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人性/有甜]- 屍•家•馬鞍山 9(不定時更新)

1001 回覆
59 Like 10 Dislike
2019-12-14 03:36:50
2019-12-14 10:13:53
每週一篇
2019-12-16 19:36:01
輕輕一推
2019-12-16 19:56:18
變4p未
2019-12-16 23:03:42
每月一篇
2019-12-17 23:13:47
睇左咁多年 習慣就好
2019-12-18 08:19:36
加速
2019-12-18 09:21:02
Chapter 644 - 外出的條件

「唔...」泫雅的嘴巴被遮蓋,只能發出輕微的悶聲。

「嗱!忍住喇!」巧兒提示過後,便開始往泫雅的下身探去。

「唔~~~」從泫雅口中傳來的聲響,和用力掙扎的行為看到,巧兒的幫助為她帶來了不少的痛苦。

事情仍然繼續,直至泫雅繃緊的神經慢慢放鬆。

回望她的臉,已經是眼淚兩行。

「超!少少事就叫到拆天咁,第日如果生仔,我問妳咁點算?」巧兒不屑地說道。

泫雅已經痛得沒氣力回應。

「個傷口有少少撕裂,但唔算好嚴重...」巧兒開始敍述傷勢,「不過佢咁後生,唞返一兩日應該就冇問題...」

「但係,最好每日都洗一洗傷口...」她補充,「如果唔係,一陣發炎就麻煩...」

那等於代表泫雅暫時未能離開。

如果是這樣,我是否應主動尋找,仍隻身在外的 Vicky?

我已經對這樣的尋尋覓覓,產生了一點厭惡。

但放棄,便等於承認失敗...

這使我重燃,繼續戰鬥下去的決心。

「好喇!攪掂喇!」巧兒一邊脫掉手套,一邊笑著向我說道,「我叫做還返個人情比你喇!」

原來,她這樣幫忙,完全是不想對我有所虧欠。

可是,我還別有所求。

「巧兒,有件事我想同妳商量吓...」於是我伸手把她拉住,「阿賢嗰副甲... 唔知可唔可以...」

「你想出去?」巧兒亦直接了當的問道。

「嗯... 我想去搵我個朋友...」我亦無需隱瞞。

「好!不過我有個條件...」想不到她竟肯答允。

「如果我能力範圍之內做倒,我一定會做...」只要要求不太過份,我想我也可以辦到。

「放心,我唔係叫你殺人放火,你一定唔會有問題嘅~」巧兒答道,「不過,就有少少危險...」

我洗耳恭聽。

「睇阿賢嘅傷勢,仲要用好多包紥同洗傷口嘅嘢...」她繼續說明,「同埋佢個傷口咁深,好大機會會有細菌感染...」

「所以,妳要我幫妳搵啲抗生素返嚟?」我已經知道她的所需。

「哦?睇嚟你有經驗喇喎~」巧兒好像不太驚訝,「嗱!時間關係,我已經寫好咗個 list,你照執就 okay...」

說罷,她遞上了一張寫有藥名和醫療用品的清單。

看來,她一早已經準備好。

「咁我可以喺邊度搵?」據我所知,這裡附近沒有任何藥店。

「唔... 之前阿賢好似話喺烏溪沙站附近搵...」她思考後回答。

烏溪沙站?離這裡有著一段不短的距離...

若然只靠步行,看來有著不少的難度。

「阿賢係咪有部貨車?」我覺得以車代步,比較安全可行。

「嗯... 係就係有,不過...」巧兒欲言又止,「我唔知條車匙喺邊...」

「吓?會唔會喺佢身上面?」我追問。

「點都好啦!我唔想比佢知道,有人攪過佢部車...」巧兒看來有些苦衷。

雖然我覺得有點奇怪,但她既然如此說道,我亦不便勉強。

「咁副甲?」我想提醒她幫忙。

「呢層冇問題,我依家就上去拎俾你...」巧兒爽快答應,「你等我一等...」

「Okay...」我回答過後,便開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動。

究竟,我是否應當隻身一人出發?

但是,把她們留下的風險實也太大。

我想,還是問一下她們的意見。

「我會出去搵 Vicky,順便去幫佢哋搵啲藥...」我向二人說道,「妳哋會唔會同我出去?」

Carey 和泫雅聽後,並沒有作出回應。

「你諗住就咁揼低我哋兩個?」泫雅終於忍不住問道。

「梗係唔係啦!所以而家咪問妳哋同唔同我出去囉!」我反駁道。

「我而家咁樣,點出去呀?」豈料,泫雅突然憤而問道。
2019-12-18 14:14:33
樓豬加油
2019-12-18 18:12:12
樓豬終於翻黎啦
2019-12-18 18:38:03
2019-12-18 19:54:47
2019-12-19 06:01:25
2019-12-20 11:52:20
2019-12-20 12:47:57
2019-12-22 23:28:12
2019-12-25 16:08:43
Chapter 645 - 巧兒的交換條件

我想再次反駁,但當我想到她的遭遇時,便沒有再哼聲。

「不如我留喺度陪泫雅啦!」Carey 突然插口答道。

雖然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但這也可能為 Carey 造成不必要的危險。

若然要我二中選一,我還是會選擇 Carey。

「妳陪我又有咩用喎?」泫雅雖然也覺得此作用不大,但卻沒有作出強烈的反對。

我想,如果巧兒能把貨車借出,要同時帶領她們還有點可能。

可是...

我反問自己,何時變得這麼容易妥協?

別人不提供,自己也不去想想辦法?

而在這一刻,我才突然回想起,一件失落了的物件。

「Carey,知唔知我把手槍喺邊?」剛才的情況緊迫,我已經忘了它是從何時遺失。

「喔!把槍係泫雅...」Carey 只能憑記憶答道。

我這才想起,它好像很久之前已經不翼而飛。

「噢!弊!」說罷,我便立刻轉身走到房外面去。

但走了沒多久,我便已經停住。

「咔嚓!」

「你係咪... 想搵呢樣嘢?」面前出現的巧兒,竟擎著槍指向我。

「呃... 係... 你可唔可以還返比我?」我戰戰兢兢地問道。

「哦?原來枝槍係你㗎?」巧兒好像明知故問,「不過唔緊要啦!就當你借嚟用吓先囉!」

很明顯,她想據為己有。

我知道手槍落在她們的手裡,是何等的危險。

「點都好啦!妳比返枝槍我再傾...」我說著已經同步走前。

「你咪郁呀!」豈料巧兒竟制止我靠近,「再埋嚟就唔好怪我...」

看來,我的形勢並不樂觀。

「睇嚟... 我哋要慢慢傾...」我只好故作鎮定般坐在身旁的椅子上,「好... 話比我知妳想點?」

我只希望,把氣氛緩和以作出進一步行動。

可巧兒並沒有放下戒心,擎槍的手並沒有絲毫放下的打算。

「巧兒妳放鬆啲... 有事慢慢傾...」我看她沒有軟化,只好用言語幫忙。

她好像有點緊張...

強作鎮定的面容下,卻無法隱藏那微微顫抖的手。

更何況,我留意到她的手指並沒有放在板機附近的位置,這好像帶給我反制的機會。

「不如妳話我知,妳想我點吖?」我先開口問道。

「冇... 我都係想你出去幫我攞藥啫~」巧兒答道。

「我咪應承咗妳囉!只不過要借套甲一用之嘛!」我反駁道。

「套甲可以借比你,但係枝槍就交比我保管...」她答道。

「喂!妳咁好似有啲打橫嚟喎!」我有點不滿,「冇咗枝槍,我又點出去攞妳啲嘢呢?」

她一時沒有回應。

「不如咁啦!妳借埋架貨車比我,起碼我唔洗同啲怪物硬碰先啦!」我想一步一步把她說服。

她又再思考了一會。

果然,她是知道如何開動貨車。

「我講過,阿賢...」她正要反對。

「我知,阿賢唔俾其他人掂佢架車吖嘛...」我搶先一步答道,「不過妳又攞咗我枝炮,又唔比車我,我出去同送死根本就冇分別...」

「與其係咁,我不如留返喺度啦!」我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你... 你唔使威脅我!」巧兒表現得有點激動,「你唔係話要去救你個朋友咩?」

「頭先有啲勝算都話啫!而家要我就咁出去,唔好話救人, 就連自己都保護唔倒啦!」我答道。

她顯得有點遲疑,擎槍的手亦開始有一點點的下垂。

看來,這是我反擊的機會!
2019-12-25 20:27:28
2019-12-25 23:28:52
有文=樓主報平安
2019-12-26 03:27:25
2019-12-26 03:44:46
又追到live半年了
2019-12-28 09:36:41
2019-12-28 09:45:23
2019-12-29 13:52:57
Chapter 646 - 脅迫阿賢伴侶

我藉她猶豫之際,立刻雙腳運勁,往巧兒的方向飛撲過去。

「呀~」果然不出我所料,她並沒有成功扣動板機,手槍在糾纏間跌到了地上。

我狠狠的把她壓在地上,使她動彈不得。

「喂你好重呀!」被壓作身下的巧兒,只能無奈的向我投訴。

「鬼叫妳咁大膽呀!」我反駁並向她警告,「信唔信我... 殺咗妳吖嗱?」

「我... 我冇惡意㗎... 我都係想保護自己啫...」巧兒連忙解釋。

我本不想聽她狡辯,但為了不節外生枝,我還是想把她放過。

當然,我先要給她一點教訓。

我把手伸進她的睡裙內,然後恣意撫摸。

「喂!你做乜呀?」巧兒對我突如其來的舉動,顯得十分驚訝。

「唔洗驚... 我有正經嘢要做,冇心情做其他嘢住...」我安撫她道,「不過,少少懲戒就少不免...」

說罷,我便脫掉巧兒的睡裙,然後用以反綁她的雙手。

她報以一個復雜而又害羞的表情,再加上那一身赤祼而又驕人的身材,使我看得心猿意馬。

她看著我不發一言,魅惑的眼神好像期待着我進一步的行動。

我甚至發現她的內褲底部,好像弄濕了一小片。

不行!我要忍耐...

我把她擱在一旁,然後拾起那掉下了的手槍,放在腰間。

為了安心出發,我還有一件事需要處理。

我登上三樓,然後走到阿賢的房間。

眼前的他,好像仍處於半昏迷的狀態。

於是我隨手拿起一件衣衫,用作綑綁他雙手的物品。

「呀!」我用力去把阿賢的身體弄側,好讓我將他綁住;可這一舉動,卻痛醒了受重傷的他。

「精精哋就咪郁!」我感到他正要掙扎,卻好像有心無力。

「你... 想點?」氣若游絲的他,正吃力地問道。

「你唔洗擔心...」為了節省不必要的氣力,我還是選擇先作安撫,「巧兒話叫我出去幫你搵藥,但係我又唔放心,唯有綁實你先...」

他好像半信半疑,但也沒有力量反抗。

這使我比預期順利的,把他捆綁住。

「出去之前,我要問你借啲嘢...」我選擇先問他一下。

「嗯...」他沒有太大反應,只是輕輕地回答。

「就係呢副甲...」我看著那整齊地擺放著的戰術盔甲,看來剛才巧兒已經替阿賢執拾好。

「嗯...」他只是點頭回應。

反過來說,他亦沒有任何反對的餘地。

「仲有一樣,就係要借你部車一用...」我提出另一個要求。

「唔... 唔得!」這一次,他卻十分抗拒。

「Sorry,你冇得揀!」我反喝道,「快啲比條車匙我!」

「冇!」他用力作出反對後,便回身背向我。

「頂你吖!好聲好氣問你,你當我流嘅?」我立刻撲到他的身旁,「我而家係命令你,唔係要你同意!」

可他卻沒有反應。

我立刻拔出手槍,以槍管向他的傷口施加壓力。

「呀!」阿賢被弄得慘叫,但好像絲毫沒有妥協。

「你如果唔想受咁多苦,就好快啲講喇吓!」我進一步向他的傷口施壓。

「唔...」豈料,他聽到我的警告後,竟反過來緊閉著嘴巴,不發出半點哼聲。

於是我再用力向他壓去。

但很明顯,這已經對他沒有用處。

我必須另想辦法。

無奈之下,我只好把他放開。

看來,為達到目的,我只能用另一個方法。

我立刻奪門而出,重新回到下一層。

但雙腳剛剛踏進門口,我便突然猶豫了起來...
2019-12-29 14:20:53
夫目前犯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