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人性/有甜]- 屍•家•馬鞍山 9(不定時更新)

1001 回覆
59 Like 10 Dislike
2020-02-22 23:07:49
主角要進化
2020-02-22 23:27:16
2020-02-23 03:21:18
點進應該都難打咁多隻
除非寫到話一早有左D屈機DNA等覺醒
2020-02-24 09:19:58
Chapter 664 - 新的危機

「Vicky...」我向身後的 Vicky 說道,「我數到三,就轉身走...」

「無論發生咩事,都唔好停低...」我補充。

對面的人猿怪亦步步進迫,一邊打量著四周,一邊往前走。

與此同時,二樓亦有不少按捺不住的喪屍,跳到地下商場內。

但它們的只是一一成為了,人猿怪們的獵殺和發泄對象。

但一陣騷動和犧牲過後,喪屍群又再回復了平靜。

究竟,是什麼牽引着它們雙方的關係?

而喪屍的恐懼,又是基於本能還是什麼東西?

「三、二、一!」就在人猿怪們,把注意力重新落在我們身上之時,我立刻示意 Vicky 逃跑。

身後的一道防煙門,是我們的目標。

我緊跟著 Vicky 拼命地跑;狂奔途中,我亦不忘往後拋低兩份禮物。

「轟、轟...」手榴彈在我們竄進走火通道後爆炸,而我們亦剛好躲在角落,才不致於被爆風波及。

爆炸過後,通道只剩下一片寂靜;四周亦頓時變成一片黑暗。

屏聲靜聽一會,估計沒有危險後,我才亮起電筒燈光,探頭回看外面的情況。

眼前所見,除了一片灰塵外,便看不到外面。

看來通道的入口,恰巧在剛才的爆炸中被雜物和瓦礫堵住。

那等於回去的路,已經消失了。

希望前面還有路,才使我們不會困死在這裏。

「多謝妳...」我不忘向 Vicky 道謝,「如果唔係妳,我頭先一定冇命...」

「嘿嘿!」豈料 Vicky 奸笑道,「咁你條命就係我㗎喇!以後要聽曬我話喇~」

我看著她的笑臉,一切的煩惱好像過去。

人生的目標,和生存的意義,彷彿再次被燃起。

休息了一會兒後,我們便向裡面進發。

我走到一超市的後門,準備嘗試一下能否內進。

果然,這門已經被人鎖上。

「嘭嘭嘭...」雖然有點冒昧,但我還是拍起了門來。

「咔嚓...」而奇蹟就這樣的發生...

裡面傳來打開門鎖的聲音,看來超市內真的有人存在。

但,對方不知是敵是友...

為免危險,這一次由我負責打頭陣。

我讓 Vicky 躲在我的身後,以防受到敵人的伏擊。

而再一次證明,這安排是正確的。

我慢慢地把門拉開,準備往裡面走去。

電筒照射著一片漆黑的環境,使我感到危機就在面前。

更何況,裡面的人沒有主動迎接,那即是代表我們不受歡迎。

對方,一定在暗處埋伏中。

以防萬一,我從袋內掏出一樣東西交給 Vicky,然後帶上黑色護目鏡戒備。

我沒有急於內進,反而先向 Vicky 解釋一下這東西的用法,和配合我的時機後,才再次走到門前。

一切準備就緒,我便轉身突入超市裡面。

「咪郁!放低武器!」一道強光照來,這裡果然有人埋伏。

「放心,我冇惡意嘅!」我仍希望以言語把對方說服,「不如我哋坐低慢慢講吖!」

「即刻放低武器!唔好咁多嗲!」一把低沉的聲音叫道,「如果唔係我就開槍!」

對方有槍,又不願談判...

我只好出此下策。

「Vicky!」我大叫著,然後快速竄向身旁的一個角落,再用手把自己的雙耳盡量覆蓋住。

那人立刻以電筒照射,很快便鎖定我的所在。

「砰!」可他還來不及反應,Vicky 擲出的閃光彈便發生爆炸。

一度強光閃過,令在場的人瞬間失去視力。

由於早有準備,使我能比較快恢復過來;但巨響帶來的暈眩感,仍令我寸步難行。

但這一刻生死攸關,我必須用意志力,戰勝生理上的不適感。
2020-02-24 12:23:53
push
2020-02-24 13:56:00
咁快無事
2020-02-24 15:05:27
只要有意志力,乜野都可以捱過
2020-02-24 15:18:03
mamba mentality
2020-02-24 15:18:42
2020-02-25 04:21:51
護目鏡可以咁用嘅咩?
2020-02-26 03:24:40
2020-02-26 08:20:07
2020-02-26 08:33:09
2020-02-26 09:23:17
Chapter 665 - 意志力考驗

我努力令自己恢復過來,好讓我盡快將這裡控制住。

我拿起之前拿到的電筒,找尋對方的所在。

「咪郁!放低武器,雙手擺喺頭度!」我發現他的所在,急忙作出警告。

「得得得!我放低,我放低...」面前的男人急忙叫道,然後把類似手槍的物體放在地上。

我把它拾起檢查,發現裡面已經沒有子彈。

難怪,他沒有主動攻擊我。

雖然他表現合作,但我仍不敢怠慢,精神還是處於戒備狀態。

因為經驗告訴我,敵人可能不止一個。

「Vicky,妳可以慢慢入嚟...」我掃視過附近環境後,便示意 Vicky 內進。

想不到,她跟我配合得比預期中更好。

還是,我一直小看了她?

「阿 Roy...」Vicky 亦提著電筒,慢慢的向我走來。

「講!呢度仲有冇其他人?」我用槍指著男人的頭叫道。

「仲... 仲有個女仔!」男人急忙地向裡面叫道,「阿紫!妳出嚟啦!」

貨架中突然傳來了淡淡的燈光,一個女子提著一盞小型 LED 燈走過來。

她身穿超市職員的制服,看來是這裡的員工。

「呢個係阿紫... 佢係我女人呢...」男人再向我說道,「呢度淨係得我兩個啫...」

「阿紫... 開埋啲燈佢...」男人向女子吩咐道,「咁樣冇咁黑。」

那個叫阿紫的女子,隨即把附近的 LED 燈都按亮。

這才令我看清楚二人,跪在我前面的是一個滿臉鬍鬚的中年大叔。

而阿紫則是一個大約二十多歲的少女。

要說她是這大叔的女人,未免有點過份吧!

「Vicky,妳幫我睇住佢哋先,我周圍睇吓...」我想先行搜索一遍,「如果佢哋有乜依郁,就開槍打瓜佢哋兩個...」

我查看四周,發現貨架大部分的貨品都完好無缺,除了臨近罐頭的貨架前,滿地的空罐和汁液令人感到慘不忍睹。

發腐的味道,更令人作嘔。

我巡遍了整個超市,看來真的沒有第三人存在。

於是,我在貨架上拿取了一圈尼龍繩,前去把那二人綁好。

由於兩人沒有反抗,我們很快便給他們牢牢綁住。

「你哋匿喺度幾耐?」我向男人問道。

「其實我都唔係太清楚...」男人答道,「我諗大概三、四個星期啦!」

「冇諗住走?」我追問。

「唉... 走乜鬼吖~」男人一幅從容的樣子,「呢度好食好住,又有女比你屌,做乜走啫?」

阿紫聽後變得有點尷尬,低頭沒有跟我們有眼神接觸。

Vicky 見狀,亦主動走過去關心她。

「如果我哋打算走,你哋係咪都堅持要留喺度?」我試探一下他們的意願。

「我!我要走...」豈料阿紫仍沒有等待男人表態,便已經搶先回答。

我並沒有立即回應,只是把視線移到男人身上。

「你哋唔洗望住我喇!我已經一早表咗態啦!」男人不屑地答道。

「我要走呀!帶埋我走啦~」阿紫的表現完全出乎我們的預料,看來她十分急於逃離這個地方。

「我求吓你哋...」阿紫甚至跪在地上哀求。

我已經懶得追問原由,反正都離不開那些不可告人的事。

「再問多你一次,係咪唔走喇?」我最後一次向男人問道。

「嘿!出面咁多怪物,你哋出倒去先算啦!」男人仍是一臉囂張,「我啲兄弟夠話殺條血路出嚟啦,結果咪甩頭甩骨咁返番轉頭~」

慢著,那豈不是代表仍有其他人在這裡?

「頭先你話有兄弟返番嚟...」我感到有點可疑,「咁你可唔可以話比我知,佢哋而家喺邊?」

「吖...」男人沒有回答,好像為自己的失言感到無助。

「佢... 佢哋自己走咗!」沒有辦法之下,他只能編出一個,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藉口。

「喂!你又話佢哋甩皮甩骨,咁佢哋又點自己走呀?」我怒吼道,「你再玩嘢,信唔信我一槍打爆你個頭吖嗱!」
2020-02-26 10:46:38
push
2020-02-26 12:45:09
又食人
2020-02-26 21:09:16
2020-02-26 21:41:55
又有新女屌
2020-02-26 22:16:42
少有地用中文名
2020-02-27 05:13:57
Purple 姐姐
2020-02-27 11:25:36
多女到
2020-02-27 21:59:53
又要屌女
2020-02-28 09:22:25
Chapter 666 - 無賴大叔

「我... 我哋仲有其他隊員家嘛!」在我的威逼下,男人終於肯多道出一點情況,「有啲輕傷同冇受傷嘅隊員,咪同佢哋一齊走囉!」

事實,真的如此?

「佢講大話!」我正想繼續追問,冷不防阿紫竟快一步搶答道。

「喂𡃁妹,你咪 L 亂講嘢喎!」男人見狀,便凶狠的喝止。

怯於男人的威勢,阿紫頓時變得沉默。

「阿紫妳放心講啦~ 我同阿 Roy 都會盡全力保護妳!」Vicky 見狀,立刻摟著對方說道。

「嗯... 你哋會唔會帶埋我走?」阿紫低頭問道。

「會!妳放心,我哋一定會!」未待我回答,Vicky 已經搶先答應了她的請求。

「係咪呀,阿 Roy?」幸好,她亦懂得回頭詢問我的意見。

「當然冇問題啦!」她這樣問,我當然不會反對。

「喂!妳小心啲講嘢吓,比我捉到你呢...」男人一邊掙扎,一邊恐嚇着阿紫。

「我勸你都係乖乖哋唔好出聲,如果唔係,唔好怪子彈無情...」我把槍管指向他的頭顱說道。

「佢... 其實啲人係俾佢殺曬...」阿紫慢慢道出真相,「佢襯人哋訓咗,就一個一個咁殺曬佢哋...」

「喂!我都係幫妳報仇咋喎!」男人不忿地叫道,「如果唔係,妳仲比嗰幾條友輪緊大米呀!」

「妳條八婆恩將仇報!」男人再度掙扎,似要向阿紫作出攻擊。

「啪!」「我咪叫咗你咪嘈囉!」我用槍柄狠狠地往他後腦擊去,頓時導致他頭破血流。

我之所以作出攻擊,其中一個目的,是要令他安靜下來。但更重要的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人並不是他說得的那樣大義懍然。

我真的討厭他這一副嘴臉。

而受到攻擊的他,終於也不再哼聲。

「阿紫,妳繼續吖...」我向阿紫示意。

「佢殺曬啲人之後,就叫我幫手搬佢哋上手推車,然後再推去坑渠揼咗佢哋...」阿紫敘述道。

我聽得不是太明白,小小的坑渠又怎樣能棄屍?

這我又有點懷疑...

「妳如果唔信,我可以帶你去睇㗎!」看來阿紫亦留意到我的表情,「嗰度應該係一條污水渠嘅渠蓋嚟,所以都可以講佢將的死屍,掟晒落污水渠入便...」

原來如此,這聽落比較有道理得多。

「你條友仔都幾 PK 㗎喎!」我用腳蹬著男人說道,「同伴你都捨得落手殺...」

「我都話咗,係為咗幫呢條八婆報仇㗎囉...」男人一臉無奈地解釋道。

「你個衰人吖,係你搞得我最多呀~」阿紫不忿地叫道,「講到唔關自己事,淨係替天行道咁!」

「你個人真係好無恥呀!」她罵道。

「咁睇嚟,你呢個無恥之徒,都係冇得留低...」我再次用槍管對着他,準備扣下板機。

「咪住、咪住!」豈料男子突然大聲求饒,「我知係我衰,好抵死!不過你可唔可以放過我呀?」

「今時今日,係男人都會犯啲咁嘅錯㗎啦!」男人說道。

他好像,也說得有點道理。

換轉是我,也難保不會犯同樣的錯。

甚至,這真的是錯嗎?這個男人又真的有罪嗎?

在平和時候訂下的價值觀,在亂世中仍是有效嗎?

「原因... 比一個我放過你嘅原因。」我需要一個說服自己,和其他人的理由。

在生死關頭的男人,正絞盡腦汁的想著。

「如果冇嘅話,你就唔好怪我喇~」看來,天意如此。

「咪... 咪住!」男人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你頭先咪講過,要離開呢度嘅咩?」

「咁又點呢?」我開始有點不耐煩,「我警告你,唔好再故弄玄虛喇吓!」

「你放心啦!我知道點樣行,你哋可以冇穿冇爛咁離開呢度!」他答道。

如果他所言非虛,確實有點利用價值。

「不過,你要放咗我先!」他竟然向我提出條件...
2020-02-28 11:37:47
同一個計,豬角中左幾多次招
2020-02-28 12:14:39
男豬到底豬成點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