandom.com/zh/wiki/%E8%B3%A2%E8%80%85%E6%B5%AE%E5%B3%B6_Wiki?variant=zh-hant

好攰
2019-10-11 07:55:05
2019-10-11 10:25:36
2019-10-12 02:14:04
美國,劍橋市,麻省理工學院。

基里安庭院(Killian Court),一切夢開始的地方,對也是台下莘莘學子來說也是一樣。

「咳咳……」我稍作停頓,清了一清嗓子,準備為演講作總結。

「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資本。知識,就是未來。在座的每一位將成為世界的支柱,你們踏出的每一步,都將推動世界!在這個動盪不安的時代,希望台下的諸位保持著一顆追求真理的心,去作出不愧於初心的決擇。」我稍作停頓,台下的所有觀眾——包括師生,政要甚至總統「巨人」大衛.霍科姆也紛紛站起來,拍手鼓掌,聲如雷動,迴盪基里安庭院的草坪之上。

這些掌聲,是因為我精彩的演講,還是在可憐我這副病入膏肓的模樣?我不知道,也永遠不可能知道。

「謹記,Mens et Manus(知行合一),多謝各位。」我完結演講,並坐回自己的輪椅上,掌聲仍在迴盪,國旗仍在飄揚,但在同一片土地上,這面國旗已經像徵著『極權』與『邪惡』,無數的美國國旗在革命人民的血肉之上熊熊焚燒,新的美國國旗伴隨著自由的凱歌隨著風與煙一同飄揚。

何其諷刺,這片土地上代表未來希望的青年們一部分在槍林彈雨中反抗極政府,一部分卻在這片高人一等的貴族之地上參與開學禮。

可惜,我應該無法看見新的美國國旗在我頭上舞動了。

滴答,滴答。

「多謝電子工程學院院長雅各先生的演說,實在是非常鼓舞人心,雅各先生於成長過程中一路與病魔搏鬥,仍努力不懈地追求知識與參與研究,於16歲之齡讀畢博士學位,18歲之齡成為本校最年輕的教授,並因劃時代的研究成果——「夏娃種子」,以20歲之齡破格出任本校的電子工程學院院長,他絕對是各位同學的學習對象與榜樣!接下來……」校長站到講台之上,繼續開學禮的程序。

噗嗵,噗嗵。

心臟因剛才演講站立了約二十分鐘而不停跳動,我嘗試大口吸氣以舒緩身體的不適。

頭好痛。

滴答,滴答。

「嗡————」我的秘書,也是我的親妺妺,伊麗沙伯在拍我的肩膀,同時在對我說話,但我因耳鳴而聽不請她的說話。

耳好痛。

滴答,滴答。

該死的柯羅諾斯。

「……院長,院長!你沒有大礙吧?要不要到醫院?」伊麗沙伯緊張的道。

「嗯……不用了,我回院長室休息一下可以了。」我在輪椅上控制面板點選「手動控制」。

「我先休息一下。」我隨即閉上雙眼,陷入沉睡之中。

一些童年的回憶閃過腦海。

從小時候起,我的頭腦已經異於常人,六歲精通二十八種語言,八歲完成了一款人工智能的雛形,十歲參加火箭研發團隊,十三歲開始研究自動學習的人工智能引擎「夏娃種子」。

可伴隨著天才頭腦的卻是異常虛弱的身體。

先天性心臟病。

因為這個病,我連奔跑的能力也沒有。

連站立在講台上數十分鐘,心臟也痛得如被用力緊握一般,胸口恍如巨石在上,呼吸也上氣不接下氣。

滴答,滴答。

醫生說過我的壽命只能到二十左右。

滴答,滴答。

生命一秒一秒地在流走。

滴答,滴答。

我張開眼睛,已經身處在院長室中,伊麗沙伯似乎外出了

我掃視了枱面一周,有個寄來的盒子,寄件人是……母親。

我應該……

A.打開盒子

B.繼續研究手頭上的工作
2019-10-12 08:54:04
A
2019-10-12 14:16:20
A
2019-10-13 05:15:48
寄來的盒子的大小與智能手機的包裝盒相約。

我以剪刀剪開寄來的盒子,裏面是一封母親寫的信與一盒……名為《坦爾大陸》的遊戲連遊戲主機,我從小就對電子遊戲沒有興趣,母親應該是非常清楚的,怎麼會寄電子遊戲給我?

先看一看母親的信吧。

我取出開信刀,割破信封,取出其中的信。

真的想不明白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年代母親為何不使用電子郵件,而使用傳統的信件。

我打開摺疊的信件,並細閱。

「親愛的雅各:
新的學年開始了,首先祝你工作與研究順利。母親這二十年來一直很抱歉,給了你一幅虛弱的身體,看到你被病魔折磨,作為父母的又怎會好受呢?這些年來,我們找盡世界最頂尖的名醫及購買最好的醫療設備,但通通也因疾病的復雜性而告吹失敗,每一次你嘆氣的背後,我們也何嚐不是在背後掩面流淚呢?」

父母一直都很疼愛我,我小時候卻一直在抱怨,相信他們心裡比我更難受吧……

「最近我從醫生朋友口中得知,坦爾財團旗下的大劍工作室研發開發了一款名為《坦爾大陸》的全感虛擬實境遊戲,能讓身體有長期疾病的人體驗一幅健康的身軀,而且遊戲中好像還有很多有趣的地點和種族,兒子你就算不喜歡玩電子遊戲,把它當成一款旅遊模擬器也可以,母親親自測試了一下,感覺非常奇妙!希望你能有前所未有的體驗。

另外,舅父大衛邀請我們星期四晚上七時到白宮用膳,你時間可以的話跟我說一聲。
母親
瑪莉亞 」

全感虛擬實境,在軍人實戰訓練中經常使用的技術,我三年前也有份參加研究,但可記不起坦爾財團有獲得援權使用。

而且坦爾財團一直是從事醫學工程的集團,從來也沒有聽說他們有一間叫做大劍工作室的遊戲開發小組。

嗯……整件事也很可疑。

罷了。

母親的一番心血,也不能就此浪費。

我打開盒子,裏面是一對耳機般的遊戲主機!?

怎麼可能將睡眠倉般的大的全感虛擬實境縮小成一對耳機的大小?要知道全感虛擬實境首先要用腦波同調器發出促慢速alpha波頻,令使用者進入淺層睡眼,再釋出預先編輯好的虛擬場景與活動頻率,就大概可以控制夢境的走向了,但仔細的細節根本無法在情境上呈現,而且腦波同調器足足有一個電腦主機的大小。

最令人在意的是,多人連線是怎麼形成的。

建立假說,這是科學的第一步。

先假設它是透過讀取集收所有玩家的實時夢境時據,再將其他玩家的實時數據整合投影到使用者的夢境之中。

假說的下一步,就是實驗時間了!

我戴上「gos」,按下上面按鈕。

一眨眼之間,我陷入了一種低重力狀態,周圍是全白的空間,少頃,我感受到著地的感覺。

「請揮動右手以呼叫菜單。」一把中性的聲音突兀地出現在腦海之中。

非玩家的對話設計竟然如此精準的呈現出來,佩服!我按指示揮手,一個半透明的屏幕顯示在我的腹前。

「請調校遊戲的感官同步率,請注意,80%以上將有機會對神經系統造成輕微損傷,90%以上將有機會對大腦造成中度損傷,100%將有機會導致腦幹死亡,此選項在往後將不能更改。」系統說道。

死亡嗎……本來就離我很近。

不如盡情去享受吧!然後死得痛快!

我將感官同步率拉至100%。

我再次進入低重力狀態,又是一閉眼,一開眼便進入了一片大草原上。

身體的重擔一掃而空,每一個細胞都好像恢復活力一般,心臟有節奏地泵動,呼吸變得順暢,四肢恢復活力,身體恍如重生了一樣!

這,這,這是……真的嗎?

我拍了一拍自己的臉,不像做夢啊……

我一腳踏進前,草地的柔軟回饋到我的腳上,我踏出第二步,泥土的濕潤滲透到腳底。

我踏出第三步,第四步,在草原上奔跑起來。

已經……已經……多年沒有在草原上奔跑過了……

跑呀!跑呀!跑呀!

我拼命地向前跑。

我不小心絆到石頭,跌在草地上,我翻過身,面向太陽。

啊,好暖和。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意,放聲大笑起來。

我以手擋著太陽光,亦感受著太陽的暖和。

突然,一道陰影遮擋了太陽,是一位粉紅色頭髮的少女,她微笑對我說道:「冒險者,我是艾麗——遊戲的接待員,你的名字是?」

糟糕,醜態被看光了。

「遊戲的名字?」我重新站起來,拍拍身上的草屑。

「柯羅諾斯……的玩笑。」我回應道,艾麗的微笑令人有一種放鬆的感覺,就像我妹妹一樣。

柯羅諾斯,時間之神,的確以我的生命開了一個過份的玩笑。

「畢竟不是所有神祇愛著人類呢——!」艾麗望向我的雙眼,續道:「接下來便是選擇職業的環節了!卡丹聯盟與夫斯島群的職業有以生化元件或機械元件強化甚至取代肉體的使徒,以自身異能作戰的異能者及控制科技物品上有極大加值與優科技使者!雖然你的身體質素較差,但智力可是……嗯?……全球Top 1!太跨張了!那麼我推薦你先選異能者或使徒,因為你本身已經精通科技物品。」

我應該選……

A.使徒
B.異能者
2019-10-13 11:09:02
B
2019-10-13 17:23:10
A
2019-10-13 18:59:41
B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