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人性/有甜]- 屍•家•馬鞍山 9(不定時更新)

1001 回覆
59 Like 10 Dislike
2020-03-13 10:25:33
你都好想vicky被人屌。。。
2020-03-13 10:29:05
2020-03-13 11:05:40
今次又邊個
2020-03-13 22:14:48
無端端後面又會出咗隻怪物
2020-03-15 20:55:18
快啲爬出去推主線得唔得
2020-03-16 09:21:01
Chapter 673 - 下水道異種

我沒有放棄,直至走到一個三岔口面前。

「呀~~~」無力的我,只能跪在地上無奈的咆吼著。

選擇偏偏來得這樣不合時宜;只要我決定錯誤,正身處地獄邊沿的她,便會被它們碎屍萬段。

這一次,絕對不能犯錯...

我集中精神,希望得到一點的感應。

可是,沒有任何啟示。

我只能依照自己的感覺,走那中間的路。

既然已經作出了選擇,我亦毫不猶豫的發足狂奔。

「呀~」可當我剛踏進通道裡面,在旁邊的通道卻傳來了女子的叫喊聲。

我不能確定她是否 Vicky,但已經深深地影響了我的決定。

強烈的直覺告訴我,前面才是正確的方向。可是叫喊聲像要喚醒我,正確的地方卻在身旁。

我究竟,應否相信自己?

我再三思量,終於決定轉往聲音傳來的方向。

我再一次用盡全力地往內跑。

狂奔了一段路,我便遇上了一幕難以置信的場景。

燈光照射之處,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整齊排列在渠壁兩旁的大型蟲蛹。

「救... 救我...」而在這堆黑壓壓的蟲蛹中,正傳出點點虛弱的呼救聲。

我沿著這些大型蟲蛹,一邊觀察一邊小心翼翼地前進。

越是走進這堆異物群中,一股腥臭的氣味越是來得濃烈。

簡直是中人欲嘔!

而第一個出現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個有人身那樣高的蟲蛹。

我不敢靠得太近,但聲音應該不是從這裡發出。

眼看另一旁的蟲蛹,也是差不多的狀態,我只好繼續探索。

走到了另外一排的蟲蛹,它們的顏色好像呈比較淺的深啡色,但外型卻跟剛才看到的,沒有兩樣。

我只好再往前走。

而這一趟,卻令我嚇了一跳。

這兩個蟲蛹,一個跟剛才沒有兩樣;但另一邊的一個顏色較淺的蟲蛹,卻在靠近頂部附近,出現了一層奶白色的物質。

我挨近一點觀看,赫然發現蟲蛹內正藏著一張女性的臉。

這些蟲蛹裏面,竟然包裹著人類?

而那個雙目緊閉的女子,看似已經失去了意識。

一股不安的感覺,突然湧上心頭。

我壓制著情緒的起伏,繼續往前搜索。

我走到另一異物前定神觀看,發現眼前這個大型蟲蛹,竟露出了一個女性人頭。

「救... 我...」強光照射得令她雙眼都無法睜開,但仍不忘向我作出虛弱而又無力的呼叫。

「沙... 沙...」我正想趨前作進一步查探,卻聽到渠道深處傳來的水聲。

我立刻以聲音的反方向走,重新往剛才那些蟲蛹跑去。

可是,這裡並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急忙之下,我只好暫避在另一個大型蟲蛹的旁邊。

「沙...」怪物揚起的水聲越來越近,我小心翼翼的探頭窺看,竟看到一頭,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生物。

這頭似泥鰍又似爬蟲類的怪物,正慢慢地走過來蟲蛹群中。

那怪物正開始遊走在蟲蛹之間,好像在檢查著它們的狀態。

希望,它不會找到我...

我屏息靜氣,甚至連動作都完全停止。

但怪物只是主要在,剛才露出女人頭顱的蟲蛹附近徘徊,對於我身旁這個完全密封的蟲蛹,卻絲毫不感興趣。

怪物在四周視察了一會後,便再往外走開。

它停留在一個還沒有蟲蛹的牆壁面前,好像有所動作。

「咕... 咕...」只見它把巨囗張開,好像要把食物從口內反芻出來。

「咯...」伴隨著大量傾瀉而出的唾液,一個人型物體從它口中滑了出來...
2020-03-16 10:55:13
屌 睇到好似RE咁
2020-03-16 11:25:20
出埋生化蟲蟲
2020-03-16 13:29:19
故事剛剛開始
2020-03-17 02:01:49
點知又多條女 又唔係vicky
2020-03-17 04:07:16
2020-03-17 10:53:25
喪屍 猩猩已經複雜 都未計數唔完嘅幾百條女 而家仲要加埋蟲
2020-03-17 16:37:21
樓主不如講下故事大約去到邊
追得耐開始唔太記得主線
2020-03-17 19:05:46
真係要叫定個孫燒個結局比我
2020-03-17 19:15:31
依個故應該會落得同魔瞳一樣嘅命運,可以到我第日結埋婚生埋仔都未有結局,依家連病毒源頭都未講,我諗仲有排睇,真係好佩服樓主可以寫咗咁耐
2020-03-17 19:35:38
一個迷團都無解過,仲愈來愈多,然後不斷失散,重聚,扑野係咁loop

利申:一日有故一日都會追
2020-03-17 19:39:09
魔曈係點好似仲耐過樓主呢個
2020-03-17 19:42:51
魔曈出咗應該有十年?
2020-03-17 19:45:31
魔曈好似係我中學個陣係高登追緊無默媽已經出緊 個陣無默媽都未有絕系列 實體書都係得一本
2020-03-17 21:02:15
完左第九個post,要lm一年後再入了
2020-03-18 02:03:01
主角由普通人慢慢變勁,成長到撒亞人後變返做普通人,越嚟越廢
2020-03-18 09:13:11
Chapter 674 - 渠道中的相遇

我不敢貿然走近查看,只是躲在一旁遠遠地觀察。

眼前的人被一層奶白色的薄膜包裹,令我無法看清裡面。

但直覺告訴我,那人就是 Vicky。

我依稀看見 Vicky 胸口的起伏,看來她還有氣息。

但我必須儘快把她救出,否則就會太遲。

我看著怪物從口內吐出 Vicky 後,便由她放置在地上不理。

然後,它便爬到了女人所在的蟲蛹上,準備有進一步的動作。

只見它的下身,正伸出了一條長長的黑棒,慢慢地往女子所在的蟲蛹伸去。

「呀~」只聽到女子發出慘烈的叫聲,然後便看著怪物摟著蟲蛹搖動著。

此時我終於明白,為何它沒有把 Vicky 殺掉。

因為,這些女性對它來說,有著另一樣的用途。

眼見那怪物正沉醉於繁殖運動,應該沒有空閒去理會擱在地上的 Vicky,我決定採取行動出發。

我放輕腳步前進,漸漸走近 Vicky 的所以地。

「Vicky...」我輕輕拍著 Vicky,但她卻沒有回應。

於是我拔出腰間的軍刀,小心翼翼地把包裹住 Vicky 的薄膜𠝹開。

「吱~」就在我把薄膜𠝹開的那一剎那,大量呈啫喱狀的物質和氣體,瞬間從裡面傾瀉出來。

「咳、咳...」被釋放後的 Vicky,立即咳嗽大作,把體內殘餘的物質都吐了出來。

可是,這一舉動絕對會驚動那一頭怪物。

果不其然,怪物正回頭打量著我們。

但,它卻沒有停下進行中的活動。

我只有把握這個機會,將奄奄一息的 Vicky 背在身上,然後發了瘋般拔足狂奔。

「吼~~~」可我只是跑了一小段路,怪物便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我不敢把腳步放慢,那怕只能多走一寸,也盡我所能去走。

「嗚...」但當我還在拼命地奔跑時,在我面前的黑暗盡頭,卻傳來了另一怪物的低鳴聲。

難道,怪物不止一頭?

「沙... 沙...」遠處傳來怪物在水中前進的水聲,看來它正要包圍我們。

我知道這裡並沒有位置躲藏,被它碰上只有死路一條。

我打量四周,嘗試尋找可給我們容身之地。

可是,沒有發現。

難道,只可以跟它硬碰?

要在這裏跟怪物正面交鋒,說實話我並沒有勝算。

先不要說我的武器不知道能否傷害到它,但觀乎它移動的速度,要作出正面攻擊也一點都不容易。

「沙... 沙...」水聲越來越近,我已經沒有深思的空間。

我回想它們的習性,只好決定冒險一搏。

我忍痛把 Vicky 放在一旁,自己則蹲在她的對面,並關掉燈光,靜心地等待。

我的機會只有一次,絕對不容有失。

我知道失敗的後果如何,所以我做了最壞的打算。

甚至,以死相搏...

「沙... 沙...」水聲在我身旁徘徊,它好像沒有以極速飛奔而來,反而放慢步伐在我們四周探索。

我緊握手上的軍刀和電筒,手心冒汗等待著時機。

可是,無法看清的我,根本不知道對方的行動。

甚至,我彷彿感覺到它的吐息。

「嗄...」不!它真的在我前面!

我立刻把電筒亮起,光線照射出怪物的輪廓。

「吼~」強光令怪物緊閉雙眼並後退了一步,我見機不可失,立即拿著刀並衝前作出攻擊。

我狠狠地往它的臉龐攻擊,恰巧插到了它剛剛睜開的左眼。

「吼!!!」怪物發出震耳欲聾的怪叫,還不斷地擺動掙扎。

「嘭!」而它的頭顱一擺,便把我撞飛到渠壁上面...
2020-03-18 11:58:08
連蟲都有
2020-03-18 12:39:31
豬角恢復能力了?
2020-03-20 09:21:34
Chapter 675 - 怪物?生物?

我狠狠地撞上渠壁又跌下,痛得我連腰骨也無法挺直。

幸好,就剛才的攻擊觀察到,對方好像不是那些打不死的怪物。

它更似是變種的生物。

究竟,病毒洩漏帶來了多大的生態災難?

但現在並不是悲天憫人的時候,因為看不到的危機,仍然在我的面前。

從它第一次的攻擊開始,我手上的電筒已經脫手而出。

「嘭!」黑暗中我再次被重擊,身體被拋飛到另一渠壁上。

身體的五臟六腑,都好像被擊碎。

「嘭!」可對方卻沒有放軟手腳,繼續向我猛烈攻擊。

它好像沒有立刻把我殺掉的打算,反而沉醉於對我的虐待。

但連敵人位置都無法掌握的我,根本就毫無反擊之地。

「嘭!」怪物再一次把我拋起再重擊,完全是樂在其中。

可是,我卻快要支撐不住...

鮮血直吐的我,好像快要投入死神的懷抱。

我在自己的腰間摸索,發現了一枚外型凹凸的橢圓形球體。

我拿取這個武器,拔掉保險制,準備跟它同歸於盡。

我緊閉雙眼,準備在它再次攻擊時,鬆開手榴彈的保險制,盡可能向怪物的身上擲去。

「嘭!」「嗚~~~」忽然間,一陣綠色的強光在我們身旁閃現。

但是,這一次卻沒有伴隨著巨響...

看來,有人向我們投擲了照明彈。

幸好我剛才緊閉了雙眼,使我被剛才那攻擊的影響減至最低。

而當我再睜開雙眼時,怪物的巨口已經出現在我的面前。

「吼~」但看來剛才一瞬間爆現的強光,令它一時無法適應。

我立刻把握機會,將手榴彈拋進它的巨口之中。

被多重攻擊的它,立刻發了狂般飛奔走開。

而在怪物奔跑的同時,我看到一個黑色的物體,從它口中吐出。

「轟~」手榴彈在怪物的身旁爆炸,使它被炸得擱倒在一旁。

「吼~」爆炸令怪物受了重傷,但好像不足以致命。

我只好咬緊牙關,爬起身去作出攻擊。

「噠噠噠噠...」我扣動衝鋒槍的板機,瘋狂地往怪物的身上射去。

「嗚...」怪物不斷地發出痛苦的悲鳴,直至衝鋒槍的子彈射光,我亦虛脫地倒在地上為止。

「Vicky...」我心內還是記掛著她的安危,只好硬著頭皮的再次站起身來。

「Vicky... 妳有冇事呀?」我抱著她的頭問道。

「嗯...」她氣若游絲地答道,「我哋都未結婚生仔,點捨得死呀...」

我真的哭笑不得,只好先行把她扶起。

「行唔行倒?」我見她能勉強站起,便跟她確認一下。

「嗯...」她輕輕的扶著我站起來,拔出手槍說道,「放心,我仲可以幫倒手嘅...」

我不能放鬆自己,因為危險並未過去。

我把衝鋒槍重新上彈,然後檢查面前倒下的那頭怪物。

隨著照明彈的熄滅,四周又再次回復黑暗。

幸好,我還有 Vicky 給我的電筒。

眼前的怪物雙眼緊閉,看來已經失去了意識。

「砰!」為安全計,我只好拔出手槍,向怪物的頭顱補上一槍。

看來,它真的宣告死亡。

但我仍然不敢鬆懈...

我讓 Vicky 靠向我,然後靜下來傾聽渠道深處傳來的聲音。

「......」渠道看似平靜,但我仍然感到有點不妥。

我彷彿聽到,另一個怪物的低鳴聲。

難道,它知道同伴已經被人殺掉了嗎?

「呼...」突然一陣強風吹來,伴隨著一股來勢洶洶的氣勢。

「Vicky,走開!」我猛力把 Vicky 推開之際,身體便被撞飛到半空之中...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