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人性/有甜]- 屍•家•馬鞍山 9(不定時更新)

638 回覆
59 Like 10 Dislike
2019-07-11 11:03:04
支持
2019-07-11 19:46:28
2019-07-12 09:10:09
唔係咁開心下嘛
2019-07-12 09:46:41
2019-07-12 10:44:49
2019-07-13 07:24:55
慢工出靚貨
2019-07-13 08:53:28
2019-07-13 09:51:21
作者現實份工係咪近排要瘋狂ot
2019-07-13 10:25:07
應該做緊為香港嘅事
2019-07-13 12:20:39
推推推
2019-07-15 08:39:20
Chapter 593 - Dickson 的蹤跡

「Roy 哥!良哥!你哋睇吓!」久未發聲的阿聰,突然向我們叫道。

我們抬頭往阿聰指示的看台頂查看,竟赫然發現一條正淌著血的手臂,正悲慘地懸掛在那裡的護欄上。

雖然我們身處的地方,無法得知運動場上的情形。但這斷臂卻正正告訴我,看台另一面的情況並不樂觀...

「你哋準備好未?」良哥向我們說道,「出到去唔知咩環境... 如果情況太惡劣,我哋就盡量走去連接警署嗰條通道...」

「Okay 冇問題... 不過良哥...」我想先弄清楚,「你又點知 Dickson 喺度?」

「吓?估唔倒你竟然唔知...」良哥覺得不可置信,「睇嚟我睇得你太高喇...」

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該不會是?

「唔通... 頭先泊咗喺運動場門口嗰㗎...」我終於回想起來。

「知就得啦!」他搶先答道,「知道就行啦!」

「即係... Clara 都知?」我追問道。

「哈哈!仲洗問嘅!」良哥提起槍說道,「出發喇!」

我們悄悄地離開看台,外面的情況卻完全超出我們想像。

面前所見,是數之不盡的喪屍。

幸好,它們好像仍未發現我們。

良哥著我們保持安靜,然後豎起三隻手指示意。

三、二、一!

他急步沿著看台飛奔,我亦立刻緊貼著他,快步前進。

「吼...」我們的狂奔亦引來了喪屍們的注意,發了瘋般飛撲過來。

「快啲!喺前面爬過去!」良哥回頭叫道。

可是,面前突然出現了幾頭喪屍。

「砰、砰、砰...」良哥立刻擎槍向它們射去。

他的槍法高明得很,竟然在快速奔跑的同時,仍能槍槍致命。

而為了節省彈藥,良哥在擊倒數頭喪屍後,便拔出軍刀迎敵。

只見他先以一記飛腳把走在前頭的敵人踢飛,然後回身往另一隻正張口噬來的喪屍,狠狠地劃上了一刀。

那個喪屍的大口頓時被劃開,差不多要被分離掉下。

我亦已經走到了他的身旁,於是我把手槍插回腰間,拔出鐵枝便向它們揮去。

雖然良哥沒有跟我們一樣的特殊身分,但論身手技術,他絕不會比我們差。

在我們互相配合下,四周的喪屍一時無法靠近。

我和良哥邊戰邊退,終於也來到通道外面。

可是,這裡已經被無數的雜物堵住。

「阿 Roy,上面!」良哥示意我攀越圍欄,進入警署裡面。

「喂!條𡃁仔呢?」良哥待我攀到圍欄上後,便回頭向我問道。

對!不知從哪時起,已經看不到阿聰的身影。

我放眼在密麻麻的喪屍頭堆搜索,卻無法找到他的身影。

映入眼簾的,只是一個個猙獰的面孔,和滿目創夷的草地。

原本在這裡聚集的所有人,看來都已經遭遇不測。

「算啦阿 Roy,搵唔倒就要走㗎喇!」良哥輕拍了我一下,示意我跟他繼續未完的任務。

其實我狠不得阿聰從此消失,只是我怯於該怎樣向 Vicky 交待。

算吧!可能這是上天注定。

我沒有再糾纏,逕自跳下繼續往前走。

良哥也在差不多時間跳下,很快便搶在我跟前探索。

「噠噠噠噠...」密集的槍聲再次響起,我們二人立刻竄到一旁以作掩護。

定下神來,才能確定我們不是目標。

良哥隨即探頭窺看,但當他回頭過來時,我只是看到他的一臉鐵青。

「怪... 怪物...」

我從沒有見過身經百戰的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這令我感到驚恐又好奇,立刻忍不住趨前查看...
2019-07-15 08:42:36
我諗呢一刻,身位香港人/沙田人,心情之複雜,可以說是盡在不言中...

無論如何,香港人,加油!
2019-07-15 09:06:52
加油
2019-07-15 09:13:49
2019-07-15 09:27:41
加油!
2019-07-15 23:59:24
2019-07-17 11:18:36
樓主加油
2019-07-20 11:05:12
文呢
2019-07-20 12:24:51
我地會繼續等既,大家加油
2019-07-21 11:07:55
Chapter 594 - 緊守防線

「砰!」一個碩大的拳頭,剛巧在警署大閘附近,濺起了一片血花。

拳頭再次被提起,卻已經完全沾滿了,一大片殷紅色的肉醬。

石頭怪!

我的手也不其然地在顫抖...

因為我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它的對手。

那一天那幸運逃出虎口的恐懼,到現在仍是纏繞着我不散。

而那邊廂,只見巨拳又一次揮出;一個持槍男子,便好像波子一樣,被狠狠地轟到遠處,近乎陷入到牆上。

「噠噠噠噠...」槍擊聲變得更加密集,瞄準著怪物的頭部射去。

「吼...」看來這也是石頭怪的要害,只見它以一隻手掩面防禦,另一隻手則向著槍手們猛掃。

可能是因為無法看清,石頭怪的攻擊完全沒有擊中他們。

一時間,怪物好像被壓制著。

但是,它卻仍沒有被擊倒...

「吼~」發了狂的怪物,卻突然往警署的大閘衝去。

「嘭~」大閘一下子被撞開,怪物也闖進了警署之中。

怪物在警署內亂衝亂撞,大開殺戒。

霎時間,四周頓時血流成河。

而一早已聚集在外的喪屍群,亦隨即洶湧而進。

眼見無法抵抗,剩下的人亦只好立刻退回建築物內躲避。

「良哥,不如我哋幫吓手...」我向良哥提議道。

「唔好!」良哥伸出手制止,「我哋嘅任務,只係得一個...」

「我哋試吓嗰度...」良哥指著一道半掩的門示意。

我們從圍欄跳下,跑往良哥指示的地方。

我本以為良哥會在偵查過後才會內闖,可他卻頭也不回的從門隙間,直奔進建築物裡面。

沒有辦法,我只好緊隨其後。

「砰!」一下槍聲突然在我面前的不遠處傳來。

我還來不及反應,卻看到一男子中槍倒下。

良哥更二話不說,拉著他隱藏在一暗角之中。

「阿 Roy,上面!」完事後,良哥便示意我往上層進發。

「你搵呢邊,搵完返呢度集合!」到達一樓後,他便示意我們分開搜索。

「砰砰... 砰砰...」我正要進入房間內找尋,卻突然聽到樓梯方向,傳來了密集的槍聲和腳步聲。

我想良哥也定必聽到,只是他已經完全消失在走廊之中。

在他眼中,任務真是大於一切。

我卻沒有打算袖手旁觀,反而先躲在樓梯的一角窺探,打算謀定而後動。

因為我跟良哥不同,根本不存在什麼的任務。

我想盡快找到 Dickson 的原因,只是為了尋回 Carey 的影蹤。

但我想,若然 Dickson 真的進入了警署,便很大機會加入了 Rex 的一行...

所以,幫助這些正要退守的人,說不定會有意外驚喜。

「砰砰砰...」「快!快啲過嚟幫手...」下層正有人吃力地叫道。

於是我小心翼翼的走到樓下,看到幾個人正用盡氣力的,想要把玻璃門關上。

可是,面前的喪屍實在太多,他們遠遠欠奉,足以壓制對方的力量。

玻璃門間的空隙越變越大,一隻喪屍更已經運用上半身,一下一下的想要鑽進這裡來。

「大家用力呀!呢度如何失守,入面就死得人多㗎喇!」雖然面前說話的人滿臉污垢,但我亦能認得出,這人便是發叔。

雖然我不太懼怕喪屍的襲擊,但剛才發叔提過的大量生還者,亦可能有著我想要找回的人。

「嘩!」眼前的喪屍亦快要成功,還伸出利爪把其中一人抓住。

以防萬一,我還是決定出手。

我趨前用鐵棒狠狠一擊,面前的頭顱頓時成了一片血花。

我亦立刻踏步向前,用力把它的軀幹往前猛推,然後乘勢將兩邊的門牢牢關上。

「呼...」一輪大戰過後,其他人都隨即累極而坐;只有仍放不下心的我,還是用力地抵擋著玻璃門。
2019-07-21 11:10:41
發叔又係
2019-07-21 11:11:02
發叔又係幾時分開
2019-07-23 12:18:57
2019-07-24 02:32:03
等u樓主
2019-07-24 08:43:59
Chapter 595 - 失控的手下

「放心啦!道門用強化玻璃做、班怪物一時三刻都攻唔入嘅...」剛剛回神過來的發叔,向我們大派定心丸。

我這才放鬆下來...

「喂!點解會喺度見倒你嘅呢?」發叔質問道。

「吖...」我必須冷靜回應,「我係嚟搵人嘅...」

「哦?」發叔打量著我,「你搵... 阿 Rex?」他趨前看著我道。

「吖... 係...」我不想道出真相,「真係冇嘢呃倒你...」

「嘿嘿!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啦!」發叔自信地答道。

「不過... 你搵佢做乜?」他續以可疑的眼神打量著,「你係咪有乜陰謀?」

「冇... 冇... 邊有咁多陰謀啫?」我努力解釋道,「我搵佢... 只不過有嘢想同佢傾...」

「哦?你有乜...」「碰、碰...」發叔正打算進一步追問,卻被那些正在洶湧地衝擊著的喪屍們打斷。

「我哋唔好再喺度刺激佢哋喇,全部人即刻同我上一樓先,呢度應該暫時安全...」發叔向大家命令道。

我們依令來到一樓,然後走到窗前觀察。

眼下的喪屍群,已經把這裡重重包圍...

可是,剛才的石頭怪卻消失所蹤。

「喂!見唔見頭先隻大舊衰呀?」發叔問道。

「唔見喎!」他的一名手下答道,「鬼咩,隻嘢俾我哋打盲咗隻眼,仲唔即刻走夾唔唞咩!」

「哈哈!總之我頭先打多幾槍啦!」另一人急不及待嘲笑道。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這些人又是否那麼輕易忘記,同伴們慘死的情景嗎?

「而家都冇嘢啦,不如去搵啲女梳乎吓囉!」一年青手下叫道。

「仲洗講?今日唔知聽日事,有女緊係屌咗先算啦!」另一人立刻興奮得手舞足蹈。

華叔見狀後立即出手阻止,「喂!你哋咪亂嚟呀!就算係而家嘅情況,你哋都唔應該...」

「碰!」豈料他還沒有說完,卻被人用力推倒在地上,「DLLM 吖,我忍 L 咗你好耐㗎喇!成日扮 L 曬炸兩...」

「我話你知,而家係 Rex 哥比我哋做嘅,唔係你!你唔好諗住命令我!」那人向跌在地上的發叔喝罵道。

「我哋而家就去 happy 吓,你咪阻 L 住曬!」那人拋下一句,便與其他人離開。

包括,剛才被喪屍抓傷了的一人...

在他們離開之後,我便走近跌坐在一旁的發叔查看。

「呢班後生,已經冇曬人性㗎喇!」發叔扶著我說道,「嗰個阿 Rex,只係比啲甜頭佢哋,佢哋就仆心仆命去幫佢...」

「唉... 不過掉番轉咁諗,我哋本身就係一班烏合之眾,又講乜嘢道義吖...」他突然感嘆地說道。

「既然你打算搵阿 Rex,不如就等我帶你去啦!」想不到他突然提議道。

雖然 Rex 並不是我的目標,但我想若然能找到他,也許能多給我一點線索。

我們再次乘坐升降機到達頂樓,但映入眼簾的狀況,卻使我們曾經放鬆了一點的心情,再次硼緊了起來。

發叔向我示意前進,二人便溜進了走廊之中。

我檢查了一下躺在面前的屍體,發現它們尚有體溫。

果然,他只是遇害不久。

發叔亦與我眼神交流,示意他對面前的屍體,也有著跟我相同的發現。

於是,我們立刻為槍枝上膛,打醒十二分精神前進。

走過數個房間,仍舊沒有發現。

但越往裡面走,躺在地上的死體卻越來越多。

不知怎的,雖然我已經身經百戰,能傷害我的情況亦不多。

但這一刻的環境氣氛,卻令我感到無比的緊張。

直覺告訴我,我們現在面對的,是說不出的危險。

而經過了一番的落空,在我面前剩下的,就只有之前與 Rex 見面的那幾個房間...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