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人性/有甜]- 屍•家•馬鞍山 9(不定時更新)

840 回覆
59 Like 10 Dislike
2019-09-27 08:44:31
Chapter 619 - 泫雅的恨意

「照妳咁講,Dickson 一定會不顧一切咁搵番妳...」我回應道。

「做乜呀?你驚呀?」泫雅明顯語帶挑釁。

「超!我有乜好驚?橫掂佢都唔會對我點㗎啦!」我以輕鬆的語氣回應道,「不過,妳就唔知喇...」

「哼!你唔洗嚇我...」泫雅不屑地答道,「慌唔係你驚 Dickson 嚟捉番你,你就冇曬自由咩!」

「我而家就走出去,大聲同 Dickson 求救,叫佢過嚟...」說罷,她便真的打算走出屋外。

「泫雅,唔好...」豈料志宏竟出手把她拉住。

「先唔好講出便可能仲有好多怪物...」志宏向她解釋道,「其次嘅係,我對妳嘅諗法,好有保留...」

泫雅不明志宏所說,只能報以疑惑的眼神。

「孝信之所以唔親自帶妳去,有好大可能係,佢唔想要出賣妳嘅時候會尷尬...」志宏大膽假設道。

其實我不是十分認同,因為若然孝信只當她是一顆準備犠牲的棋子,他決也不會這樣對她珍而重之。

更何況,孝信就從不會有什麼尷尬可言。

所以,他一定另有盤算...

只是,既然志宏的話能令泫雅安定下來,我也不需急於添加意見。

「我唔覺得孝信會咁對我囉!佢一直對我好好...」泫雅好像不肯相信。

「我勸妳都係聽吓志宏講...」我忍不住插口道,「孝信呢個人,我同佢交過幾次手,佢一定唔係咩好人...」

「哦,係呀?」泫雅打量著我反問道,「咁你覺得自己又係咩人呢?」

我知她的弦外之音,但我亦不想在眾人面前把醜事揭穿...

「我雖然唔係乜嘢好人,但都唔會係咩大奸大惡囉!」我婉轉地答道,「不過我就知道,孝信一定唔簡單...」

「哼!你面皮真係厚...」泫雅也好像有點顧忌,沒有再進一步跟我糾纏。

「志宏,你話呢?」可她仍心生不忿,向志宏尋求支持。

「咩... 咩呀?」不知他是否真的聽不到。

「我問,孝信 oppa 係咪好人呀?」泫雅再次問道。

「哼!佢係好人?」志宏突然變得憤怒,「我話佢直情係賤人嚟啦!」

他激動的回應,頓時令四周鴉雀無聲...

「總知我就唔會信你哋啦!」沉寂了一會,泫雅終於發聲;同時突然發難,拉門準備逃離。

「碰!」我想衝前去把泫雅捉住,卻被志宏搶先一步,將她壓上並緊貼在門後。

在場的人,無不被他的行為嚇呆。

「志宏!你做乜呀?」泫雅完全無法理解他的行動。

「對唔住!我都係為妳好...」志宏仍是緊壓著她道。

「阿 Roy,幫手搵啲繩嚟...」他回頭向我說道。

「你係咪儍咗呀?放開我呀!」泫雅不繼掙扎著。

但我亦完全意想不到,他竟然想到要捆綁著她...

「碰!妳唔好郁呀!」志宏再次用力把泫雅壓往門上,「阿 Roy,快手啲!」他看來有點著急。

「求吓妳,幫幫我...」沒有辦法的泫雅,只能用懇求的眼神,向著 Vicky 求救。

「阿 Roy...」看來,Vicky 亦想我出手幫忙。

可是我十分理解志宏的用意,於是我狠下決心,在屋內四處找尋。

「求吓妳,幫吓我啦~」泫雅並沒有放棄,繼續苦苦哀求著 Vicky。

「阿 Roy,不如放咗佢...」Vicky 終也按捺不住,還站起來好像有所行動。

「唔可以放佢!如果比佢走出去通風報訊,我哋只會係死路一條!」我大聲把 Vicky 喝止。

Vicky 聽到後,立刻停下了腳步。

於是我,繼續埋首找尋可用的物品。

終於,給我找到一條斷裂了的電線。

我隨即走到泫雅的身後,用電線把她的雙手捆綁住。

「放手呀!如果你哋要我同嗰個賤人一齊,咁我寧願你哋殺咗我喇!」泫雅大叫道。

屋內,頓時又變得一片寂靜...
2019-09-27 10:41:51
最尾講緊邊個賤人
2019-09-27 10:50:48
好撚亂
2019-09-27 11:09:36
係咪要爆大鑊
2019-09-29 00:53:29
2019-09-29 01:23:11
泫雅同志宏係咩人
2019-09-29 02:13:16
應該係豬角搞大左人個肚
2019-09-29 13:44:30
2019-09-30 02:08:44
2019-09-30 20:55:24
Chapter 620 - 不想張揚的醜事

我不想醜事被揭穿,但各人的眼神,已經瞬間投射到我的身上。

「泫雅,我諗我哋之間,係有啲誤會...」我只好故作鎮定。

「誤會?你呢啲都叫誤會?」泫雅不滿地答道,「總之我就唔會原諒你,亦唔想再見倒你!」

氣氛又再次膠著,直至志宏終也忍不住插口問道。

「其實,你哋之間發生咗咩事?」從志宏打量著我的眼神看來,他對我已經產生了一點敵意。

我必須盡快解圍...

「我知我都有唔啱,不過當初我都係想救妳,所以情非得意...」我大膽假設她也不想把醜事揭穿,否則剛才已經將所有事和盤托出。

「哈哈,你想救我?我... 我...」泫雅說得呑呑吐吐的,但始終沒有把事情道出。

果然,她選擇了隱瞞...

我不禁想,這可能與她的特殊身份有關。

難道?

看來,她知道的比告訴我們的還要多。

「放心,我唔會走...」泫雅突然一改態度,「可唔可以唔好綁住我?」

「嗯...」我看她的態度軟化,亦不想將她當囚犯般看待。

始終,我想從她身上套取多一點的情報。

「唔得!」正打算把電線放下,卻被志宏快一步從我手上搶走。

只見志宏一邊用肩膀把泫雅壓住,一邊以雙手把她捆綁。

「喂!你停手呀!」一直站在我身後的 Vicky,突然出聲制止。

我沒有多加考慮,伸出手便把 Vicky 拉住。

因為,我看得出志宏並沒有惡意。

「對唔住...」志宏語帶哽咽地說道,「我唔可以比妳冒險,唔可以再失去妳!」

雖然眼前的情況有點尷尬,但我卻可以看出,他的話真摯非常。

我這才想起,他們的關係,從來就不是那麼的簡單...

「......」泫雅聽後,亦沒有再說出話來。

「不如... 我哋過嗰邊睇吓?」我有意讓他們獨處一下,於是向 Vicky 提議道。

「嗯...」Vicky 表示贊同,「橫掂今晚都應該要留喺呢度...」

於是我跟 Vicky,走到一間破爛的房間休息。

面前只有一張剩下床板的雙人床,有點疲累的我,便提議坐在上面稍息。

「其實,你對佢做過啲乜嘢?」我們坐下後,Vicky 竟突然向我提問。

「吖... 冇... 我嗰日喺情急之下,錫咗佢一啖之嘛~」我覺得泫雅決不會把真相道出,所以才大著膽子說慌。

「啊,係咩?」但她好像不太相信,「不過係點都好,都唔關我事...」

「我淨係想知道,留低咗喺西貢嘅朋友,你打算點樣?」她追問著,「由得佢哋喺孝信手上?」

當然,我不會就此放棄她們。

只是,我現在的處境有點尷尬...

跟隨 Dickson 前往馬鞍山,可能墮進孝信的陷阱;但若我們貿然離開,孝信亦肯定不會把她們輕易放過。

「我暫時未諗倒下一步,不過...」我打算跟她直話直說,「我一定唔會揼低 Suki 佢哋...」

「喺搵返細佬之前,我會代佢保護 Suki!」我斬釘截鐵地答道。

「真係?」Vicky 好像有點感動地回應,「你冇唔記得佢就得啦!」

「可唔可以,借個膊頭挨吓?」說罷,她已經依偎在我的肩膀上。

久違了的秀髮香氣,又再次飄進我的心扉。

但為了不令她誤會,這一刻的我卻像木頭一樣,只是僵硬地挺坐在床板上。

身經百戰的我,當下竟然不敢有任何動作。

甚至,連呼吸都變得謹慎。

房內的空氣就像凝固了般膠着,直至她有進一步的動作。

不知她是否故意,竟突然提著我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

然後,緊緊的包裹住...

柔軟的觸感令我產生興奮的感覺;身體上最敏感的部位,亦隨即作出了反應。

我努力令自己不去想太多,試圖慢慢地冷靜下來。

可是,後果每每總是相反...
2019-09-30 21:31:52
終於要扑Vicky?
2019-09-30 23:04:07
每每相反
2019-10-02 08:43:05
Chapter 621 - 廢屋中的她

我稍微移動身軀,以免 Vicky 發現異樣。

但連我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何會作出如此奇怪的行為。

一點都不像我...

我面對她,好像有一點與別不同的感覺。

這,難道就是愛嗎?

我對她就像是一份珍貴的禮物,要讓她一直留在身邊,不想被人弄壞,亦不捨得將她拆開。

現在的我,只能默默地給 Vicky 依靠著,讓她安然進睡。

外面也沒有半點聲音,難道志宏跟泫雅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嗎?

房外沒有動靜,身邊人也睡得安穩,只有我一個,寂靜地挺坐在床邊。

經過了一輪的奔波,我也感到有點睡意。

迷迷糊糊的,我跟 Vicky 便依偎在一起睡去。

睡夢中,我彷彿聽到一點的聲音...

「唔... Roy... 阿 Roy...」我開始聽清楚,這是 Vicky 的叫聲。

她的聲音小得,就連在身旁的我,得差不多聽不到。

而我這才發現,剛才被 Vicky 摟著的手,竟傳來了溫暖濕潤的感覺。

我沿著自己的右手看去,赫然發現這不矩規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內褲之中。

「阿 Roy... 你... 你做咩啊...」正半瞇著眼的 Vicky,仍是低聲的向我問道。

而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我的手會出現在那裡。

我猶豫了一下,決定繼續...

我續以手指往她的秘部探去,濕潤的蜜穴,就好像是要把我的手指吸住一樣。

「啊~」持續的刺激,終令 Vicky 抵受不住,開始呻吟了起來。

「唔好...」Vicky 亦隨即將我的右手捉住,想要把我制止。

但是,她好像沒有使用全力...

於是我更加起勁去把速度提升,Vicky 亦立刻將我的手進一步抓緊,但並不打算制止我的動作。

「唔~」她把雙唇緊閉,奮力地抵受著衝擊。

為了不引人注意,我大膽的以嘴巴遮蓋着她的櫻唇。

「唔...」她非但沒有反抗,反而用其朱唇,一張一閉的慢慢迎合著。

她的雙唇十分柔軟,令人感到無法抗拒。

我不斷重複的一吸一啜,令她身不由己的把小舌伸出來迎送著。

「𠽌... 嗄...」我投入的與她舌吻,使彼此都進入了狀態。

而我另一隻不規矩的手,亦開始探進到 Vicky 的上衣裡面。

由於不想貿然破壞氣氛,我只是隔著她的胸罩,輕輕地搓弄著她的小山丘。

「唔...」在我的上下夾攻下,Vicky 好像有點忍受不住。

於是我再進一步,慢慢地沿著胸罩的邊緣,提出手指去刺激那山丘上的小紅點。

「啊~」激烈的動作,使她隔著閉合的雙唇,也忍不住叫出了聲音來。

我有心挑起她的慾望,於是我將兩個敏感部位的刺激,進一步加強加快。

我甚至拉低了 Vicky 的胸罩,讓我更肆無忌憚地去把弄她的小山丘。

「啊~」她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呻吟聲也不知不覺的越來越大。

但這還不足夠...

我乾脆把她身後的扣解開,然後再將她的上衣掀起。

我亦毫不客氣,伏在上面便伸出舌頭輕舔著。

「啊~」觸電般的感覺好像在她全身走動,令她這一次的叫聲響徹天際...

知道自己聲浪過大的她,急忙用手掩嘴制止。

可是,她好像有點享受...

因為,她的腰正配合著我的手輕輕擺動著。

還有,緊貼著她胸口的我聽到,她的心跳正不斷加速。

而且,她那雙久違了的玉手,終於輕輕的放到我的褲頭上來...
2019-10-02 09:15:56
連續兩日有文樓主有咩唔開心可以上黎搵人傾
2019-10-02 09:31:49

樓豬最近好嗎
2019-10-02 19:04:33
最後原來係發夢
2019-10-02 19:16:12
哆啦A夢
2019-10-02 20:15:08
發春夢?
2019-10-02 20:37:36
終於正正式式食Vicky
2019-10-03 12:02:58
「TaiwanWarmPower」今晚(15日)在臉書發文,呼籲民眾一同連署「德國聯邦議會第95643號請願書」 ,支持「請求德國與中華民國(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內文中指出迫害人權的中共不應代表民主自由的台灣。小編表示,可參考連署教學影片,2分鐘左右的時間就能完成簽署,如能在10月9日前達成5萬人連署,就有機會將此議題送進德國國會。

#AntiChinazi

Source: https://m.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916703

連署教學from TW:
https://www.facebook.com/allen.taiwangermany/videos/pcb.2942668175748064/2942643702417178/?type=3&theater

連署link:
https://epetitionen.bundestag.de/petitionen/_2019/_05/_31/Petition_95643.mitzeichnen.html

大家幫下手, 聯台灣抗邪惡強国

仲爭800咋
2019-10-04 08:49:31
Chapter 622 - 愛與慾

我知道時機已經成熟,於是我引導著 Vicky 的手,慢慢向我的巨龍探去。

而她不但沒有表現抗拒,甚至還開始隔著褲子,套弄著起來。

她的技巧看來十分生疏,甚至有好幾次,弄得我有點痛楚。

但我,卻對此感到非常高興。

甚至,變得有點興奮...

我隨即想要把她的褲子褪下,可是,這一次卻被她出手制止。

「唔好... 張床污糟...」原來,她有一點潔癖。

也是,這樣重要的場合,現場的環境實在也太過不堪了吧!

於是我毅然站起,也讓她站在我的面前。

可是,她仍是緊握著褲子不放...

「阿 Roy,你...」Vicky 欲言又止,「你愛唔愛我?」

「愛!無論妳問我幾多次,我都愛!」我毫不猶豫地回答,然後配以深情的熱吻。

Vicky 聽後亦放開一切,摟著我的頭便主動對我獻吻。

她完全投入的跟我接吻,甚至還反過來用小嘴把我壓住。

我感到異常興奮,急忙拉下自己的褲子,讓巨龍暴露在空氣當中。

然後,再騰出雙手,從她的雙臀往下滑,順道把她的褲子也褪下。

那條亢奮的巨龍,也慢慢地移動到她的秘部下面。

我隨即開始在那秘地下面磨蹭,濕潤的嫩穴,令移動變得更加順𣈱。

「唔~」被遮蓋的雙唇,也忍不住發出哼聲。

經過了多番的來回移動,看來是時候更進一步。

「我插入去喇喎,老婆...」我貼近她耳邊,輕聲地說道。

「嗯...」Vicky 沒有說出口,只是默默地點著頭,帶著羞澀的微笑答應。

於是我立刻提著巨龍,在洞口磨蹭了數下之後,便準備挺槍內進。

「砰砰砰...」正如箭在弦之際,外面竟傳來多下槍聲。

我還來不及反應,Vicky 已經快一步把褲子穿回,還已經著手準備整理上身的衣衫。

雖然萬般不情願,但事態緊急,沒有辦法下,我亦只好著手把衫褲穿好。

剛好把衣物穿上,志宏便推門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而跟他一起進來的,還有雙手被反綁了的泫雅。

看她雙腳行動自如,可見剛才志宏正在為她鬆綁。

幸好,這亦為我們帶來了多一點的時間。

否則,志宏便會目睹一切...

「阿 Roy,我諗出面係我哋啲人...」志宏緊張的向我說道,「不過,佢哋開槍即係話有危險...」

「我出去睇吓先...」他續向我說道,「但係你要幫我睇住泫雅先...」

「Okay!」我爽快地答應,「不過你洗唔洗我幫手?」

「吖...」志宏認真考慮了一下,「唔知出面咩環境,我出去𥄫𥄫先,有咩事再返嚟同你哋會合...」

「Okay,咁你速去速回...」我囑咐一句後,他便打算回頭離去。

「吖阿 Roy...」他突然又回頭向我說道,「記住千祈唔好鬆綁...」

「嗯...」我點頭答應。

志宏亦隨即離開,屋內只剩下我們。三人相互對望,有著尷尬而又復雜的神情。

「可唔可以,放咗我?」泫雅向我們問道,但說話卻是帶著一點傲氣。

「阿 Roy,不如...」一直主張放過她的 Vicky,亦幫手請求道。

「不過...」我還是有點猶豫。

「最多我應承你唔走,咁得啦!」她進一步游説道。

「唔得!」我細想後還是拒絕,「志宏決定要綁住妳,一定有原因。」

「你個衰人!」泫雅憤而叫道,「咪講到自己懶偉大咁啦!」

「頭先志宏喺度,我先忍住唔講...」她情緒激動地說道,「你自己做咗乜嘢好事,你自己知啦!」

「洗唔洗我當住佢面,爆曬出嚟呀?」她看著 Vicky 威脅道。

看來,她已經注意到 Vicky 和我的關係。

眼下也好像沒有其他選擇,只好先行答應她,著手為她鬆綁...
2019-10-04 09:13:24
又到埋牙先有野發生
2019-10-04 10:10:42
同爆左有咩分別
2019-10-04 16:39:18
激嬲Vicky->和好->激嬲Vicky->和好->激嬲Vicky->和好->激嬲Vicky->和好->激嬲Vicky
2019-10-07 02:58:53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