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人性/有甜]- 屍•家•馬鞍山 9(不定時更新)

1001 回覆
59 Like 10 Dislike
2020-03-06 19:21:43
X2
2020-03-06 20:20:38
x3
2020-03-06 21:24:26
可唔可以講下進度去到邊
2020-03-07 16:26:50
x4
2020-03-07 16:41:29
x5
2020-03-07 23:23:33
X6
2020-03-09 08:29:25
Chapter 670 - 虎口旁的羊

是的!我究竟在想什麼?

Vicky 正和那色狼在一起,實在跟虎口旁的羔羊沒有分別。

我抖擻精神,立刻領著阿紫出發。

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身體已經沒有剛才那種虛弱的感覺。

而我為了加快進度,更乾脆把阿紫背在身上,以緩步跑的速度前行。

「係呢?我頭先暈咗幾耐?」我想知道剛才失去了多少時間。

「都唔係好耐啫~」阿紫回憶道,「喺你無啦啦跌低咗嗰陣,我就即刻醒曬咁。」

「睇住你成個頭浸曬喺水入面,啲氣泡又係咁喺個鼻度噴出嚟...」

「我又唔知點做,又唔夠力,唯有坐喺度,托起你個頭放上去啦!」

「無幾耐之後你突然大嗌,個口噴咗好多污糟水出嚟,跟住就醒番...」

「我諗中間過咗... 四、五分鐘倒啩...」她猜測道。

四、五分鐘...

希望,他們不會走得太遠。

「總之我多謝曬妳啦!」我衷心感謝。

「其實我都冇做過啲乜,唔洗多謝...」她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我條命點都係妳救返嚟,就當我欠妳一個人情啦!」我許下承諾。

「嗯...」阿紫只是輕聲回應。

我們沿著水道走,直至發現前面的一條分岔路。

究竟,要選擇那一條路?

若然我選擇錯誤,那 Vicky 很可能會落入虎口之中。

「阿紫,妳覺得邊條先啱?」我完全拿不定主意。

她卻沒有回應...

「阿紫?」我用背部輕輕的把她拋起,希望把她喚醒。

「嗯... 咩... 咩事?」阿紫只是慢慢地回應。

這一刻的我只專注於對方的行蹤,完全沒有發現問題所在。

「我問,妳覺得行邊便先啱?」我再向她問道。

「我... 我唔知呀... 我最怕... 最怕做... 呢啲決定...」豈料阿紫也沒法決定,「我驚... 我估錯,會... 會害咗 Vicky 姐...」

「唔洗驚喎~」我安慰她道,「我就係揸唔定主意,先諗住妳可以俾啲意見,參考吓咁囉~」

「......」阿紫並沒有回答。

「放心啦!」我繼續游說,「到時做決定嗰個都係我,唔使你負責嘅!」

「嗄... 嗄...」背後只傳來急促的呼吸聲。

「阿紫?」這時,我才感覺到問題出現。

阿紫在我暈倒之前,已經虛弱得無法自己行走。

剛才她的行為,我想是因為救人心切,才激發自己的腎上腺數,用意志力去勉強支撐下去。

當一切歸於平靜,自然會回復原狀。

甚至比之前來得更差。

我完全忽略了,她只是一個普通人。

「阿紫?阿紫?」我立刻把她放在一旁,以便觀察她的情況。

眼前的她面色紅潤,但呼吸卻十分急促,看來快要缺氧的樣子。

難道,是沼氣中毒?

我無法確定她出現的,是不是沼氣中毒的症狀,但我此一刻想到的,就只有這一個原因。

這也是我常常在新聞報道中,聽過的事情。

可是,我並不知道治療沼氣中毒的方法。

眼前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冒險帶著阿紫繼續往前走,希望找到 Vicky 之餘,亦找到救治阿紫的方法。

另一個選項是帶著阿紫走回頭,這最少比我漫無目的地往前走,來得更有把握。

可是,這樣 Vicky 便會...

若然沒有發生過剛才的意外,我根本不需要考慮。

但阿紫是親手把我從鬼門關拉回來的人,我絕不能忘恩負義。

情與義,我又應該如何取捨?
2020-03-09 08:36:46
仲諗,俾人女緊啦
2020-03-09 18:04:23
中左槍都女到可以棄故
2020-03-09 18:34:04
有傷口係度浸啲污水
主角冧低佢都未冧
2020-03-10 02:38:17
希望作者寫故留意番環境
Vicky唔好比人女呀
2020-03-11 01:04:12
睇嚟purple姐姐好快死
2020-03-11 01:52:17
是q彈啦紫乜撚野呀
2020-03-11 08:39:00
加速
2020-03-11 09:17:59
Chapter 671 - 情與義

我再次把阿紫背上,毫不猶豫地往選定的方向跑去。

希望,我能趕得及。

拼命跑了一段路,我終於看到前面的一點燈光。

「......」燈光的來源,亦傳來了點點的女人叫聲。只是,我無法聽清楚。

看來,我沒有選錯。

這是因為剛才觀察到,由這邊傳出的迴聲和水波,才使我走了一條正確的路。

而在情與義之間,我始終選擇了情。

雖然我對阿紫有所虧欠,本應盡我所能保護她;可是,我對 Vicky 的承諾,更是早於這一切之前。

我真正要守的,是我對 Vicky 的承諾。

燈光越來越近,看來是從一暗角處照射開來。

為免打草驚蛇,我亦刻意放輕腳步。

光線映照出一個搖曳著的身影,看來真的有人在活動。

我慢慢地走近,然後在那轉角處探頭窺看。

那裡是一個比水位高出了一點的平台,看來是通往另一個地方的通道。

在那裡,就正正躺著一個衣衫不整的 Vicky。

「救命... 救我...」她正一邊無力地掙扎,一邊氣若游絲地呼叫著。

「哈哈!靚女,就算妳嗌到拆天,都唔會有人幫倒你㗎喇!」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便正正是 KK 哥。

「妳慢慢享受吓啦!」他更脫掉褲子,掏出那醜陋的巨物,「嗰個𡃁妹,都比我屌到噴曬水呀!」

我不敢再怠慢,立刻攀到平台上面,放下阿紫後便趨前走到 KK 哥身後。

我二話不說,拿起槍便往他的後腦重擊。

「呀~」KK 哥大叫一聲後,便跌坐在地上,鮮血亦不斷從傷口流出。

「Roy... 阿 Roy 哥...」KK 哥故作鎮定地說道,但仍難掩其驚訝的神情。

「屌你個 PK 吖!」我怒不可遏,提著腿便往他的下身蹬去。

他痛得面容扭曲,屈著身體在地上打滾。

一輪發泄過後,我便去關顧一下躺在地上的 Vicky。

「阿 Roy...」衣衫襤褸的她,看到我立刻淚如泉湧。

我立刻替她把衣衫穿好,然後再跟她來一個深情的擁抱。

「嗚嗚... 好彩你及時出現...」Vicky 哭訴道,「如果唔係...」

「放心啦,而家冇事㗎喇!」我輕拍著她的玉背安慰著。

雖然順利幫 Vicky 逃離虎口,但她的呼吸依然虛弱,必須讓她盡快去到安全地方。

「喂!你死得未呀?」我再用腳踢 KK 哥。

「阿 Roy...」KK 哥掩著重要部位哀求道,「求吓你,放過我...」

「放過你?」我怒吼道,「你而家攪我女友喎!」

「冇... 我冇呀!」他不斷狡辯道,「我... 我... 只不過見倒佢好似中咗毒咁,先至打開佢啲衫幫吓佢咋!」

「屌睇住你褲都除埋,仲同我講呢啲廢話?」我再狠狠的蹬了他一腳。

「啊...」KK 哥痛得大叫道,「係我唔啱,係我唔著... 不過,我都未開始...」

「好彩我命大,趕得切阻止你!」我仍是難俺憤怒,「如果唔係,我一定切咗佢出嚟剁碎餵狗!」

「係嘅,Roy 哥...」KK 哥連忙跪在地上,向我道歉,「我知係我衰,我咸濕,好對唔住...」

「你對唔住嘅,好似唔止我一個喎~」我冷冷地答道。

「係!Vicky 姐,係我唔啱...」KK 哥立刻轉向 Vicky 道歉,「妳大人有大量,求下妳原諒我啦!」

Vicky 以淚眼瞪著他,卻沒有回應。

「我發誓!以後都唔會再犯㗎喇!」KK 哥再加點誠意道歉,「求吓妳叫 Roy 哥放過我我啦!」

她只是看著我,似是交給我決定。

「Roy 哥你放心啦!如果你肯放過我,我就即刻帶你哋出去...」KK 哥又再努力游說,「我知有出口喺附近...」

確實,我們仍需要他的帶領。

「好!我放過你都得...」我提出條件,「不過你一定要帶我哋所有人,齊齊整整咁離開呢度...」
2020-03-11 10:43:05
睇到衣衫不整當堂灰左
好彩仲未隊入去
唔係就棄故
2020-03-12 01:40:27
成個故原來都追左成年幾
2020-03-12 04:03:02
vicky唔見roy落後咗嘅咩,有乜可能繼續行
2020-03-12 11:23:49
條渠又臭又話有沼氣, 仲要有鎗傷在身都阻唔到KK哥搞女, 點解會驚依家個垃圾主角.
2020-03-12 13:34:38
嬲佢又有新女 好似係
2020-03-12 17:02:21
追左咁耐拉乎了
屌打爛條丁先啦
2020-03-12 18:40:26
2020-03-13 01:38:06
樓主不如拿拿聲完左個故佢算啦
你啲劇情次次都係咁真係好難追落去呢
2020-03-13 01:52:48
追緊
2020-03-13 09:17:19
Chapter 672 - 下水道出口

「呢樣絕對冇問題,你可以放心交比我...」KK 哥充滿信心地答道。

「咁好啦!你就過去狽埋阿紫出發啦!」我亦只能無可奈何地應承。

四人繼續出發,由 KK 哥背著阿紫走在前頭,我則背著 Vicky 跟在後面。

我們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KK 哥便示意面前的一個小渠口。

這小渠口只能勉強容納一個人,以爬行的方式前進。

「喺呢度爬入去,就會去到一個沙井...」KK 哥向我們說道,「喺嗰度就有梯可以上返去...」

可是,要讓半昏迷的二女通過這裡,確實有一點難道。

「放心啦!我一邊入去,一邊喺前面負責拉...」KK 哥看透了我的煩惱,「你就喺後面推,咁就 OK 啦!」

他的說法看似可行,但我仍覺得有點問題。

「咁每一次咪淨係可以過一個人囉?」我想到這個問題。

「都... 係嘅~」KK 哥看來也沒有想過,「不過條渠都唔係好長,一來一回都好快啫!」

事到如今,亦只有這個辦法。

但是,我應該讓誰先行?

我跟 KK 哥一起把背上的人放下,以查看她們的情況。

「阿紫...」「Vicky...」我們各自輕拍著對方的臉,希望能確認一下,她們是否仍然清醒。

「嗯...」Vicky 輕輕地回應了我一下,看來還有一點氣色。

「阿紫!妳應吓我啦,阿紫!」只見 KK 哥不斷拍打著阿紫的臉,可是她卻沒有絲毫反應。

「阿 Roy,我諗阿紫要行先...」KK 哥向我要求道,「佢應該就嚟唔得...」

我沒有答應,因為我想再確認一下 Vicky 的情況。

「Vicky 妳聽我講...」我貼近她耳邊輕聲說道,「上地面條通道太窄... 阿紫好似就喺唔掂...」

「所以我想問,救咗佢先再返嚟救妳,妳撐唔撐得住?」我問。

「嗯...」Vicky 輕輕點頭道,「我 OK...」

「咁好啦... 你係度等一等...」我輕吻著她的前額道,「放心,我好快返嚟...」

Vicky 報以微笑,便閉目養神一下。

「KK 哥,係咪你入去先?」事不宜遲,我立刻著 KK 哥開始。

「噹、噹...」KK 哥亦沒有多問,把握時間行動。

待 KK 哥爬著渠道後,我便抱起阿紫從渠口放進裡面。

「OK,可以開始...」KK 哥準備好之後,便將阿紫往裡面拉。

而在後頭的我,則負責將阿紫往前推。

幾經辛苦,終於把阿紫帶往目的地。

「我上去打開個蓋唞吓氣先,你喺度等等...」KK 哥說罷,便沿著牆邊的腳踏爬了上去。

「噹~」只見他花了不少氣力,才能把渠蓋推開。

陽光和空氣,彷彿頓時充斥著整個沙井之中。

「吼~~~」就在我們沉醉在其中之時,小水渠的另一邊傳來了,一陣震耳欲聾的吼叫聲。

我們所有人都被嚇得,無法作出即時反應。

「Vicky!」心神稍定,我便想起了在小渠另一方的 Vicky。

我二話不說的再次爬到水渠裡面,以我平生最快的速度前進。

「呀~」渠口傳來 Vicky 的慘叫聲,使我更急得要命。

可是,越是著急,進度卻越是來得慢。

我多次被卡在渠道裡面,使我浪費了不少時間。

幾經辛苦終於返到渠道的另一邊,可 Vicky 已經消失了影蹤。

我立刻揮動手上的電筒,發了狂的往四周照射。

終於在面前的轉角位置,看到那快速竄過的黑影。

我並沒有多作考慮,立刻提著電筒便往那個方向跑去。

但那黑影卻走得越來越快,即使我花盡氣力,也無法追近它分毫。

可恨的是四周環境漆黑一片,單憑電筒的燈光,根本無法看清對方的行動,盲目的攻擊只怕會誤傷到 Vicky。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遠,直至怪物失去於黑暗之中...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